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3

初試美國老牌跑鞋Brooks的RAVENNA 6

上個月穿上跑鞋ASICS GT-2000 4 後,跑步輕鬆了許多,膝蓋再也沒有疼痛過,每次跑步里程也從5公里,增加到10公里。

到了10公里的末段,總感覺ASICS GT-2000 4的GEL避震是足夠了,但似乎無法提供足夠的反彈力,而且似乎有一踩到底的錯覺。

可能自身體重問題吧,於是有心找一對反彈力好點(鞋底硬一點)的跑鞋試試。

於是又到買ASICS GT-2000 4的那家跑鞋專門店,發現Brooks在做特價,於是在店內試了兩對款式,最終買下RAVENNA 6(原價950元港幣,特價549元)。

Brooks的RAVENNA 6的外觀很一般。(好康)
不買店員推介的Brooks LAUNCH 2,雖然便宜將近100元,但穿上腳的感覺是輕巧,卻對腳後跟的包裹性不是很足夠。另外本來想買大名鼎鼎的Ghost 系列,可惜暫時男款沒有貨。

Brooks在美國可是鼎鼎有名(看介紹),可是在香港不為大眾熟悉,很多運動鞋店的Brooks專櫃在鋪塵、特價也乏人問津,導致在香港很難買到Brooks的新款,包括RAVENNA 7 ,也愈來愈少店家賣這個牌子。

Brooks的RAVENNA 6的科技在於鞋底。(好康)
專為一般路跑準備的RAVENNA 6 屬於避震和反彈的結合,雖然是去年的產品,但並不代表它的科技已經過時。在Brooks官網的介紹中,形容RAVENNA 6「彈力十足」、「反應靈敏」,擁有「超快速從腳跟到腳趾的步伐轉換及明顯的能量回饋」的特性。

網站聲稱,RAVENNA 6提供最大量支撐性,幫助身體保持有效率的前進。RAVENNA 6鞋底高低差10mm,讓跑者很自然地使用中前掌落地。升級後的前腳掌校正,提升了能量回饋。

Diagonal Rollbar (DRB) 足弓穩定片能提供最佳的支撐,來改善走路的過度內翻;中足部位轉換區及分段式防震墊提供更快的步伐轉換;Omega Flex Grooves 彈性溝槽設計,強化前腳掌曲折的靈活度,增強避震效果;鞋面採用控制水分的網布,讓雙腳保持乾燥清爽......

Brooks LAUNCH 2較具時尚感。
當然,少不了Brooks特有的BioMoGo DNA 中底科技,提供了舒適而根據落地力度不同而「只能」調整的避震緩衝。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以及最誘使我買該牌子的因素。(在YouTube搜尋「Brooks DNA」可以看到該令人眼界大開的避震科技設計來源)

好了,說了那麼多廢話,講講試用結果。

前兩天,穿上RAVENNA 6跑了10公里,腳確實是中前掌落地,感覺有點硬,速度不知不覺提升了,10公里跑進了一小時內。但最終兩邊髖關節出現了輕微疼痛,估計是有損傷情況。

還有,RAVENNA 6 跑起來透氣性良好,鞋底柔韌度一流,重量也可接受,外觀設計個人感覺不太好看。

Brooks LAUNCH 2。(好康)
比起ASICS GT-2000 4可以完全無視如何落地的避震能力,RAVENNA 6 明顯更適合逾臀、腿肌比較發達的跑友使用。在我還沒恢復髖關節損傷、臀肌未喚醒的情況下,相信近期還是穿ASICS GT-2000 4比較合適




穿上Brooks RAVENNA 6去跑步。(好康)

上一次穿ASICS GT-2000 4的成績。


穿Brooks RAVENNA 6的成績。

2016-10-24

跑鞋ASICS GT-2000 4 體驗:渾然無物的護駕(非開箱文)

向來最討厭跑步,第一因為枯燥,第二不夠氣。人最基本的技能是呼吸,但對於跑步,若不懂從最簡單的氣息調勻入手,1000米也會喘得睡地上。

以往一直獨鍾籃球,對於運動鞋,也獨愛nike。說實在,nike的籃球鞋(特別是Jordan系列)確實做得不錯。

然而年齡增大,膝蓋無法再經受磨損,彈跳力等各方面也不足,籃球打不動了。為了提高肺活量,就只好選擇了老人小孩都能進行的運動:跑。

要跑步,就要有裝備,跑過才知道不簡單:跑鞋和跑步襪子、快乾運動衣褲、緊身衣褲、導汗頭巾、跑步智能錶、跑步腰包或腰帶包或手機臂包、跑步app和藍芽耳機、跑步太陽眼鏡,甚至於內衣褲,冬天還要有輕薄保暖風衣......(跑步場所是另外一大問題)

這些裝備,要用多少全在乎個人,但是跑著跑著會發現,有很多東西有了會更好。

當然了,跑鞋是最起碼最重要的裝備。

由於長年不跑步,剛開始時,跑800米就很累。我採取隔天跑步,速度放慢,主要練習調勻呼吸,1個月後,每次跑5000米(約30分鐘),自我感覺進步不錯。

隨著跑步路程的增加,跑鞋的重要性顯現出來了——膝蓋疼。而我也很明白自己的跑鞋(adidas普通跑鞋款)用來逛街還可以,用來跑步就太對不起膝蓋了。

上網猛刨各路神仙文章,最後決定相信大眾眼光,在ASICS(亞瑟士) GT-2000 4和MIZUNO(美津濃)Wave Rider 19(Mizuno Wave Rider  20 已經上市,但在香港一般商店還沒看到 )之間選擇,因為據說這兩款是平民跑鞋界的長青款,賣得最好。

