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5

中共機構國安委

新華社報道,「中共中央政治局1月24日召開會議,研究決定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設置,會議決定,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由習近平任主席,李克強、張德江任副主席,下設設常務委員和委員若干名。中央國家安全委 員會作為中共中央關於國家安全工作的決策和議事協調機構,向中央政治局 、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負責,統籌協調涉及國家安全的重大事項和重要工作。」

這則消息很簡短,未宣佈其他常委名字,未提出是否有辦事機構及設在哪個部門,未為習李張三人冠上稱謂。但是,這則消息的信息量是巨大的。

第一,確定了國安委是中共機構,而非大家一直以為的國家機構。機構設置和成員任命不必經過全國人大。

第二,國安委只聽命於政治局及政治局常委(25人),而非205人的中共中央委員會。擁有所有專政機器的國安委權力高度集中。

第三,李克強似乎沒被邊緣化。

第四,國安委具有決策職能,不是一個協調平台而已。以主席、副主席作為領導層稱謂,更顯示機構的常設性質,非定期會議。

第五點最耐人尋味,李克強、張德江到底是以何種身份成為國安委副主席的,意義相去很遠。

首先,如果他們以黨內身份加入已經明確為中共機構的國安委,似乎比較說得通。李克強和張德江分別是黨內排名第二第三位的政治局常委,他們還擔任不同領導小組組長這些其他黨內職務。如李克強是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張德江是最受香港關注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

如果是這樣,那麼為何俞正聲不擔任副主席?俞正聲也是政治局常委,排名第四;而剛剛公佈的深化改革小組也設立三個副組長位置。最重要的是,俞正聲還是中央新疆工作協調領導小組、中央西藏工作協調領導小組的組長,對台工作小組的副組長。

主管港澳的張德江進入國安委核心,而負責新疆西藏台灣等同樣涉及國家主權問題工作的俞正聲不進入,是不是等於說,港澳事務更顯重要?更危機國家安全?

換個角度說,如果張德江和李克強是以國家機關負責人的身份成為國安委副主席的,那放在國安委的設立原意上來看,也比較能成立。因為國安委就是為了更快速、更集權處理國家安全事務。

張德江的全國人大委員長身份,有利於為國安委在法律上背書,能及時為國安委緊急立法,為任何行動提供法律依據。而李克強是國務院總理,全國執行國安委法令時需要各地行政機關配合。

但如此一來,又顯得中共在走黨國的回頭路,而且是赤裸裸地讓最高權力機關的全國人大和國務院聽命於一個黨的機構!

接下來,還看官方報道吧。

2014-01-24

「太子黨離岸藏富」證明:唯江派清廉?

ICIJ耗費長久時日和人力,從250萬份資料中,找到了中共一批前任現任領導人的親屬擁有離岸公司的資料。

這個消息,雖然內容貧乏,沒有更多證據顯示涉及多少財富、資金走向、公司操作等。但涉及面廣、層次高,倒也算是不錯的新聞。特別是在中共一直拒絕公示官員及其親屬資產的情況下,顯示這些人有可能藏富在外,更顯公示財產的必要性。

然而,ICIJ點名的13個中共高層親屬中,唯獨欠缺江澤民派系的人物關係,不能不令人有陰謀論的猜疑。

難道你敢說,江澤民那麽一大堆姐妹、大小兒子江綿恆和江綿康、孫子江志成等人,從來沒有離岸公司在手?

難道劉雲山、張高麗、俞正聲、周永康、曾慶紅、賈慶林這些人及其親屬,全部不屑於去外國註冊公司?

難道250萬份資料裡沒有這些信息?還是沒有查看完,偏偏就先看到了公佈的這批人而已?

還有一點,《明報》的報道,箭射溫家寶,文章內容依然貧乏,按道理不足以做頭版頭條,比不上將所有人資料推出來好看和厚實。

明報是這次ICIJ的合作方,所有資料共享。

這也讓人不得不有陰謀論。為何是溫家寶?為何不提習近平的姐夫?不提胡錦濤的堂姪?不提李鵬的女兒?

