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31

難逃商業圍剿 北京電影製片廠拆卸




拍攝過無數聞名中外電影和劇集的北京電影製片廠(簡稱北影廠),為騰出「寶貴」地皮發展地產項目,早前開始拆遷行動。面對集體回憶即將被抹走,255名老演員、老員工憤而抗議,加上文化界、市民及媒體的關注,拆遷工作在十八大前被逼停。但隨著十八大落幕,推土機引擎隨時重啓,一場地產與文化的角力又再拉開。

進入北影廠往東北方向走,數百步後出現一條泥路,路的一邊是建築地盤,一個巨大無比的坑令人預見大型建築群即將拔地而起;另一邊是明清風情街等仿古建築群和多個紅磚建就的巨大片場,四周牆壁上畫著一個個白色的大圓圈,內書「拆」字,這種別具中國特色的符號宣告,這就是拆遷範圍了。

自從宣布拆遷後,被標上「拆」字的建築物十室九空,人迹罕至,踩踏在泥路邊上的枯黃落葉上,嚓嚓之聲清脆可聞。「領導說拆的時候,我就要搬走了。」與明清風情街一牆之隔的小院子裏,住著老北漂木工王德福,一名50多歲的山東人。

老王在北影廠工作逾10年,負責搭建佈景,參與過的電影無數。「(滿城盡帶)黃金甲你知道吧?那一大片的宮殿假景,都是我們弄的。」說起電影幕後工作,老王滔滔不絕,洋洋得意地告訴記者,臥虎藏龍很多拍攝場面,也是在他們打造的佈景下拍攝的。

北京電影製片廠是中國電影故事片生產基地之一,一部部廣為人知的作品在這裏出爐。老王工作的十年間,正是中國電影商業化的騰飛時期,惟也如此,電影文化正走入垂死暮年。

位於拆遷區中心的明清風情街鐵門緊鎖,兩隻小狗守著門口呲牙狂吠,寸步不讓。拆遷消息引起爭議後,北京當局僅確定保留其中三棟樓,但反對者要求整體保留,其中拍片逾千部的明清風情街是大家關注的重點。

記者手持掃把棍嚇走小狗,透過鐵門間隙窺探,只見往日熙熙攘攘燈光四射的明清風情街,今只剩四散的雜物、破爛的窗戶、褪色的劇照,還有斑駁的木結構建築,一陣朔風卷地而過,頓時塵霧迷蒙。不用老王搭建佈景,這裏最適合拍攝瘟疫之後。

對於拆遷的事,搓著烏黑雙手的老王顯得欲言又止:「唉,這裏是挺好,拍了那麼多片子……」說完,臉上刀刻般的皺紋聚在了一起。老王目前所住的小院是北影廠配給木工們住的,二層高木結構小樓之前擠住了十多人。隨著懷柔新影視基地建成,多數人被分配去新廠工作及居住,剩下老王一人「獨霸」整個小院,他在院裏開闢了一些菜地,自給自足。雖然對這裏的一草一木充滿感情,但作爲「資深臨時工」的他,飯碗更加重要。

和老王不同,那些退休的正式員工和老演員們,採取了相對激烈的抗議方式,走上保衛北影的前線,包括發表聯名公開信、集體舉牌抗議,呼籲當局制止強拆北影廠遺址。截至目前,北影廠所屬的中國電影集團並未作出任何承諾,官方也未明確解決方法。

告別了老王,路過明清風情街門口,落日餘暉下的白色「拆」字在黃色牆上特別耀眼,兩隻小狗又狂吠起來,仿佛記者就是來強拆的人。沿原路返經北影廠正門離開,大門拱頂站著工農兵雕塑,工人雕塑手指南方,而對正門口的一副紅底白字橫額寫著「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

有票房 沒有電影文化

北影廠的命運並非獨有,在中國銳意進行市場化改革時候,一大批著名的老牌國營電影廠早已先「走」一步。

比北影廠再早3年成立長春電影製片廠(長影廠),名氣不遑多讓,出過《白毛女》、《上甘嶺》、《董存瑞》、《英雄兒女》等一系列足以勾起幾代中國集體回憶的著名影片。但為了生存,長影廠在1998年開始賣地皮,將老廠區21公頃土地轉讓,再另圈地搞旅遊及房地産。

中國傳媒大學影視藝術學院教授趙寧宇曾直言,電影國企的再次騰飛,全部建立在出賣廠區土地的基礎上。除了北影廠、長影廠,上海電影製片廠也賣掉老上影地皮,「支撐了中國電影幾十年的三大國企,如今土地都被賣掉了」。類似情況的,還有名氣次之的西安電影製片廠、峨眉電影製片廠、珠江電影製片廠等等。無怪乎有人說,中國有了電影和票房,卻沒有了電影文化。

北影廠造星基地 拍片無數

位於北三環中路的北影廠大門口,目前每日仍有近百名北漂者冒著寒風從早到晚蹲守,準備隨時被挑中做群眾演員。在《天下無賊》飾演傻根一炮而紅的王寶強曾透露,當年自己也常在北影廠門口「守活兒幹」,最終獲馮小剛賞識。

從北影廠走出的演員、導演星光熠熠,包括劉曉慶、唐國強、趙薇,陳凱歌、陸川等,陸川得悉北影廠將被拆消息後在微博上稱感到「仿佛在拆自己的家」。導演徐向鋒也向內地媒體表示,中影的行為,是歷史的傳承在向利益低頭。

被喻為「新中國電影搖籃」的北影廠,早期拍攝了《祝福》、《林家舖子》等經典影片,文革期間僅負責拍攝4套半樣板戲。文革後拍攝名片無數,包括《邊城》、《火燒圓明園》、《末代皇帝》等,《臥虎藏龍》、《霸王別姬》、《駱駝祥子》也在此拍攝過。