香港買跑鞋很方便,不用去波鞋街(雖然會找到特價,但人逼人,空氣混濁,還要付出車資),在家樓下的普通連鎖跑鞋店就有ASICS、Mizuno、NewBalance、Saucony出售,當然也有Adidas、Nike、Puma、Reebok等牌子,甚至於Brooks(少人認識的美國好牌子,長時間搞特價)也進了不少專業跑鞋款。

對比了一下價格,GT-2000 4可能太好賣了,只是打九折,855元港幣;本來就便宜的Wave Rider 19估計因為第20代已經推出,打折幅度還多一點,賣650元港幣左右。

ASICS GT-2000 4的螢光黃色十分出眾。(好康)
兩鞋各仔細試了一下,不用考慮,立即付款買ASICS GT-2000 4。因為它——合腳、舒服、輕便。

Wave Rider 19彈性很好,也很輕便,但無法接受它的大頭!可能是寬頭型吧,不僅前腳掌空蕩蕩,自我視覺效果也十分不良(不是自己穿看不出)。

GT-2000 4的黑科技、設計、用料乃至各種細節描繪,網上太多資料了。本文就不抄襲了,下面寫寫自己體驗感受。

當天,買鞋半小時後就去路跑5000米。

第一感覺,腳跟被完全裹在一片軟膠裏,就像踩在一塊有點厚度的瘦肉上面(可以去菜市場買十元瘦肉放靴子內試試),非常舒服。

和nike的氣墊和Wave Rider 19的避震技術不同,他們的軟彈性都是在腳跟下部,腳跟的周邊沒有感受。

第二,輕便,整隻腳被恰如其分地包裹起來,提腳、落地,如果不是那一剎那「肉感」,幾乎忘卻了鞋子的存在。

這裡必須要講一點迷惑,為何網上有人會覺得GT-2000重?如果純粹對比它和其他牌子多少g的區別,這麼數據帝的人就算了。而且還有人說會磨腳?我穿運動鞋這麼多年,任何一個牌子,從來沒試過會磨腳,無論後跟、腳掌,都沒試過。

現代運動鞋根據大眾腳型製造,運用了軟墊保護,一般不會磨腳。當然了,天生異稟的人,大眾科技很難照顧到,就像有的人蛋蛋特別大,大眾都合穿的跑步褲,他也會導致扯蛋。解決辦法就是親自試穿了再買,或者......

第三,面料通透,剛開始跑起來能感受到風進入腳趾。但很奇怪,跑了1公里後,腳掌有發熱的情況(和網友描述類似),但後面就沒再感受到。

第四,小腿很快發酸,這是因為鞋子的gel(矽膠)避震,緩衝卸力,導致地面的反作用力變小,小腿要用更大的力氣才能維持到平時的跑步速度,所以小腿肌肉比穿舊鞋時容易疲累。

這是很簡單的人體科學道理,買鞋前就預計到,所以日常走路我寧願穿皮鞋、硬一點的運動鞋。但跑步不同,據說膝蓋承受了3倍(以上)於自身體重的衝擊力,所以只好寧願讓小腿酸痛,也不要害了關節。

而且,對於男人來說,小腿粗壯點也沒多大有礙觀瞻嘛。

第五,GT-2000第四代的外觀漂亮了不少,我買的是螢光黃(數碼相機不是很能拍出螢光),加上配色沒有以前那麼多花哨,時尚感頓時提升。穿出去跑步,心情大好。

另外要再說一次,買運動鞋,真的需要親自仔細試穿(最好是去ASICS的銅鑼灣、尖沙嘴專門店檢查雙腳情況和跑姿問題),否則,不合腳會害了你的腳,會影響了你的觀感,經驗主義也會斷送你日後嘗試佳品的機會。

沒試過鞋的海淘都是亂來。
搭載GUIDANCE LINE軌跡導引系統。(好康)

(利益申報:ASICS沒有付我廣告費。)

閱讀延伸:《ASICS歷史由來:美國代理商開創nike》 、《矽膠避震技術以外——細數ASICS的運動科技》


2016-09-29

美國「綠灣號」船塢登陸艦訪港泊西環

美國「綠灣號」船塢登陸艦訪港泊西環


可能基於美國自從4月份後,推遲了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動,中國暫時准許美軍軍艦訪問香港補給、休整。美軍大型船塢登陸艦「綠灣號」(USS Green Bay LPD-20)今天就出現在了堅尼地城。

舷號20的「綠灣號」,滿載排水量25000噸,是美國新一代登陸艦,可搭載船員465人、部隊720人。母港在日本長崎佐世保(Sasebo, Nagasaki, Japan),前幾天在菲律賓東面的聖貝納迪諾海峽進行過實彈演習。

相較於老一代的船塢運輸艦,綠灣號的飛行甲板與機庫收容設施進一步擴大,能操作海軍陸戰隊各型航空器,包括CH-46中型運輸直昇機 、CH-53重型運輸直昇機或下一代運輸主力──MV-22傾斜旋翼機。

自衛能力方面,綠灣號擁有SSDS MK-2 Mod2船艦自衛作戰系統(Ship Self-Defense System,SSDS),可整合艦上所有的雷達與電子戰系統以統整精確的目標資料,並指揮海麻雀ESSM與RAM短程防空飛彈進行接戰,防空自衛能力較以往的兩棲艦艇大幅增加 。

