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6

BONJOUR法式濾壓壺,唉

平時家中沖咖啡器具,用得最多的是摩卡壺和法式濾壓壺,滴漏(包括越南滴漏器)反而少用,技巧不精嘛。

前幾日打爛了平時用開、購自日本的法式壺,需要補充一個。記得之前在美亞看到有得賣,價格又不貴,於是特地跑到觀塘的美亞集團展銷廳,買了一個BONJOUR法式壺,113元。

BONJOUR是美亞集團旗下其中一個廚具品牌,不算出名(所以價格便宜),從外觀看來,其廚具造工、用料似乎還不錯。

到手的BONJOUR咖啡壺是三人份的,標示台灣製造,選購時感覺還不賴,回家使用才發現,製造得不是很細緻,主要是那壺的外面鐵支架和玻璃壺身不是很貼合,扣得不緊(照片可看到有頗大的空隙),於是在倒完咖啡要洗壺的時候,當一手握壺柄,一手捏著頂上那個黑圓球拔起按壓器時,整個玻璃壺身都跟著被抽出來!不小心的話差點又爛掉一個。

解決的辦法也很簡單,就是一手按住壺蓋(不握壺柄),一手拔起按壓器。

雖然不影響使用,但這樣的造工多少會影響使用心情。特別是剛買到新東西的那種熱情似乎被冷水澆了一下。

或者再說明一下,為何選購的時候沒有發現這個問題?原因在於,展示櫃檯上的咖啡壺都是乾的呀!當時把玩,抽出插進順溜無比。可是當(回家後)壺裡有水分,加大了濾網邊緣和玻璃壺壁的摩擦力,於是一抽就整個起身。

唉,能粗用就算了。再打爛的話,就去買個不鏽鋼的法式濾壓壺了。之前在Bialetti看到有得賣,還保溫的呢。雖然看不到壺裡的咖啡,少了點法式浪漫,但估計耐用無比。

2016-03-15

數據:全國人大代表所提議案數量又跌

中國在1983年的六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開始實行人大代表提出議案制度,當年收到議案61件,之後過百,再之後多次過千,最多一次議案發生在2004年的十屆人大二次會議,全國人大秘書處收到高達1374件議案。

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明天(3月16日)結束,這次會議人大代表提出的議案只有462件,是歷年來第9低。刨去開始幾年剛有議案制度需要熟悉和習慣,這個數字算是相當低,近年來也就,2013年的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的401件比這次低。

最近幾年,也就是中共十八大後,中共收緊權力,也鉗住言論空間,參政議政的空間大為縮小。雖然有人解釋,議案數量減少是因為全國人大提高了議案質量所致,但從另一個側面看,或許也與人大代表議政的積極性減低有關。

在本屆兩會上,許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就不太願意向媒體記者表達觀點,甚至直接拒絕採訪。如此的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實在是讓人增添見識了。

附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大會議歷年各代表團和30名以上代表聯名提交的議案數量:


1983年,六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共收到議案61件;全國人大委員長彭真
1984年,六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共收到議案106件;
1985年,六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共收到議案128件;
1986年,六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共收到議案265件;
1987年,六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共收到議案262件;

1988年,七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共收到議案488件;委員長萬里
1989年,七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共收到議案411件;
1990年,七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共收到議案384件;
1991年,七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共收到議案471件;
1992年,七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共收到議案472件;

1993年,八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共收到議案611件;委員長喬石
1994年,八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共收到議案723件;
1995年,八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共收到議案732件;
1996年,八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共收到議案603件;
1997年,八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共收到議案700件;

1998年,九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共收到議案830件;委員長李鵬
1999年,九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共收到議案759件;
2000年,九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共收到議案916件;
2001年,九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共收到議案1040件;
2002年,九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共收到議案1194件;

2003年,十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共收到議案1050件;委員長吳邦國
2004年,十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共收到議案1374件; 
2005年,十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共收到議案991件;
2006年,十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共收到議案1003件;
2007年,十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共收到議案796件;

2008年,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共收到議案462件;委員長吳邦國
2009年,十一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共收到議案518件;
2010年,十一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共收到議案506件;
2011年,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共收到議案566件;
2012年,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共收到議案489件;

2013年,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共收到議案401件;委員長張德江
2014年,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共收到議案468件;
2015年,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共收到議案521件;
2016年,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共收到議案462件。

2016-03-12

習近平如何掌控66萬武警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武警部隊政委孫思敬7日向內地媒體表示,將向全國人大提交修改《武警法》的議案,因為這新聞不詳不盡,若修法也是八字沒一撇,本來沒什麼人留意,只不過本港兩份大報章卻「不約而同」(不想討論為何它們經常做出一摸一樣的新聞)地在11日大做這單新聞。

有關報道的重點在於,武警政委議案建議修改的內容包括「寫入軍委主席負責制」,被解讀為習近平要踢走國務院(目前武警由國務院、中央軍委領導),直接掌控66萬武警。

習近平有無此意?還是武警政委擦鞋表忠心?暫時還不知道。

就像前陣子近半省份一把手根據政治局定下要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調子而出來喊擁護「習核心」一樣,突然間沒再提起了。而且從政治局委員級的省市自治區一把手都不喊「習核心」就約略可以看到,中共中央政治局一月份的會議,定下的「核心」定義,其實是黨中央。

內地政治不透明,封建氣息濃厚,出現擦錯鞋的情況決不奇怪。

從中共通過的軍隊改革方案來看,其實也包括了武警。其中強調「加強中央軍委對武裝力量的集中統一領導,調整武警部隊指揮管理體制,優化力量結構和部隊編成」等。可見對武警的雙重領導已出現側重。

根據「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軍改總方針,全軍是中央軍委集中統一領導,實行軍委主席負責制。若參照軍方在軍改後運作來解釋,武警在建制上屬於軍隊(軍種),在維穩等作戰指揮上屬於黨政府(戰區)。

目前,作為中共中央總書記、軍委主席、國家主席的習近平,還沒有修改《武警法》的情況下,如何控制武警?

