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6

新華社駐港記者顏昊(Yan Hao)代表的敵我思維

新華社昨天(25日)發表英文文章,指本港富豪不願在佔領運動中表明立場,包括佔中爆發前上京獲國家主席習近平接見的本港工商界訪京團,當中只有董建華公開反佔中,李嘉誠呼籲佔路學生回家(不算表態)。被新華社點名批評的包括恆基主席李兆基、嘉里主席郭鶴年、九倉主席吳光正。

這篇文章題為「Hong Kong tycoons reluctant to take side amid Occupy turmoil」,作者是Yan Hao。儘管文章後來刪除,換上一篇集結本港多名富豪表態反佔中的中文報道,但之前的英文文章仍然具有殺傷力。

Yan Hao的新華社駐香港記者顏昊的中文名字拼音,也是其英文名字。顏昊並非新人記者,只是幾個月前才來香港,就碰上了佔領運動,撰寫了多則有關佔領區新聞的報道、分析文章,以及連線報道。當然了,不可能出現佔領區的正面新聞,更不可能有贊同佔領者的論調。

在此之前,顏昊是新華社駐越南胡志明市記者,過往的中越糾紛、越南人反華示威,均有可見其報道。

有時候,他也變成《亞太日報》(由新華社亞太總分社主辦,以香港爲總部)記者,但實際上是新華社的記者。

顏昊最近寫了很多佔領區現場觀察、記者手記,有興趣的可以直接到《亞太日報》網站拜讀,不認同的話,權當笑話也好。

只是顏昊這種不允許人民沉默的態度,極為令人心寒。在一般人看來,仿佛香港已經到了一個不納投名狀則會被清除的地步;在年長商人看來,恐怕是到了1949年前後的上海。

很難判斷,長期在越南工作、身處「敵後」的狀態對顏昊此類記者的思維是否造成了影響。

顏昊的敵我思維(比非友即敵更進一步),顯示了中共內部已經出現一種聲音:香港不應該是中共統戰工作的地方,香港人不應該是統戰對象,他們只能得到和內地人一樣的地位和對待。

所以,在香港,如果不肯被收編,不願支持中共工作,那就是敵人,沒有中間派可言。

這就是習近平所信奉的毛澤東的鬥爭態度,絕不和稀泥。

新華社記者顏昊(左3)參與馬航失蹤事件採訪時和同事們留影。(互聯網圖片)

2014-10-25

圖片記錄:10月25日的金鐘

今天周六,金鐘與上一次去已經大不相同,多了許多有意思的東西。

我認為,在政府願意檢討推選委員會的組成和選舉辦法,以及肯定2017年特首普選方案不是永久使用,未來有需要的時候可以再修改之後,只要政府展示其落實承諾的誠意,學生們和佔領者都是時候退場了。

儘管如此,我也認為,對於學生們的目前的和平抗爭行為,是絕對值得支持的。

藍絲帶們的暴力行為和各種各樣(包括不斷傳播假圖片、假新聞)的蹩腳水平,足以讓支持反佔中的人們反思,這樣的人可以代表他們嗎?

這算是裝置藝術吧

金鐘最佳露營場地

佔領運動核心地帶




連儂牆留影
獅子山我要真普選裝置藝術

將警察打爛的傘拆布縫成天幕

盛傳武警屯兵深圳——恐嚇還是戒備?

匯總一下最近來自北方的消息:

一,武警總部按照國務院及中央軍委指示,已經調動2000名武警,駐紮在深圳,一旦香港出現暴動、大規模騷亂,香港警方無法收拾,立即南下處理。不會出動駐港部隊,因為影響太嚴重。

二,中央內部出現爭論,有人認為,香港政府和有關涉港部門(中聯辦、港澳辦甚至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的官員意圖轉移視線,將最近佔領事件的因由全部推向外部勢力、顏色革命,絕口不提導致事件爆發的土壤——香港回歸以來累積的深層次問題,是為了推卸管治、政策失誤的責任,保住仕途。據悉在四中全會的小組討論過程中已經有人發起討論。

