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12

李銳憶趙紫陽臨終想回家

六四事件26周年將至,中共元老、原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李銳在新一期《炎黃春秋》撰文〈九九感懷〉,回憶自己99年(李銳1917年4月出生,虛齡99)來的一些人和事,包括最後一次到醫院探望被軟禁在醫院的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紫陽說他想回家,不願意住在醫院」,大約半月後趙就逝世。

原文摘錄:

2004年12月29日下午,我和她(妻子張玉珍)一起去北京醫院看癌症晚期的孫大光(前地質部長),知道紫陽住在同一層的911室。我們隨後就去看紫陽。病房門口有4個便衣,守在那不讓進,說正在進行紫外線消毒。玉珍說:"我也搞過護士工作,消毒不能有人在裡面,怎麼可能把人放在裡面消毒呢?"

磨了半個小時,我都要打退堂鼓了,她發現那4個人的房裡有一個手機,就拿起手機來,交給其中的一個,讓他請示上級:李銳來看趙紫陽,準不准?那個人只好到房間外邊打電話,回來之後,就讓我們進去了。

我看見紫陽坐在病床上,角落裡有個小電視機,床上放一張小桌子,上面有幾張報紙,都不是當天的。看見我們,紫陽說:"你們來了,我都不知道你們來。"我看他的神態是不行了,心裡十分難過。我勸他不要看報,不要看電視了,對眼睛不好。紫陽擔心剛出了一本有關​​他的書(指楊繼繩的《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作者會不會有麻煩。我說沒有問題,這個人我認得,他現在沒事,讓他放心。紫陽說他想回家,不願意住在醫院。我說,我是代表一批老同志來看望你的。

和紫陽分別15天后,他就去世了。沒有我老伴堅持,這一面就見不上了。

這些年,我一直思考3個問題:人類進步的動力,主義、理論和共產黨本身。 20世紀是人類歷史發展變化最大的世紀,兩大陣營對抗,蘇聯陣營失敗了。蘇聯推行的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道路,從根本上就錯了。一場以消滅私有製為結局的革命,一種以排斥先進生產力為特徵的社會制度,無論以什麼堂皇的名義,都是沒有前途的。代表先進生產力和先進文化的知識分子階層和資本家階層,是不能消滅的,無論怎樣被妖魔化,最終都會被人類認同。這是20世紀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留給後世的教訓。

人類社會進步,主要靠科學和民主。沒有民主,科學也發達不了。還要靠法治,依憲治國,而不是靠什麼"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那是不得人心的。中國幾千年的傳統,就是缺乏民主、科學,只有人治,而無法治。百年來又迷信暴力,排斥改良。我還想看看這個世界的變化,當然更關心中國的變化。我對國家民族的前途從來沒有喪失信心。最近的兩首詩可以表達我的心情:

革命改良對折磨,上世紀中驚逝波。暴力引來仍暴政,改革方能去夢魔。

不久將投爐火中,為民做主未寬鬆。何時憲政實行了,讓我靈魂有笑容。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