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0

心腹落鑊,王金平會否恨死黃安

為何說立法院長王金平會恨死黃安?情況曲折,說來話長。

台灣2016總統和立委選舉16日落幕,結果係人都知(循例報告:民進黨得立法院六成席次,黨主席蔡英文狂贏300萬票奪總統大位),慘敗的國民黨,內部政爭再也掩蓋不住(也無需掩蓋),終於爆發。

19日,台北地方檢察署調查人員聯合各地大舉出動,搜查立法院秘書長林錫山辦公室,帶回林錫山等33人訊問,調查林錫山涉嫌貪污受賄問題。

首先,林錫山是追隨王金平17年的助手兼心腹,王從1998年擔任立法院長至今,一直是欽點林擔任立法院秘書長。可以說,王無論公私,有幾根毛,林都清楚。查林錫山,就算不是要循線查王金平,敲山震虎的意味少不免。

第二,誰要查林錫山?誰要對付王金平?最大可能性當然是現任總統馬英九了。

馬王不和,黨內外無人不知。此前馬英九以關說案搞不下王金平,鬧了一場馬王政爭,雖然貌似握手言和,但以馬的小器和王之老奸巨猾,不會就此罷休。

在選舉之前,大家為了共同利益暫時休戰,扮friend。選戰一結束,不管結果,立即撕片。沒有人會以為檢調人員剛好調查到時機成熟吧。

馬英九趁還有三個多月在位,此時不搞王金平,更待何時。選後立即出手,真是迫不及待也。

第三,馬英九難道不怕落下罵名?這裡還有個重要因素。那就是為他的馬仔曾永權謀福利的問題了。

選前國民黨的立委不分區名單被各界臭罵,黨內是罵大細超,黨外則罵不脫政治分贓作風(該死)。

在這份名單中,王金平名列第一(肯定當選,但他可能想不到後來的弊端),是朱立倫為了利用王助選、穩定軍心之舉。

無論是國民黨內,還是民進黨、民調機構分析,選前都認為國民黨最不濟也能奪下45席立委(全部113席),甚至樂觀估計可能席次過半,其中不分區立委有望14席(上屆獲得16席)。因此,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名單前14位當時被認為是安全名單,各派系擠破了頭,還鬧了有人退黨的事情。

馬英九將他的頭號老臣子,68歲的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弄進了不分區立委名單第11位,還以為很穩妥了。

然而最終結果是民進黨在立委選舉出人意料地大獲全勝,勇奪68席掌控立法院,國民黨剩下35席。其中在不分區立委方面,國民黨得到的政黨票只有328萬票(民進黨是537萬票),分配到11席。

由於憲法規定了不分區立委的婦女比例必須過半,前11位剛好是6男5女,曾永權只好讓出位置,眼睜睜看著第12位的女候選人王育敏將自己擠走。

如果王金平在這波心腹林錫山被查事件中受到牽連,或飽受壓力而宣佈放棄不分區立委名額,那麼,得益的當然是曾永權,隨即順位補上。

第四,至於黃安的角色,很明顯他癲狗般亂咬舉報「台獨」,特別是美少女周子瑜被舉報後在選前之夜悽楚道歉的畫面,為民進黨帶來了數十萬甚至過百萬選票。

國民黨不分區立委選舉的政黨票銳減,與黃安可謂有直接關係。

國民黨怎麼能不恨黃安?曾永權怎能不恨黃安?如果因此引起內鬥爭奪立委名額,林錫山、王金平怎能不恨黃安。

黃安還能安全回台灣嗎?恐怕白狼也不敢保他了。

最後,王金平當初答應名列不分區立委第一,而不參加總統選舉的決定,如今看來十分不智。因為國民黨失去立法院控制權後,他已不可能連任立法院長(除非民進黨給他做),甚至黨內也未必讓他做立法院黨團負責人,最終可能變成一個小立委而已,十分陽春。

如果他要倒向民進黨,由於是政黨票讓他當選立委的,一旦離開國民黨(被踢出黨或自己退黨)就失去立委資格,因此當初列入不分區立委名單反而鎖死了自己。

如果王金平當時和洪秀柱,甚至後來和朱立倫爭總統參選人,就算爭不過,也可隨時倒向民進黨,說不定弄個行政院長。或者參加分區立委直選,到時退黨變成無黨籍,或加入民進黨,那就大有希望再做立法院長了。

後續話題:

同一時間,黃安昨日也被大陸統戰系統、宣傳系統放棄了,他昨天已經刪除了新浪微博上四千多條微博帖子,讓291萬粉絲對著空微博發呆。

另一個問題:黃安是否無間道?只有民進黨或他自己知道了。他在去年10月開始舉報台獨,並且在國台辦力撐下打響名堂。然而當時,也正是台灣選戰開始升溫的時刻。並且隨著選戰日趨激烈,黃安的舉報也日趨積極,若從陰謀論看,真是配合無間。