第三,中共高層不同派系,將香港普選爭端和佔領事件當成一個權鬥小戰場,導致香港成為磨心,故而港府在處理這次事件的過程中時緊時鬆,措施手法口徑前後不一。香港變成了棋子,不利於事件的解決,更不利於日後的治理。

這些傳言,第一條最為實在,相信是最近南下的某些大陸人員有意滲漏出來的,用意不外乎試探港人反應,是否贊同中央直接出手鎮壓,估摸港人對這種極端情況的心理承受度;或是恐嚇佔領人士,以及他們的家人;當然也不能排除真的已經駐紮了,以中共向來的做法,調動一小支武裝力量以做有備無患的戒備,那是完全可能的。

境外媒體博訊在21日有一個簡短報道,稱:「中共駐豫武警128師已經屯兵深圳,隨時開赴香港執行清場、戒嚴任務。屆時香港雨傘運動被捕人員可能押回內地關押,因為香港監獄牢房數量不夠。」

以博訊的過往狀況可以判斷,這種消息是有人主動提供的。

武警128師是直屬武警總部的機動部隊,下屬幾個團駐紮河南各地。

與各地武警總隊、支隊、大隊、分隊負責地方維穩不同,武警機動部隊是可以根據需要,跨區域調動執行維穩、救災等任務的。

因為在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中共就意識到靠軍隊維穩的弊病,因此刻意增加武警數量並專門訓練用以維穩、解決突發事件。

武警128師曾在2010年廣州亞運會的時候,奉命南下協助執行安保任務。估計這也是博訊認為調動128師南下深圳言之成理的地方吧。

不過,廣東也有一支武警機動師駐紮,那就是武警126師,其中兩個團就駐紮在廣州花都。126師前身是第四野戰軍的第42軍第126步兵師,1996年改為武警機動師。第四野戰軍鼎鼎大名,曾是林彪麾下,從東北打到海南島。42軍參加過國共內戰、韓戰、越戰。

42軍和香港淵源更深,1994年參與組建駐港部隊,時任軍長劉鎮武出任駐港部隊首任司令。駐港部隊步兵旅很大部分就是來自於42軍,與126師可謂兄弟部隊。而126師在香港回歸前夕的1996年改成武警機動師,用意頗具玩味。

至於128師駐紮深圳之說,還有一個地域問題。河南距離深圳如此遙遠,讓該部隊駐紮深圳戒備候命(隨時要駐守幾個月甚至上年),似乎不太合適。

北方再三強調,不會出動駐港部隊。非萬不得已,也絕對不出動武警部隊跨境處理。

但如果要出動武警南下,他們會怎麼做呢?不妨分析一下。

為了隱藏身份減少後續風波,他們應該不會穿武警制服、不會用自己的裝備。

為了避免情況太誇張,也不會全部穿便衣、戴口罩進行反佔中式對抗或清場。

一般估計,他們會一部分人穿上香港警服(可能自己找大陸衣廠仿製)和借用防暴裝備,一部分人扮成反佔中青年,估計是假警察和假市民七三分。

戴上豬嘴和頭盔後,根本看不出是不是大陸人,但體力和手法會有不同,而最大的破綻可能是,臨時警服應該是沒有警號的。

至於執行任務手法,到時候會再次發射大量催淚彈,然後,預先在四周扮圍觀的假反佔中市民立刻趁煙霧四起時進入,和假防暴警一起驅散佔領人士,甚至以他們的擒拿手一招制服示威者。

為了避免受傷,如果真的出現離離奇奇的警察,大家還是撤了吧。

2014-10-19

四中全會能否提出「依憲治國」

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將於2014年10月20日至23日在北京召開,主體「依法治國」已經宣傳了很長時間,外界更關注的是,曾在習近平口中出現的「依憲治國」能否實現?

中國的憲法,除了後加入的「堅持中共領導」外,內容其實是很理想的。充分保護憲法的權威,才是中共目前要辦的事情,也是既不影響執政地位,也可解決極多深層次問題的最佳手段。

至於四中全會是怎樣的?一張圖可以看懂矣:
(來源:《人民日報》)









2014-10-14

現今紀念習仲勛很有必要

曾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習仲勛,是港人比較熟悉的其中一位中共領導人,非因為他曾主政廣東省並領導執行了改革開放,也非因為他在1989年反對軍隊鎮壓並在六四後同情趙紫陽,更不是因為他有許多關於民主自由的言論,而是他的兒子習近平當上了中共最高領導人。

但,這並不妨礙紀念習仲勛。紀念他不是因為他為多少人謀取了幸福,而是看看他到底有沒有履行父親責任做好家教?

