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4

《南都》為周扒皮翻案被指否定中共

被中共塑造成惡霸地主典型60多年的周扒皮,近年出現為其「翻案」的聲音。廣州《南方都市報》記者近期到遼寧瓦房店市採訪親歷地主周春富(週扒皮)事蹟的僱工、鄉親,證實週只是一個吝嗇財主,在土改時卻被指控偷葫蘆而遭全村人棒打,最後被狗活活咬死,土地被瓜分。而內地教科書中的描述週扒皮惡行《半夜雞叫》純屬杜撰。

現已年邁的劉永會,當年是兒童團員,目睹周春富被押出來批鬥致死。他說,當時周春富被逼跪在地上,一個叫黃永祥的農民站在台上控訴週「偷我們家葫蘆!」然後大家就開始一邊喊口號,一邊每人一根棍子輪番上前打週。亂棒之下,周春富沒有立即死亡,回到民宅改造成的監獄喝水,「喝完水後就不行了,被扔到附近學校旁邊的溝裏。人還沒斷氣,有兩隻狗就去撕咬他,身上都是血,活活咬死了。」
周春富有8個孩子,大約20口人生活在一起,耕地100多畝,另經營染坊、油坊和小賣店。今年88歲的村民閆振明曾在周家做過短工,他說,周春富平日生活簡樸,最看重土地,一有錢就買地,反而房子很差,還不如當時是中農的閆振明家氣派
83歲的孔顯德也說,周家開油坊,但自己煮食不捨得多用油,過年過節時油都放得少。貧農出身的孔顯德至今仍對土改時期鬥地主表示支持,「那時地主都狠」。至於如何狠法,孔顯德說「不願理我們」。孔還說,周春富「對兒子、媳婦比較苛刻,對夥計不苛刻」。


報道指出,事件發生在1948年初,當地在土改運動中打死的地主富農2850人。在周春富被打死4年後,其家鄉复縣(現瓦房店市)閆店鄉和平村一個叫高玉寶的文藝兵結合席捲全國的「訴苦」運動主題,創作出《高玉寶》一書,宣稱周春富生前外號「週扒皮」,以陰險狡詐長於剝削著稱,最經典表現是,半夜跑到雞圈學雞叫,然後以天亮為名讓僱工早起幹活。
《半夜雞叫》這個故事,在中共執政後長期佔據語文教科書,影響了好幾代人。高玉寶後來曾承認週扒皮學雞叫一事是文學創作。
有關報道昨日引起關注,有網民指出周春富後代幾年前已曾出書發聲,質疑《南都》為週「翻案」用意是想否定中共早期歷史。但更多人認為中共應該勇於承認歷史錯誤,還原事實才有前途。作家喬志峰在微博留言:「週扒皮,一個洗腦教育炮製的典型。還原歷史真相,才能讓人民在事實判斷的基礎上產生正確的價值判斷。」



地主僱農矛盾被極端化

1945年抗戰勝利後,蘇聯在東北扶植中共力量。中共進入复縣後開始批鬥地主,把土地、房產和浮財進行分割。後來國民黨打走共產黨,周春富開始向那些貧農索回財產,這被後來中共重新奪權後認為是「反攻倒算」。

批鬥周春富最積極的是與周有私怨的農民協會幹部黃永祥,黃的兄弟在滿洲國時期曾因違法而被周春富舉報。所以之後黃永祥每次都指控周偷葫蘆。而复縣等地之所以在鬥地主時導致打殺泛濫,主要是貫徹了時任遼東省委領導江華「地主富農大絕根」、「不怕打死人」的講話。江華後來擔任最高法院院長,曾主審江青。

周春富的曾外孫孟令騫在2009年的時候曾出書《半夜雞不叫》,全面分析並揭發「半夜雞叫」一事為假。《半夜雞叫》所產生的標籤作用,扭曲了中國近代地主與僱農們之間的關係,將其推向了極端的對立面。而這種不符合史事的情況卻為中共樂於用在文宣上,主要是為其執政掌權服務。


與周扒皮「齊名」的另外三大地主惡霸典型,是劉文彩、黃世仁和南霸天,但經過近年愈來愈多的媒體訪談和史料證實,這4大地主均言過其實,《白毛女》中的黃世仁和《紅色娘子軍》的南霸天更是查無此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