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9

和好友探討爭民主普選

不僅在網上,就算很多認識的好朋友當中,對香港爭取普選的示威活動的很多見解,經常要和和氣氣辯解一番。

沒有落閘?

有人說,中央從來沒有說這次特首普選辦法是終極方案,並非落閘,以後還是可以繼續改進的,示威者的訴求搞錯了。

那我們來看官方新華社的報道。

2014年7月15日,香港特首梁振英提交《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是否需要修改的報告》。


有沒有不同?梁振英問2017年如何搞,人大就直接給出了特首普選辦法,不提“2017年”字眼。反而立法會選舉就有寫明2016年,因為立法會選舉還要繼續改革下去。而特首選舉辦法?

又看,到9月1日下午,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在香港召開記者會時表示,日前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決定並沒有限定僅適用於2017年,如果2017年香港未能成功實現普選行政長官,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可以繼續沿用。

這不是落閘嗎?雖然他們沒有說明是終極方案,但這就是中共的伎倆。如果不出來反對,那就一直這樣了。

香港沈淪?

有人說,向政府向中央抗爭,香港將會永無寧日,香港會沈淪。

他們可能忘記了,香港現在的狀況,就是一步一步爭取來的。

左派人士,難道忘了六七暴動的積極一面?如果不是那場運動,香港會突然間多了那麼多福利?會多了那麼多關心社會的人?當然,六七暴動的暴民,和目前的和平示威者在手法上沒法相比。

就算六七暴動那樣子放炸彈,那樣子真刀真槍對抗,香港也沒有沈淪呀!我們只需要將現在的抗爭看成社會進程的一部分,社運不必是一定要成功,只要能喚起更多人關心自己的命運。問題是看管治者如何對待人民的呼聲。

港人沒有損失?

有人說,香港人沒有損失,中央不是要拿走你什麼東西,而是你認為給的不夠多,所以就扭計。甚至以兒子想去迪士尼而自己忙,最終兒子扭計而被處罰為例子,稱如果兒子不扭計,下次有空還是有機會去迪士尼的,現在徒招打。認為希望在明天,中共或許轉換了領導層,到時會同意放寬香港普選。

這些家長,比喻並不正確。

應當這樣子舉例子:在清朝時代,有一家人,父親對兒子們說,以後只准你們娶姓陸、姓伯、姓苟的女子,而且娶回來是負責管家的。如果你喜歡的那個女子,不在這三家姓裏面,唯一的辦法是她們換祖宗。

封建時代,難以拒絕父命,兒子們只好忍氣吞聲順從。不過,這家人其中一個兒子早年送出去留洋了,回來後不想聽從父命,搞了個洋妞當老婆。結果?你認為應當如何解決?


......至於說,你們示威,不要影響到我。香港以前不也是沒有普選。。。。。。我覺得不需要爭辯。

說到底,中共對香港人沒有信心,骨子裡是對自己沒有信心,知道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專制,難以得到廣泛認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