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9

佔中妥協收場是上策

我對佔領中環(佔中)運動了解不多,但當戴耀廷教授提出時,我支對此計劃,原因在於這是一個有計劃、有主題、有目的的爭取民主活動,而且是以和平(如果到時候沒有人搗蛋的話)的態度進行的。

然而對佔中運動的結果,我有點悲觀。

第一,佔中是以施壓為主,真正實施佔中行動,是最後一著。施壓的對象當然是中央政府。問題在於,熟悉中共的人大致都知道,無論是從其歷史來看,還是從國際環境來看,中共不會在壓力下讓步,就算妥協也是在暗地裡進行。

第二,如果中共願意妥協,與佔中運動組織方以及泛民達成雙方各讓一步進行普選的共識,那麼,在民主得以邁進的情況下,組織方敢接受麼?敢妥協麼?儘管這在我看來是務實的態度。

一旦與中共妥協,香港的激進派肯定會認為佔中組織方出賣香港,從而令再次撕裂香港民主力量。激進派可能另外拉隊,繼續被組織方中止的佔中運動。我認為,那將不會是和平進行的。

第三,如果中共不願妥協,而組織方又被激進民意綁架了,佔領中環真的實行了。那麼結果不難預見,即便國際看到了,美國等西方國家發聲了,對中國中央政府施壓,但中共會讓步嗎?肯定不會,到時候普選如何進行?太多變數了,不敢預測。

第四,如果佔中進行了,然後演變成激烈的中環騷亂(別說沒可能,街頭運動最容易被沖昏頭腦,陰謀論來說,或者有大陸國保滲透搞破壞也說不定),就算駐港解放軍不介入,被鎮壓的佔中運動也得不到國際支持。

那麼,佔中就真的沒有用了嗎。也不是,我認為應當繼續進行前期操作,並且傳媒和香港市民也應當繼續支持,為香港民主爭取最大談判籌碼,讓中央作出最大妥協。在組織方接受的時候,應當給予充分的理解。

沒有妥協就不是政治,民主也是逐步逐步爭取而來的。如果想一夜達成,那是革命。

雖然我不支持激進派,但一個社會總要有激進、溫和、保守的聲音並存,只是溫和佔大多數而已,這是正常的。

激進即不肯妥協,和六四一樣,激進的學生在示威者中佔據主導,中共溫和派因無法儘快平息學運而被黨內激進派奪權,從而激進對激進,流血收場。

香港輿論很多時候是激進聲音佔了主流。佔領貌似高德高地的激進聲音最具煽動力,像大陸的毛左,在民間得到極大量的支持,因為他們的主張都是基層人民的理想,反貪、打富、公平、滅日,再來一場文革那是最理想。

只是中共控制了媒體,所以毛左沒有公眾傳播平台,很難串聯。

香港的激進派和毛左在某程度上大致相通,只是表面聲勢更壯大。

再來一場六七暴動如何?當年雖然流血了,但也帶來民生的改善。只是不要忘記,英國統治者是擁有悠久民主歷史的國家,而中共至今還是一個專制政黨。

狂熱的人民再現毛誕120週年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