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3

江澤民表態力挺習近平 破除不滿傳言

中國外交部官方網站昨日在首頁顯要位置,刊登前國家主席江澤民7月3日於上海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的消息,江澤民向基辛格盛讚國家主席習近平「是一位非常能幹、有智慧的國家領導人」。由於近期盛傳習在反腐、整風運動上觸及江派利益,令江不滿,有分析指江澤民有意以此澄清傳言、表態挺習;亦有人認為江高調評價現任領導人,不脫「太上皇」色彩。

外交部網站以「知情人士透露」的方式,報道了這次會見的情況。

文章稱,正在上海的江澤民夫婦,當日在西郊賓館(上海最大的五星級花園別墅式國賓館)會見並宴請了基辛格及家人,包括基辛格夫人以及兒媳、孫女、孫子等人。

「知情人士」特別指出,這次家庭式、莊園式相會,談得「很真誠」,談話涉及內容「很重要」。

江澤民對基辛格說,不久前剛與習近平通過電話,「你知道,像中國這樣一個擁有13億人口的大國,需要一位強有力的領導人」,習近平在今年3月當選國家主席,「完成了中國領導班子的新老交替。習近平是一位非常能幹、有智慧的國家領導人」。

江澤民表示,中國這麼大的國家毫無疑問會存在一些問題。出了問題並不可怕,關鍵是要果斷處理。他特別提及習近平近期的內政、外交「成績」,稱新疆發生的恐襲事件後「習近平果斷決策,迅速控制了局勢」;上個月習近平在美國加州同奧巴馬會晤,「這對中美關係發展非常有益」。

此外,基辛格表示此次訪華受到各地盛情款待,是江澤民親自過問接待安排,令他「深受感動」。

外交部在江澤民與基辛格會面19日後才發出此則消息,而且報道形式有別於過往文章風格,被認為是奉命刊登。文章刊出後旋即被大批官方新聞網站轉載,微博、網上論壇也無禁止討論。

作家龔鈷爾在微博上表示,江澤民的表態是「明確支持習近平,而為什麼要支持他,估計部分既得利益集團正暗算習」;作家郭雪波則認為只是「不甘心退出舞台的兩個政治老人而已」;亦有網民認為江在干涉習近平執政,「對現任領導人指指點點」。

中國人民大學政治學教授張鳴向《信報》表示,最近有很多傳言指江不滿意習近平執政,包括不滿習在反腐、黨內整風的做法,「江的目的至少是在表明態度,澄清『沒這個事』。」張鳴認為,在時隔多天才推出消息的原因,可能是江澤民已不直接控制權力,所以要時間輾轉運作,並交由外交部發布。

2013-07-22

紅旗轎車鹹魚能翻身嗎

從1958年誕生至今,紅旗是中國民族品牌的一面旗幟,保住「紅旗不倒」也成了一汽的政治任務。要保住這個不賺錢的品牌,最多是補貼而已,因為紅旗汽車產銷量不多;如果要讓紅旗插穩在豪華車市場上,難度很難想像。靠民族尊嚴、官車效應是否能行得通,還需時​​日檢驗。

內地早年的民族輕重工業得以「成功」,其實是在以農業支持工業的計劃經濟時代,不惜工本製造出了一些高端產品,但一到市場化即招架不住。當中的失敗例子不得不提照相機工業。 1956年起,全國各地集中最強力量在十幾年內發展了數十個相機品牌,例如仿製瑞典哈蘇(Hasselblad)500C的東風牌120型相機,仿製萊卡(Leica)M3的紅旗20旁軸相機等,質量極佳,目前是收藏界精品。


這種不計工本製造的方式,注定無法抵禦市場化浪潮。改革開放後,各相機廠因體制、技術和資金等問題陸續倒閉,剩下的上海海鷗和江西鳳凰,因技術成熟且相對廉宜,獨霸內地市場。然而到1990年代的電子相機時代,海鷗、鳳凰無法追上外間技術步伐,輝煌不再。目前兩廠已轉產光學儀器或一些低端攝影配件。數碼年代則幾乎沒有國產相機的生存空間。


