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5

上海3大活禽批發市場環境散佈病毒 疫情或已擴大

據國家農業部官方網站消息:農業部新聞辦公室4月5日發布,國家禽流感參考實驗室再次從上海市送檢的樣品中檢測到19份H7N9禽流感陽性樣品。

其中涉及3個農副產品市場,包括松江區滬淮農副產品批發市場,有8份陽性樣品(雞7份、環境樣品1份);閔行區景川市場,有3份陽性樣品(雞1份、環境樣品2份);閔行區鳳莊市場,有8份陽性樣品(雞2份、鴿子2份、環境樣品4份)。


基因序列分析表明,以上所有分離株與4月4日從鴿子分離的H7N9禽流感病毒株高度同源。農業部已要求上海市關閉相關市場,立即撲殺市場內所有禽鳥,對撲殺的禽鳥、禽鳥類排泄物、被污染飼料、墊料以及污水等進行無害化處理。對市場環境,以及與禽鳥接觸過的物品、交通工具、用具進行徹底消毒。


同時,農業部要求上海進一步擴大H7N9禽流感病毒監測範圍,切實落實好各項防控措施。此前的4月4日,國家禽流感參考實驗室從上海市送檢的松江區滬淮農副產品批發市場鴿子樣品中檢測到H7N9禽流感病毒,基因序列分析結果表明,該毒株為低致病力禽流感病毒,與H7N9禽流感病毒人分離株高度同源。被檢出攜帶H7N9病毒的鴿子由外省市批發入滬。


至此,上海共有來自3個批發市場的20份樣品中發現了H7N9禽流感病毒,這些市場是松江區滬淮農副產品批發市場、閔行區景川菜市場和鳳莊市場,病毒散佈在雞、鴿身上,更嚴重的是,有7份環境樣品發現了病毒。


環境樣品是指土壤、污水、排泄物、現場飼料等,這顯示感染禽流感的高危人群不僅僅是曾經接觸過野鳥的人,也不僅是屠宰、銷售、養殖人員高危,而是只要曾經進出過菜市場的市民,也很有可能受感染,包括不經意間將附有病毒的污水、排泄物等帶回家,造成社區傳播。


目前還只是上海有關部門送檢的樣品檢出病毒,就已經有3個市場涉及而遭關閉,那麼那些未採集樣品的菜市場呢?菜市場是民眾日常涉足場所,加上H7N9病毒在較低溫度糞便中可存活1週,在4℃水中可存活1個月,在甘油環境存活長達1年。疫情可能並不是上海市疾控中心主任吳凡說的那麼輕鬆:「H7N9病例是否持續增加,關鍵取決於是否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目前的送檢數據還只是公佈了上海的,其他江蘇、浙江的呢?


上海市今天宣布,對3大活禽批發市場和461家活禽零售點以及各類花鳥市場,暫時停止活禽、野鳥類的交易活動,並對所有活禽交易市場進行清理、消毒和封閉管理。


內地已確診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16例,其中上海6例、江蘇6例、浙江3例、安徽1例,6人已死亡。

2013華東禽流感之謎⊙鴿子傳播

發生在全國兩會前後並於近日曝光(公佈)的H7N9禽流感,至今確診14宗,分佈在華東上海、江蘇、浙江、安徽四省市的多地,所有種種,至今仍是一個謎。包括疫情散發,病例之間毫無關聯,身份職業無多大相似處,加上是新出現的病毒,傳播源頭未明,現在就說疫情受控,未免太武斷。

簡單將人感染禽流感的來源推給野鳥是當局一貫的推諉責任的做法,這可轉移公眾追究當局防疫失當,起碼是麻痹大意的責任的視線。

其次當局也脫不了瞞疫的嫌疑。當局聲稱首宗病例發現到公佈相隔20天,是因為人類感染H7N9屬於首次,排查需時。但從很多專家的說法看來,這個理由已經很難站得住腳,何況廣東有醫院在當局正式向港澳台和世衛通報前,就已經接到衛生廳要求加強防範禽流感的要求。

目前當務之急,是要為這波禽流感解謎。首先來嘗試找出一個共同點。

從地域看,疫情地點均在華東,臨水,鑒於長江三角洲水系相通,會否與水源有關?

從食物看, H7N9可以寄存在禽獸身上,會否與食物有關?比如雞鴨,比如豬肉。聯繫到前陣子的浙江上海的大規模病死豬事件,會否是某個產品暢銷華東各地的大型肉品廠,它的雞鴨豬肉出了問題?

從氣候看,二三月時華東受富含水分和顆粒物的霧霾籠罩,會否病毒由野鳥的身上或排泄物,散發到空氣中,被霧霾中的濕潤的可吸入顆粒物攜帶,然後傳播?

這幾點都是有理論根據支持的,包括H7N9在低氣溫、濕潤環境下長久存活,特別是在油脂環境中存活更久。

但是昨天上海一個新發現,又似乎為解謎指出另一條路。當地在一個市場的鴿子身上發現了H7N9病毒,這說明不僅是野鳥的問題了。

若從鴿子來分析,除了作為食物的肉鴿外,春季也是華東地區賽鴿的熱門季節,只需打開上海信鴿網,就可看到當地在三月份已經舉辦了多場賽鴿比賽,放飛地點包括江蘇、安徽多地,飛行路程在200公里左右,終點在上海。本月7日還有一場新的賽鴿比賽,就要看當局會否禁止了。

綜合上海和其他華東城市的賽鴿比賽,它們飛經的路線,不就是在目前疫情爆發點周邊嗎。而鴿子恰恰就是最容易被野鳥傳染的圈養禽類動物,這樣看來,或許鴿子是最大的嫌疑。

2013-04-03

三舊改造是徹頭徹尾的地產商機

前廣東省委書記、現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在廣東大力推動的三舊改造運動(舊城鎮、舊廠房、舊村莊改造)被視為廣東特有城鎮化成功模式,是解決城市用地的良方,但原來這個汪洋政績除了造成大量城中村拆遷引致社會不穩外,還為地產商斂財大開門路。

在城市,拆遷改造三舊必須引入地產商參與,似乎無人不知,但原來在廣東一些地方縣市,三舊改造也成為工業廠商參加房地產開發的門路。

在粵東,一家上市公司製造企業早前就成功將其使用僅約十年的大片廠房,以舊廠房改造的名義申請清拆,改以發展大型豪宅項目。由於三舊改造得到國土資源部優惠政策支持,可輕易改變土地用途,而該地塊位於近年極速升值地段,發展地產項目後的得益,足夠其在其他遠郊重建更大廠房之外,還有大筆收入。

當中是否涉及地方政府包庇,這是不言而喻的。是否地方政府官員接受了好處,則紀委不查,我們也不得而知了。

只不過我認為,這種情況在廣東恐怕是冰山一角。官,可交出三舊改造成績;商,可得到財源滾滾商機。官商如何不勾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