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31

國產片《老炮兒》的意涵

內地一部北京本土氣息濃厚的電影《老炮兒》不僅大賣,近期更成為內地網絡熱門話題,有認為戲中粗口太頻、吸煙鏡頭太多,也有認為是對傳統價格的捍衛,連《人民日報》也居然盛讚該片,綜合起來原因有很多,這裏只講講個人觀後感受。

一,潛意識的反法治

主角張學軍一直講的「理」、「規矩」,這是官媒認同的地方所在,但從頭到尾體現的是對地下秩序的捧高,對地面法治的不信任。

開頭城管捉小販,張學軍認為必須依理辦事,替小販交了罰款。緊接著要解決城管隊長摑小販一巴掌的事,小販不敢摑回隊長,張學軍「代勞」輕摑了城管隊長一下教訓。

這一幕看在電影裡面圍觀者或者觀眾眼裡,無疑是解恨的,但是這和中共強調的依法治國南轅北轍。

小販違規擺攤,還破壞了城管車尾燈,與城管隊長肢體衝突,應該受罰。就算張願意代付罰款,也要小販同意,如何能自行插入代交了事?

城管隊長粗暴執法,甚至涉嫌侮辱、毆打他人,按照法律秩序,應該報警,或向城管局投訴,如何能私行懲罰?然後縱放?電影裡講述的,其實是違法行為。

這一幕只是前菜伴碟,後面張學軍為了「救」因溝女問題被打而划花官二代的法拉利洩憤的兒子,才是主戲。整個事件,張學軍拒絕報警,堅持以舊時代包括文革時期的做法解決問題,以民間地下規矩代替現代法律文明。

二,心中無政府,但有黨

張學軍不信任政府(警察和城管),但心中相信共產黨。電影導演的正確政治,在他安排張學軍將官員涉嫌貪腐的證據寄送給中紀委舉報這一幕表露無遺,儘管這種做法違反張學軍全劇堅持的他自己所信仰的江湖規矩。

這說明什麼?導演是政治明白人,或者,導演高級黑:闡述依黨治國才是現狀。

三,一個不與時代接軌的夕陽故事

這部電影與中年危機題材電影,與夕陽紅老人戲並無分別,不同世代、不同時代的碰撞,其實很常見。只是拍攝上和表演方面較具可觀賞度而已,沒有必要拔高。

就像香港一些既得利益的中老年人,念念不忘陳年規矩,而譴責、說教青年一代要「逆來順受」一樣。

時代在變化,人不能不變。否則,難道我們還要拿著「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咸豐年代規矩,來反襯當今的天大幸福?還要學李肇星所說,吃飽飯了,你就是得到最大的人權?

戲中的張學軍就代表了一群非主流落伍人群,包括不信任西醫,不相信科技,活在過去,信守不合時宜的規矩,就像擁毛左派一樣,天天想著文革時代重臨,基層群眾可以為所欲為。

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和規矩,並無不妥。不妥的是,小部分人企圖以優勢資源、以主場之利,改變大多數人的價值觀。而這就是當今聖上(習近平)某方面在做的事,《老炮兒》難免令人覺得有為此搖旗吶喊的意味。

在戲中,弱勢的張學軍就成功教化(洗腦?)了一個官二代,到底想說明什麼?

四,首都依然自我感覺良好

一樣是本土色彩極濃的電影,講的也是地方土話,為何全國南北觀眾都能接受(票房大收)?媒體也沒有譴責地方色彩?

只因為這是首都北京發生的事,於是本土和傳統畫上了等號。香港?嘿嘿,蠻夷之地,如何能享有本土?

北京本土人在幾十年前,向來被/自視高人一等,外地人進京辦事、參觀、旅遊,在京人面前是有階級高下的。

隨著經濟發展,全國土豪湧起,而北京本土人逐漸被有錢的新北京人(外地移民)驅離到三環外,北京人的自我感受,其實現在的香港人是在逐漸得到體會的。

然而,北京依舊是北京,他們講土話,沒人會說是「鳥語」;他們活在過去,也沒人會說他們是京燦。

五,導演讓張學軍最後死亡,是有意表明舊規矩始終將消亡的觀點嗎?要知道,規矩!是習近平整黨運動當前強調的一點。

管虎,小心下部戲不給上畫。

2015-12-22

小米「方盒子」藍牙喇叭開箱

網購就是讓人有一種開箱癮。

看到小米香港網站搞聖誕特賣活動,有減價又有送優惠,於是手癢買了一個「方盒子」藍牙音箱。

標價HKD129,不過可以減10元,比大陸官網99元人民幣還便宜。

貨送到手上,包裝依然簡約好看,連說明也印在包裝盒上,環保。當然了,這個「方盒子」功能極為簡單,就是透過藍牙成為外置喇叭而已,沒有通話功能。

最喜歡「方盒子」結實的設計,外框鋁質,兩面黑色蜂巢狀,很男人。大小比手機(我的小米2s)不是大太多。厚度為了更形象描述,借來一包硬殼香煙對比。

由於功能簡單,按鍵也僅有一個,此外還有一個充電口,和一小點的指示燈。

操作沒難度,按住按鍵開機,會閃爍紅藍燈,打開手機上的藍牙,可以找到它,按連接就行了。之後會記憶。

至於音質等方面,就不要太奢求了吧,將貨就價,反正足夠大聲就是了。想要砰砰砰聲的心悸低音?買個十倍價格的或許有。

另外拍攝的小米配件,是為了湊夠150元免運費而買的,算是小玩意吧。

2015-12-09

街拍背囊集郵(4)

最近拍的背包,沒什麼特別漂亮的款,只是樣式不同而已。

唉。

另外,真的很少女性背背囊。

2015-12-02

宋平2017若健在,如何紀念百誕辰?

中共紀念已故領導人,誕辰100年是重要節點。

隨著中共執政愈來愈久,中共紀念已故領導人誕辰百年的也愈來愈多,最近最受關注的當然是胡耀邦了,從紀念規格看,他算是得到中央給與高規格的歷史定位,僅比周恩來、劉少奇等低一點,比其他一般正國級領導人為高。

當然,基於敏感性,胡耀邦的紀念活動仍然處於一種官方嚴格劃限、民間嚴厲管控的弔詭情況。

隨著衛生醫療技術提升,未來超過百歲的在世退休領導人肯定會出現,那麼,他們會否得到誕辰百年的紀念?

最近差點過百歲的是前人大委員長萬里,他今年逝世時是99歲。預計明年12月萬里100冥壽時,會獲得與胡耀邦類似的規格紀念,也會更加放開給各地和民間紀念。

另一位將達百歲(2017年4月)的是前政治局常委宋平,目前他健康狀況良好,不僅今年9月登上天安門城樓閱兵,還不時出去參觀活動。

宋平儘管名氣不大,但一來是以正國級領導人退休,二來因曾任中組部長,提拔高官很多,甘肅門生也包括胡錦濤,黨內有一定地位。那麼在他一百歲時會否開個大會之類紀念呢?

中共目前只對如何紀念已故領導人逢十、逢五十、逢一百周年誕辰進行詳細規定,未見規定如何紀念在世的。

不過,按照敬老的中共組織生活傳統,特別是像宋平這種經歷延安時代的「革命家」,屆時估計習近平會親臨宋平家給他祝壽,至於中央紀念座談會之類,有消息稱不排除會舉行。而一般的紀念誕辰百年活動應當會有,例如出版書籍、搞些圖片展之類,特別是其家鄉山東,必定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