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1

一些關於香港政改爭端的旁支思考(1)憲法何時規定中共領導國家

隨著政府以便捷的處理方法——臨時禁制令——不從者即藐視法庭,變相清場時省卻很多法律功夫,清理了旺角路障。但也激起暫時難以預料的旺角後續示威活動。

金鐘大本營有見及此,知道政府遲早以同樣手段清理金鐘,為免運動被陰乾,決定昨晚起圍堵政總,寧願轟轟烈烈收場。目前,警民仍在政總附近對峙,警察仍在暴打市民,短期結局難料。

對於這場運動,觀察的過程中,腦海出現很多旁支,每個話題都可以伸展來大寫一番。不過,沒有這麼多精力,還是約略說說吧。

第一,憲法何時規定中國由中共領導的?

翻閱幾個憲法版本後發現,原來1954年第一次製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就在序言裏說到,中國已經結成以中共為領導的人民民主統一戰線,今後仍發揮該統一戰線的作用

五四憲法向來受到高度好評,因為裏面大多數條文都是很理想的。就算是中共領導這一項,也是模糊地在序言裏提及。

到文革期間,1975年通過大修改的極左憲法,更加在總綱裏規定中共是全國人民的領導核心,工人階級通過中共實現對國家的領導,條文裏規定,解放軍、全國人大由中共領導, 甚至第26條更規定,公民的權利和義務是擁護中共的領導。

第三部憲法是1978年文革後通過的,刪除了一些極左觀點,但有關中共是領導核心的說法並未改變

第四部憲法是1982年經過大規模修訂通過的,也是現行憲法。雖然後來經過多次修訂,但總的框架和精神未變,繼承五四憲法原則。有關中共領導的說法,也改回在序言裏提及,增加了「中國各族人民將中共領導下......」的表述。

而有關統一戰線的五四憲法說法,也有所修改,但精神一致。

說到這裏,或許有人會說,看看,憲法已經規定了中共領導國家,所以香港一些人還有什麼好說的!愛國必定要擁護共產黨!

這裏我們不討論憲法序言是否俱有法律效力,我們不說一個政權規定自己永遠掌管一個國家的合法性,我們也不去譏諷執政黨與國家是否對等的邏輯,只是想說,中共製定的五四憲法,儘管受到很多肯定,但其中有關中共領導的說法,也是受到質疑的。

為何?看看1949年的臨時憲法——《共同綱領》,裏面絲毫沒有提到中共的必然領導地位。

......

另一個旁支的思考。

原全國人大法工委研究室主任高鍇的文章:為何82憲法未規定國家由中共領導值得一看,文中詳細說明了當時刪掉憲法正文裏面的中共領導字眼的立法原意,改以在序言裏以敘述性文字概括中國的發展歷程。

當然,原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漢斌的訪問:關於1982年憲法的起草過程訪談也值得一讀。王認為憲法序言是有法律效力的,但他承認,有關中共領導的說法是敘述性質,非規定性語言,所以在 適用時就有「靈活的餘地」。

或許這也可以說明,為何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的依法治國,明明說了是依照憲法治國,還要不斷強調在中共領導下的依憲治國。因為習近平知道,中共領導這一條,在《憲法》裏的法律效力並不充分。

底氣不足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