「綠灣號」泊西環招商局碼頭。

美國「綠灣號」船塢登陸艦船員準備離船。

「綠灣號」船塢登陸艦搭載多型號飛機。 
美國「綠灣號」有先進雷達偵察系統。

美國「綠灣號」抵港,大批七人車準備接送船員。

2016-09-06

熊貓不瀕危?中國不答應!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9月4日公佈一份報告,稱鑑於大熊貓數量明顯增加,不再將之視為「瀕危」動物,改列為「易危」動物。

根據報告資料,大熊貓的數量從2004年的1596隻增加到2014年的1864只。數量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中國嚴厲禁止獵殺及擴大森林保護區所作的努力。

對於國際動物保護界的讚賞,中國政府當然是高興的,但就不高興大熊貓不再被視為「瀕危」,似乎大熊貓胸前另掛了牌子,立刻掉價一樣。

新華社9月5日引述中國國家林業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大熊貓仍是瀕危物種,將大熊貓保護等級降低還為時過早。

為了證明大熊貓仍是「瀕危」,這位負責人不惜自爆不足。

他說表示,大熊貓在中國的棲息地破碎化,仍威脅其生存,部分局域種群仍面臨生存風險,種群交流狀況有待改善。加之地域和管理體制的影響,各大熊貓圈養單位圈養個體間的基因交流不足。

 還有,未來大熊貓賴以生存的竹林中有三分之一可能會消失,將對大熊貓的生存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

以及部分大熊貓分佈區存在保護經費投入不足、一線工作人員專業技能普遍偏低等情況,嚴重影響了大熊貓保護成效。

如果降低保護等級,大熊貓種群和棲息地都將遭到不可逆的損失和破壞,已取得的保護成果會很快喪失。

這位負責人講的也是事實,特別是一些地方政府會因此大肆開發,侵蝕大熊貓棲息地。而問題的關鍵還在於政策、經費的變化。

作為國寶的大熊貓,是中國外交領域向外國贈送或租借的「頂級」動物,以租借為主,巨額租金用在國內的大熊貓保護、研究經費上。

香港4隻大熊貓雖然不是租借的,但香港海洋公園設立了基金,每年贈錢給國內保護大熊貓。

汶川地震後,香港付出了15億元重建臥龍自然保育區,保護大熊貓。

一旦大家都認為大熊貓不是「瀕危」,香港政府要撥款時,要過立法會就沒那麼容易了。而外國是否還給那麼高的租借費?中國政府會否繼續巨額撥款保護?

在拯救和保護大熊貓方面,國際組織和中國政府投入了巨額資金。一直以來都存在批評聲音,認為其中部分資金本應用來拯救其它瀕危動物。

2016-08-10

李克強的創新戰略失敗危及地位

習近平和李克強在經濟領域意見相左已非秘密,近期更到了公開化地步。人民網在北戴河會議召開之際,奉命發佈了系列捧習文章,7日就出現了「習近平引領中國經濟開啟新航程」的驚人雄文。

儘管總理主抓經濟是中共治國慣例,但到了習近平時代的「黨管一切」理念,作為中共中央總書記的他,也毫不客氣地接過經濟總導師的擔子,將李克強擠在一邊當助手。

雖然習霸氣中出,但一向被視為經濟專家的李,對疲軟的中國經濟沒能拿出有效藥方,也是事實。

李克強6月26日在天津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2016年新領軍者年會(第十屆「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表示,中國政府大力倡導創新,不僅包括技術創新,也包括體制創新,給人才以更多的創新空間,並且寬容失敗。

李克強將創新已經好多次,包括他的大眾創新、萬眾創業,然而為何要特別將寬容失敗呢?

很簡單,就是那些創新創業者失敗的太多了。

中國從來不缺精明的人,缺的是肯踏實苦幹鑽研的工匠,也就是近年經常被提起的,工匠精神。

八十年代打開國門,隨即走私橫行,廈門賴昌星是典型;鼓勵出口創匯,潮汕人於是大肆違法猛賺退稅,潮陽出了驚天大案。

這屆政府搞了高科技救國計劃,就同樣來了一大波弄虛作假、收取補貼和收割政績的國人。

新華社6月29日發自廣州的報道指出,地方政府發起的大規模補貼政策促成了機器人產業的迅速膨脹。但一些地方出現了機器人企業一窩蜂而上的局面,甚至出現了虛設機器人騙取補貼的情況。

廣東省經濟與信息化委員會巡視員鄒生介紹,該省近期統計機器人企業時,各地上報了上萬家企業,去除水分後,發現只有159家算是真正的機器人企業,其他企業根本沒在做機器人。

工業和信息化部人士介紹,中國機器人企業正急速增加,不完全統計有800多家,其中整機企業200多家。但很多企業並沒有技術積累,只是依賴進口零部件的組裝。

中國智能裝備研究院院長程德斌認為,目前中國的機器人產業的狀況是,優質產能缺乏,落後產能過剩。企業使用的機器人,70%來自進口,而國產的機器人,70%的零部件來自進口。能夠盈利的機器人企業很少。

在號稱近幾年GDP增速領先全國的重慶市,高科技產業也是其經濟「亮點」。但在該市的高科技最新成品展館,居然是大量的3D打印機器,而且均是打印一些小玩意的小型設備,而這樣的設備,外國已經當成小孩玩具出售。