《信報》兩岸新聞:紀念習仲勛誕辰 緬懷開明派言論

明天(15日)是中共已故元老習仲勛(國家主席習近平父親)誕辰101周年紀念日,有地方政府於當天在習氏家鄉陝西富平縣啟動「習仲勛肖像全國巡展」,然後將在習仲勛戰鬥過的地方和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巡迴展出。

河南《新鄉日報》報道,在新鄉市委宣傳部的指導下,由新鄉日報社策劃、衞輝市文廣局組織的「習仲勛肖像全國巡展」如期舉行。即將巡展的「習仲勛肖像百米長卷」,由101幅習仲勛在不同時期、時間跨度70餘年的「光輝形象」組成。

該幅肖像長卷是新鄉市政協特聘委員、畫家王宏忠歷時半年創作的,是「人民領袖肖像系列」三部曲的最後一部。之前,「毛主席肖像全國巡展」於去年12月26日毛澤東誕辰120周年紀念日在韶山啟動,「鄧小平肖像全國巡展」於今年8月24日鄧小平誕辰110周年紀念日在四川廣安啟動。習仲勛列毛澤東、鄧小平二人之後。

習仲勛曾任國務院副總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等職,2002年病逝,去年中共中央曾為他舉行高規格的誕辰百年紀念座談會。習家過往多次希望各地低調處理習仲勛紀念活動。

由於習仲勛被普遍認為是中共黨內開明派代表人物之一,近期內地左風大吹之際,他忽然成為網絡熱門人物。許多自由派學者、網民不時引用習仲勛當年論自由民主的言論,來印證和批評當前政治環境。

例如習仲勛在文革後主政廣東的談話提到:「害怕民主,是神經衰弱的表現」,「我們黨的事業是千百萬人的事業,應當允許人民講話,鼓勵人民去關心國家大事」,「一定要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決不允許把人民當階級敵人對待」。此外,習仲勛在全國人大任職時,曾建議制定《不同意見保護法》,保護不同意見者的一切權利,不受刑罰,也不受其他處分。

2014-10-06

旺角黑夜,10月6日凌晨

軍裝警一字排開

警察,陣勢不錯啊

反黑還是黑反

雨傘少不免

10月6日凌晨的旺角街頭

夜宿旺角彌敦道

一生難得一見的感動畫面

今天凌晨,第一次在黑夜前往佔領、抗爭中的旺角。從港鐵旺角站D1出口步出,忽然間像是換了一個世界!感覺極其震撼,很抱歉,我要用「戰場」來形容,但這是民主戰場,而非什麼顏色革命、推翻政權的大陸式抹黑語境中的那種「戰場」。

非常感動,一生難求。

然而,現場(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交接十字路口)四個方向都佈滿了警察,可見的軍裝警員和身穿黑色背心的反黑探員(手段和黑社會一樣狠辣),保守估計有500人,其他看不見的便衣,就難以估計了。

儘管警察暫時只是觀察、警戒,但表情嚴肅,氣氛非常凝重,只需上峰一個電話,他們隨即行動。

走訪過程中,不時有中老年人出來指罵學生和留守市民,大家回應的方法是:合唱生日歌送給對方,令對方非常無癮,最後在大家的笑聲和掌聲中離開。

值得一提的還有,現場商鋪很多關閉了,確實需要對不起。不過我發現,魚蛋牛雜小吃店生意非常紅火,連鎖便利店也是人進人出,反而麻將鋪關門了。怪不得黑道生氣了。

在離開後,據說愈來愈熱鬧,後來發生了一些小衝突。總體上還是平和的。

2014-10-05

金鐘2014.10.4白天景觀

一對兄妹寫下來金鐘的理由(2014.10.4)

