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8

上海請纓整治幹部家風再敲打江派

此前中央巡視組巡視上海後未能見效

中國官方新華社報道,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深改小組)2月27日召開了第十次會議,由組長習近平主持,李克強、劉云山、張高麗3名副組長出席。會議審議通過了《中國足球改革總體方案》、《關於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規定》、《深化人民監督員制度改革方案》、《上海市開展進一步規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管理工作的意見》。

作為中共最高級別的事務性會議,會上通過的文件當然值得細細研究。

許多人會被《中國足球改革總體方案》吸引了注意力,因為習近平是球迷,也因為許多人是球迷。儘管會議上有關該方案的說法有點看頭,比如要求「舉國體制和市場體制相結合」,但是更值得關注的恐怕是《上海市開展進一步規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管理工作的意見》這一項。

看這份水蛇春一樣長名字的文件,一目了然,就是有關官員子女配偶經商的問題。這已經是老生常談的了,中共不僅說了十次,再說也沒很難讓人相信真的能徹底執行吧。

不過,這裏面有幾個關注點。先來看看新華社報道原文:

會議指出,按照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工作部署,中央有關方面將完善領導幹部親屬經商辦企業、擔任公職和社會組織職務方面的規定。上海市委提出了進一步規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管理的意見,這是貫徹落實黨要管黨、從嚴治黨要求的一個實際步驟。對規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問題,國家法律和黨內法規都有明確規定,關鍵是要落實到位,讓規矩起作用。對上海進行這項工作試點,中央有關部門要給予支持,跟踪進展,總結經驗,在試點基礎上擴大試點、逐步全面推開。領導幹部的家​​風,不是個人小事、家庭私事,而是領導幹部作風的重要表現。各級黨委(黨組)要重視領導幹部家風建設,把它作為加強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作風建設的一項重要內容,定期檢查有關情況。

第一,這是上海市委主動提出的規定,比其他省市更進一步嚴管(如何更嚴格尚未得知),並且獲得中央支持,還要作為全國試點,事後推廣。

第二,上海的方案,不僅是要整治官員親屬(配偶及子女),連官員的子女的配偶也明確包含在內。

第三,中央深改組會議明確將家風與官員作風掛鉤,也就是說,親屬有問題,說明官員作風出問題,等於違紀,不是仕途盡毀也是黯淡。

另外,新華社的報道還在文末提到一句:上海市負責同志列席會議。這是過往中央深改小組會議中,首次出現地方官員,可見對這次上海主動提出的整風措施的重視。

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當天稍晚隨即在上海召開市委常委會擴大會議,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協四套班子成員和各區縣、大口黨委,市委、市政府部委辦局主要負責人出席。會議傳達中央深改組和習近平講話精神。

韓正喜滋滋地說:這項工作在上海試點,是中央對上海的信任,是一項光榮而艱鉅的任務......不辜負中央的期望。

自從十八大後習近平掀起全國整風、反貪狂潮,各方就在留意何時會對江澤民派系的上海班開刀。儘管過往已經不少跡象出現,包括中央巡視組已經巡視過上海,江家關係密切的上海灘國企教父王宗南落馬,甚至傳出江澤民前秘書賈廷安被查等等,但至今尚未看到確切的大動作。可見江派勢力的團結與牢固。

江澤民兩名兒子江綿恆、江綿康均長期在上海,目前兩人仍屬國家幹部。

江綿恆早前被免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職務,因為已經到退休年齡,未能說明問題。他目前是新成立的上海科技大學校長。奇怪的事,日前他以校長身份專門上京向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匯報工作,上科大校網稱獲得劉的肯定。

作為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劉延東儘管主管教育,但只是負責大政方針,單獨接見一個大學負責人聽取工作匯報,令人難以想像。

眾所周知,劉延東與江澤民有兩代交情,所以這次江綿恆被視為找劉姑姑撐腰之舉,就顯得極不尋常:若非有事,何必如此?

江綿恆曾是電信大王,家產無人能清楚估算;其子江志成的投資生意風聲水起。明鏡月刊曾披露,江綿恆因為有嚴重肝病所以放棄當官,其妻王小林是上海​​人,曾當過演員,年輕時是個大美女。

江二公子綿康是上海市建設交通發展研究院院長,並且已經擔任了多年的市城鄉建設和交通委員會巡視員(廳級官員),被指染指地產業,而且私下開設公司多年承接上海大量市政交通及訊號建設工程。

江綿康女兒江志雲暫時未知從事何種事業。江綿康的妻子姓李,長得也很漂亮,原在上海無線電18廠任職。江綿康岳父曾任上海市二輕局副局長。

江澤民近年身體總體健康,但年事已高,不時有些老人病發作,今年冬天就到了海南避寒。

人民日報社旗下微信公眾號也就此事寫了文章分析,其中特別提到:「悶聲發大財」的主兒們可能揣著明白裝糊塗。

眾所周知(不好意思,一文出現兩次),「悶聲發大財」是當年江澤民教訓香港記者時的名言。

2015-02-16

郭伯雄「進去」又「出來」

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在其搭檔徐才厚被查後就屢傳將成為下一隻習近平瞄準的大老虎,最近一段日子,境外傳媒更言之鑿鑿,相繼報道郭伯雄及兒子郭正鋼被帶走調查,不料,中國官方媒體今天的報道,又出現了郭伯雄的「身影」,他是接受現任黨和國家領導人看望的其中一人。

