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19

香港某「文化人」黑中醫是為何

香港某位在社交網站Facebook上相當活躍的前媒體編輯、自稱「文化人」的年輕作家,針對大陸微博一則「母親拍打七歲兒子屁股排毒」的爭議事件,連續發文抨擊中醫偽科學、不可取,中醫出傻逼……

然而,該作家並沒有接著去搜索一下,該新浪微博話題,已經有《南方都市報》跟進報道,而且該報採訪的多名內地中醫均批駁有關拍打療法,認為是騙人的把戲。報道也指出了,宣揚拍打療法(該母親就是受其影響)的蕭宏慈深具爭議,在澳洲「醫」死人,被台灣驅逐等,該報在有關療法的立場顯而易見。

事實上,拍打療法是不被正統中醫界認可的,該年輕作家將中醫異端(恐怕仍不能稱為中醫,而且政府也未頒執照),等同於中醫,然後大加鞭撻,是否在自曝見識短淺呢?

就像將西醫界不認可的自然療法,硬是等同與西醫,比如說喝雙氧水治療法是西醫傻逼例證一樣。

不可否認,中醫在近代落後於西醫,因為科技發展的因素。然而近年中醫在診症、治療和後續觀察、統計等方面,已經採用了許多西方醫學的手段,包括儀器。

望聞問切,只是基礎手段,你以為西醫沒有嗎?只是不切罷了,改為聽。

至於理論體系,古代醫書怎麼能用近代科技去審批審視?況且,比如我們說熱氣、濕滯、虛火等等,自然有對應的涼茶解決。你會去看西醫,等他開什麼藥給你嗎?

那位年輕作家,恐怕是從來沒去看過中醫,就在網上信口雌黃。

2015-05-12

李銳憶趙紫陽臨終想回家

六四事件26周年將至,中共元老、原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李銳在新一期《炎黃春秋》撰文〈九九感懷〉,回憶自己99年(李銳1917年4月出生,虛齡99)來的一些人和事,包括最後一次到醫院探望被軟禁在醫院的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紫陽說他想回家,不願意住在醫院」,大約半月後趙就逝世。

原文摘錄:

2004年12月29日下午,我和她(妻子張玉珍)一起去北京醫院看癌症晚期的孫大光(前地質部長),知道紫陽住在同一層的911室。我們隨後就去看紫陽。病房門口有4個便衣,守在那不讓進,說正在進行紫外線消毒。玉珍說:"我也搞過護士工作,消毒不能有人在裡面,怎麼可能把人放在裡面消毒呢?"

磨了半個小時,我都要打退堂鼓了,她發現那4個人的房裡有一個手機,就拿起手機來,交給其中的一個,讓他請示上級:李銳來看趙紫陽,準不准?那個人只好到房間外邊打電話,回來之後,就讓我們進去了。

我看見紫陽坐在病床上,角落裡有個小電視機,床上放一張小桌子,上面有幾張報紙,都不是當天的。看見我們,紫陽說:"你們來了,我都不知道你們來。"我看他的神態是不行了,心裡十分難過。我勸他不要看報,不要看電視了,對眼睛不好。紫陽擔心剛出了一本有關​​他的書(指楊繼繩的《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作者會不會有麻煩。我說沒有問題,這個人我認得,他現在沒事,讓他放心。紫陽說他想回家,不願意住在醫院。我說,我是代表一批老同志來看望你的。

和紫陽分別15天后,他就去世了。沒有我老伴堅持,這一面就見不上了。

這些年,我一直思考3個問題:人類進步的動力,主義、理論和共產黨本身。 20世紀是人類歷史發展變化最大的世紀,兩大陣營對抗,蘇聯陣營失敗了。蘇聯推行的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道路,從根本上就錯了。一場以消滅私有製為結局的革命,一種以排斥先進生產力為特徵的社會制度,無論以什麼堂皇的名義,都是沒有前途的。代表先進生產力和先進文化的知識分子階層和資本家階層,是不能消滅的,無論怎樣被妖魔化,最終都會被人類認同。這是20世紀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留給後世的教訓。

人類社會進步,主要靠科學和民主。沒有民主,科學也發達不了。還要靠法治,依憲治國,而不是靠什麼"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那是不得人心的。中國幾千年的傳統,就是缺乏民主、科學,只有人治,而無法治。百年來又迷信暴力,排斥改良。我還想看看這個世界的變化,當然更關心中國的變化。我對國家民族的前途從來沒有喪失信心。最近的兩首詩可以表達我的心情:

