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30

認識國情要多北上走走

早前合肥審理薄熙來老婆谷開來一案,內地原來也有很多人知道。有一天我在內地某市打的士,上車後的士司機談到「薄熙來老婆受審」時說,「把這個案子拿到合肥審,是在陷害合肥。」

這下輪到我莫名其妙了,問之,答曰:「薄熙來所做的都是為了老百姓,他在重慶嚴打黑社會,讓全部警察上街巡邏,讓官員下鄉,辦了不少實事,很多人都知道他是被誣陷的。讓合肥判他老婆的罪,到時全國都會說合肥亂判。」聽完這樣的解釋,我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確實,在合肥審理谷案期間,有不少來自全國各地的挺薄人士在法院外發表意見,現在連隨意碰到的司機都這樣認為,可見薄熙來在內地有一定市場,文革土壤肥沃。

中共為了保證一黨專政而顧及黨的形象,對當年的反右、文革這些荒唐極左運動都沒有徹底否定,更加不用說中共「神人」毛澤東了。鄧小平雖然改變了路線,但仍要搖著中共這支大旗,是為了掌政需要,毛澤東不能批倒,否則就重蹈赫魯曉夫批判斯大林導致蘇共失去民心的覆轍。

從鄧時代至今,中國走著政治向左、經濟轉右的道路,發展過程中的矛盾積累到現在,令中國變成一個複雜無比、不知從何理清頭緒的國度。其中一個現象就是基層民眾不滿貪腐橫行貧富懸殊而要求回到毛時代,他們對毛澤東對文革甚至江青的緬懷,相比在現狀中屬於主流的自由派要求公平民主來說安全得多,因為某程度上他們代表了中共正統。

中國這麼複雜,如果不實際接觸,安坐香港指點江山,是很容易誤會國人。就算五千年中華歷史了然於胸,可惜中共早將其治理下的中國內地六十年切割了出來,無跡可尋。所以要懂中國,還是需要讀中共黨史,還要參加國情團,可別壓個「支持洗腦」的帽子給我。

2012-08-21

十八大看點

相信在4月份之前,關注中共十八大的人,都會將不少的注意力放在汪薄之爭上,這不僅關乎兩個政治明星汪洋與薄熙來的去向,更代表了廣東模式和重慶模式在黨內的支持度,關乎中共未來路線取向,向左向右的大問題。

現在不用說,薄熙來的政治生命已經被判處死刑,中國內地目前也不存在是否走回頭路的問題。而薄熙來的命運,一般相信會在十八大前有個了斷。

九月就快到了,根據港媒的最新消息,十八大下月下旬召開,那麼十八大還有什麼看點?

第一,團派勢力隨著胡錦濤卸任而被看淡,事實是否如此?李克強和李源潮能否聯手帶起隊伍?他們會拿到什麼具體職位,決定後面的權力安排。而團派矚目新星胡春華是否如外媒的大膽估計,直接入常委?

第二,太子黨能否如願成為執政中堅力量,是否以溫和派面貌出現?相信機會頗大。

第三,政治局常委是9人還是7人,就像大風吹遊戲,是個很影響人事佈局的問題。習近平和李克強之外的位置,由誰來坐,肯定都是世界關注的。

第四,軍方勢力佈局。胡錦濤是否沿前輩之路,續任軍委主席?軍委副主席和軍委委員已經老化得特別嚴重,這一次幾乎是大換血,太子黨佔據多少個位置,哪些進入軍委,哪些撐習近平,與習近平王位的穩定息息相關,最近有關軍人干政的說法,是空穴來風?

第五,政治局委員名單出爐後,如何分派位置一時未必明朗,上海、廣東、重慶的下一任老大,將是哪位政治局委員,有靠媒體打聽了。

2012-08-20

谷開來為什麼不能判死刑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之妻谷開來毒殺英國商人海伍德一案,還有差不多8個小時就在安徽合肥一審宣判了。這是個中央定奪的判決結果,所以雖然是一審宣判,但我們可以相信,什麼上訴、申訴的結果都不會有所改變,而且薄家谷家肯定已知道結果。

幾乎全世界都認為谷開來不會被判死刑,理由很多,包括她有檢舉他人立功,她作案動機是為了保護被海伍德禁錮的兒子薄瓜瓜,她作案時精神有點問題,她是當今左派共母須顧及政治影響等。

谷開來為什麼不能判死刑?立功情節相信不能大到挽回一命的程度。海伍德若真的禁錮薄瓜瓜為何沒有英國警方證詞?薄瓜瓜的證詞也沒被法庭採用。精神問題雖然被認可,但鑑定人員認為她負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最後一個,當然是政治考慮了。

薄熙來被拉下台,無論左派右派,都認可是政治鬥爭因素為大,同情薄熙來的左派人士在民間乃至軍中、政壇仍為數不少。因此就算谷開來真的殺了人,從情緒上講,左派仍然無法接受。

十八大交班,穩定壓倒一切,胡溫雖然敢冒險拉下薄熙來,因為這事關未來十年中共內部穩定和命途,但不會在大局已定的情況下再去冒這個險。

所以今天的判決,谷開來如果判死,那才是大新聞。

其實我們不應該忽視一點,就是谷開來作案動機其實是情殺,當局或許知道,不說,無非是想留下谷開來的命。

2012-08-13

安裕先生真糊塗?

看安裕週記,據說是很多媒體人的每週功課,前兩天看了《張純如的國民教育》,發現博學多才的安裕先生,還是那麼能扯,東拉西扯,差點讓人摸不著北。

簡單點說吧,安裕認為在美國的張純如父輩祖輩,還念念不忘教導張純如不要忘了自己是中國人,念念不忘中華美德,安裕認為這是普世價值熏陶出來的,而且也才令中文不如英文的張純如寫出了一紙風行美利堅一舉扭轉日本戰後塑造的形象(誇張語照搬)的《南京大屠殺》。

我在想,是不是文人都這樣?淺顯的道理,總要繞個十八幾道彎來敘述,短話長說,估計怎麼也不是為了稿費吧。

出國嘛,那麼遠,那些年回一趟國也不容易,何況張家心中的中國,也已成了故國。

失去的才珍惜,離鄉了才會思故土,還有距離產生美。

這都是「普世」感受。我這裡為普世加引號,是因為被矯扭造作的堆砌。

如果我舉家離開香港,到萬惡的社會主義中國生活,我肯定會教導我的孩子別忘了我們來自香港,我的港民教育應該會很嚴重。

很多人對自己的地方缺乏熱愛,是因為身在此山中。有了距離,才看得更清。

台灣被日本人佔領統治過,多少留下一些日本因素,不少台灣人也對日本有好感,他們才懶得理會什麼是南京大屠殺。香港人其實也一樣。

香港被英國佔領統治過,英國人也留下了一些東西,香港不少人也懷念起那段日子來,忘掉了英國人如何輸入鴉片毒害同胞(現在港人祖先當時很多在廣東),如果用炮火侵略中國。

如果說,英國人後來統治香港,貢獻更多,甚至有些香港憤青說「幸虧香港英佔」。看來如果搶你妹回家強姦,然後教導她知書識禮會做生意,你還會感謝我啦。

如果教國民教育,中共黑暗必定要教,英國侵略和偽善也必不可少,否則當我們避免了滿街少年披中共黨旗的景象,卻出現米字旗重臨的心痛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