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7

全國人大高層大換血

官方新華社今天公佈了新一屆(第12屆)全國人大代表名單,總共2987名代表,他們將參加3月5日開幕的全國人大會議,選出新的國家主席。

事情發展到現在,誰是國家主席,誰是總理,誰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經已不含懸念。反而是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副委員長人選,比全國政協副主席人選更加難以估計。

目前的全國人大領導層的組成人員是這樣:


委員長:吳邦國
副委員長:王兆國(全總主席)、路甬祥(中科院長)、烏云其木格(蒙古族,前內蒙古主席)、韓啟德(九三學社主席)、華建敏(前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秘書長)、陳至立(前國務委員,全國婦聯主席)、周鐵農(前文革主席)、李建國(前山東書記)、司馬義·鐵力瓦爾地(維族,前新疆主席)、蔣樹聲(前民盟主席)、陳昌智(民革主席)、嚴雋琪(民進主席)、桑國衛(前農工黨主席)

委員長將由張德江接任,應是鐵定的了。副委員長中,僅李建國、陳昌智、嚴雋琪還出現在新一屆人大代表名單中。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組織法》規定,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從代表中選出,因此最多只是李建國、陳昌智、嚴雋琪三人連任,李建國估計擔任第一副委員長。

剩下的10個位置如何分配?按照中共的分豬肉方式(好聽點是為了令人大更具廣泛代表性),人大領導層與政協領導層的組成有點相似。

中共認可的八大民主黨派中,民革、民進、民盟、農工黨、民建、九三學社的一把手通常獲選為人大副委員長,台盟和致公黨屬於小黨,負責人只能擔任政協副主席。

在去年新一輪8個民主黨派換屆中,陳昌智、嚴雋琪、韓啓德連任中央主席,因此陳昌智、嚴雋琪將繼續擔任副委員長;而韓啓德已經連續擔任2屆副委員長職務,依法不能連任3屆。因此韓啓德可能轉往全國政協擔任副主席,或者還會擔任國務委員高職。

另外,人大副委員長當中還將有來自中共的省部級高幹(接近退休)、全國婦聯主席等重要社團負責人,以及少數民族官員。

最近盛傳國務院新聞辦主任王晨、國家發改委主任張平、黑龍江省委書記吉炳軒都將有機會擔任人大副委員長。另外西藏人大原主任向巴平措,內蒙古主席巴特爾也有希望進入。他們都在新一屆人大代表名單上。

因此,粗略猜估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副委員長的組成人員是:

委員長:張德江
副委員長:李建國、向巴平措、巴特爾、王晨、張平、吉炳軒、民革主席萬鄂湘、民盟主席張寶文、農工黨主席陳竺、陳昌智、嚴雋琪等

此次路甬祥退下來,但其中科院長職務繼任人、院長白春禮卻未現身人大代表名單。

2013-02-26

【沙士十年】鍾南山大踢爆:當年早發現非典但上頭不讓講

廣州《南方都市報》今天推出沙士專題報道,其中有鍾南山的專訪。

鍾南山說,當時洪濤(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學首席研究員)等幾位院士參與了病原體的查找工作,很快宣布衣原體是沙士的病原。 「他們都是很優秀的醫學工作者,但缺乏與一線臨床的協作。否則就不會發布這樣的結論。」


鍾南山透露,中國最早發現沙士,但保密不講。其中一個原因是「上頭(領導)不讓講」。他說,當時,廣州和香港合作都被看成「大逆不道」。


此事再次令人想起,當初廣州在2002年12月開始出現沙士病例,到2003年1月已呈爆發情勢。而香港在2月21日由劉劍倫從廣州帶來病菌傳入之前,如果廣東省給香港分享了經驗,哪怕是小預警,香港也不會那麼被動。


當時的廣東省衛生廳長是黃慶道。 2003年2月11日,廣東省衛生廳就沙士的有關情況舉行記者會,黃慶道指出,全省非典型肺炎已得到初步遏制,現有發現的病例均已得到妥善治療,絕大多數病情已得到控制。黃慶道還說,廣東省各醫院運轉正常,不可能出現「關門」、「封閉」等情況,所有的醫院都會接收罹患這類病症(沙士)的病人。


但是,數據顯示從佛山發現首例沙士病人的2002年11月16日,至2003年2月9日統計,廣東省發現305例病例。而2003年廣東省有1512人感染了SARS。即是在黃慶道說廣東沙士得到遏制之後,廣東發病人數增加過千人。


而且在前幾天,時任廣州醫學院廣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副所長肖正倫接受《廣州日報》採訪時回憶說:當時,由於全市很多醫院的ICU都被關了,幾乎所有的重症病人都往我們的ICU里送。很多醫生和護士都感染了,所有的主治醫生都病倒了。


肖還說,2003年2月11日廣州第一次召開新聞發布會公開了非典型肺炎名稱,當時使用的名稱的真正涵義應該是「傳染性非典型肺炎」,只是考慮到對社會的影響,將「傳染性」放到了後面的描述中。肖正倫當時帶隊研究河源、中山等地病例,2003年1月21日提交​​的《省專家組關於中山市不明原因肺炎調查報告》裡把沙士​​疾病定義為「非典型肺炎」,但當時出於穩定的考慮,沒有把「傳染性」放在定義裡。


黃慶道在沙士後調任廣東省人大常委會科教文衛主任,繼續當廳級幹部。退休後至到現在,還擔任廣東省醫學會會長。而當時的廣州衛生局長黃炯烈,至今還是衛生局長。可以說,廣東產生沙士,隱瞞沙士,傳出沙士,卻沒有人因沙士被問責。沙士被廣東當局包裝成天災,即「突發性自然災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