2017-12-11

騰訊還能走多遠

香港「股王」騰訊(700)的股價能有多高?情況很複雜。但值得深思的是,按照目前的狀況,它還能走多遠。

許多投資者堅信騰訊業務的壟斷性質,以及其功能對中國政府的正面助力,導致中國政府必然會支持騰訊存在。在壟斷等於暴利的互聯網時代,騰訊只會蒸蒸日上。然而很多人是否沒有(或者不願意)看到,時代、企業、領導層都在變化中。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的中共十九大提出「堅定文化自信,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在這裏面,文化自信是首要,繼而在此基礎上推進文化繁榮,而且是有前提(社會主義)的文化繁榮。

十九大報告要求推動文化事業和文化産業發展,劃出的重點是:「要深化文化體制改革,完善文化管理體制,加快構建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體制機制。」

意思很明顯,社會效益是首位,必須「正確處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關係。如何達致?那就是要改變過於寬鬆軟的文化管理體制。

騰訊此前賺大錢的手機遊戲《王者榮耀》有什麼正面社會效益?當局認為沒有,所以才會接連發文砲轟。騰訊接下來的《大逃殺》類遊戲呢?更加沒有。

騰訊的閱文上市後,股價一度狂漲,本來海內外投資者看好中國文化產業,中國應該高興才是啊,可是官方媒體卻發文批判閱文,聲稱要警惕商業綁架。

什麼才是中共意識形態主管者(習近平、王滬寧)看好的呢?比如《戰狼2》,既宣揚愛國主義,嘭嘭嘭熱血沸騰,又創下票房歷史紀錄,可謂「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最佳案例。所以黨宣部門才會不吝一次次讚美《戰狼2》。

騰訊除了遊戲賺錢,其微信也成為包羅萬有的網絡王國,多種功能關乎老百姓日常生活,更是政府極為倚重的大數據來源。

政府因此也怕一旦「商業綁架」(特別是騰訊、阿里這類互聯網巨頭都不在國內上市)被言中,甚至出現「敵對勢力」惡意操控的情形,就算出現半分鐘,恐怕也影響深遠。

騰訊在1999年模仿ICQ推出OICQ(後來改為QQ)後,一直和公安部門密切合作,發展過程順風順水,成為壟斷式的通訊軟件。包括當年的許多活躍的QQ討論群,其實都在公安網警的監控下。

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騰訊有了微信,但微信從即時通訊軟件,演變成社交(朋友圈)、媒體(公眾號)和包含新型金融功能等多方面的移動應用程式,監管難度大增。其中的社交和媒體屬性,讓微信具有輿論和思想意識形態影響能力的工具。

或許有人認為微信因為太重要,深刻影響內地所有手機用戶,當局不敢隨意亂動。

其實不然,中共從建政60多年來的經驗來看,中國人民的適應能力超強,就算沒有微信,只需提供替代品,大家很快就會沒事一樣,不會有太大陣痛。

例如微信支付,要替代不難。12月11日,在中國人民銀行指導下,由中國銀聯聯合各商業銀行共同打造的銀行業移動支付通用入口APP「雲閃付」正式發佈。央行副行長范一飛在發佈會上說,支付是民生之需、金融之基。范一飛可能尚有一句沒說,支付還關乎「國家安全」。

設想一下,萬一當局命令微信錢包(甚至支付寶)自動過檔「雲閃付」,取締微信支付。這個時候,民眾是要出來抗議,還是會為了資產不丟失而馬上下載個「雲閃付」使用?我看是後者。

所以,對於騰訊股價節節攀升,難道中國當局沒有一絲擔憂?騰訊會否為了討好市場,而做出「非社會主義」文化產業的決策來?可見中央希望入股網企一說不無道理,一旦進入,就是「深度改革」。海外股民是否損失不是最大考慮要素,國內社會效益才是。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