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8

削藩釋兵權,習總握牢槍桿子

盛傳多時的中共軍隊改革大方向終於公布了,儘管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對軍改的目的講得多好聽:「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是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時代要求,是強軍興軍的必由之路,也是決定軍隊未來的關鍵一招」,但從各項設置來看,很明顯這是一次對軍隊寡頭進行卸甲收權的大動作,危險系數極高。

一,要說這次軍改的目的為何是中央集權?其實很簡單。根據新華社報道,習近平在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上說得很明白。他說:「堅持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通過一系列體制設計和制度安排,把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製度進一步固化下來並加以完善,強化軍委集中統一領導,更好使軍隊最高領導權和指揮權集中於黨中央、中央軍委。」

在解放軍各大單位27日紛紛表態「擁護中央軍改決策部署」時,中央軍委總部機關(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總裝備部)黨委說得更直白,他們承諾「為習主席和軍委牢牢掌握對全國武裝力量的最高領導權、指揮權提供堅強的組織體制機制保證」。

二,從新華社披露的習近平講話中,有關軍改綱領可見幾項削藩收權之舉。

1,軍隊要形成「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格局。

就是:中央軍委主管總局,戰區(下面會講)負責演習、軍事防禦等作戰任務,海軍、陸軍、空軍、二炮部隊等軍兵種負責行政管理、訓練勤務等軍隊建設任務。

這是軍隊專家已經吹風多時的軍政、軍令分開的措施。與美國類似,養兵的海陸空軍種無指揮作戰權,指揮作戰的戰區司令部平時手上沒兵。這就能大大防止軍隊叛變的可能性。

2,重新調整劃設戰區、組建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機構。組建陸軍領導機構、健全軍兵種領導管理體制。
中共建政後將全國劃為七大軍區,廣州軍區、南京軍區、濟南軍區、瀋陽軍區、北京軍區、蘭州軍區、成都軍區,各自負責區內防禦作戰任務。當有作戰任務時,該軍區就稱為戰區,但指揮任務的依然是軍區司令部。

一個軍區就是一個軍隊王國,從軍隊行政到司法機關、後勤、自己的軍兵種都有,這是為了保證獨立作戰的需要,但機構臃腫,名義上中央軍委四總部是七大軍區的上級部門,實際上因為各大軍區擁有廣闊轄區和大量武裝部隊,四總部指揮起來有心無力,特別是平時的行政管理監督,更加難辦,因此會有如此多的肆無忌憚的軍隊腐敗。

根據比較可信的說法,這次會將七大軍區劃為東、南、西、北四個戰區,每個戰區組建聯合作戰司令部,負責中央軍委下達的作戰任務。

成立陸軍司令部,原來七大軍區所轄的陸軍,全部劃入其管;七大軍區其餘的海軍、空軍、導彈部隊,由海軍司令部、空軍司令部、二炮部隊接收管理。

戰區變成只是一個地理概念,平時只有空殼指揮機構——司令部;海、陸、空、二炮部隊這四大軍兵種,負責平時養兵訓練。

3,健全軍委聯合作戰指揮機構,構建「軍委——戰區——部隊的作戰指揮體系」和「軍委——軍種——部隊的領導管理體系」。
這是中央軍委垂直指揮軍隊的設置目的。這樣一來,中央軍委下達作戰命令後,四大軍兵種根據需求,向有作戰任務的戰區提供軍隊。而戰區組成的聯合作戰體制,就是為了能夠隨時指揮這些調派過來的不同兵種。

四大軍兵種平時的管理訓練,也由中央軍委垂直管理。

4,通過調整軍委總部體制、實行軍委多部門制。
這就是向中央軍委現有四總部等開刀,打亂軍隊上層固有的權力態勢,軍委多部門制後,將原來高度集中的權責攤薄,每個部門負責的權責專門化,更有效率,當然各部門長官的權力也變小了。這很明顯是肢解四總部的收權之舉。

設立陸軍司令部後,也是打亂四總部職能進行重組的重要一環。

5,從嚴治軍,構建嚴密的權力運行制約和監督體系。組建新的軍委紀委,向軍委機關部門和戰區分別派駐紀檢組。調整組建軍委審計署,全部實行派駐審計。組建新的軍委政法委,調整軍事司法體制,按區域設置軍事法院、軍事檢察院,確保它們依法獨立公正行使職權。

這一點比較長,但簡單說,就是組建直屬中央軍委的高規格的軍委紀委、軍委審計署、軍委政法委,提高了查辦軍人的機構權力,只要這些機構由習的親信心腹把持,即可掌握將領生殺大權,儘收東廠西廠之效。

至於按區域設置軍事法院、軍事檢察院,是排除按軍隊級別設置軍事法院、軍事檢察院,而阻礙獨立性的問題。例如,目前軍事法院最高級是中央軍委主管的軍事法院,二級是七大軍區、海空軍等級別主管的軍事法院,三級是省軍區、警備區等主管的。既然按級別設置,這些軍事法院的判案就肯定會受到所在軍區領導的左右。

三,軍隊院校是將領搖籃,也是最容易出現派系起點的地方,這次的軍改當然不會放過。習近平強調,要著眼於開發管理用好軍事人力資源,堅持黨管幹部、黨管人才,加強軍事人力資源集中統一管理。

四,其他的裁軍、精簡機關,軍民經濟融合,停止軍隊有償服務等方面,就不去探討了。

五,後記。

這次軍隊改革動作之大,令人咋舌,難度是空前的。以中國軍隊人數之眾,經濟總量和國家之大,這一次「大翻身」涉及的既得利益群體極為廣泛,而且他們都是槍桿子!十七大被「黃袍加身」的習近平,也是想學趙匡胤的杯酒釋兵權。但他能否過得了這一關,恐怕很多人難以判斷。

對於走過文革時期的紅二代來說,習近平對毛澤東有非常複雜的感情,心底的崇拜則少不免。老毛在中共建政初期將各地諸侯調入京城,史稱「五馬進京」,就是防止尾大不掉,甚至地方軍閥情況再現的中央集權之舉。

作為當年「五馬」(高崗、饒漱石、鄧子恢、鄧小平、習仲勛)之一、「西北王」習仲勛的兒子,習近平當然知道兵權收歸中央的重要性。但是這批中共功臣,高崗、饒漱石很快成為「高饒反革命集團」,高崗自殺,饒漱石病死獄中;鄧子恢文革遭迫害致死。鄧小平、習仲勛也被批判了多年,直到文革後鄧奪權成功,否則也恐怕是死無葬身之地。

黨史歷歷在目,現在那些被調整的七大軍區寡頭們,心裡恐怕不是滋味。

習近平已經下了軍令狀,要求2020在領導管理體制、聯合作戰指揮體制改革上取得突破性進展。2020年是十三五規劃的結束年,是領成績表的時期,很明顯習近平是想在他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下台前,看到成績,留下歷史。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