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5

日本賽艇賭博場直擊

日前有機會到日本大阪一遊,在大阪府的泉佐野市青空漁港看到一座建築,麻甩佬們進進出出,一開始以為是海鮮超市,進去一看,才發現是類似香港賽馬會的場所。

再仔細一看,賭的卻是快艇比賽!真是頭回知道,算長見識了。

這個賭博廳分為兩進,內裡是收費的貴賓廳,我不會玩,也沒興趣嘗試,當然更不會去貴賓廳見識了。

不過,公眾廳的環境也比香港賽馬會的好太多了。至於賭博規矩,有興趣的自己去研究吧。

2015-07-07

網民求迪士尼告國產動畫《汽車人總動員》侵權

最近內地電影暑期檔一部動畫電影《汽車人總動員》熱爆互聯網,並非受歡迎,而是被99%網友盡情蹂躪,罵得體無完膚。

原因,第一是從名稱,到海報,到卡通汽車造型,均有幾乎不可推卻的抄襲《cars》(譯汽車總動員、賽車總動員、反斗車王)嫌疑。

第二,是質量粗製濫做,網民的形容很到肉:「綠色藥丸是樹,按摩棒是樓」。

第三,製片方廈門藍火焰聲稱賣的是內容,是劇情,但沒有人收貨,許多家長稱孩子看不到一半就不想看。

第四,導演和網民在網上展開罵戰,用詞越來越粗鄙,顯得氣急敗壞。

網民的評論絕對精彩,不小心看到會噴飯。這裡就不引述了。

有網民說,看到大家的評論「我就放心了」,說明這樣的抄襲做法不得大家認可。許多網民到迪士尼和彼思(大陸是皮克斯)的官方微博下留言,要求他們起訴廈門藍火焰,「救救孩子」。

新浪訪問導演卓建榮,他不承認抄襲,與cars像,只能說明長了一副明星臉!(無恥無下限)還說一開始打算就用《汽車總動員》的名字,因為迪士尼沒有在內地註冊該名稱,回來怕觀眾誤解,才加了個「人」字。(但他的海報故意用個輪胎遮蓋了個「人」字)

作為藍火焰董事長、總導演的卓又透露,迪士尼曾發律師函給他們,但是他們回函後,迪士尼沒有了下文,說明對方已經不打算追究。卓還說,他又沒有犯法,外界的批評者則是沒去戲院看過該片沒有發言權。

卓說,因為受到負面評論影響,《汽車人總動員》上畫3天,才450萬票房。

有網民發現,廈門市為了響應中央的發展動漫產業、建立「文化強國」號召,2013年推出一系列激勵措施,包括動漫作品能在央視、地方電視台或者影院放映,按分鐘補貼。

計算之下,《汽車人總動員》有25萬元收。

此外,公司可以獲得50%的租金補貼;工人也有補貼。

有人估計,以《汽車人總動員》的粗劣製作,5萬元足矣。

而藍火焰之前從未接過什麼大單,多是一些網絡小視頻或者私人訂製之類。這次製作全國放映的動畫電影,並且獲得上映,本身就是一個奇跡。背後有何故事,還待挖掘。

2015-07-06

好多大陸人罵《低俗喜劇》爛片的原因

今天在內地視頻網站看到居然有《低俗喜劇》!這部在內地掃黃打非部門看來是絕對大毒草的電影,怎麼可能或準放上網給人看的?感覺很不可思議。

於是點開來看,然後我知道為何內地網民對該片批判得體無完膚的原因了。

第一,片子被刪剪了總共10分鐘。有些情節無法接駁。例如含爆炸糖口交一幕沒有了,導致後來在醫院再講爆炸糖也就沒意思了。

第二,台詞被亂改,例如陰毛理論改成麻辣火鍋理論,痲痹雙手打飛機理論變成不知所謂的俯臥撐理論,牛歡喜根本就不是牛頭肉⋯太多了。導致根本不成理論,或一點都不好笑,或牛頭不對馬嘴。

第三,有些必須說粵語原話才好笑,例如性騷擾女助理的誤會,化成不敢過火的普通話就一點都沒意思。

第四,香港次文化,還是香港人才懂。這是一部注重本土市場的電影,需要生活在本地或熟悉本地氛圍,有共鳴,才會覺得更加好看。當然,對一些不喜歡低俗(離地?)的人,也是會造成厭惡的。

這又讓我想起《賤熊2》,情況有點類似。美國人覺得好笑,外國人卻不受落。


2015-07-04

內地強令私營企業設立黨組織,揾笨居多

小米公司上個月成立黨委,副總裁劉德擔任黨委書記。雖然中共早有規定,小米也非首家成立黨委的私營公司,但這個消息仍引起各方關注。

廣州《南方周末》3日一篇有關非公企業成立黨組織的長文值得一讀。

中共在大型私企依據企業內部黨員人數成立黨支部、黨總支部、黨委,用意很簡單,建立直達企業內部(企業黨組織負責人由企業高層擔任)的上下級聯繫直線,方便知悉企業動態、方便操控。

不過,《南方周末》也披露了一些罕為人知的細節。

早在1993年成立黨支部、2002年升級黨總支部、2004年升級黨委的蘇寧集團,黨委書記並非企業員工,而是上級黨委派遣,蘇寧要給予副總裁待遇。

蘇寧集團介紹,蘇寧黨委現在有4名專職黨務工作人員,日常工作經費主要由企業來出;一年預算500萬元人民幣。

創維集團黨委也有6名工作人員,人員及日常工作經費也是企業出,一年約200萬元。

但是,私企黨組織是收取黨員員工的黨費哪去了?受訪的幾家企業介紹,這些收取的黨費,均上繳上級黨委,如蘇寧集團的黨費,就交由中共南京市鼓樓區委組織部。

這等於中共地方黨組織直接向私企抽取的一筆額外油水。

按照中共黨費收繳規定,黨員每月工資收入(稅後)在3000元以下(含3000元)者,交納月工資收入的0.5%;3000元以上至5000元(含5000元)者,交納1%;5000元以上至10000元(含10000元)者,交納1.5%;10000元以上者,交納2%。

蘇寧集團現在擁有超過一萬黨員,按員工平均工資約5000元(也有數據稱超過6000)計算,每人月交50元,南京鼓樓區黨委就有50萬淨收入,一年就有600萬元。

若平均6000工資,則每人月交90元黨費,一年就上繳超過一千萬。

這還只是一個企業被抽取的黨費。很難想象各地中共組織每年的額外油水到底有多少。

而另一個重點是,私企內部黨組織對中共有利,而對於被迫奉獻了黨務運營資金的私企有何益處,則很難有評估。

《南方周末》引述浙江一創業板上市公司董事長說,「我覺得企業裏黨委的作用,還是虛的比較多,實的少。形式大于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