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2

烏坎抗爭週年 村民喊「林祖鑾下台」

廣東陸豐烏坎村去年9月21日大規模暴力示威潮,掀起長達三個月的抗爭活動,並成功爭取落實村普選和真正的村民自治。

惟新任村委三月上任後,被舊有反對勢力質疑追討土地不力,以林祖鑾為首的村委班子作風獨裁,施政不透明,引起昨日數百人聚集村委要求交代村務,有人更要無能者落台。

林祖鑾出面安撫,稱已經追回三千畝土地,但因為追討過程複雜,不能一次過辦妥,希望大家有點耐心,不要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

據悉,陸豐市對事件非常緊張,擔心十八大前鬧出「改革失敗」的話題,會被汪洋砍頭,因此派出大量便衣監控活躍人士,協助村委勸解村民,又阻止村民將事件在網上曝光,各學校也統一關閉校門防止學生隨家長鬧事。而新村委委員洪銳潮、莊烈宏等人的手機,早已被集體更換,以免外地記者「干擾」。

事情當天並未鬧出大亂子,但已將烏坎村的矛盾曝露無遺,可見林祖鑾班子未來仍是困難重重,而廣東所謂的烏坎模式,也隨時流於蛇尾,給反對者攻擊改革派留下口實。

2012-09-21

溫家寶頻露臉圖啥?

近期頻頻看到溫家寶露臉,到人民網關注了一下,這個中國政壇影帝,最近20日幾乎沒有休息過。
8月31日:溫家寶在天津同德國總理默克爾一起與兩國企業家座談
8月31日:溫家寶下午在天津考察保障房建設
9月2日:第二屆中國—亞歐博覽會暨中國—亞歐經濟發展合作論壇在烏魯木齊市隆重開幕。溫家寶出席開幕式並發表題為《再創絲綢之路新輝煌》的主旨演講。分別會見了出席第二屆中國-亞歐博覽會的柬埔寨首相洪森、吉爾吉斯斯坦總統阿坦巴耶夫、哈薩克斯坦總理馬西莫夫、阿富汗第二副總統哈利利和土耳其副總理巴巴詹。
9月3日至5日:溫家寶來到新疆和田、喀什地區的和田縣、洛浦縣、墨玉縣、喀什市、疏勒縣、疏附縣考察
9月5日:溫家寶在中南海紫光閣會見美國國務卿克林頓。
9月6日:溫家寶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俄羅斯聯邦委員會主席馬特維延科。
9月6日:溫家寶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舉行會談。
9月6日:溫家寶在人民大會堂會見出席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秘書處成立大會暨首次國家協調員會議外方代表。
9月7日:溫家寶乘飛機趕赴雲南昭通地震災區。
9月7日:全國教師工作暨"兩基"工作總結表彰大會7日在京召開,溫家寶出席大會並講話。
9月10日:溫家寶到位於北京市昌平區的外交學院新校區,出席周恩來同志和陳毅同志銅像揭幕儀式並講話
9月11日:溫家寶在天津出席第六屆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和企業家座談會,並回答了世界經濟論壇主席施瓦布和企業家代表的提問。分別會見了出席2012年天津夏季達沃斯論壇年會的盧旺達總統卡加梅、巴基斯坦總理阿什拉夫、拉脫維亞總理東布羅夫斯基斯、丹麥首相託寧-施密特、立陶宛總理庫比柳斯和新加坡榮譽國務資政吳作棟。
9月12日: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確定促進外貿穩定增長的政策措施。
9月13日:中國新聞社成立60週年紀念大會在北京舉行。總理溫家寶為中國新聞社題詞。
9月14日:溫家寶應邀到清華大學看望師生,並在學校大禮堂發表演講。
9月15日:溫家寶應約與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通電話,雙方就年內將舉行的中俄總理第十七次定期會晤和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總理會議等交換意見。
9月19日: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聽取退耕還林工作匯報,討論通過《京津風沙源治理二期工程規劃(2013-2022年)》,決定設立"全國低碳日"。
9月19日至20日:溫家寶赴布魯塞爾出席第十五次中歐領導人會晤並對比利時進行正式訪問。
就快退休了,70歲的人還這麼勤力,到底圖什麼?