黃安一事,或許大家尚未留意到,中共當局已意識到如此激進做法是幫倒忙,因此經常在內地微博舉報「港獨」的陳淨心,也不會在內地風光多久了,很快會受到限制,甚至封殺。

2016-01-15

街拍背囊集郵(5)

街頭拍人家背囊,其實都幾大難度,一來用手機拍,人地有唔會企定定,隨時鬆郁矇。二來都驚人地發現咋形。

2016-01-11

捉李波者,梁振英也得罪不起

銅鑼灣書店經營者之一的李波(65歲)從上月30日離奇失蹤後,至今真相未明(特區政府也無能力查明),就算《星島日報》爆出類似央視的獨家稱李波以短片報平安並呼籲大家不要利用他搞遊行云云,但聯繫到此前銅鑼灣書店已相繼有4人失蹤,以及晨鐘書局出版人姚文田去年5月被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判監10年、《新維月刊》《臉譜》創辦人王健民和編輯咼中校因「非法經營」受審,不得不讓人相信李波被強力部門(多謝《環球時報》教路)帶走的機會更大。

離奇失蹤的李波先生。(互聯網)
因為,這些「被失蹤」、被判刑、被審理的香港出版業者,全部都涉及到了政治敏感書籍的經營,在中共口中是「攻擊黨的領導、貶損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反動出版物」,也就是中共禁書。

而查辦中共禁書的部門,是掃黃打非辦。

全國掃黃打非辦的全稱是「全國掃除黃色出版物、打擊非法出版活動工作小組辦公室」,雖然是設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一個辦事機構,看上去是一隻紙老虎(文化系統執法者),但只要看它所服務的「掃黃打非工作小組」的組成,任誰都不敢輕視。

根據掃黃打非網介紹,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由中宣部、中央政法委、中央編辦、國家網信辦、國務院辦公廳、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教育部、工信部、公安部、國安部、民政部、財政部、住建部、交通部、文化部、海關總署、國家工商總局、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國家版權局、國家旅遊局、中國民航局、國家郵政局、北京市委、解放軍總政治部宣傳部、武警部隊政治部、中國鐵路總公司等27個部門組成,組長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宣部長劉奇葆擔任,成員一般是各部門副職擔任。

掃黃打非,名義上是文化稽查,實際只要看這27個部門,就知道絕不簡單。

國安部、公安部都是小組成員,捉個李波還不容易?何況解放軍總政治部、武警政治部都可以提供協助,說不定駐港部隊一輛軍車,就可以讓李波「以自己方式」輕鬆進入內地。

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這三家都坐進來開會,還有什麼不能入罪的?

海關、工商奉命加入也是有理由的,除了方便截查、巡查禁書,隨便就可以搞點證據定你個走私罪、非法經營罪。

最重要的是,掃黃打非辦負責的是意識形態領域的清理工作,是鄧小平時代就立下決心要處理的精神文明問題,在中共眼中是關乎政權穩固與否的極端重要問題。特別是比江、胡更重視意識形態(對知識份子動輒拉人封艇)的習近平上台後,掃黃打非辦的角色吃重,相信他們只要喊一句「掃黃打非辦做野」,無關人等「砰砰砰」關門關窗雞飛狗走。

你說,梁振英能得罪這幫人嗎?就算他向中央告中宣部長劉奇葆(副國級)的狀,習近平出面批評劉奇葆,但是以後梁振英還要不要跟著內地混了?他一棍子得罪那麼多部門,特別是廣東(李波事件很大機會由廣東「強力部門」操刀)的官。

中共掃黃打非,掃黃是清理色情出版物,以及延伸到影像製品和現在的網絡作品、影片等,快播案件就是掃黃打非「淨網2014」的戰果,在法院審理後還沒判決,作為官方主要調查方的國家網信辦負責人昨天居然通過央視表示必須嚴懲快播,對法院施加壓力。

打非,則是整個小組的重任。非法出版物,就是沒得到批准出版的東西,除了色情淫穢暴力血腥(屬於掃黃範疇)不能出版外,其他的當然就是政治敏感類了,這些會影響中共形象、影響國民思考的書籍,中共肯定不能讓其出版,也絕對要堵截境外流入。

港台「有害資訊」向來是中共封堵的主要對象,而在台灣未開放給大陸客自由行之前,香港就是中共禁書最大的來源地。

「掃黃打非•南嶺工程」首次聯絡員工作會議。(互聯網)
不足兩個月前,有一條新聞大家可能都不在意——《「掃黃打非•南嶺工程」首次聯絡員工作會議在粵召開》。這個南嶺工程,原來就是全國掃黃打非辦專門針對香港設立。

