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3

安裕先生真糊塗?

看安裕週記,據說是很多媒體人的每週功課,前兩天看了《張純如的國民教育》,發現博學多才的安裕先生,還是那麼能扯,東拉西扯,差點讓人摸不著北。

簡單點說吧,安裕認為在美國的張純如父輩祖輩,還念念不忘教導張純如不要忘了自己是中國人,念念不忘中華美德,安裕認為這是普世價值熏陶出來的,而且也才令中文不如英文的張純如寫出了一紙風行美利堅一舉扭轉日本戰後塑造的形象(誇張語照搬)的《南京大屠殺》。

我在想,是不是文人都這樣?淺顯的道理,總要繞個十八幾道彎來敘述,短話長說,估計怎麼也不是為了稿費吧。

出國嘛,那麼遠,那些年回一趟國也不容易,何況張家心中的中國,也已成了故國。

失去的才珍惜,離鄉了才會思故土,還有距離產生美。

這都是「普世」感受。我這裡為普世加引號,是因為被矯扭造作的堆砌。

如果我舉家離開香港,到萬惡的社會主義中國生活,我肯定會教導我的孩子別忘了我們來自香港,我的港民教育應該會很嚴重。

很多人對自己的地方缺乏熱愛,是因為身在此山中。有了距離,才看得更清。

台灣被日本人佔領統治過,多少留下一些日本因素,不少台灣人也對日本有好感,他們才懶得理會什麼是南京大屠殺。香港人其實也一樣。

香港被英國佔領統治過,英國人也留下了一些東西,香港不少人也懷念起那段日子來,忘掉了英國人如何輸入鴉片毒害同胞(現在港人祖先當時很多在廣東),如果用炮火侵略中國。

如果說,英國人後來統治香港,貢獻更多,甚至有些香港憤青說「幸虧香港英佔」。看來如果搶你妹回家強姦,然後教導她知書識禮會做生意,你還會感謝我啦。

如果教國民教育,中共黑暗必定要教,英國侵略和偽善也必不可少,否則當我們避免了滿街少年披中共黨旗的景象,卻出現米字旗重臨的心痛場面。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