今天有時間,再去了金鐘一個下午。有激情,有理想,才是學生,才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力量。大人們諸多顧忌,理想湮滅,可以理解,但就不要再胡亂指責學生們,他們在爭取自己和你下一代的美好未來。

寫滿香港人對民主對香港的祝福和訴求。

政府總部變成動物園。

國慶65周年的宣傳掛幅顯得異常不和諧。

今天不出來,明天出不來。

抱緊自由。


在香港示威,怎麼少得了雨傘。

門常開之下,追求民主。

離開時,人愈來愈多。

2014-10-03

從梁振英10.2深夜講話看中央態度

在學生移師龍和道,準備衝擊特首辦後,警方迅速加強戒備,並且有意搬運物資「曝光」催淚彈、橡膠子彈等裝備,再隱晦告知外界,警方面對衝擊會使用「適合武力」應對。

很明顯,經過幾天佔街運動而又沒有進展的學生和市民,是不會被嚇退的。於是,情勢突然變得危險起來,似乎流血衝突必將在學聯設下的梁振英辭職期限的午夜之後發生。

特首梁振英和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午夜前夕會見記者,表達了願意對話的態度。

梁說,委託林鄭的政改三人組和學生對話,議題就是政改,但必須在符合基本法、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普選的決定。他多番強調,只要學生不衝擊警方防線,政府和警方會以最大的容忍應對集會行動。另外,他不會辭職,要推進選舉委員會工作,為普選奠下基礎。

從梁振英一臉不笑的稀有表情來看,心情是緊張的,而且說話小心翼翼,不時說得不太通順,這一切似乎顯示梁振英收到了最新的北京指示,臨急臨忙開記招為示威活動降溫。

從梁振英的說法,或者可以窺見中央的態度,就是:堅持立場、對話解決,維護人大權威、不准流血收場。

這次運動對很久沒有處理過大規模社運的香港警方來說,確實大失方寸。然而第一大黨民建聯的態度令人疑惑,因為直至昨天,曾鈺成只是簡單表態,而且不痛不癢。這不得不讓人懷疑,曾鈺成對這次中央的普選方案工作問題真的有不滿。

有消息說,民建聯並非對香港問題視而未見,而是在保存實力,與政府切割。維護形象,為參加下屆特首選舉鋪路。

另一名參選特首的熱門人士葉劉淑儀,最近也相當活躍,邀請社運領導者對話。

中共無論如何重視這次香港政改引發的社運,以及香港政改問題,也不會在十八屆四中全會討論香港問題。中共的中央委員們開會,多數討論宏觀問題,如果香港問題真上了議程,那麼可能香港問題在內地官員眼中是問題很大,以國安議題討論,政改更無轉圜餘地。

目前看來,修改提名委員會選舉辦法是既不違背人大決定,又有機會讓泛民入閘。因為人大之前說,用提名委員會來選出2、3名候選人,供港人投票。而提名委員的選舉辦法,是按照之前選委會。這就保證了特首候選人都是同路人。

所以,目前如果修改提名委員的選舉辦法,將有機會讓泛民人士成為候選者,這種修改就可能獲得示威者支持,也不會違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

2014-10-02

如何向小孩解釋佔中

面對電視不斷播出佔街新聞,我們應當如何向未成年小孩解釋佔中。相信很多人也看到了網上很多寓言式的比喻吧。但不知道大家是否留意,當中大多似是而非,只強調手法(當然要向孩子講明白守法的重要性)而隱去事件背後真正的意義,甚至故意歪曲追求民主人士,極具迷惑性。

例如,有的說,小孩子去超市買零食,家長不許,就躺在超市地板上抗議賴皮。

有的說,兒子要買iPhone 6,家長說現在還不是時候,而且蘋果公司配貨不足,難以買到,過幾個月再給,於是兒子霸佔客廳阻止家人正常生活。

有的說,小朋友要去迪士尼玩,家長表示暫時沒空,以後一定去,於是小朋友不肯,發脾氣,一定要立刻去。

有的家長更簡單,說那些人向政府要東西,政府不給,就霸佔馬路逼政府給……

這些說法,看上去都似乎是對的。因為都描述了正在發生的事情。但是,卻有意無意漏掉了背景和真實動機。

我看來,故事應該是家長事先承諾給你買零食、iPhone 6,承諾帶你去迪士尼玩,到了超市卻買個胡蘿蔔給你稱這就是零食,到了iPhone 6開售卻買了個諾基亞功能機給你稱以後就用這機,到了允諾的假期卻帶你去樓下公園仔玩稱迪斯尼是不可能去的了。