2012-09-15

天安門區域花卉佈置露玄機:18大還是9常委

據新華社9月13日報道,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3週年及迎接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北京市9月16日起在天安門廣場及長安街沿線佈置花卉工程,9月27日竣工。花壇擺放時間將持續到十八大會議閉幕以後。

根據北京市園林綠化局公佈的花卉佈置方案:天安門廣場中心佈置15米高、直徑50米的巨大花壇。天安門廣場東、西兩側綠地內佈置12根花柱、18個花球。天安門廣場東、西側路還將佈置80組圓形花缽;天安門兩翼將佈置90組容器花卉。從建國門至復興門的長安街佈置以「輝煌成就」為主題佈置9處花壇。

以中國人固有的象徵意義,方案似乎顯示一些涵義。從時間上看,十八大是在10月1日之後,毋庸置疑了。
天安門廣場中心的單個巨大花壇代表中國共產黨;
12根花柱象徵秦始皇12銅人,即天下武器盡收黨手;
18個花球當然是18大召開了,一片繁榮;
80組圓形花缽是說建軍80多年了;
90組容器花卉是指建黨90多年了;
霸住長安街的9處花壇,就是說,這一屆還是9個常委!

這樣解讀行不行?哈,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穿鑿附會的。


2012-09-14

曾蔭權卸任後廣州塔登高

前特首曾蔭權卸任後,面臨廉署調查,一直非常低調,加上梁振英因施政問題成為傳媒及公眾新焦點,令曾忽然隱身。 不過,廣州的廣州塔公司8月30日一則微博,就曝光了曾蔭權。該微博圖文介紹香港前特首曾蔭權伉儷到廣州塔參觀,公司兩名高層特別陪同上塔並合影留念。 照片可見曾前特首退休2個月後,未現發福,反見清減,神情戚戚,威儀不再,連平時外遊最喜歡掛在頸的佳能單反數碼相機,也不見了踪影。 當官慣了,退休的曾生出遊不能享受前呼後擁,太不習慣了。估計如果政協就算不給當副主席,給個委員會主任,曾也照收。

2012-09-05

習近平是「被受傷」失勢嗎

9月5日中國新聞一個比一個重磅,王立軍罪名終於公佈出來,是徇私枉法、濫用職權、判逃、受賄,看字面足以讓他坐穿牢,實際呢,無人知曉,新華社稱成都中級法院將擇日開庭審理,誰知道到時怎麼審呢。

另一宗國際矚目的消息,更加神秘。眾所以為十八大後將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的現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突然取消和到訪的美國國務卿希拉里的會面,引起猜測。

華爾街日報一句報導,更令猜測嚴重化,據稱美國官員透露了習取消幾場外事活動不見人的原因是「背部受傷」!

中共領導人的身體健康是最敏感的機密,若該消息真的引述自美國官員,則很可能是中共高層告知到訪的希拉里,再由其身邊官員傳了出去。但中共高層即便這樣說,未必就是事實的全部,我們不妨再猜測一下。

事情來得很突然,新華社9月4日晚上9點多還發稿,說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戴秉國、楊潔篪9月5日將會見希拉里。據美方說法,是到了晚上11點才收到通知,習近平臨時取消會見。楊潔篪9月5日在記者會上也不好說什麼,只是說這是和美方商妥的安排。

一,假設習近平真的背部受傷了。那麼是什麼樣的傷,導致連象徵式的十分鐘會面都支持不了呢。

可能肌肉嚴重拉傷無法動彈。這麼晚了能有什麼動作會拉傷肌肉?難道是做愛做的事,和誰呢。當然了,也不能全靠新華社的報導來推估時間,可能他更早一些拉傷,但以為經過物理治療能恢復到一定程度,所以遲遲未通知而已。

