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1

捉李波者,梁振英也得罪不起

銅鑼灣書店經營者之一的李波(65歲)從上月30日離奇失蹤後,至今真相未明(特區政府也無能力查明),就算《星島日報》爆出類似央視的獨家稱李波以短片報平安並呼籲大家不要利用他搞遊行云云,但聯繫到此前銅鑼灣書店已相繼有4人失蹤,以及晨鐘書局出版人姚文田去年5月被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判監10年、《新維月刊》《臉譜》創辦人王健民和編輯咼中校因「非法經營」受審,不得不讓人相信李波被強力部門(多謝《環球時報》教路)帶走的機會更大。

離奇失蹤的李波先生。(互聯網)
因為,這些「被失蹤」、被判刑、被審理的香港出版業者,全部都涉及到了政治敏感書籍的經營,在中共口中是「攻擊黨的領導、貶損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反動出版物」,也就是中共禁書。

而查辦中共禁書的部門,是掃黃打非辦。

全國掃黃打非辦的全稱是「全國掃除黃色出版物、打擊非法出版活動工作小組辦公室」,雖然是設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一個辦事機構,看上去是一隻紙老虎(文化系統執法者),但只要看它所服務的「掃黃打非工作小組」的組成,任誰都不敢輕視。

根據掃黃打非網介紹,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由中宣部、中央政法委、中央編辦、國家網信辦、國務院辦公廳、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教育部、工信部、公安部、國安部、民政部、財政部、住建部、交通部、文化部、海關總署、國家工商總局、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國家版權局、國家旅遊局、中國民航局、國家郵政局、北京市委、解放軍總政治部宣傳部、武警部隊政治部、中國鐵路總公司等27個部門組成,組長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宣部長劉奇葆擔任,成員一般是各部門副職擔任。

掃黃打非,名義上是文化稽查,實際只要看這27個部門,就知道絕不簡單。

國安部、公安部都是小組成員,捉個李波還不容易?何況解放軍總政治部、武警政治部都可以提供協助,說不定駐港部隊一輛軍車,就可以讓李波「以自己方式」輕鬆進入內地。

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這三家都坐進來開會,還有什麼不能入罪的?

海關、工商奉命加入也是有理由的,除了方便截查、巡查禁書,隨便就可以搞點證據定你個走私罪、非法經營罪。

最重要的是,掃黃打非辦負責的是意識形態領域的清理工作,是鄧小平時代就立下決心要處理的精神文明問題,在中共眼中是關乎政權穩固與否的極端重要問題。特別是比江、胡更重視意識形態(對知識份子動輒拉人封艇)的習近平上台後,掃黃打非辦的角色吃重,相信他們只要喊一句「掃黃打非辦做野」,無關人等「砰砰砰」關門關窗雞飛狗走。

你說,梁振英能得罪這幫人嗎?就算他向中央告中宣部長劉奇葆(副國級)的狀,習近平出面批評劉奇葆,但是以後梁振英還要不要跟著內地混了?他一棍子得罪那麼多部門,特別是廣東(李波事件很大機會由廣東「強力部門」操刀)的官。

中共掃黃打非,掃黃是清理色情出版物,以及延伸到影像製品和現在的網絡作品、影片等,快播案件就是掃黃打非「淨網2014」的戰果,在法院審理後還沒判決,作為官方主要調查方的國家網信辦負責人昨天居然通過央視表示必須嚴懲快播,對法院施加壓力。

打非,則是整個小組的重任。非法出版物,就是沒得到批准出版的東西,除了色情淫穢暴力血腥(屬於掃黃範疇)不能出版外,其他的當然就是政治敏感類了,這些會影響中共形象、影響國民思考的書籍,中共肯定不能讓其出版,也絕對要堵截境外流入。

港台「有害資訊」向來是中共封堵的主要對象,而在台灣未開放給大陸客自由行之前,香港就是中共禁書最大的來源地。

「掃黃打非•南嶺工程」首次聯絡員工作會議。(互聯網)
不足兩個月前,有一條新聞大家可能都不在意——《「掃黃打非•南嶺工程」首次聯絡員工作會議在粵召開》。這個南嶺工程,原來就是全國掃黃打非辦專門針對香港設立。

2010年5月底,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在珠海啟動南嶺工程,建立聯席會議、資料共享、聯合封堵、案件協查、物質保障等五大工作機制,加大聯合打擊各種非法出版物的工作力度。廣東省掃黃打非工作領導小組為南嶺工程常務成員單位,北京、上海、福建、湖南、安徽和江西等省市掃黃打非工作領導小組為成員單位。

到2014年4月,江蘇、浙江、湖北、廣西、海南也被納入到南嶺工程內,成員單位增至12個,均為南方省份,北京、上海則因為與港台人員交流密切而納入。該年全國掃黃打非辦的「清源2014」專項行動,任務就是打​​擊有害出版物進境,從源頭杜絕禁書。

至於如何「清源」,則要看辦事省份的手法了。與港澳接壤的廣東省,或許有其清理源頭的絕妙手段,我們不得而知。

說回兩個月前(2015年11月12日)在廣東江門舉行的「掃黃打非•南嶺工程」首次聯絡員工作會議,會議指出,2015年,12個成員省份通力協作、密切配合,「成功偵破多起跨地域、跨行業非法出版物案件,為維護政治文化和意識形態安全作出了貢獻」。會議要求,要強化協調配合,加大調查取證和聯合辦案力度,創新工作方法,讓非法出版物「進不來、傳不開」。

廣東省新聞出版廣電局黨組書記白潔指出,廣東毗鄰港澳,在打擊非法及有害出版物,維護意識形態安全上肩負重要使命和責任。

無論是「清源2014」、「清源2015」還是南嶺工程,最近兩年都在嚴厲堵截境外出版物走私入境,除了關口嚴格檢查行李外,速遞和物流公司是受到密切監控的地方。北京就在2015年7月於查獲8萬多冊宗教出版物,均在北京編輯設計、香港印刷,然後發回北京分發全國各地。

而香港不少書商也為大陸顧客提供偽裝與代寄服務。

最後,香港政府與大陸的掃黃打非辦其實是有合作、交流的。2014年8月,兩岸四地打擊侵權盜版執法經驗交流會在內蒙古呼倫貝爾市海拉爾召開。香港海關、澳門海關的官員都參加了會議。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