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7

反警之風為哪般

向來對警察沒有好感。因為讀書、剛出來工作時經常被警察查身份證、搜身,期間也有不少警察態度令人反感。不過,認識到這是他們的工作,本著寬恕的心,不予計較。

不過,最近一些時事讓我覺得,香港主流媒體和新左派的中青少年們,似乎有意無意推動著反警的風氣。

其中兩個事件,我覺得警方不必受譴責。

第一是那個的士司機多收5毫子被起訴事件。有人說警察小事化大,浪費資源,打壓人民,城管化......當然也有很多人罵那個投訴的女人和律政司。

在我看來,如果警察不查辦,那才是失職。

50元是濫收車資,5毫子就不是了嗎。這是性質問題,不是數額問題。若說數額太小,警察不應該依程序辦案(按本子辦事),那不是有法不依了嗎?

如果要求司機認錯道歉退錢兼自簽守行為,司機堅持無錯,那能如何?若勸事主不要起訴,那豈不是妨礙司法公正?

問題是司機確實收多了5毫子。

而從那個女人的行徑來看,包括特意拿了發票,為了5毫子去找消委會、交通投訴組,很明顯她不是一位普通人,起碼是律師等專業人士,或者性格方面有些待探討的地方,所以是她堅持要告司機的機會非常大。

按我對警察的認識,警方雖然說維護公平正義不分犯罪程度,但任何地方的司法機關都講究司法成本,警方絕少願意為了5毫子的案值去立案調查,去起訴,去應付各種各樣的事情。否則,以往為何沒有這樣的案例出來?

這種情況下,警察依法辦案,將事情交給法庭處理,有什麼錯?

某程度上講,那個女人是沒有錯的。只不過,她不適宜在這個社會生存而已。

岔開話題,說說的士司機。司機也有不同種類。一些司機願意少收錢,但更多的是老奉找少錢,而且一句解釋或者多謝都沒有,態度也不怎麼樣,這的確會令乘客氣不順。

試過有個內地親戚來港旅遊,下車時少給3毫子零頭,司機不肯,要求付足。好,親戚給了20元,變成司機沒有零錢,要求少找2毫子。這時候親戚就故意不肯了,坐在車上等他左翻右找的,怎麼也找不到零錢。最後親戚沒收他2毫子。這不是老奉嗎?

第二,是黎棟國的醉酒論。他說一些受害者是和熟人在一起醉酒後被對方強姦的,所以年輕女性少喝點酒。引起大批婦女權益團體和媒體的譴責。

我認為,黎棟國的話,只不過是一種善意的提醒,可能其話語與一些人對他保安局長的身份期望出現落差。

也就是說,你保安局長是領導警方保護我們的安全的,無論我們喝不喝酒,我們或者我們的女性親友的貞操是要你來保護的,黎棟國的身份只能說出「誓要嚴打強姦犯」之類的話。而不能說這些善意的忠告,這是婦權團體的台詞,不能搶。

有報紙說,黎棟國說這些話的時候,是笑着說的。那麼,這是黎棟國缺乏政治敏感度,應該向老總理溫家寶學學。

但是一些人將黎棟國的言論,和那些外國政客認為女性穿太少會引人強姦的觀點相提並論,指責受害者是引發強姦案的罪人。

上綱上線,無論是輿論的變化,還是少年示威的情況,香港比內地更快走向文革2.0。

不是嗎,以明知不合法的手段示威,然後又拒絕承擔違法後果,這是為何?難道政治就可以凌駕法律?這和文革不是一致的嗎?香港新左派少年,遲早要批鬥自己老母。

佔領中環行動,我為什麼支持,因為他們有計劃,有說明,他們也準備好被拘捕,為自己的違法行為負責,並以此促使政治上的進步。

亂睡地上的人,只是為了更好推動反警反政府風氣而已。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