中共建政後成立公安部隊(武警部隊、公安軍),一時由軍方領導,一時雙重領導,改來改去,部隊無所適從意見很大,執行上也不太順暢,最終在1966年被毛澤東一聲令下取消番號,併入解放軍。

直到1982年,武警部隊重新建立,除了大家比較熟悉的騷亂事件經常可看到出來維穩的武警外,其實負責邊防守衛巡邏的武警佔了很大一部分,還有負責站崗守衛的,負責保衛森林、水電等等的武警,數量龐大的消防員也是武警。

武警部隊設司令總部(大軍區)、省一級設有總隊(師)、地市級有支隊(團),縣級有大隊(營)或中隊(連)。

由此可見,從軍方來說,無論是省、地、縣,所駐武警部隊的級別都比當地軍事機關低一級。

武警是軍方人馬,卻是政府調動使用,除了有各種規定調動需要外,軍方(武警部隊)也可以先拒絕再請示上一級。某方面看這是一種令武裝力量的使用更加慎重的制約,但黨委和政府肯定認為不利他們的社會治理。於是中共十八大後武警部隊又出現了人事制度上的變化。

目前武警部隊最大是誰?不是提出修改《武警法》的武警政委孫思敬,也不是武警司令王寧,而是公安部長郭聲琨。

郭聲琨除了是國務委員和公安部長,還是武警部隊第一政委、武警黨委第一書記,是武警一哥。

武警二哥是孫思敬,他是武警政委、武警黨委書記。

司令王寧只能是三哥,他的黨職是武警黨委副書記。

現在各省級行政區也多以公安廳長(直轄市是公安局長)兼任當地武警總隊第一政委、黨委第一書記。廣東等省將這套做法普及到了地級市。

基本上,公安變成了武警的行動領導者,而不純粹是地方政府,有何不同?公安也是兩條線管理,既是地方政府部門,也受中央(公安部)垂直指導。

但要看到的是,這些公安部、廳、局長官(同時也是黨的幹部),他們擔任的是武警部隊裡面的黨職,這說明,他們在武警事務上是受黨的領導。

嚴格來說,國務院總理、地方省市長早已失去對武警的(其中一條線)直接領導。目前武警事實上已經變成黨委、軍委雙重領導。

中共是以黨治國,特別是習近平上台後收緊權力,行政部門(包括國務院)被嚴重虛化,他要掌控武警,需要通過修法嗎?早就掌控了。前陣子武警政委、司令雙雙換人,就可見一斑。

至於說修《武警法》改成「軍委主席負責制」,可以說和《憲法》和軍改方案切合。但更可能出現的情況,可能是改成「武警部隊由黨中央統一領導」。

2016-03-09

台製咖啡豆研磨器(磨豆機)——平靚正

早前去了一趟台灣,基於寶島咖啡產業之完善,不得不逛一下咖啡店和咖啡器械。其中,台北的老字號咖啡店「蜂大咖啡」值得一去。

蜂大咖啡(有關其歷史Google即可)位於成都路42號,離西門町不是很遠,走路可達。

店子裡面是喝咖啡、吃小點的地方,懷舊feel很重。店子外面收銀台周圍,是出售咖啡用具、咖啡豆以及特色零食的處所。

正當我看來看去,興趣盎然之際,老闆娘卻不大耐煩,語帶催促地問要什麼。看來他們不愁生意。當然了,地方淺窄,我也是理解的。

最後要了一個咖啡豆研磨器(磨豆機),是台灣本地製造的,用橡膠木和鋼製成,手搖式。橡膠木不是什麼貴重木材,但也耐用。這個手動磨豆機價格是500元新台幣(約120港幣),很便宜吧,在該店算不上最便宜的一款。

店裡的咖啡豆品種很多,非洲、南美的都有,然而我當然想要買台灣高山咖啡啦!可惜的是需要提前數天預定。由於產量有限,台灣咖啡豆並不便宜。

買不到心頭好,於是隨便買了一款「蜂大咖啡」豆,其實是店方混豆調配的,味道還可以,當然嘗不出什麼風味啦,日常喝來提神就是。特點是超級便宜。

用剛買的磨豆機,磨他家的豆!研磨粗細度方面,我調到還差兩格就到最細端的位置,磨出來的咖啡粉狀態和市售的摩卡壺專用粉差不多,粉也很均勻,不會出現什麼豆皮。

至於操作方面,這款磨豆機也很方便,因為是圓筒型,可以很舒服地拿在手上研磨,可以邊走動邊磨(這點很重要,在家裡有時候可以跑去看電視,或開門之類,不必放下手中研磨工作),也避免了因為接觸檯面而產生的噪音。

另外,傳說中沒有上蓋而導致彈豆的情況,在這款機器上沒出現。

最後要推介一下蜂大咖啡的零食手信,例如鳳梨酥、花生糖等,可以零賣,價格便宜,最重要的是味道比那些連鎖品牌店的還好!讓人喜出望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