當萬眾創新成為大躍進的代名詞,大眾創業成為騙錢渠道,李克強可謂失敗到家。

對於明年中共領導階層換屆,李克強總理一職是否遭到撤換,目前黨內謠言四起。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只有習近平和李克強兩人屆時不到退休年齡。

不過,習、李兩人可能在某些政策上不同調,但從宏大角度來看,兩人分歧不算太大,也非原則性的政治齟齬。

2016-07-12

分析講解南海仲裁案的好文

(菲律賓向國際仲裁法院提出的南海仲裁案,今天將公布結果,由於仲裁法院慣例會提前數天通知爭端國,按照中方外交官員近期的激烈言辭,可以預計仲裁結果肯定不利中方,至於是否去到最差的判定九段線不合法、南沙渚碧礁和美濟礁是低潮高位而填海造島建設非法,則要看最終結果。

南海爭端非常複雜,而涉及國際法律的仲裁案更加複雜,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江雨的這篇講詞非常通俗易懂,是一般讀者了解南海仲裁案難得的文章。

特此從FT中文網轉載,希望FT中文網不會說侵權)

題目:《南中國海仲裁案的情、理、法》

王江雨:中國「不參與」南海仲裁案的立場不是很明智,和當前被動局面有很大關係。但事已至此,我們還是要看如何繼續走。

南海問題現在可以說是中國當前在外交上面臨的最大挑戰,因為這涉及到兩方面:第一是中國與週邊國家的關係。自習近平主席上臺以來,他反覆強調與週邊國家的關係是重中之重。但因為南海矛盾激化,中國與週邊國家的關係現在應該說已經相當緊張。另一個就是南海涉及到中美關係,可以說南海爭端現在已經基本上轉化為中美之間的爭端。

南海問題由來已久,但它為什麼會成為一個問題?這是因為這幾年的爭端突然開始升級。但這個事情真正為各國所關註並作為國際爭端浮現出來,是在1960年代末。當時聯合國亞洲及遠東經濟委員會在太平洋調查石油資源,得出的報告稱南海蘊藏著大量的石油資源,之後各國就開始關心南海。在1970年代以前,各國關註要少得多。

1970年代後來發生的一些事情,可能略為知曉歷史的人都知道,那時越南和菲律賓開始大肆在南海佔據島礁,而且很成功。越南佔了29個,菲律賓佔了8個。中國當時一個都沒有佔,因為當時中國忙於文化大革命,根本就沒有拿出這樣的人力物力、甚至都沒有拿出這樣的關註度去搶佔南沙島礁。後來中國跟越南進行了兩場海戰(1974年和1988年),一次是把西沙群島全部拿下,第二次在南沙也佔了一些島礁,最近實際控制的就是黃岩島。

但即使1970年代以後各國開始搶佔島礁並提出申訴,從1970年代到1990年代,甚至是在21世紀的前十年,南海問題實際上也不是什麼特別嚴重的問題,應該說不是相關國家外交政策的重心。不像現在已經真正地成為重中之重,比如說成為中越之間最關鍵的問題之一,甚至成為中美之間目前最重大的爭執。

南海問題成為一個重大爭端,應該說是從2009年、2010年以後開始的。這裡邊有兩個原因:其一、根據相關規定,各國要向聯合國大陸架界線委員會提交一個對自己的大陸架專屬經濟區的主張。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或單獨或聯合地提出了主張,它們的主張肯定是要深入到「九段線」以內。中國也提出了自己的主張,而​​且對他國的主張提出了反駁。中國在2009年時向大陸架界線委員會提交了正式文件,有史以來第一次在官方文件裡提到「九段線」這個概念。

其二是國際政治上的原因,美國奧巴馬政府從2010年、2011年開始所謂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或稱「重返亞洲」戰略。 「重返亞洲」戰略基本上有三隻腿:一是全球的軍事部署從歐洲佔60%亞洲佔40%,逆轉為亞洲佔60%歐洲佔40%,這個基本上已經完成了;第二是在經濟上,要跟亞太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最主要的是通過《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奪回對亞洲經濟一體化議程的主導權。第三就是所謂的「巧實力」,即聯合小國結成同盟。關心時事的人應該都知道,奧巴馬和希拉里屢次發表相當強硬的演講,提到南海也是美國的重大利益所在,而且指名道姓說中國在南海霸道,欺負其他國家。在這個時候,越南和菲律賓對它們自己的主張,態度也開始強硬起來。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也不能讓步,正好新任的領導人,在這些問題上也比較強硬,有走出「韜光養晦」的架勢。

南海的爭端開始變得嚴重,轉折點是2012年黃岩島事件。黃岩島以前是美軍的靶場,美軍基地撤出來以後,菲律賓軍艦時不時到那裡去巡遊一下。應該說,在很大程度上,菲律賓是實際控制國,雖然它的控制也很鬆散。以前發生中國漁民被捕、漁船被掀翻等事件,中國基本上通過外交手段處理。但是2012年情況發生了變化:在菲律賓的軍艦要驅趕中國漁船時,中國海警船漁政船這一次不再退讓,迅速過去跟它對峙。一場對峙之後,菲律賓到最後退讓了。從那時起,中國就實現了對黃岩島的實際控制,等於是把菲律賓擠出了黃岩島,把黃岩島拿下來了。硬生生地把一個島嶼拿下來,這對菲律賓、對美國、對東南亞國家來說都是相當震驚的一件事情。
中國實際控制黃岩島之後,就開始驅趕菲律賓的漁民。說實話,那裡也是菲律賓漁民的傳統漁場。我也跟菲律賓的學者談過,因為菲律賓的漁民很多是家庭作業的,不像中國家庭作業的不是很多,都是公司化的。這些家庭都以捕魚為生,中國不讓這些漁民在那裡捕魚,等於讓他們的家庭生計出了問題。菲律賓政府也面臨很大壓力,而且美國在背後提議肯定是起了一定作用。菲律賓前總統阿基諾也說的很清楚,從和中國的對峙中撤出,也是美國所要求的。也就是說,美國在這個時候對黃岩島和整個南海可能已有一種戰略性的安排,美國真的是在下一盤大棋。

