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6

屠呦呦獲諾貝爾獎的幾個爭論點

2015年諾貝爾醫學獎公佈,中國致力於中醫藥研究和中西醫學結合的屠呦呦,在即將85歲之際迎來人生事業高峰,成為中國首名獲得諾貝爾獎的女性,也是首名獲得諾貝爾科學類獎項的中國籍人士。

不用估計,政府部門肯定會大肆褒揚屠呦呦的科學成就,據說她所在的單位領導當晚已經雲集她家中祝賀和看望。想必其家鄉所在的浙江寧波地方政府一定會對屠呦呦的故居妥善修繕。

也不用預測,當局勢必借勢宣揚中醫藥的博大精深,推動中醫藥研究發展,讓中醫藥走向國際。

尷尬的是,諾貝爾評選委員會已經否認這次頒獎是對中醫藥的認可,而是肯定屠呦呦對藥物研究的追尋和堅持精神。

屠呦呦獲得諾貝爾醫學獎,不談國外,國內就有不少爭論。

第一,屠呦呦賴以得獎的青蒿素(artemisinin,又名黃花蒿素) ,到底是不是她一人發現的?或者說,她的功勞是否得以獨領大獎?

略有了解的人應該知道,青蒿素的研究背景是美越戰爭期間,中國為了幫助北越士兵抵抗瘧疾,而在1967年發起的523項目,這是一個國家級軍事科研項目,舉全國醫藥研究人員(文革期間專家所剩不多)之力,篩選驗證數以萬計藥品、藥方等的基礎上得出的結果。

當時屠呦呦是其中一個研究小組的帶頭研究人員,負責研究中藥治瘧。她的貢獻在於發現低溫提取青蒿素。據說屠呦呦是從東晉葛洪的《肘後備急方》中提及青蒿絞汁服用截瘧得到啟發,從而用乙醚提取青蒿素。

在那個講究集體的年代,屠呦呦的發現很快通報其他省市研究小組,雲南、山東從黃花蒿提煉出的結晶,在臨床應用上證實有效,而屠呦呦得到的青蒿結晶並不理想。

第二,青蒿素是否中醫藥?

很明顯,青蒿素只能說是提炼於中國草藥,就像治療瘧疾的西藥奎寧提炼於金雞納樹皮。

青蒿素只是單一成分,與中醫用藥的複方、煎煮(高溫破壞青蒿素成分)特點不一致。至於葛洪,他也只是將青蒿截瘧當成民間偏方收入《肘後備急方》,估計也沒認真去研究和應用,否則後世就不會飽受瘧疾所害,康熙帝也不用靠外國人的金雞納樹皮治瘧疾了。

當然,青蒿或者黃花蒿在民間得到使用,儘管原始方法應用的效果不是非常靈驗,廣義上仍可歸入中藥吧。至於提煉成「素」,就與傳統中醫藥有點鴻溝了,就像現在已經可以合成青蒿素,更加與植物藥沒什麼關係。

第三,中國政府過往如何看待屠呦呦?

我相信政府部門和內地主流科研系統,都對屠呦呦不以為然,因為他們都認為,當年的青蒿素研究成功,其實是集體功勞,是舉國之力,屠呦呦後期卻在書中將功勞歸己。

另一個側面是屠呦呦多次參評中科院或中國科學院院士,均名落孫山。還有一個說法,是屠呦呦的真性情得罪了體制內不少人,包括當官的。

題外話,屠呦呦並沒有博士頭銜,估計香港大學不會聘請她當副校長的。

最後一點,儘管連諾貝爾獎也頒給中國科學家,但青蒿素專利其實是在後來被外國搶先註冊了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