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8

表:周永康窩案進展

2012年
2月6日,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逃入美國駐成都總領館,周永康調四川警察包圍領館;王後來供出周永康與薄熙來的政治同盟關係;
12月6日,周永康舊部、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

2013年
6月22日,前秘書、四川省前人大副主任、文聯主席郭永祥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
8月26日,舊部、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兼大慶油田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王永春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
8月27日,前秘書、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李華林嚴重違紀接受調查;
9月1日,舊部兼心腹、國資委主任蔣潔敏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
12月20日,舊部兼心腹、中央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辦公室(610辦公室)主任,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副部長李東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
12月29日,前秘書、四川省政協主席李崇禧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

2014年
2月18日,前秘書、前海南省副省長冀文林違紀違法受查;
3月31日,周家錢袋子、四川港人富商劉漢受審,涉及周濱問題,5月23日判死刑;
4月9日,前秘書、曾任四川人大副主任的省文聯主席郭永祥被雙開;
4月29日,舊部、前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雙開;
6月30日,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國資委主任蔣潔敏、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中石油副總經理王永春開除黨籍;
7月2日,前秘書、海南副省長冀文林,前秘書、政法委辦公室副主任余剛雙開,警衛秘書、公安部警衛局正師職參謀談紅開除黨籍;
7月8日,舊部、海南省常委兼常務副省長譚力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7月14日,蔣潔敏、李東生、王永春涉嫌受賄被最高檢立案偵查;
7月29日,新華社宣布中紀委立案審查周永康;
12月5日,中央決定開除周永康黨籍,移送司法機關;最高檢宣布逮捕;

2014-12-02

快餐店裁細托盤紙的刪成本妙招

最近光顧麥當勞、大快活等快餐店,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他們的托盤紙都與托盤的大小不吻合,覆蓋不了整個托盤。

這不算什麼問題,當然,很多人在麥當勞就餐習慣是將薯條倒在托盤紙上,所以要小心不要倒在托盤邊緣,以免不衛生(托盤紙也不見得衛生)。

不過,這裡想說的是,以往似乎托盤紙不這樣的(或者以往沒有留意),感覺上是紙張是根據托盤大小裁出來的。大概裁剪掉了1cm的寬度。

托盤紙裁小一段有和好處?對於麥當勞、大快活這種大型連鎖快餐店來說,節省的紙張面積非常可觀,特別是這些紙都不是一般環保紙,紙質以及油墨的要求高。

麥當勞分店目前超過200間,大快活超過100間。若每家店每天有500個堂食,那麥當勞就要用10萬張紙,大快活就用5萬張紙。

另外,麥當勞的裁紙策略沒有大快活聰明。假如兩家餐廳的托盤紙長寬都是40cm、30cm,麥當勞裁掉原紙張的長度,減少的用紙量(2.5%),遠比大快活裁掉原紙張寬度的減紙量(3.3%)來得少。

很粗略地計算,麥當勞每張托盤紙節省的面積是0.3X0.01=0.003平方米,而大快活是0.4X0.01=0.004平方米。

麥當勞每天減少紙張面積是300平方米,一年減少109,500平方米;大快活每天減少紙張面積是200平方米,一年減少73,000平方米。

由於都是粗略計算的,每年省下的資金就不斷去推算了。

目前還沒有去觀察其他快餐店的情況,不過估計差不多。

類似情況,其實在報紙界早已經應用,許多報紙過去幾年已經悄悄進行了兩次裁掉紙張寬度,每次1-2cm,君不見,現在拿在手上的報紙愈來愈窄了嗎?以前在巴士、地鐵攤開報紙來看會阻礙別人,現在卻勉強可以了。

據說某大報僅此一項,每月節省10萬元。

麥當勞的托盤紙裁掉了約1cm長度

大快活的托盤紙裁掉了1cm寬度

2014-12-01

一些關於香港政改爭端的旁支思考(1)憲法何時規定中共領導國家

隨著政府以便捷的處理方法——臨時禁制令——不從者即藐視法庭,變相清場時省卻很多法律功夫,清理了旺角路障。但也激起暫時難以預料的旺角後續示威活動。

金鐘大本營有見及此,知道政府遲早以同樣手段清理金鐘,為免運動被陰乾,決定昨晚起圍堵政總,寧願轟轟烈烈收場。目前,警民仍在政總附近對峙,警察仍在暴打市民,短期結局難料。

對於這場運動,觀察的過程中,腦海出現很多旁支,每個話題都可以伸展來大寫一番。不過,沒有這麼多精力,還是約略說說吧。

第一,憲法何時規定中國由中共領導的?

翻閱幾個憲法版本後發現,原來1954年第一次製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就在序言裏說到,中國已經結成以中共為領導的人民民主統一戰線,今後仍發揮該統一戰線的作用

五四憲法向來受到高度好評,因為裏面大多數條文都是很理想的。就算是中共領導這一項,也是模糊地在序言裏提及。

到文革期間,1975年通過大修改的極左憲法,更加在總綱裏規定中共是全國人民的領導核心,工人階級通過中共實現對國家的領導,條文裏規定,解放軍、全國人大由中共領導, 甚至第26條更規定,公民的權利和義務是擁護中共的領導。

第三部憲法是1978年文革後通過的,刪除了一些極左觀點,但有關中共是領導核心的說法並未改變

第四部憲法是1982年經過大規模修訂通過的,也是現行憲法。雖然後來經過多次修訂,但總的框架和精神未變,繼承五四憲法原則。有關中共領導的說法,也改回在序言裏提及,增加了「中國各族人民將中共領導下......」的表述。

而有關統一戰線的五四憲法說法,也有所修改,但精神一致。

說到這裏,或許有人會說,看看,憲法已經規定了中共領導國家,所以香港一些人還有什麼好說的!愛國必定要擁護共產黨!

這裏我們不討論憲法序言是否俱有法律效力,我們不說一個政權規定自己永遠掌管一個國家的合法性,我們也不去譏諷執政黨與國家是否對等的邏輯,只是想說,中共製定的五四憲法,儘管受到很多肯定,但其中有關中共領導的說法,也是受到質疑的。

為何?看看1949年的臨時憲法——《共同綱領》,裏面絲毫沒有提到中共的必然領導地位。

......

另一個旁支的思考。

原全國人大法工委研究室主任高鍇的文章:為何82憲法未規定國家由中共領導值得一看,文中詳細說明了當時刪掉憲法正文裏面的中共領導字眼的立法原意,改以在序言裏以敘述性文字概括中國的發展歷程。

當然,原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漢斌的訪問:關於1982年憲法的起草過程訪談也值得一讀。王認為憲法序言是有法律效力的,但他承認,有關中共領導的說法是敘述性質,非規定性語言,所以在 適用時就有「靈活的餘地」。

或許這也可以說明,為何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的依法治國,明明說了是依照憲法治國,還要不斷強調在中共領導下的依憲治國。因為習近平知道,中共領導這一條,在《憲法》裏的法律效力並不充分。

底氣不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