之後,菲律賓馬上著手起訴中國。菲律賓正式起訴中國是在2013年1月22日,菲律賓傳召中國大使發出正式通知,當然這肯定遭到中國大使的當場駁斥,但是這個法律程序就開始了,就有了現在鬧得沸沸揚揚的菲律賓訴中國南海仲裁案。之所以被稱為南海仲裁案,因為這是第一個案子,以後別的申訴方,比如說越南也有可能起訴,那麼就恐怕要稱為「南海仲裁案二號」了。

菲律賓起訴的內容大概就是三個大的要求。第一方面,菲律賓要求仲裁判定中國跟菲律賓一樣,只是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享有權利。也就是說中國根據「九段線」的主張都是無效的,你也可以推定說,菲律賓主張整個「九段線」都是無效的。菲律賓的第二個大的要求,就是要求仲裁庭對有關島礁,比如黃岩島、太平島、美濟礁等等,根據海洋法公約去判定它們究竟是島還是礁,還是所謂的低潮高地。這個在法律上非常重要,因為如果是島的話,就是陸地,根據以陸定海原理,你有12海裡的領海和200海裡的專屬經濟區;如果是礁石的話,只有領海沒有專屬經濟區;如果是低潮高地,那你就什麼都沒有,甚至都不能擁有主權。菲律賓第三個大的要求,是說中國在南海的建設,如圍海造田、建人工島的行為是非法建設,而且中國漁民的捕魚行為侵犯了菲律賓根據公約所享有的主權、和在專屬經濟區享有的相關權利,菲律賓要求中國終止這些活動。

這裡在法律上做一個解釋。我想我們一般的公眾可能對仲裁庭做出的裁決的性質有誤解。我聽到很多說法說,中國是大國,菲律賓是小國,國際法是沒有效力的,沒有實力讓中國來實際執行它;還有「真理在大砲射程之內」等等。在一定程度上這是對裁決本身的誤解。菲律賓的這三個要求,其中前兩個可以說不需要執行。它在很大程度上相當於國內民事訴訟中的宣告性裁決,宣告性裁決就是法庭去認定一個事實本身,這個判決公佈後實際上就等於是執行了。比如說,這個案子如果法庭正式認定黃岩島是島或者是礁,就不需要做進一步的執行,法庭也沒有權力執行。需要執行的只是第三個,菲律賓要求中國停止所謂的非法建設以及捕魚活動,這個是需要執行的,但是這個當然沒有前兩個重要了。

中方的立場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就是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不執行的「四不」立場。 2014年12月7日發佈的那個立場文件還提出了一系列法律上的解釋說明,有三個要點:第一,中國主張菲律賓提出的仲裁實際上是關於領土主權問題,而領土主權問題確實是被公約所排除的。也就是說,《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肯定管不了主權,和主權是沒有關係的。如果說這個是關於領土主權的話,那麼國際仲裁庭完全沒有管轄權。中國主張的第二個要點是,中國已經跟包括菲律賓在內的有關各方達成了雙邊協議,說要通過雙邊談判來解決,而不是通過提交強制仲裁來解決,所以菲律賓提交仲裁是違反大家的雙邊協議的。第三個主張,就是說中國已經在2006年根據公約做出了保留,把海洋劃界這些排除出去,海洋劃界問題是不能適用於仲裁的強製程序的。這是中國的三個主張。

下面談一下我個人的觀點,即從法律上我對這個案子的看法。

我的第一個觀點涉及到中國的不參與、不接受的立場。主權國家對國際爭端解決不參與、不接受並不鮮見,這種事情經常有,有各種各樣的原因。具體到這個案子,我個人認為「不參與」不是很明智,這種「不參與」態度,和中國今天在這個案子上面臨的被動局面有很大關係。

為什麼這麼講?有兩個原因。第一,你不參與,一開始就在國際社會造成一種你對國際法完全置之不理的國際形象,而這種國際形像是非常要不得的,尤其是中國現在處於大國崛起或民族復興的過程中。現在的國際秩序還是在邁向規則導向的體系,你不參與本身就是授人以柄了。儘管你可能有自己的原因,但別人僅憑這一件事,就可以鐵定地認為你是忽視國際法的,你企圖以強權解決這個問題。再加上美國有回歸亞洲的戰略,美日在這個問題上會大肆炒作,你就授人以柄,留下口實。這一點是不參與的一個成本。

不參與的另外一個成本就是眼前的損失。因為如果你參與的話,你就可以去指定仲裁員。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的相關程序,五個仲裁員,首先雙方可以各指定一個,其餘三個由雙方協商來解決。如果協商不成的話,由國際海洋法庭的庭長去指定。首先你就可以保證一個仲裁員,而且根據公約的規定,這個仲裁員甚至可以是你本國的國民,你就可以指定一個中國人。其餘三個你要跟他協商,協商的過程中,應該說可以保證排除你特別不喜歡的仲裁員。如果你參與的話,在仲裁庭的組成上,你就會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利用,這是一個法律機會。