2010年5月底,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在珠海啟動南嶺工程,建立聯席會議、資料共享、聯合封堵、案件協查、物質保障等五大工作機制,加大聯合打擊各種非法出版物的工作力度。廣東省掃黃打非工作領導小組為南嶺工程常務成員單位,北京、上海、福建、湖南、安徽和江西等省市掃黃打非工作領導小組為成員單位。

到2014年4月,江蘇、浙江、湖北、廣西、海南也被納入到南嶺工程內,成員單位增至12個,均為南方省份,北京、上海則因為與港台人員交流密切而納入。該年全國掃黃打非辦的「清源2014」專項行動,任務就是打​​擊有害出版物進境,從源頭杜絕禁書。

至於如何「清源」,則要看辦事省份的手法了。與港澳接壤的廣東省,或許有其清理源頭的絕妙手段,我們不得而知。

說回兩個月前(2015年11月12日)在廣東江門舉行的「掃黃打非•南嶺工程」首次聯絡員工作會議,會議指出,2015年,12個成員省份通力協作、密切配合,「成功偵破多起跨地域、跨行業非法出版物案件,為維護政治文化和意識形態安全作出了貢獻」。會議要求,要強化協調配合,加大調查取證和聯合辦案力度,創新工作方法,讓非法出版物「進不來、傳不開」。

廣東省新聞出版廣電局黨組書記白潔指出,廣東毗鄰港澳,在打擊非法及有害出版物,維護意識形態安全上肩負重要使命和責任。

無論是「清源2014」、「清源2015」還是南嶺工程,最近兩年都在嚴厲堵截境外出版物走私入境,除了關口嚴格檢查行李外,速遞和物流公司是受到密切監控的地方。北京就在2015年7月於查獲8萬多冊宗教出版物,均在北京編輯設計、香港印刷,然後發回北京分發全國各地。

而香港不少書商也為大陸顧客提供偽裝與代寄服務。

最後,香港政府與大陸的掃黃打非辦其實是有合作、交流的。2014年8月,兩岸四地打擊侵權盜版執法經驗交流會在內蒙古呼倫貝爾市海拉爾召開。香港海關、澳門海關的官員都參加了會議。



2016-01-05

毛熱再起!毛澤東土豪金巨型坐像河南落成

河南開封市通許縣的朱氏崗村田野上,一座竣工的「毛主席像」金光奪目,十分引人注目。
內地媒體報道,該塑像由鋼筋水泥築成,外層涂金漆,毛澤東呈坐立狀(網民戲稱坐馬桶像),高達36.6米,可謂全球最高毛坐像。

內地官方從文革後就嚴格限制為領導人塑像,地方報批甚至要經中央批准。於是,據稱這座毛像是由幾名民企老闆投資建造,村民捐款數萬元,總造價近300萬。未來或成為當地紅色旅遊地標。

為毛澤東塑像已經成為左派們和北方底層老百姓一項「神聖任務」,與文革期間造神運動一脈相傳,他們講究塑像的數據(當年毛像高度普遍為12.26米,代表毛澤東誕辰日),而昨日被曝光的毛澤東金像是36.6米,就剛好是民間盛傳毛澤東身高(1.83米)的20倍。

現在毛澤東像一旦建立,則很難拆除,政府一般不敢得罪這批「政治正確」的老百姓。就算1980年由中央掀起的拆卸毛像運動,在北方很多地方遇到強烈抵制,特別是部分大學。2014年2月重慶首次將一座位於廢棄工場的內的毛像送入工業博物館,也曾引起強烈爭議。

近年內地擁護毛澤東思想的左派聲音一度因為發起唱紅打黑運動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下台而低沉,但隨着貧富差距持續擴大、社會不公,乃至反貪腐運動查出一個又一個貪腐上億的「老虎」,都成為左派人士唱好「毛澤東時代」的理由。

與此同時,曾經活躍的自由派,如學者、律師和傳媒從業員、維權人士,則在意識形態鉗制之下陸續失聲,甚至鋃鐺入獄。

此消彼長之下,適逢今年是文化大革命爆發50周年,紀念毛澤東、緬懷文革歲月的言論在內地冒起。

有見及此,前山西省長于幼軍上月在廣州中山大學開講壇,主題就是「反思文革」,他說,文革陰魂侵蝕黨和人民,有責任讓大家自覺拒絕。然而其課無法從容講完,顯示批判文革仍相當敏感。

金閃閃的,就像坐在馬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