境外媒體讓郭伯雄「進去」,中國官媒又讓郭伯雄「出來」。感覺很搞笑。

據中央電視台今天晚上新聞聯播,以及新華網報道:

春節前夕,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分別看望或委托有關方面負責同志看望了江澤民、胡錦濤、李鵬、萬里、喬石、朱镕基、李瑞環、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宋平、尉健行、李嵐清、曾慶紅、吳官正、李長春、羅幹、賀國強和張勁夫、田紀雲、遲浩田、姜春雲、錢其琛、王樂泉、王兆國、回良玉、劉淇、吳儀、郭伯雄、曹剛川、曾培炎、王剛......等老同志。

及得上接受習近平等人看望和委託看望的所謂老同志,都是退休的副國級或以上前高幹。報道稱,老同志們「充分肯定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領導下黨和國家各項事業取得的顯著成就,希望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周圍」。

除了郭伯雄又變相露面外,境外媒體盛傳多次被查的曾慶紅、賈慶林等人,名字均出現在被慰問之列。

或許有人說,以現在中紀委出其不意的調查習慣,郭伯雄等人可能一方面名義上接受看望,另一方面被暗中調查。

不過,我認為官方媒體這次安排他們露面,至少說明他們當前還是安全的,過個安康年沒有問題。

為何?看看2014年1月的那次看望,官方稿件極為簡單,除了江澤民、胡錦濤外,沒有列出其他人名單;而回溯以往,2013年2012年均有詳細列出接受看望的副國級以上退休高幹名單。

問題很簡單。新華社2014年12月一則關於周永康被開除黨籍的報道,有這麼一句話: 2013年12月1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召開會議,聽取了中紀委在查辦案件中發現的周永康違紀線索情況的匯報,決定開展相應核查工作。

而到2014年7月底,周永康案件才正式公布。中央政治局聽取中紀委開展核查工作情況的匯報,決定對周永康立案審查。

這說明,在2014年1月28日報道領導人看望老同志們時,中央已經開始調查周永康將近兩個雨,對周永康是否能確定違紀,中央早已經心裏有數。這時若公布接受看望全部名單,是否將周永康列入是一大難題。

若列入,等於對外宣告周永康當時狀態是安全的,以後再宣布周被立案審查,恐怕自損公信力,也令人尷尬。若剔除周名單,則很明顯宣告周出事,時機可能尚未成熟。

所以2014年那次沒有列出名單,是因為周已被初步調查。

2015年的看望名單全部公開,看上去一個不漏,闢謠意味頗濃,也說明,近段時間內暫時不會打所謂的終極大老虎。


2015-02-14

陶斯亮回憶趙紫陽臨終淒涼

中共元老、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陶鑄的女兒陶斯亮近日在北京政論歷史雜誌《炎黃春秋》2月期發表了一篇文章,《我與中央統戰部六局》,內文用了很大的一個段落描述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對黨外知識分子的看法,以及趙紫陽晚年的境況。

其中有一段描述趙紫陽臨終前(趙紫陽於2005年1月17日去世)的情況,讀之令人心酸。雖然有關情況不算第一次披露,但不妨在此重溫:

2005年1月的一天,我最後一次去看紫陽叔叔。見他明顯消瘦,特別是兩隻手近乎乾枯。他掛着氧氣,坐着說話似還有底氣,頭腦也極清楚,只是離不了氧氣,也不能站立活動,一站起來血氧飽和度就會從90%掉到80%。
至於家,清貧至極。房廊門窗已是油漆斑駁,室內沒一件鮮亮的擺設,仍用着公家配置的家具,早已陳舊不堪。在伸手可及的飲水機龍頭上,繫一根繩到門把手,那是紫陽叔叔為小狗進出設置的。他的忠實夥伴,小狗「拉肯」已死,現在是一條西施犬在守護他。 
梁阿姨(梁伯琪,2013年12月25日去世)在另一間房獨坐。她的雙眼已失明,什麼都不能看,天天孤零零地坐着,消磨着時光。 
看到這個破敗不堪的家真讓人沉重,鼻子發酸。 
要告別了,萬沒想到紫陽叔叔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竟然是:「你批評我對知識分子不夠關心,不如耀邦關心,我都記着哪!」曾經的總書記,位高權重,一生波瀾壯闊,在我們都知道已是最後的見面時,卻說出這樣一句略帶孩子氣的話,讓我特別的震動,這才是人性啊!越是接近生命的終點,人性越是濃烈到極致,而極致就是回歸本真。

陶斯亮本是醫生,1987年進入中央統戰部,後來統戰部設立第六局(黨外知識分子局),她任副局長。陶斯亮與統戰部長閻明復,在1989年學運民運期間,與知識分子對話頻繁,後來被認為過於軟弱,工作不力,閻明復被撤職,陶斯亮也離開統戰部。

陶斯亮目前是中國市長協會專職副會長兼中國聽力醫學發展基金會理事長、中國貧困聾兒救助行動主席。

她曾針對父親在擔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時的一些負面評價坦陳:「這個『過』,主要是陶鑄在廣東反『地方主義』運動,傷害了一些廣東的同志。談這個過,是為了彌合它,不是為了揭傷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