另外一個機會就是,你可以充分地到仲裁庭去闡述你的觀點。應該說,不管在國內還是國際上,這都是爭端解決的一個慣例——假如你不出庭的話,受到歧視性的待遇幾乎是必然的。因為只有對方在,說他自己的道理,而仲裁庭很容易受他的影響。儘管仲裁庭或者法庭,他有義務去查明事實。但律師的作用也就在於此,要不然要律師做什麼用呢?假如你自己都不在場的話,你有很多道理是說不出來的。實際上,仲裁庭這個裁決本身也是有很多問題的,但這些問題,只有你在場去指出來,或者通過跟菲律賓的代理人在互相辯駁的過程中把自己的道理講出來,才能夠充分闡述你的觀點,對仲裁庭產生最大的影響。要影響仲裁庭判決的最佳方式就是在場,就是把你自己的道理充分闡述出來。

而且,我們也不能夠假定說仲裁庭就一定是帶有偏見的,很大程度上它是受到雙方代理人、雙方律師的影響的,好律師與壞律師的區別就在這裡。比如說你去看那些庭審記錄,不管是管轄權階段的,還是關於實體問題的庭審記錄,我們可以看到,仲裁員在很多地方實際上起到了中方律師的角色,在很多問題上以一種非常犀利的態度,非常敏銳地去指出菲律賓代理人的一些觀點在法律上的不足之處,可能比你自己請的律師還厲害。但是他這種做法的效果畢竟不如你自己在場。雖然理論上講,仲裁庭應該去查明事實,可是有沒有律師,有沒有好律師,你自己在不在場,去充分闡述自己觀點,這中間差別是很大的。所以,這是我講的不參與所造成的另外一個損失。

但現在事已至此,就這個案子本身而言,我們也不要太過於糾結當初為什麼不參與,為什麼做出這樣的決定,還是要往下看該怎麼走下去。在最後提出一些建議之前,我對於程序問題和實體問題,稍微談一點點自己的看法,也可能在法律上屬於一些技術問題。

第一個就是關於管轄權問題的中方的主張。我們這些學者在海外面臨一種所謂的「一年四季嚴相逼」的環境:老外在東南亞幾乎眾口一詞認為中國沒有道理,中國是惡霸,中國在霸凌別的小國家,好像中國一點道理都沒有似的。其實不管是關於管轄權還是關於實體問題的主張,這種看法都是很偏頗的,是沒有道理的。實際上,不管是在管轄權問題還是實體問題上,中方都有自己一定的甚至是相當強的道理。我自己個人在用中文發表觀點時,對中國目前的立場提出批評意見,我堅定地認為,這些是建設性的批評意見。我在英文世界發表觀點,每一次都是在竭盡全力以理據為中國立場辯護的。這也造成了我,以及和我類似的學者,「兩邊不討好、兩面不是人」的情況。當然,這個辯護也是要實事求是地根據法律去分析。因為我自己覺得,也不能說中國的立場就完全沒有法律依據,中國就不對,其他國家就對,這也不是實事求是的立場。

簡單地說,就管轄權問題,中國提出,這實質上是主權問題。菲律賓採取了一個非常聰明的做法:它把所有的主張包裝在一起,然後提出說,我們這個主張最主要的是第二點,我們要求仲裁庭在技術上認定南海的石頭是島、是礁,還是低潮高地。這個東西一點也不涉及主權,他是一個純技術性的問題,那麼自然而然,仲裁庭就該有管轄權了吧。這是菲律賓的一種形式上的和技術上的說法。你不能說他這個說法不符合公約,應該說這是非常符合公約的,你判定他屬不屬於公約的使用範圍,首先要從技術上、從形式上、從字面上去判定,這是國際法的原則。

但是根據國際法的一些判例,尤其是最近剛出的一個判例「毛里求斯訴英國」(Mauritius vs. UK),中國所主張的菲律賓提出的爭端實質上是一個主權問題,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在這裡,技術上的判定和主權是難以分開的,比如你說渚碧礁是低潮高地,那就什麼都沒有了,以陸定海,連陸都不是就什麼都沒有了。但是中國說,我對這個東西是主張主權的,或者說中國的主張說雙方已經有協定了,這些東西都是可以去爭議的。但是問題在於,歸根結底這個爭議必須是在庭上提出來,才能夠影響仲裁庭。你影響不了仲裁庭的話,他這個判決做出來了就做出來了。這是根據合法程序建立的仲裁庭做出的裁決,你能把它詆毀到哪裡去?所以如果參與的話,中國的很多說法都是有道理的,我覺得在很大程度上能影響仲裁庭。如果當初參與的話,這個案子甚至在管轄權問題上,中國都可能贏,或者到現在大家都還在糾纏著管轄權問題,而不會這麼快地一致意見地判下來。

再簡單說一下實體問題,我覺得其實這還不如管轄權問題更有把握一些。前面說過,裁決是不會執行的,它不會改變各方實際控制的狀況,你控制的還是你的,這個不會改變。但要緊的是,裁決以後「九段線」的主張在國際上的依據是什麼,合法性是什麼。也就是說,裁決以後還能不能像以前那樣在黃岩島上把菲律賓硬生生給擠出去。裁決做出以後,你這樣做的話,在國際社會引起的反響就會非常大。

