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30

馬英九天安門閱兵?

中華人民共和國將在9月3日的法定抗戰勝利日舉行閱兵儀式,雖然官方至今沒有證實,但從外交部、國防部在記者會均不作否認的情況看,已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那麼,閱兵將有什麼內容,哪些嘉賓受邀登上天安門城樓參與閱兵禮,是接下來最受關注的事情了。

閱兵內容暫且不談,嘉賓名單事關政治走向。

俄羅斯作為中國準盟國,普京要來是肯定的。朝鮮是兄弟鄰邦,加上金正恩5月要到莫斯科出席勝利閱兵,再不來北京,恐怕兩國關係要生變了。

台灣(中華民國)領導人呢?這是最引人遐想的。

有報道和評論說,國民黨重要人物獲邀,包括連戰、朱立倫,甚至現任總統馬英九。

要說馬英九將出現在天安門,打死我也不信。

中國這次相信是以國家名義舉行閱兵,而非中共閱兵。就算閱兵名目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以人民為前提,但還是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舉辦。

以往兩岸的高層會見,都以黨際活動名義進行,而在國際活動場合,台灣代表也不能以官方名義出席,包括APEC會議雖然大家都以經濟體領導人參加,但北京仍然不容許馬英九出現,避開「兩個中國」的敏感。

目前兩岸官方最高層級交往,也僅限於國台辦與陸委會負責人,討論範圍當然只是兩岸事務,並且不是國際正式場合。

如果邀請馬英九出席閱兵,應當以什麼名義?國民黨前主席嗎,「台灣地區領導人」嗎,如此矮化,馬英九肯定不來。

就算以「國民黨榮譽主席」身份邀請連戰出席,連戰估計也不會出現。因為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活動,連戰若來了,代表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

朱立倫呢?這位未來台灣總統熱門人選,更加不會自毀前程。

若真想兩岸領導人同場閱兵,我倒覺得有一個方案可以考慮,就是閱兵名目換成「亞洲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如此一來,搞成國際活動,邀請嘉賓包括國家首腦、國際組織和團體負責人、經濟體和政黨領袖等,既可以壯大聲勢、拉攏周邊與日本有舊恨的國家,又可邀請連戰等人出席。

那麼閱兵日不必拘泥在9月3日,可以選擇8月15日的日本投降日,舉亞同慶嘛。

至於說簽訂兩岸和平協定,結束交戰狀態,這是另外一個棘手問題。誰和誰簽?

2015-01-23

香港工委書記是不是張曉明

今年的中共中央政法工作會議1月20日在北京召開,官方報道披露的出席人員,首次出現了「香港工委和澳門工委負責同志」,是數十年來罕見的舉動,曝光了地下組織香港工委在內地的活動。

這個會議,是內地最高規格的政法系統(法院、檢察院、公安、國安、司法機構)會議,談論的當然是內地的事情,涉及國家安全、社會維穩,以及司法改革、反腐打黑等等。

香港工委去幹什麼?難道參與內地的政法工作?當然不可能。只會是配合中央政法委在香港的工作,或者領旨進行香港的工作。

那麼官方為何曝光了香港工委出席這類內地會議?只能解釋是當局不怕撕破臉,擺明了要讓香港知道,以後香港事務是中央直接介入。

緊接著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之後,全國政法委書記會議21日在北京召開。顧名思義,就是各省市的政法委負責人參加,這是具體工作部署的會議,中央各部委負責人並沒有與會,而據新華社報道,「香港工委和澳門工委負責同志」居然也參加了。

這更加說明了,香港工委在國家安全的工作部署方面,有任務。

中央電視台22日晚上播出的新聞,有這次政法委書記會議的電視片段,文字稿中香港工委負責人的排位,在各省市政法委書記(副省部級)之前,說明了地位。

但是在央視畫面中,由於認不出那些人是誰,也因為影片不是高清而看不清楚名牌,暫時無法確認香港工委負責人是誰。

對香港共黨有認識的,不妨認真認一認人,看看排在幾名中央政法委員電視畫面之後,坐在台下的哪兩位是「香港工委和澳門工委負責同志」。當然,也很有可能央視做了保密功夫,隱藏了這兩人的鏡頭。

如果央視沒有隱藏鏡頭,那麼只能說,香港工委書記不是張曉明,因為是不是張曉明,我還是看得出的。

中央政法工作會議

2015-01-16

井岡山奇葩文章獻媚習近平

權力無邊的習大大,成為老毛後的另一尊神。內地各地方各部門近期紛紛將能夠沾上習近平的東西拿出來曬,包括許多舊文重新刊登。

好像井岡山革命博物館一樣,1月5日就在官方網站刊登了一篇長文《習近平視察井岡山》,是一名自稱曾在2008年負責接待前往參觀的習近平(時任國家副主席)的講解員。

文中一些描述,真是看了令人臉紅心跳。

狠心摘錄一下:

然而在那麼特別的一年中,我卻又迎來了我這一生都會永遠銘記的一刻,那便是我職業生涯中一次重大而特殊的接待——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家副主席、中央黨校校長習副主席在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的參觀活動提供講解服務。
這天的天氣也彷彿善解人意,一大早天公露出了一個明媚的笑臉,將前幾天的陰霾氣候清掃得蕩然無存,就連一個月前已開放過的桂花這時也綻放出今年的第二次花蕊......

上面兩段還不算什麼,舔x而已,下面這一段才是充滿了曖昧:

當習副主席溫暖的大手和我輕輕一握時,我感覺我的身心也不由得溫暖而激動了起來,但很快他親切而溫和的話語又立即打消了我緊張的心情,我開始了為習副主席的講解服務。
他提問的語氣十分的溫和並且親切,因此在為習副主席進行講解的服務過程中,我非但沒有感覺一絲緊張,反而感到整個的氣氛非常輕鬆而且舒適。
一場將近一個小時的講解接近了尾聲,儘管我心裡有多麼的不捨,但它終究要結束。 

說得真像「小姐的第一次出台」一樣,碰上了一位慈祥的恩客。只需將「講解」二字去掉,或者是換成普通話拼音第一個字母縮寫「JJ」,就會發現是一篇黃色文章。

完事時,再來一次舔x:
......這是我在博物館對習副主席回答的最後一個問題,習副主席笑了,他的笑容親切而溫和,這個笑容將永遠留在我的腦海之中。
接著,文章描述習近平一行到另一個景點茨坪革命舊址群。由於不是井岡山革命博物館主場,所以也就沒寫得那麼美好。不過,也透露了一些細節。

習近平在參觀過程中,和八名「紅軍戰士」一同唱響了《毛委員和我們在一起》。「習副主席說,這些革命的紅色歌曲我們從小就經常唱,很好聽,催人奮進......」

在中國紅軍第四軍軍械處舊址前的鐵匠鋪,習近平對著負責表演情景再現的鐵匠師傅說,「你們辛苦了,打的很好,我原來插隊任大隊書記時,就曾辦過鐵匠鋪,打農具等,增加農民收入。」

攤主劉秋蓮熱情地請習副主席品嚐井岡山客家豆餅等小吃,稱「謝謝習副主席,謝謝共產黨!」習副主席連說謝謝,並再三交代「不拿群眾一針一線」。

負責納鞋底、打草鞋情景再現攤位鄒羅嬌拿起一雙自己親手納的繡有「革命成功」字樣的鞋墊要送給習副主席,習副主席稱讚鞋墊做的精緻,連聲謝謝,並留下20元錢。

噁心的描述不勝枚舉,足見中共革命成功超過一個甲子,那種僵化的東西,從未解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