作為改革派,溫家寶卸任後有人認為他有可能成為自由派的旗幟。或許因此,他卸任後不利傳言不斷,甚至有海外媒體稱他才是習近平要打擊的貪腐一號人物。

不用猜測,不同海外媒體和中共不同派系各有聯繫,放風施壓擺姿態,自有他們的用意。

我就在想,明報這次的處理手法到底是何用意?不會是接到指示加入屠溫行動組吧?還是判斷問題?

希望ICIJ和明報在這件事上有下文吧,起碼能拭除猜疑。

2014-01-23

明白人騙傻瓜

昨日一些即時新聞和一些媒體人員在網上指大陸新華社和《人民日報》一則報道中,「全國政協邀請已故知名人士和黨外全國政協委員夫人茶話迎春」的表述出錯,揶揄這等於揾鬼出席云云,引起大批香港網民痛罵大陸官媒白痴。

首先,這個表述確實容易產生歧義,但從語法上講,也可講得通。

另外,搜索往年大陸報道,這種表述非首次出現。以前曾用「已故黨外全國政協委員知名人士夫人」來表述,估計是發現知名人士有黨內外的,所以變了表述。

黨外人士、知名人士、全國政協委員(很多交叉覆蓋)的遺孀,最高議事機關邀請慰問,是一種待遇,是中共向來的統戰手法。

中共官媒不喜歡用遺孀二字,因為突出了寡婦含義,而且前面既然有已故二字,加上遺孀就顯得架床疊屋。

如果變成累贅點的「已故知名人士夫人和已故黨外全國政協委員夫人」,可能就沒有爭議了。可見官媒沒考慮到民眾(特別是境外)對官式文字的閱讀習慣,只是照搬官方用語就算。

問題是,對中國大陸新聞和政治有點認識的記者,應當知道該新聞說的是什麼,硬指其出錯,怕是為了迎合讀者喜歡罵中共的愛好罷了。

中共很多用語有意美化、淡化或者模糊化,這裡不必舉例,香港的很多文化人已經舉了很多實在的例子。

但也有些例子非常夾硬,簡直是硬砌。

例如前幾天看到有香港網媒說,大陸用「短付薪金」代替「剋扣人工」,是為了掩飾情況惡劣。

實際上,大陸報道和官方用語,並不用「短付」二字,這應該是台灣用語。而且,短付用途也廣泛得多,不存在美化。

然而該則「新聞評論」依然引起討論區大批香港網民共鳴。很多人再舉例痛斥。

如有人說,大陸用造假代替欺騙,用飲水困難代替缺水,用追尾來代替追撞,等等,全部有美化用意。唉,似是而非。

昨天另一個話題,就是有人說那個虐打印傭的港人僱主來自大陸,因為這種人只會鬼域大陸才產得出。

後來,律師求保釋時證實她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一下子香港變了鬼域。

這些情況,涉事者若真的學問不及而信口而言,尚可一笑了之,但有些人明顯是為了迎合罵中共、貶大陸的時髦而為之。

聰明人騙傻瓜的愚民手法,是中共九十年來的宣傳伎倆,也是大陸五毛黨賴以維生的技能。

要指出中共之弊端和罪惡,請有理有據,真實無虛地直達靶心。借用中共和五毛手段,指責的只是自己,體現的是同化。

2014-01-21

何不集資辦《真明報》?

