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8

蘇樹林落馬有沒有「紙牌屋」?

福建省政府網站上尚存的蘇樹林標準照。
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即將召開之際,又有一名中央委員注定無法出席了。中紀委7日深夜宣佈,福建省長蘇樹林涉嫌嚴重危機,正接受組織調查。

在十一七天假期即將結束,還未上班之際宣佈蘇樹林落馬的消息,中紀委是否想說明自己節日也加班呢?

蘇樹林雖然只是習近平上台近三年來第十名落馬的正省部級官員,但作為一省之長落馬,還是首次。更重要的是蘇樹林的資歷和年齡。本網誌在2011年曾介紹60後政壇新星蘇樹林

蘇樹林長期在石油系統任職,曾任中石油副總經理、中石化總經理,也曾在地方擔任要務,包括遼寧省委組織部長(時任遼寧省委書記李克強的人事管家),以及福建省長。

當年擔任省長時,蘇樹林年僅49歲,既有大規模國企管理經驗,有經濟背景,又曾掌管組織部門(黨務),又是一省行政長官,以他的年齡按部就班,進入政治局恐怕是必然的事。

2017年中共十九大時,1962年出生的蘇樹林才55歲,如果此時當選政治局委員,那麼5年後的2022年中共二十大,以60歲之齡進入政治局常委還可擔任兩屆。就算十九大未能進入政治局,只要半路不出事,二十大入局也是公道之舉,以「七上八下」的規矩,2027年中共二十一大(如果還執政)時蘇樹林65歲還有機會進常委。

即便是站錯了隊,最少也混個人大副委員長、政協副主席之流的副國級。

按照目前的第六代領導未來分工(中共政治變幻莫測,只能暫估),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1963年生)接中共中央總書記,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接總理,那麼還要有副總理或國務委員協助管經濟、發改委,蘇樹林就是其中一個培養作接班的合適人物。

蘇樹林被刷掉後,十九大的人事佈局來了個大風吹,空出的寶貴位置到底誰上?

順便一提,60後政壇新貴目前嶄露頭角的不少,但明顯突圍的不算太多,最高法院院長周強(1960年生)如果十九大入局的話,有機會接替年屆70歲的孟建柱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但公安部長郭聲琨2017年時63歲,也有機會接孟建柱的班。

河北省長張慶偉(1961年生)也不排除在十九大入局,曾經的「航天少帥」,進入領導層可負責帶領科技發展。與胡春華一樣共青團出身的黑龍江省長陸昊(1967年生)明顯是小弟弟,經驗尚淺,估計要再等5年。

習近平近兩年著重培養的舊部,前途看漲。像現任國安部黨委書記的陳文清(1960年生,曾任福建省委副書記、中紀委副書記),在公安、國安、檢察、黨務、紀委均曾任要職,是周強的強力競爭對手。何況周強的團派標籤太濃重,只要習近平在位,就不會讓團派佔據太多要點,所謂不搞「團團夥夥」。

另一匹黑馬是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1960年生),是習近平執掌浙江時的舊部,主管宣傳。未來入局接管中宣部,也是很順理成章的嘛。只要習大大喜歡。當然,國家網信辦主任魯煒(1960年生),箝制互聯網意識形態有功,也是宣傳界一把好手。

人事的東西,就不宜說太死了,隨時估錯太沒面子。

說到底,查處一個地方首長,何況中紀委的通報裡沒有說蘇樹林「違法」,在反腐敗已經進入後期整頓的時候,令人總覺得不太尋常。

這裡面的劇情,是不是如習近平在美國主動高呼的「中共反腐沒有紙牌屋,沒有政治鬥爭」,只能靠個信字了。估計海外媒體會群起報道蘇樹林「背後的人物」,例如已落馬的石油系共主周永康,或者早就被說過無數次會收監的曾慶紅,甚至蘇樹林的舊上司李克強。
人事卡位,敲山震虎嘛。

2015-10-06

屠呦呦獲諾貝爾獎的幾個爭論點

2015年諾貝爾醫學獎公佈,中國致力於中醫藥研究和中西醫學結合的屠呦呦,在即將85歲之際迎來人生事業高峰,成為中國首名獲得諾貝爾獎的女性,也是首名獲得諾貝爾科學類獎項的中國籍人士。

不用估計,政府部門肯定會大肆褒揚屠呦呦的科學成就,據說她所在的單位領導當晚已經雲集她家中祝賀和看望。想必其家鄉所在的浙江寧波地方政府一定會對屠呦呦的故居妥善修繕。

也不用預測,當局勢必借勢宣揚中醫藥的博大精深,推動中醫藥研究發展,讓中醫藥走向國際。

尷尬的是,諾貝爾評選委員會已經否認這次頒獎是對中醫藥的認可,而是肯定屠呦呦對藥物研究的追尋和堅持精神。

屠呦呦獲得諾貝爾醫學獎,不談國外,國內就有不少爭論。

第一,屠呦呦賴以得獎的青蒿素(artemisinin,又名黃花蒿素) ,到底是不是她一人發現的?或者說,她的功勞是否得以獨領大獎?

略有了解的人應該知道,青蒿素的研究背景是美越戰爭期間,中國為了幫助北越士兵抵抗瘧疾,而在1967年發起的523項目,這是一個國家級軍事科研項目,舉全國醫藥研究人員(文革期間專家所剩不多)之力,篩選驗證數以萬計藥品、藥方等的基礎上得出的結果。

當時屠呦呦是其中一個研究小組的帶頭研究人員,負責研究中藥治瘧。她的貢獻在於發現低溫提取青蒿素。據說屠呦呦是從東晉葛洪的《肘後備急方》中提及青蒿絞汁服用截瘧得到啟發,從而用乙醚提取青蒿素。

在那個講究集體的年代,屠呦呦的發現很快通報其他省市研究小組,雲南、山東從黃花蒿提煉出的結晶,在臨床應用上證實有效,而屠呦呦得到的青蒿結晶並不理想。

第二,青蒿素是否中醫藥?

很明顯,青蒿素只能說是提炼於中國草藥,就像治療瘧疾的西藥奎寧提炼於金雞納樹皮。

青蒿素只是單一成分,與中醫用藥的複方、煎煮(高溫破壞青蒿素成分)特點不一致。至於葛洪,他也只是將青蒿截瘧當成民間偏方收入《肘後備急方》,估計也沒認真去研究和應用,否則後世就不會飽受瘧疾所害,康熙帝也不用靠外國人的金雞納樹皮治瘧疾了。

當然,青蒿或者黃花蒿在民間得到使用,儘管原始方法應用的效果不是非常靈驗,廣義上仍可歸入中藥吧。至於提煉成「素」,就與傳統中醫藥有點鴻溝了,就像現在已經可以合成青蒿素,更加與植物藥沒什麼關係。

第三,中國政府過往如何看待屠呦呦?

我相信政府部門和內地主流科研系統,都對屠呦呦不以為然,因為他們都認為,當年的青蒿素研究成功,其實是集體功勞,是舉國之力,屠呦呦後期卻在書中將功勞歸己。

另一個側面是屠呦呦多次參評中科院或中國科學院院士,均名落孫山。還有一個說法,是屠呦呦的真性情得罪了體制內不少人,包括當官的。

題外話,屠呦呦並沒有博士頭銜,估計香港大學不會聘請她當副校長的。

最後一點,儘管連諾貝爾獎也頒給中國科學家,但青蒿素專利其實是在後來被外國搶先註冊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