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4

陶斯亮回憶趙紫陽臨終淒涼

中共元老、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陶鑄的女兒陶斯亮近日在北京政論歷史雜誌《炎黃春秋》2月期發表了一篇文章,《我與中央統戰部六局》,內文用了很大的一個段落描述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對黨外知識分子的看法,以及趙紫陽晚年的境況。

其中有一段描述趙紫陽臨終前(趙紫陽於2005年1月17日去世)的情況,讀之令人心酸。雖然有關情況不算第一次披露,但不妨在此重溫:

2005年1月的一天,我最後一次去看紫陽叔叔。見他明顯消瘦,特別是兩隻手近乎乾枯。他掛着氧氣,坐着說話似還有底氣,頭腦也極清楚,只是離不了氧氣,也不能站立活動,一站起來血氧飽和度就會從90%掉到80%。
至於家,清貧至極。房廊門窗已是油漆斑駁,室內沒一件鮮亮的擺設,仍用着公家配置的家具,早已陳舊不堪。在伸手可及的飲水機龍頭上,繫一根繩到門把手,那是紫陽叔叔為小狗進出設置的。他的忠實夥伴,小狗「拉肯」已死,現在是一條西施犬在守護他。 
梁阿姨(梁伯琪,2013年12月25日去世)在另一間房獨坐。她的雙眼已失明,什麼都不能看,天天孤零零地坐着,消磨着時光。 
看到這個破敗不堪的家真讓人沉重,鼻子發酸。 
要告別了,萬沒想到紫陽叔叔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竟然是:「你批評我對知識分子不夠關心,不如耀邦關心,我都記着哪!」曾經的總書記,位高權重,一生波瀾壯闊,在我們都知道已是最後的見面時,卻說出這樣一句略帶孩子氣的話,讓我特別的震動,這才是人性啊!越是接近生命的終點,人性越是濃烈到極致,而極致就是回歸本真。

陶斯亮本是醫生,1987年進入中央統戰部,後來統戰部設立第六局(黨外知識分子局),她任副局長。陶斯亮與統戰部長閻明復,在1989年學運民運期間,與知識分子對話頻繁,後來被認為過於軟弱,工作不力,閻明復被撤職,陶斯亮也離開統戰部。

陶斯亮目前是中國市長協會專職副會長兼中國聽力醫學發展基金會理事長、中國貧困聾兒救助行動主席。

她曾針對父親在擔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時的一些負面評價坦陳:「這個『過』,主要是陶鑄在廣東反『地方主義』運動,傷害了一些廣東的同志。談這個過,是為了彌合它,不是為了揭傷疤。」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