明報換老總事件發展到現在,已經沒辦法繼續下去,張老闆鐵了心讓鍾先生即位,就算員工大批量辭職,恐怕也就是這樣了。

儘管對於投資者這樣的態度和決定,絕不認可,但他也確實有權做這個任命決定。

我在想,既然大家都不願在馬拉佬掌管下辦事,何不集資另起爐灶呢。

110位員工,90位學者,還有那麽多舊員工和支持者,既然嚮往新聞自由,採編獨立,那就大家集資辦一份真正的明報,命名為《真明報》也好,《新明報》也好,甚至《香港獨立報》,作為呼籲新聞自由理念者們的試金石。

集資者第一對象,當然是110位(有意參與並離職)現任編採人員;第二是表態支持的新聞學者,以及理念相同的讀者和新聞從業員。

基金會管理很簡單,會計搞定。

有意進入《真明報》的員工必須參與集資,薪金按季度分紅和額外補助。

員工大會一人一票選出編務組(3-7人)作為報社日常編採決策和執行者;選出10名左右員工代表,作為上下溝通和召集角色。兩年換屆,可連任。

可能影響報社方針路線的大事,必須召開員工大會投票。7名員工代表同意或三分一員工同意,即可召開大會。

報社運作初期,可能會資金緊張,不過眾所周知,一份報紙最大的支出在人力資源,若員工大部分收入來自分紅,則在初期支出會少很多。

副刊可以讓學者們和報社外集資者來協助辦理,或者免費供稿,或稿費有拖無欠。

廣告部和發行部外判,印刷當然是外面委託。

試驗一下,這樣一份堅持新聞自由和輿論監督的報紙,能得到多大的支持,從報紙銷量或許可以得到一些驗證。

香港人,是不是真的支持明報,但願不要純粹流於口號。

如果真的這樣搞,相信張曉卿會懂得香港人不是馬拉糕,鬆散任切。

2014-01-10

明報總編劉進圖「死因」

今天《明報》刊登了編採高層與管理層昨天會面的對話摘錄,理清了不少謎團,我們也可約略看到劉進圖被撤換的真實原因。

一,靠劉進圖發展新媒體。(表面借口)

世界華文媒體集團行政總裁兼執行董事張裘昌說,紙媒快末日,電子媒體前景大,劉進圖多年前曾協助公司發展新媒體,是專才。


二,新編務董事人選鍾天祥要求親自掌舵《明報》編採運作。(直接原因)

世華執行主席特別助理、前編務董事翁昌文說,自己癌症有復發可能,老闆張曉卿找鍾天祥接任編務董事,鍾的要求是,要參與日常編務運作,因此要兼任編務董事和總編輯兩職於一身。這等於直接要踢走劉進圖,自己操刀主宰明報。

翁昌文稱,鍾天祥不願通過總編輯來「睇住」明報,要自己來。

三,與顧命大臣呂家明意見不和。(背後矛盾)

明報編務董事呂家明說,不止一次打越洋電話給劉進圖,就新聞編採問題發表看法。但認為與劉進圖之間的合作不融合,一加一少過一,是問題所在。

四,劉進圖擇善固執。

眾所週知,劉進圖是律師,他的性格也是很固執的,但是擇善固執。對於新聞也好,其他事情也好,劉進圖講究的是理據和是非,報道必須言之有理,也若言之有理則可報道也。

他的這種與資本家政治、商業考慮剝離的力求理性中立辦報態度,讀者當然會支持,但對老闆來說就肯定不是好事了。

這當然也是令他不容於明報老闆的原因之一。

p.s:這裡還有一點--

翁昌文在會面中的談話,證實了本blog之前所分析,鍾天祥在大陸讀書是函授課程(《明報》寫銜授課程估計是聽錯),就是通過郵寄形式(現在電子化)授課,也就是遙距教學,這在內地非常普遍,也是花錢買學位的最常見方法。

頂住老闆!張健波能,劉進圖呢

明報管理層決定撤換總編輯劉進圖,至今不肯承認是政治或商業考慮,不過,看著《明報》的報道,我們可逐漸明白到,劉進圖到底因何被免職了。

這裡不免要慨歎《明報》確實是香港平面媒體的異類,可以如此大篇幅地報道公司內部事務,甚至立場和很多觀點與管理層對著幹。

對上一次最令人記憶猶新的,是1994年《明報》大篇幅報道老闆于品海在加拿大有案底事件,當時的總編輯張健波(又稱張波)後來回憶稱,于品海極度不滿,罵他們是不認主人的顛狗。