如果說他們向政府要東西,那也就像要那種本來就應該有的清潔食水一樣,如果政府無能力提供就應該下台。

事件的關鍵在於,寓言中的小孩的索求是否正當,大人是否違諾和粗暴終止希望。

當然要向小孩說明,違反大人定下的規矩,會可能引來處罰的結果。但首先是大人錯了。

如果你還在用那種顛倒是非黑白的方法向子女灌輸大陸式價值觀,這種對兒女洗腦的方式,造成的損害最終只是自己的子女。

難道香港父母會讓子女變成一個,就像在中共極權下成長、遭毒水灌溉導致腦袋進水一樣的人嗎?

佔中運動變佔街運動只能頂硬上

最新的佔領地點是尖沙嘴廣東道(網上圖片)

佔領中環運動,已經變成了佔領街頭運動,在政府和警方的刻意經營(有意放縱)下,全港四處八方開花。但,這是好事嗎?不是的,佔中組織者在呼籲市民減少佔領點,只是現在出來佔街的人,已是誰想隨街坐下,誰就是佔領者,仿佛跑馬圈地時代。

從日常了解到,佔領街頭運動已經對社會造成愈來愈大的撕裂,贊成者很多,反對者也不少。

反對者當中,除了一小部分是擁護共產黨治港和鐵心愛中國的人士,以及重視既得利益的人士外,大多數是因為佔街運動對自己本身利益造成影響、對日常生活造成很大不便,以及不喜歡激進行動的普通市民。

在這些人當中,只有確實受到直接影響的人,需要佔街者誠誠懇懇去道歉和請求諒解,其他都與意識形態相關,很難很難取得共識。

佔領中環運動的設想,是參與者以靜坐等方式佔領中環,面對警察清場不反抗,任由捉走、抬走拘捕,由於人數眾多(如上萬人),估計一天一夜也抬不完,對當局、警方必然造成絕大壓力,甚至不可能處理,繼而引起國際廣泛關注。

然而在學生們的佔領政府總部公民廣場的行動下,激起了聲勢浩大的示威活動,佔中組織方迫於壓力居然進退失據,宣布提早(原定十一)啟動佔中,而且所佔領的不是中環,而是就近在政府總部旁邊的金鐘。

運動雖然得到超出想像的支持度,但是,警方的作為也出乎大家意料。首先是使用過分武力,除了大量強力胡椒噴霧,還投出87枚催淚彈。而且,警方只試圖驅散集會人群,而不拘人。

在激起民憤之後,當局又突然大拐彎,撤走九成警察,示威者佔據區域幾乎沒有部署警力。甚至全港街頭,只要你想佔據就佔據,警察到場看到也說「無意干擾你們集會」,十幾個人就可以佔領了廣東道。

如果說,示威者是以非法手段爭取民主,應當被捕。而警察的態度呢?以瀆職的手法解決政治事件?是否要被法辦呢?

任何管治者應當知道,群眾運動易發難收,當局的故意縱容和無為,客觀上助長佔街運動擴大,直接導致民間對立。

這就是梁振英得到高人指點後,看穿了港人守法思維根深蒂固,雖然出來非法集會堵路卻不願進一步騷亂的本質,從而實行的陰招。

然而學聯也得到指點,乾脆順勢而上,威脅衝擊政府機關,作為佔街者中的一支激進代表,期望打開缺口。

佔中運動變成佔街運動,並已有陷入泥沼的風險。但如果此時撤退,則不僅普選更加無望,也會對民主派造成極大打擊,不利未來香港民主道路。激進很容易引來暴力,甚至出現難以收拾的流血事件,不值得提倡。但目前似乎只能頂硬上了,但願能控制得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