國產相機工業沉屙難起,與眾多國企病因一致:機構臃腫、作風官僚、缺乏改革創新精神、管理能力低下,拒絕與用戶溝通。而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則加快了它們的消亡速度。民族尊嚴是否能喚起人們消費?內地近年多次反日浪潮中,愛國民眾上街遊行,但若以軟件分析他們上載到互聯網的圖片Exif信息,則大多是日本品牌相機所攝。拍攝者解嘲說這是「以日制日」。


靠借鑑蘇聯、德國、日本等各國技術、不惜工本發展起來的紅旗,一直被認為吸收不了國外先進技術,也沒有客觀的創新,市場對其產品一向期望不大。


而在內地奢侈品消費市場,品牌可能比品質更重要。以手機為例,華為、中興、小米等國產智能手機推出的旗艦機在硬件及外觀設計已追上一線品牌,但在內地仍只能佔據中低端市場,定價幾乎不敢越過3000元人民幣這條紅線。又如瓷器,在以瓷器命名的China,高端市場裏只能看到Made in England、Made in Japan等歐日產品。


紅旗在公務車政策上獲得支持,為自己冠上「省部級領導用車」頭銜,以官車的榮耀身份吸引富人消費。這是奧迪當年在內地的成功路徑。其實,2006年紅旗的戰略也是重回高端轎車,並專注公務車市場,當時也凸出領導人用車的輝煌歷史,可惜未見起色。


單純貼「官」牌是很難撩動大家的錢包。北京有一家紅都服裝有限公司,專責高級領導人的正裝定製,從毛澤東直到胡錦濤。目前該店已面向高端市場放開經營,雖然可以和領導人穿同一個品牌,但富人們還是寧願買套ARMANI。(信報)

2013-07-13

江門上核棄核都兒戲


廣東省江門市決定在轄下鶴山市建設大型核燃料工業園區後,引來本地至珠三角民眾反對,周五江門出現千人反核遊行示威,當局允諾再咨詢10天;今天當地再出現數百人聚集在江門市政府門口請願。據網絡及現場消息,周日將有更大規模的示威活動。

不過,事件在今天出現戲劇性變化。

江門市警方與市政府應急辦今天早上透過微博發佈消息:「根據市委、市政府慎重考慮,中核鶴山龍灣項目不予申請立項,終止引進。」

鶴山市政府隨後在記者會上說,項目社會穩定風險評估開展後,由於社會各界反對意見較多,為充分尊重人民群眾的意見,鶴山市政府決定不批准項目。

與當局謀以10天公眾咨詢期蒙混過關一樣,這次突然宣佈取消也顯得非常兒戲,全是政府行為,至於謀求上馬和宣佈不建,是否都是大部分民意所求,實際上民眾無從知道。因為政府並沒有一套公開透明的咨詢和公佈機制,就算有,也未曾認真運作過。

從《南方日報》前天的報道可以看到,江門當局在爭取整個核項目都是處於刻意半遮半掩,以最低限度“公開”的態度。但,前期運作耗費了多少公帑和政府精力?

事件的演進,簡單來說是這樣的:


中核集團在2012年2月計劃建設核燃料產業園,先後考察了江蘇、福建、廣東和天津等沿海省市,因廣東具有多個核電站,有良好的核電產業基礎,最後確定在鶴山興建。

今年3月31日,中核集團龍灣工業園項目合作協議簽字儀式在北京舉行。當時江門當地媒體、江門政府網曾經發布相關消息。

7月4日,《江門日報》和江門政府網發布了《中核集團龍灣工業園項目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公示》後,首先在江門的網絡論壇和微博上引起關注,翌日網上出現「核危機」傳言。到了10日和11日,網絡、微信群群情洶湧,有人發起遊行,於是一呼百應。

整個過程耗時逾年,而且已經簽約。從法律層面來講,江門市政府是踐行了國家法律法規和行政命令所要求的程序,項目也已簽約,當局和大批專家也堅信項目對環境和人體的污染微乎其微,不可能導致核輻射等災害。

問題在人們上街示威後愈來愈明白,就是習慣官本位(即習近平推動的群眾路線的對頭)的政府缺乏前期的政治操作,沒有充分征求民意以獲支持。

然而,現在因為怕群體事件鬧大,怕撞在中央整風的槍口上,轉口說取消就取消了。官字兩個口,真沒說錯。

廣東省政府任由江門市這樣施政,等於縱容地方政府赤裸裸地踐踏法制,丟棄法治,更是自我丟掉政府威信,以後想如何執政?靠國保出手嗎?