但實體問題上,中國有一個主張是歷史性權利。在這方面,中國國內有一些說法似乎過於言之鑿鑿了,認為中國具有歷史性權利的主張好像很強。但是實際上,這個歷史性權利的主張應該說是比較弱的。其原因第一個就是國際法上關於歷史性權利的相關論述很少,沒有特別成形、成系統、成理論的東西;第二個是,即使現有的有限的論述、原則,也不是完全就支持中國的,它也支持其他國家。中國說自己有歷史性權利,其他國家如越南說自己繼承自法國殖民地時期,也有歷史性權利,而且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的漁民人家世世代代在南海周邊捕魚,靠著南海生活。

對這個案子未來的展望是什麼呢?大家現在普遍都認為,中國在這個案子上是必輸的,當然我們也還要看。在現有情況下,我自己希望仲裁庭至少在兩點上做出對中國有利的判決。第一點是關於太平島是島還是礁的問題。這一點台灣的馬英九政府做了很多很紮實很有用的工作,包括中華國際法學會向仲裁庭提交的法庭意見,主要目的是說明太平島是島而不是礁。太平島面積那麼大,有人在那上邊生活了60多年,馬英九自己也登上島,向國際媒體展示太平島自身能養雞能種菜。另外一點,就是我個人希望仲裁庭儘量不要去碰「九段線」,或者說對「九段線」少說一點、模糊處理。因為「九段線」無論從歷史上講還是法理上講,都是中國對南海整個主張的基礎。如果說仲裁庭赫然說「九段線」是非法的,就會給中國造成非常被動的局面。但是仲裁庭也不見得一定要去碰「九段線」,一是「九段線」在國際上關聯太大,二是「九段線」本身一定是涉及到主權問題的。

當然目前的問題是中國自己對「九段線」的性質沒有說清楚,有那麼三種說法,我就不細說了。因為我們對「九段線」說得還不是很清楚,你也不知道它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但是假如中國真的當初發狠說「九段線」就是主權線,就是海疆線,「九段線」以內連著水、石頭、島礁都是我的,就是明確主張主權的話,這個當然會石破天驚的,國際政治上也許是不可以接受的,但是在法律上它卻是有用的。就是說,假如你當初說「九段線」就是主權線、海疆線的話,那麼它一定就是關於主權的問題。只要它是關於主權的問題,仲裁庭就是沒有管轄權的,哪怕你再不合理,它也是沒有管轄權的。當然現在不說這些了。我就簡單總結下,就這個案子本身的展望,中國輸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我就是希望仲裁庭在我剛才講的兩個方面上稍微手軟一點。

關於整個南海的未來,我就講兩點。第一,南海到現在也不過就是幾塊石頭,所謂的油氣資源到現在也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開發。我也跟石油公司的人聊過,真要把那些油氣資源開發出來的話,開發的成本價可能是現在市場上石油售價的兩三倍以上,經濟上不是那麼划算。未來就不好說了,但是它不是什麼迫在眉睫的需要。我的觀點是,假如因為這些問題跟周邊國家搞僵關係非常不必要,得不償失。因為南海問題,週邊國家都很警惕。上一次在雲南開會的時候,東盟居然第一次要一致發表一個聲明,幾乎等於是譴責中國。這是前所未有的,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周邊國家對中國的警惕。

當然我說這個的意思不是說中國在自己的主權主張問題上退讓,你也沒有必要退讓,你自己該爭的利益要去爭取。但一定要在外交上精細地操作,不要讓它成為中國和東盟雙邊關係中的一個決定性的問題。如果它成為一個核心問題而又解決不了的話,那你跟周邊國家還怎麼相處呢?

為什麼週邊國家很重要?中國與週邊國家相處,在亞洲真正宏大的目標是要實現亞洲經濟一體化。亞洲的一體化還和歐洲的不一樣。亞洲的一體化是自下而上的,是市場驅動的一體化,歐洲的一體化是進行了頂層設計的一體化。所以亞洲的一體化,首先,它的進展過程中碰到的阻力應該是比較少的,除非你在國際關繫上自己去製造阻力;另外,它一旦成功的話,必然是以中國為主導的亞洲經濟一體化。有些說法是,這些國家都會成為中國的經濟後院——當然你可以說是互為後院。但是如果真的實現亞洲經濟一體化,中國在這個區域中處於毋庸置疑的主導地位,外來的勢力是破壞不了的。而現在一體化,還未能有大的成就,就被TPP、南海問題這些打斷了。

另外一點就是,我們講過法律還有情理。情理的問題是,我們要認識到南海不光是中國的南海,那些週邊國家的人也世世代代生活在南海周圍,他們也在靠南海的資源生活。所以我最後的結論是,考慮到這麼些以後,其實還是要回到共同開發的老路上來。以前的共同開發不是很成功,就是因為大家是一盤散沙,沒有一個主導力量。我說的這個共同開發,就是中國要發揮主導力量,要拿出一些創意,要積極主動,制定出一個南海的戰略、南海的藍圖。美國在拉攏週邊國家,中國也要去拉攏週邊國家,共同去開發南海資源,你自己強力地去推動它,只要你推動就一定會有結果的。這是我對這些事情怎麼解決提出的一個比較抽象的建議。

2016-07-07

一國一制下的繼續矮化

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帶隊北上京城談兩地通報機制,還以為是彰顯一國兩制的好機會,雄赳赳氣昂昂而去,不料被當場落面,接見袁司長的公安部長郭聲琨,就差叫一聲「乖奴才」了。

如何落面?公安部故意安排香港傳媒採訪會面情形,無預警下播放銅鑼灣書店店主林榮基被寧波公安局囚禁期間的錄影,包括所謂認罪片段,以及林榮基在內地女友的控訴聲帶,用詞當然是按照導演(公安)的需求啦,往死裡抹黑。

香港的未來政法委書記袁國強先生,現場是怎麼樣的臉色,傳媒沒有描述。真想看看。

對於如此侵犯人權、與香港核心價值格格不入的認罪錄影,以及違法拘禁8個月的做法,主管法律事務的袁司長,卻居然沒有放半個屁!叫港人如何不難堪?