當然張健波等人沒有退縮,而于品海不久將明報賣給張曉卿。如今,劉進圖因頂住管理層的無理遙控而遭撤換,現任《明報》編採人員太上皇的編務總監張健波會如何呢。

不過也可能要說一下,與管理層或老闆對著幹的事情,這在查良鏞晚年時代恐怕會觸礁。

查曾稱,報紙是老闆的私器,不是公眾的公器。又說:新聞自由,是報社員工向外爭取的,而不是向報社內爭取的。報社內只有僱主與僱員的關係,並沒有誰向誰爭取自由的關係。

2014-01-07

馬拉華人鍾天祥掌《明報》?

 《明報》管理層1月6日晚決定更換總編輯,將上任2年的劉進圖調往閒職(外界估計,實際職務未公布),成為今天香港傳媒界甚至社會熱門話題。明報逾200名員工今日發聯署聲明,表達對明報更換總編輯的決定感到震驚及難以理解。

前明報員工李慧玲在電台時事節目表示,屠圖決定早在上月傳出,她又判斷新總編為《南洋商報》總編輯鍾天祥。

李慧玲認為,鍾天祥以往任《南洋商報》時,曾跟《文匯報》簽訂合作計劃推出專版,又曾在《亞洲周刊》發表支持國民教育的報道,重視跟中國大陸接軌,跟明報方針似乎「格格不入」。

劉進圖被撤換的原因,實在是不得而知。不過,若說管理層要空降一名馬來西亞傳媒人來擔任極具香港本土色彩的報章話事人,真令人覺得匪夷所思。

綜合公開資料 ,生於1957年的鍾天祥,1978年畢業于吉隆坡拉曼學院、1980年畢業於檳城韓江新聞學院,隨即進入《星洲日報》擔任記者職務。1988年獲香港《亞洲週刊》聘為駐吉隆坡特派員。

1995年,鍾天祥出任新加坡《聯合早報》國際新聞組助理編輯。考慮到中國國際地位愈來愈不可忽視,未來華文新聞必定與中國更多關聯。1998年,鍾選擇到中國南京大學中文系報讀碩士課程,2001年考取碩士學位。隨後在2002年又到上海復旦大學中文系報讀博士課程。

不過,資料顯示鍾天祥在讀書期間,居然於2000年9月調任印尼雅加達辦事處主任,2006年再調回新加坡總社,出任國際組副主任。

這只能說明,鍾天祥並非大陸所謂的「脫產」(全職)上學,可能是遠程教學,每年回校數次報到。與習近平後來獲得學位情況類似。

1999年,鍾天祥獲新加坡華文報常年最佳新聞獎,著有《李三春˙華教˙馬華》、《實況記錄》及《實感點滴》等作品。

根據馬來西亞獨立媒體《獨立新聞在線》(已於2012年關閉)此前的報道,鍾天祥與《明報》老闆張曉卿關任密切。星洲媒體集團2006年宣布把控制的南洋報業控股悉數脫售給星洲媒體集團董事主席張曉卿當天,南洋報業控股也宣佈委任鍾天祥為「獨立與非執行」董事。

《獨立新聞在線》指,業界流傳一個說法,即鍾天祥是代表張曉卿進駐南洋報業。

因為鍾天祥和時任星洲媒體集團董事經理的劉鑑銓長期保持非常友好的關係,堪稱是劉鑑銓的好朋友。

此後,鍾天祥熱衷於同中國官方媒體打交道,在其新浪博客上,還上載了他2007年帶團到北京,與時任人民日報編委會編委、海外版總編輯詹國樞,以及新華社副社長周樹春會面的圖片報道。
人民日報編委會編委詹國樞(右)會見南洋報業集團執行董事鍾天祥(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