廠內已關閉待拆的榮寧二府,是1987年為拍攝電影《紅樓夢》而建,爾後又成為《宰相劉羅鍋》、《還珠格格》等港人熟悉的影視劇的拍攝基地。多年來已有過百部影片在此拍攝,後來成為旅遊景點。

明清風情街展現的是具有明清風情的老北京,包括各類老字型大小鋪面、街頭雜耍的「天橋絕活」。在該處拍攝的最後一部電視劇《房戰》,2011年煞科,講述的恰好就是房地產行業的拆遷、限購等內容。而最後一部電影是8月初拍攝的微電影《輝煌》,講述一名看門老人對北影廠即將拆除的不捨。

接收民國資產 北影廠四遷其址

北影廠前身是國民政府的中央電影企業公司第三製片廠,原址在新街口,中共接收後在19494月成立北平電影製片廠,10月改現名。1954年廠址搬到安定門外小關,因為蘇聯援助,建築式樣和格局上都照搬蘇聯模式。1966年再搬到北太平莊,到1971年才搬到現址,新造曾是「亞洲第一大棚」的5000平方米特大攝影棚。

1999年北影廠併入中國電影集團,20087月中影懷柔數位基地建成,開始將北影廠搬往該處,並售出北影廠地皮。此前北京媒體透露《北影廠廠址合作建設協定主要內容》,其中規定北影廠可得到10億元的補償,舊址將建成占地面積17萬平方米、總建築面積66萬平方米的「北京益田國際夢工場」,當中包括酒店、寫字樓、購物中心及豪宅,落成後分給北影廠5萬平方米住宅。


(2012年11月)




事件發展表


2012年727--明清風情街、榮寧二府停止營業
812--北京市政府宣佈北影廠開始部分拆遷,9月底完成
82627--北京市文物局和規劃委相繼表態,北影廠的主樓、東樓和西樓已列入《北京優秀近現代建築保護名錄》,須保留
99日--255名北影廠職工和離退休人員聯名呼籲整體保留
915--數十名北影廠老演員舉牌抗議,高呼剷除腐敗、保衛北影
11月初--北影廠內多名民革黨員聯合提交「社情民意資訊」要求保留北影

2012-12-28

習近平母告誡兒子有來由

內地媒體最近翻出2009年國慶60周年獻禮紀錄片《忠貞》的片段,即習近平母親齊心在2001年春節和習近平通電話的畫面,重新上網,引起網絡一陣熱議。

排除當局為新領導人新造神運動的用意,也別在意齊心那套說辭充滿了擺拍的味道,這個片子裏面一些內容還是有點意思的。

齊心通過電話囑咐習近平:要把重擔挑好,千萬不可大意,千萬不能犯錯誤。

聯想當年的實際,2001年初,習近平正在擔任福建省長,而讓大批福建乃至中央高官落馬的廈門遠華走私案的餘波震盪,無論什麽原因,得以獨善其身的習,當然要更加小心翼翼。這也是他老爹習仲勛的看法吧。

另外,齊心還特地祝習近平和妻子彭麗媛家庭幸福。這恐怕也是意有所指。習近平在福建當官時和彭麗媛長期分居(按彭的說法是工作需要,按坊間傳說是感情問題),這種情況肯定不利感情和家庭的維繫,因此習母自然要嘮叨一番。

2012-12-24

黃菊復活,上海幫重塑

官方新華社今天發稿,江澤民題寫書名的紀實畫冊《黃菊》近日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出版座談會今天在上海舉行。出席會議的規格頗高,包括已經升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和中央文獻研究室等中央和國家有關機關以及上海市有關負責官員參加座談會。

新華社介紹,畫冊分為「早年求學、基層工作」,「致力上海改革開放」,「獻身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熱愛生活、樸素情懷」四部分,收錄430餘幅照片並配以文字說明, 「從各個側面展示了黃菊的高超領導藝術、優良政治本色、高尚道德情操。」


暫時未能看到這本畫冊,但從報導看來,應該是很厚重的一本,而且完全正面、偉大、光榮地描述黃菊這個在領導人任上病死的爭議人物。


這次活動,也是江澤民三天內兩度出現在新華社的報導中,22日是江澤民為《綠竹神氣》作序,加上其他非官方報導的現身活動,老江近期可謂空前活躍。


說到為黃菊出畫冊,可視為典型的為他重做墓誌銘。 2007年6月2日,常務副總理黃菊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終年69歲。黃菊臨死前的那段日子,幾乎被弊案燒到自身。上海在2006年爆發社保案後,中央紀委於2006年9月起對陳良宇立案檢查,整案涉及面之廣,多年來罕有。


黃菊的弟弟黃昔、黃菊妻子余慧文,均與上海社保案核心人物富商張榮坤關係密切。黃菊的前秘書王維工也因涉嫌受賄被捕。坊間流傳黃菊獲老上司江澤民力保,胡錦濤放棄進一步追查。當然,中共也不太可能對政治局常委這個權力最核心的頂層成員開刀,動黃菊身邊人,或者說動上海幫成員不過是敲山震虎。


可是現在,胡錦濤在十八大完敗、習近平羽翼未豐之際,江澤民頻頻活動,重塑上海幫金字招牌。不僅韓正坐正,擔任書記;連卸任上海市委常委7個月的59歲上海市常務副市長楊雄,也突然獲任市委副書記,令人側目;如今連臭名遠播的死人黃菊,也突然「復活」。


老江之能量,令人慨嘆。猶如天天喝紅牛的蟑螂,活力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