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5

2013華東禽流感之謎⊙鴿子傳播

發生在全國兩會前後並於近日曝光(公佈)的H7N9禽流感,至今確診14宗,分佈在華東上海、江蘇、浙江、安徽四省市的多地,所有種種,至今仍是一個謎。包括疫情散發,病例之間毫無關聯,身份職業無多大相似處,加上是新出現的病毒,傳播源頭未明,現在就說疫情受控,未免太武斷。

簡單將人感染禽流感的來源推給野鳥是當局一貫的推諉責任的做法,這可轉移公眾追究當局防疫失當,起碼是麻痹大意的責任的視線。

其次當局也脫不了瞞疫的嫌疑。當局聲稱首宗病例發現到公佈相隔20天,是因為人類感染H7N9屬於首次,排查需時。但從很多專家的說法看來,這個理由已經很難站得住腳,何況廣東有醫院在當局正式向港澳台和世衛通報前,就已經接到衛生廳要求加強防範禽流感的要求。

目前當務之急,是要為這波禽流感解謎。首先來嘗試找出一個共同點。

從地域看,疫情地點均在華東,臨水,鑒於長江三角洲水系相通,會否與水源有關?

從食物看, H7N9可以寄存在禽獸身上,會否與食物有關?比如雞鴨,比如豬肉。聯繫到前陣子的浙江上海的大規模病死豬事件,會否是某個產品暢銷華東各地的大型肉品廠,它的雞鴨豬肉出了問題?

從氣候看,二三月時華東受富含水分和顆粒物的霧霾籠罩,會否病毒由野鳥的身上或排泄物,散發到空氣中,被霧霾中的濕潤的可吸入顆粒物攜帶,然後傳播?

這幾點都是有理論根據支持的,包括H7N9在低氣溫、濕潤環境下長久存活,特別是在油脂環境中存活更久。

但是昨天上海一個新發現,又似乎為解謎指出另一條路。當地在一個市場的鴿子身上發現了H7N9病毒,這說明不僅是野鳥的問題了。

若從鴿子來分析,除了作為食物的肉鴿外,春季也是華東地區賽鴿的熱門季節,只需打開上海信鴿網,就可看到當地在三月份已經舉辦了多場賽鴿比賽,放飛地點包括江蘇、安徽多地,飛行路程在200公里左右,終點在上海。本月7日還有一場新的賽鴿比賽,就要看當局會否禁止了。

綜合上海和其他華東城市的賽鴿比賽,它們飛經的路線,不就是在目前疫情爆發點周邊嗎。而鴿子恰恰就是最容易被野鳥傳染的圈養禽類動物,這樣看來,或許鴿子是最大的嫌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