公安部的如此安排,如果真的視香港來的袁國強一行為對等談話對象,又或者是來著為客的傳統觀念,用內地的說法,是不講政治。

但現實情況又是,公安部如此作法,是絕對講政治!為何?因為他們早就將香港當成下屬一個市,隨時可跨河抓人:首先,香港是中國香港。

好吧,你怕中央,怕得罪公安部,袁國強對於寧波公安局的做法有沒有表示過一點點異議?寧波僅僅是一個地級市,某程度上可稱為副省級城市。即便是一國一制,香港也應該是一個直轄市級別,是省級城市,袁國強地位最少是一個副省長,大可對寧波公安局拍台。

但袁國強是聰明人,他不是不知道,而是太知道了。他知道這件事是中央下令寧波辦理的,向寧波開火,等於指狗罵主人,他還要撈多幾年呢,說不定爭取入黨,那就可以到最高檢察院謀取個一官半職了。

現場播放林榮基的未審先判畫面,香港高官無人敢說不。

2016-05-25

習近平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要毛澤東思想?

看到本港文革專家丁望老先生的文章《亞文革再造神  毛左頌偉光正》,當中寫道,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近日發表演詞,有媒體(不知道是哪些小道網站)事後報道習「大談馬克思主義,卻不提毛思想」,是「不閱讀演詞全文的想當然,傳播了不實的訊息」。


然後,丁望老先生給出他的指正:「演詞謂:『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產生了毛澤東思想』,『指導黨……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改革開放的偉大成就』」。


不敢說作者誤讀,更不敢說作者誤導,不過,可以細讀原文看看。


老先生所寫的,是習近平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的講話。在新華社1天後公布的《習近平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講話全文》中,可找到丁老先生所引用的「證據」:


「在革命、建設、改革各個歷史時期,我們黨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運用​​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研究解決各種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產生了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 「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等重大成果,指導黨和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改革開放的偉大成就。」


這段講話,是一逗到尾。主要是講述「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過程、產生的理論體系,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必要云云。


其中所提的「革命、建設、改革」中共歷史三階段,以老先生對中共之熟悉,肯定知之極詳。


中共革命時期從遵義會議開始,就是毛的天下;建設時期是1949年至毛澤東逝世的1976年,當然是毛澤東思想指導中共(中國)建設。


而中共改革時期才是鄧小平及之後的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階段。因此有鄧小平理論、 「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以及屬於習近平尚未成型的理論體系。


按照習近平講話前文後理,不難理解:毛澤東思想對應的成績是「指導黨和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鄧小平理論、 「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對應的成績才是「改革開放的偉大成就」。


如何能夠寫成:「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產生了毛澤東思想」,「指導黨……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改革開放的偉大成就」?


這樣,會給居心叵測的人說成斷章取義的。老先生。


習近平上台後,確實經常提及毛澤東思想,說不能放棄,又稱建政後前三十年或改革開放後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涉及中共執政合法性問題。


不過,這次哲學社會科學座談會上,講話的焦點是——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與毛澤東思想沒有什麼直接關係,因為要構建的指導思想,是指導改革開放。


再來看全文5次提及的「毛澤東」:


第一、二處是闡述哲學社會科學對中國發展的重要性。


革命戰爭年代,毛澤東同志就說 過,必須「用社會科學來瞭解社會,改造社會,進行社會革命」。


毛澤東同志就是一位偉大的哲學家、思想家、社會科學家,他撰寫的《矛盾論》、《實踐論》等哲學名篇至今仍具有重要指導意義,他的許多調查研究名篇對我國社會作出了鞭辟入裡的分析,是社會科學的經典之作。


第三處就是上文所述,想說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問題,摒除教條主義,說明改革開放也是馬克思主義。


第四、五處是說明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


馬克思寫的《資本論》、列寧寫 的《帝國主義論》、毛澤東同志寫的系列農村調查報告等著作,都運用了大量統計數字和田野調查材料。


1944年,毛澤東同志就說過:「我們的態度是批判地接受我們自己的歷史遺產和外國的思想。我們既反對盲目接受任何思想也反對盲目抵制任何思想。我們中國人必須用我們自己的頭腦進行思考,並決定什麼東西能在我們自己的土壤裡生長起來。」


這五處,哪一點將毛澤東思想視為構建習近平心目中的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思想指導地位?哪一點強化了毛澤東思想在未來改革開放發展的指導作用?


沒錯,習近平是有維護毛澤東形象,強調毛功績,因為他要維護中共形象和「貢獻」,才有可能維護專制政權的「合法」統治性。但不等於所有統治手段,都必須具體用上毛澤東思想。就如改革開放,是否定了毛路線的鄧路線。

老先生文中用了這次座談會沒有出現的許多習過往的講話內容,來證明這個座談會的性質。嗯。沒啥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