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2

習近平如何掌控66萬武警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武警部隊政委孫思敬7日向內地媒體表示,將向全國人大提交修改《武警法》的議案,因為這新聞不詳不盡,若修法也是八字沒一撇,本來沒什麼人留意,只不過本港兩份大報章卻「不約而同」(不想討論為何它們經常做出一摸一樣的新聞)地在11日大做這單新聞。

有關報道的重點在於,武警政委議案建議修改的內容包括「寫入軍委主席負責制」,被解讀為習近平要踢走國務院(目前武警由國務院、中央軍委領導),直接掌控66萬武警。

習近平有無此意?還是武警政委擦鞋表忠心?暫時還不知道。

就像前陣子近半省份一把手根據政治局定下要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調子而出來喊擁護「習核心」一樣,突然間沒再提起了。而且從政治局委員級的省市自治區一把手都不喊「習核心」就約略可以看到,中共中央政治局一月份的會議,定下的「核心」定義,其實是黨中央。

內地政治不透明,封建氣息濃厚,出現擦錯鞋的情況決不奇怪。

從中共通過的軍隊改革方案來看,其實也包括了武警。其中強調「加強中央軍委對武裝力量的集中統一領導,調整武警部隊指揮管理體制,優化力量結構和部隊編成」等。可見對武警的雙重領導已出現側重。

根據「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軍改總方針,全軍是中央軍委集中統一領導,實行軍委主席負責制。若參照軍方在軍改後運作來解釋,武警在建制上屬於軍隊(軍種),在維穩等作戰指揮上屬於黨政府(戰區)。

目前,作為中共中央總書記、軍委主席、國家主席的習近平,還沒有修改《武警法》的情況下,如何控制武警?

中共建政後成立公安部隊(武警部隊、公安軍),一時由軍方領導,一時雙重領導,改來改去,部隊無所適從意見很大,執行上也不太順暢,最終在1966年被毛澤東一聲令下取消番號,併入解放軍。

直到1982年,武警部隊重新建立,除了大家比較熟悉的騷亂事件經常可看到出來維穩的武警外,其實負責邊防守衛巡邏的武警佔了很大一部分,還有負責站崗守衛的,負責保衛森林、水電等等的武警,數量龐大的消防員也是武警。

武警部隊設司令總部(大軍區)、省一級設有總隊(師)、地市級有支隊(團),縣級有大隊(營)或中隊(連)。

由此可見,從軍方來說,無論是省、地、縣,所駐武警部隊的級別都比當地軍事機關低一級。

武警是軍方人馬,卻是政府調動使用,除了有各種規定調動需要外,軍方(武警部隊)也可以先拒絕再請示上一級。某方面看這是一種令武裝力量的使用更加慎重的制約,但黨委和政府肯定認為不利他們的社會治理。於是中共十八大後武警部隊又出現了人事制度上的變化。

目前武警部隊最大是誰?不是提出修改《武警法》的武警政委孫思敬,也不是武警司令王寧,而是公安部長郭聲琨。

郭聲琨除了是國務委員和公安部長,還是武警部隊第一政委、武警黨委第一書記,是武警一哥。

武警二哥是孫思敬,他是武警政委、武警黨委書記。

司令王寧只能是三哥,他的黨職是武警黨委副書記。

現在各省級行政區也多以公安廳長(直轄市是公安局長)兼任當地武警總隊第一政委、黨委第一書記。廣東等省將這套做法普及到了地級市。

基本上,公安變成了武警的行動領導者,而不純粹是地方政府,有何不同?公安也是兩條線管理,既是地方政府部門,也受中央(公安部)垂直指導。

但要看到的是,這些公安部、廳、局長官(同時也是黨的幹部),他們擔任的是武警部隊裡面的黨職,這說明,他們在武警事務上是受黨的領導。

嚴格來說,國務院總理、地方省市長早已失去對武警的(其中一條線)直接領導。目前武警事實上已經變成黨委、軍委雙重領導。

中共是以黨治國,特別是習近平上台後收緊權力,行政部門(包括國務院)被嚴重虛化,他要掌控武警,需要通過修法嗎?早就掌控了。前陣子武警政委、司令雙雙換人,就可見一斑。

至於說修《武警法》改成「軍委主席負責制」,可以說和《憲法》和軍改方案切合。但更可能出現的情況,可能是改成「武警部隊由黨中央統一領導」。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