2013-07-04

《南都》為周扒皮翻案被指否定中共

被中共塑造成惡霸地主典型60多年的周扒皮,近年出現為其「翻案」的聲音。廣州《南方都市報》記者近期到遼寧瓦房店市採訪親歷地主周春富(週扒皮)事蹟的僱工、鄉親,證實週只是一個吝嗇財主,在土改時卻被指控偷葫蘆而遭全村人棒打,最後被狗活活咬死,土地被瓜分。而內地教科書中的描述週扒皮惡行《半夜雞叫》純屬杜撰。

現已年邁的劉永會,當年是兒童團員,目睹周春富被押出來批鬥致死。他說,當時周春富被逼跪在地上,一個叫黃永祥的農民站在台上控訴週「偷我們家葫蘆!」然後大家就開始一邊喊口號,一邊每人一根棍子輪番上前打週。亂棒之下,周春富沒有立即死亡,回到民宅改造成的監獄喝水,「喝完水後就不行了,被扔到附近學校旁邊的溝裏。人還沒斷氣,有兩隻狗就去撕咬他,身上都是血,活活咬死了。」
周春富有8個孩子,大約20口人生活在一起,耕地100多畝,另經營染坊、油坊和小賣店。今年88歲的村民閆振明曾在周家做過短工,他說,周春富平日生活簡樸,最看重土地,一有錢就買地,反而房子很差,還不如當時是中農的閆振明家氣派
83歲的孔顯德也說,周家開油坊,但自己煮食不捨得多用油,過年過節時油都放得少。貧農出身的孔顯德至今仍對土改時期鬥地主表示支持,「那時地主都狠」。至於如何狠法,孔顯德說「不願理我們」。孔還說,周春富「對兒子、媳婦比較苛刻,對夥計不苛刻」。


報道指出,事件發生在1948年初,當地在土改運動中打死的地主富農2850人。在周春富被打死4年後,其家鄉复縣(現瓦房店市)閆店鄉和平村一個叫高玉寶的文藝兵結合席捲全國的「訴苦」運動主題,創作出《高玉寶》一書,宣稱周春富生前外號「週扒皮」,以陰險狡詐長於剝削著稱,最經典表現是,半夜跑到雞圈學雞叫,然後以天亮為名讓僱工早起幹活。
《半夜雞叫》這個故事,在中共執政後長期佔據語文教科書,影響了好幾代人。高玉寶後來曾承認週扒皮學雞叫一事是文學創作。
有關報道昨日引起關注,有網民指出周春富後代幾年前已曾出書發聲,質疑《南都》為週「翻案」用意是想否定中共早期歷史。但更多人認為中共應該勇於承認歷史錯誤,還原事實才有前途。作家喬志峰在微博留言:「週扒皮,一個洗腦教育炮製的典型。還原歷史真相,才能讓人民在事實判斷的基礎上產生正確的價值判斷。」



地主僱農矛盾被極端化

1945年抗戰勝利後,蘇聯在東北扶植中共力量。中共進入复縣後開始批鬥地主,把土地、房產和浮財進行分割。後來國民黨打走共產黨,周春富開始向那些貧農索回財產,這被後來中共重新奪權後認為是「反攻倒算」。

批鬥周春富最積極的是與周有私怨的農民協會幹部黃永祥,黃的兄弟在滿洲國時期曾因違法而被周春富舉報。所以之後黃永祥每次都指控周偷葫蘆。而复縣等地之所以在鬥地主時導致打殺泛濫,主要是貫徹了時任遼東省委領導江華「地主富農大絕根」、「不怕打死人」的講話。江華後來擔任最高法院院長,曾主審江青。

周春富的曾外孫孟令騫在2009年的時候曾出書《半夜雞不叫》,全面分析並揭發「半夜雞叫」一事為假。《半夜雞叫》所產生的標籤作用,扭曲了中國近代地主與僱農們之間的關係,將其推向了極端的對立面。而這種不符合史事的情況卻為中共樂於用在文宣上,主要是為其執政掌權服務。


與周扒皮「齊名」的另外三大地主惡霸典型,是劉文彩、黃世仁和南霸天,但經過近年愈來愈多的媒體訪談和史料證實,這4大地主均言過其實,《白毛女》中的黃世仁和《紅色娘子軍》的南霸天更是查無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