革命改良對折磨,上世紀中驚逝波。暴力引來仍暴政,改革方能去夢魔。

不久將投爐火中,為民做主未寬鬆。何時憲政實行了,讓我靈魂有笑容。

2015-05-03

從摩卡壺氣動原理,圖解減量片的使用方法

買摩卡壺,不可能買一人份的吧,當超過一人喝咖啡的時候,要煮兩次,不僅麻煩,還不能一起品嘗剛剛煮出的咖啡,少了樂趣和情趣。

那麼配有減量片的三人份、六人份咖啡壺,就派上用場了。然而減量片怎麼用?卻莫衷一是。

結合各種說法,不外乎先放咖啡粉後放減量片(咖啡粉在粉槽下半格),還是先放減量片後放咖啡粉(咖啡粉在粉槽上半格)的問題。

另外的討論,就是減量片的錠應該是朝上,還是朝下放的問題。

說說我的看法,首先來看看摩卡壺(Moka Pot)工作原理,雖然很多人都知道,但也很多人有誤會。下圖是本人的粗劣手繪圖:

粗劣手繪圖:橙色箭嘴是空氣走向,藍色箭嘴是水走向。
摩卡壺又稱蒸汽沖煮式咖啡壺,構件很簡單,只有上壺身、粉槽、下壺身三大件;原理也很簡單,雖然是蒸汽式,但蒸汽只提供動力,沖煮萃取還是靠熱水,而非很多沒有用過的人(有用過的也未必都知道)以為是蒸汽經過咖啡粉而煮出咖啡。

摩卡壺工作原理,其實就是氣動(空氣動力的非準確縮寫)壓推熱水向上流動,只是滴漏咖啡的反方向:下壺身受熱,裏面的水產生水蒸氣,上升到下壺身沒有水的空間(我們都知道摩卡壺下壺身裝水不能超過氣壓安全閥,所以有三分一空間是空氣),水蒸氣不斷產生,產生擠壓效應;同時該空間本身的空氣也因溫度加高而膨脹(這部分的氣動能量較少)。導致下壺身的滾水被推進粉槽小管道。水不斷滾,水蒸氣不斷產生,滾水不斷被擠往上走,穿過有大量小孔的粉槽底鐵片,滲過粉槽的咖啡粉;再往上推進,穿過一樣有大量小孔的上壺身隔渣鐵片(可除下清洗的),進入上壺身的小管道,最後再小管道的末端流出。

當下壺身的水浸不到粉槽小管道時,小管道內的水被往上擠壓完畢,萃取也就完成了。在萃取的最後環節,是熱水蒸氣將粉槽內濕漉漉的咖啡粉中的咖啡向上逼出,此時就有了咖啡脂和一些汽泡(因為水分已經不多)。那麼就可以將摩卡壺從爐子上拿開了。

好,簡單說完摩卡壺的工作原理,下面來看看減量片如何用比較合理:

四種用減量片裝填咖啡粉的模式。

上面本人手繪的四種情況,左下角的那種是最不合理的,因為水蒸氣會將咖啡粉和減量片一起頂起來,那麼咖啡粉就鬆散開,無法很好地萃取。

另外上面兩種,無論是咖啡粉裝上半格還是下半格,都能夠萃取完畢。但是因為減量片的小鐵錠朝上,在強力水蒸氣不斷擠壓後,很快這個小鐵錠就會將上壺身的那片隔渣鐵篩片頂出一個凹位,而反作用力之下,減量片中間也會向下凸出一點。相對來說,右上角的情況會好些,因為熱水穿過減量片的小孔相對容易,造成的壓力沒有穿過咖啡粉造成的壓力那麼大。

右下角這種情況,我認為是正確合理的減量片使用方法。錠朝下,即有利於減量片的穩定擺放,也不會對上壺身的隔渣篩片造成損害。

當然,實際使用中會發現,用減量片後的萃取過程不是很完整,萃取完發現咖啡粉是濕漉漉的(不用減量片的情況下,萃取完的咖啡粉很實和比較乾,像一塊渣餅)。

道理很簡單,因為粉槽下半格是空的。粉槽小管道可以造成比較高的壓迫力,進入粉槽的空下半格後,壓力會減少。在最後關頭,下壺身的水量很少,水蒸氣不會很多,壓迫力當然就不足以在短時間內將半格粉槽內的咖啡粉擠乾水分。

如果繼續煲,估計是可以擠乾水分的,但會過度萃取了。

摩卡壺下壺身、粉槽(咖啡粉裝填器)、減量片

上、中、下,順序安裝,中間減量片的錠若朝上,會頂住上面的篩網。

如果減量片向下,錠就會幫助固定並支撐,而且不會頂壞上篩網。

我的做法:先將減量片以錠朝下的方式放在粉槽中間。

減量片放下去後就這樣子,與沒減量片的粉槽類似。

放完減量片,按正常裝填,將只有不到一半容量的粉槽裝滿咖啡粉。

順利煮出咖啡。

取走上壺身,最後可見,粉槽內的咖啡粉濕潤,因為壓力不足,但不太影響咖啡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