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1

周瑞金在《炎黃春秋》刊文斥老人干政


北京《炎黃春秋》雜誌網站月初被封至今,令很多人看不到2013年第一期雜誌,這期雜誌除了那篇新年獻詞大談憲政--維憲行動,正文第一篇也頗有看頭,我因為有看到,覺得值得介紹一下。

這篇一萬多字的長文是《人民日報》前副總編輯周瑞金所寫,題目是《從歷史視角看十八大》。周在開頭講到,自己作為從業黨報60年、入黨47年的老報人、老黨員,參加過或關心過黨的九大到十八大十次全國黨代會的宣傳報導,很想從歷史視角談談十八大。

首先,周瑞金介紹了十八大的最大亮點。他認為十八大的胡錦濤裸退、習近平全面接權,標誌著中國進入常人政治的新時代,這就結束了老人干政的歷史。

與常人政治相對的是,江澤民和胡錦濤的後強人政治時代。周直言不諱地指出,在後強人政治時代,黨的領導人都受到政治老人的制約,有些制約不利於新領導集體的主動擔當,如軍委主席延期交班(指鄧、江)。

文章說,這個時期黨內鬥爭的動向轉向了政治局成員:黨的十五大前處理了政治局委員陳希同問題;黨的十七大前處理了政治局委員陳良宇問題;黨的十八大前處理了政治局委員薄熙來問題。而且,他們都是以刑事犯罪被處理的。

「如此看來,黨執政以來63年​​時間裡,不論在什麼時期,黨內都充滿著鬥爭。......而十八大前發生的震驚國內外的薄熙來事件,十八大上卻沒有一個代表發出聲音,為什麼會產生薄熙來案件?有什麼值得吸取的主要經驗教訓?反映了執政黨建設中什麼樣的制度性、體制性的問題?中央應當負什麼樣的責任?這些根本性問題,恰是黨代表大會應當討論、應當解決的問題,怎麼能迴避呢?」

周瑞金在文章中提出的另一個觀點,也是黨內不少人在十八大前後的看法。

他認為,這次十八大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係與毛澤東思想的關係,做了更完整的、又有切割性的表述。明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係是鄧小平同志開創的,毛澤東思想不能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

近年來有些理論家起勁鼓吹毛澤東早就已經開始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周瑞金認為,其實毛是一直在探索以階級鬥爭為綱的中國發展道路,晚年犯下嚴重錯誤,與鄧小平以改革開放為動力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根本是兩回事,十七大報告把毛澤東思想含糊地放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裡一起闡述,這就混淆了兩者的關係。

不過習近平前些日子公開表示改革開放前後的歷史不能互相否定,不容割裂,改革開放是建築在毛時代的探索之上的。周瑞金恐怕被兜頭淋了冷水了。

周瑞金另一個觀點,是認為十八大第一次提出了鮮明肯定普世價值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周瑞金也對十八大報告的部分看法不以為然,他說,十八大把目前存在的問題看作是發展中存在的問題,認為通過深化科學發展,就可以解決,而沒有從體制性的內在衝突和矛盾以及基於大眾的切身體驗來思考和認識。「體制性問題不能僅僅依賴發展本身來解決,體制性問題帶有內在結構性矛盾,必須靠整體全局的體制性改革和結構性調整來解決。」

他舉例說,中國腐敗問題的嚴重性,不是一般經濟領域的腐敗,而是吏治腐敗、司法腐敗、輿論腐敗、教育腐敗,這是體制性的腐敗,不從體制著手,反腐敗也只能是揭發一個,清除一個,又長一個,循環往復,不能除本。

「應當看到,黨政不分的體制,兩套系統公務員膨脹,行政財政擠占民生財政太多的問題;城鄉二元體製造成農民工與市民矛盾,城鄉之間矛盾,貧富差距拉大矛盾問題;一把手專權失去監督,造成公權私用、公務員家丁化、官員家屬財產集聚化的問題,等等,這些體制性問題造成的危險,我認為要比精神懈怠、能力不足的危險更加危險得多。」

周瑞金也總結了胡溫十年的遺憾和不足:一是政治體制改革滯後,過分強調循序漸進和頂層設計。二是經濟體制改革沒有進一步深化,改革成了口號,政府對經濟的干預擾亂了經濟秩序,滋生了腐敗。三是腐敗愈演愈烈,群體事件越來越多,政府的公信度降低。

最後周瑞金再次講到薄熙來問題,提出「薄熙來如果進入十八屆政治局常委怎麼辦?今後政治局常委中如果出現李熙來張熙來怎麼辦?」他認為應當允許不同政見的存在與實踐。要允許黨內有派,允許常委會內有不同政見之爭。

應當說,周瑞金的許多看法和提議,都是準確到位的,但他也過分指意由上而下的改革。但這對於體制內的開放老人來說,也是很自然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