可能濕氣重、內息阻滯,導致背部嚴重疼痛也說不定,怎麼說習近平也是快六十的人了,平時也好兩杯,估計事務繁忙運動少,一些疼痛少不免。

可能背部一個良性脂肪瘤在缺乏重視的情況下轉惡性,或者不小心洗澡時碰破了感染,別以為領導人對疾病預防的覺悟就比我們普通人高,他們也是人,不想見醫生是正常的。

可能是遇刺受傷了,鑑於中共對領導人的保衛嚴密性,這是比較低可能性的事。說句笑話,如果家庭不和睦,讓彭麗媛拿水果刀捅傷背部,那就很難保衛了。

二,習近平並非受傷,而是政治原因未能見外賓。

最大的陰謀論當是他在黨內鬥爭中突然失勢,被對手以對付薄熙來的手段對付了,處於自由受限的狀態。而李克強在習近平未能見希拉里的情況下,9月5日臨時加插了會見希拉里,很明顯是作為中共下一代領導層的代表會見外賓,這更加為陰謀論增添證據。如若政治鬥爭真的到了這個地步,中國政局恐怕要亂了。

也可能習近平自己以各種理由拒絕上位,自願賦閒。境外傳媒一早就說,習近平不願接下胡溫這個爛攤子,不想自己是擊鼓傳花的最後一棒,中共最後倒在自己手上。

三,其實習近平是其他急病,為免影響十八大前政局穩定,故而以較易復原的外傷掩飾真相。

四,香港也有人聯繫到特首梁振英取消外訪活動,雖然說要處理國民教育問題,實質是中央有人南下深圳面授機宜,或者說是訓話,所以可能是習近平為了南下而取消和希拉里的會面。這種可能性低,一來如果安排得宜,時間上不是大問題,而且反國民教育也不是突發事件;二來也不必習近平親自下來。

梁振英取消外訪,不如猜測是國家將有大事。在北京的記者們,應該群出市面或者中南海、301醫院等地感受氣氛了吧。

2012-09-04

韓曉清的背景

日前大放厥詞責罵香港保釣人士登釣魚島是害國、昨天又在環球時報登文假道歉真辯護的日本日中新聞社長韓曉清,身份信息不多,媒體報道時也有搞錯的地方。

根據了解,韓曉清現年49歲,女,是河南省鄭州人,23歲時東渡日本留學,隨後入籍日本,取了個日本名叫石川尚代。

剛開始時,韓曉清承包了《人民日報》海外版的日本發行,成為日本地區代理,落力推銷。到1999年,也不知道哪裡來的錢,韓曉清成立了日中新聞社,任社長。

2007年,日中新聞社和人民日報社合作,出版《人民日報》日本版。效益如何不得而知,但韓曉清的身份因攀上人民日報而猛漲。近年來經常活躍在內地各地,儼然著名外媒高層,去年還透露要在家鄉鄭州設立日中新聞社分社,被地方政府捧為上賓。

2012-09-02

站出來!別讓小孩當前鋒

住在西環,晚上12點過後,經常看到港大學生或三三兩兩,或卿卿我我,或成群結隊地下山搵食買醉,感覺現今學生真令人羨慕之餘,又不期然想起,為何中環那些中學生在紮營抗爭,大學生們卻似乎與之絕緣?

確實,大學生們經過多年刻苦讀書,已經甩難,何況他們也不必讀國民教育,大可以「與我何干」。

這是香港的悲哀的一個表現。大學生們是否沒有想過,國民教育的推行,只是梁振英政府乃至北京當局對港政策的一個表現,反對強行推行讚頌中共的國民教育,其實就是維護你我核心價值的行動。為中學生爭取到符合你我核心價值的教育,就是為自己爭取未來的生存環境。

另一方面,反對課程開設,也不應該是中學生的任務,而是成年人的義不容辭的義務,包括大學生們。

中小學主要課程都不應該是學生參與制定的,他們是接受教育的階段,否則中學生為什麼不能採取大學式教育?反對港式國民教育的成年人,你讓中學生走在前頭、充當主力、絕食抗爭,你心何忍?還要撰文、出報鼓勵,這是什麼一種心態。

在現階段,我們要反中共一黨專政,而不需要反國家。香港人民,也是中國的主人,我們要不遺餘力地推進國家民主發展,而不是刻意去掉自己的「中國人」標籤。除非你已入籍他國,並自認自己非中國人,最好是自我感覺得到那一個祖國的人民的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