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24

防得了多少個陳冉?

蘋果日報用頭版的篇幅,講述了一個令人震驚的共青團入侵香港政府機要的故事!

陳冉,這位據說二十七歲的來了香港六年九個月的新移民,獲委任為候任特首辦項目主任。似乎,很多人會關注她非永久居民卻能擔任公務員的特例問題上,而蘋果日報記者則從渠道查悉了陳冉的機密背景,她,曾是共青團員。

共青團和中共太密切了,它全稱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雖然以群眾團體自稱,但介紹它的第一句就是在中共領導下的....

共青團還被定位為中共的助手和後備軍,團章規定,團員要宣傳和執行中共的路線和方針政策,入團必須宣誓堅決擁護中共領導。

不過團章也規定,團員有退團的自由(這一點蘋果寫錯了),或者無正當理由而連續六個月不交團費、不過團組織生活,即視為自行脫團,會被除名。

陳冉說她六年沒交團費,但沒說是否向組織交代了“正當理由”。如果她的理由獲組織認可,她的團籍要到二十八歲才作廢。那麼她在香港這些年,豈不是中共在港助手?

陳冉是上海人,在當地名牌學校位育中學就讀的時候就已經入團,2004年高考是該校文科成績最好的,考入了清華大學新聞系,所在基層組織關係也轉到清華。2005年赴港入讀港大,估計關係並未遷到原居地上海。

有內地資深青年工作官員透露,其實,部分地方團組織和去了港澳的內地生團員,有溝通渠道,確保組織生活不中斷。如果陳冉還是團員,那清華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團委就要負責與她聯繫了。

不過,內地團員數量極其龐大,團中央截至2008年的數字顯示,內地共有團員七千八百多萬人,和黨員差不多。團員在十四至二十八歲內地青年階層的比例相當高,佔兩成六,許多中學生老早就被發展入團了。大學裡面,不是團員的更是少見。

團員身份在內地學校非常普遍,普通到大家都不將它當回事,而且組織性也非常渙散,幾乎變成形式化。

有內地團員在網上留言譏諷香港報章,稱,去香港的內地學生全部是團員,除非杜絕他們進入政界、政府,否則香港媒體、香港市民會整天“提心吊膽”。

這就很說到點上了。記得以前看過的資料顯示,有三萬多名團員在香港讀書、工作。陳冉是所謂共青團背景,難道想將她列入團派?哈哈。

中共要找代言人和傳話人,有的是渠道和人物。港人需要防共青團員?防新移民?還是防所有曾經跨過羅湖橋的阿伯師奶們。

2012-04-12

血統救不了老紅衛兵薄熙來

薄熙來夫婦出事後,內地官方媒體不斷強調黨、政、軍、民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思想,擁護中央的決定,反而給人看出黨政軍民內部的不和諧聲音,肯定存在,而且不小,否則不必這麼重複強調。 

在境外,民眾對內地政局了解不多,因此當成宮廷政鬥戲來看的多。而媒體則由於其打落水狗的習慣,無不集中挖掘、自造奪人眼球的薄熙來醜聞或者所謂的內幕,反正沒人出來否認,卻又能討好讀者的八卦心理。反倒你正經分析或保守報道,會令讀者認為無料到。
這種現象已經成為一種慣例,不必深究了,反而我覺得很有趣的是,這次中國政局,彷彿是文革的某部分延續。

薄熙來是太子黨,也是文革初期的老紅衛兵,是聯動的骨幹分子,信奉支持血統論,即,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薄熙來在文革時是北京四中的,而同學學生牟志京辦的《中學文革報》以遇羅克《出身論》為主的文章大肆鞭撻血統論,被查抄的時候,據說薄熙來有份帶隊。(自由鬥士遇羅克,後來因此被槍斃。)

胡錦濤和溫家寶在文革開始不久,就去了甘肅基層工作。我不知道胡溫到底曾否進入與老紅衛兵對抗的、以平民子弟組成的造反派當中,似乎有文章還說胡錦濤是偏向老紅衛兵立場的保皇派,但胡溫是平民出生,老紅衛兵這批以紅色高貴血統自居的人,恐怕不會將胡溫這類人列入自己人的行列。

文革後,出於穩固紅色政權的需要,曾經的老紅衛兵的太子黨們紛紛獲安排到黨政軍部門任職。到六四後,太子黨的血統因素更加成為升官要素,紛紛掌握一方大權。

對胡溫乃至大部分平民出生的團派,薄熙來這批太子黨根本看不起,也因自己的高貴身份,根本不怕被打擊。因為文革後,“不查辦太子黨”已經成為當權者黨內鬥爭的默契,這樣大家才無後顧之憂。所以太子黨腐敗情況,已經爛了幾十年。

這次胡溫拿薄熙來開刀,為政權和平交接、下屆領導層執政順利、保持中央路線延續性掃清障礙,撇除權鬥正面看,對國家穩定是好事,對破除固有保守包庇傳統是進步。

對中共來說,卻可能埋下大分裂的種子。開了此頭,以後誰掌權,敵對派系恐怕毫無安全感,那批擁有紅色血統的掌有一定實權的黨政軍官員,哪能沒有怨言?互相報復,以血還血的鬥爭恐再起。

說不定胡海峰、溫雲松過兩年就被處理了。也說不定中國民主陣痛會提前到來,中共瓦解的日期加速來到。

2012-04-11

全國表忠心,支持處理薄熙來



看來薄熙來案件中央處理得頗為小心謹慎,薄熙來作為紅色革命家後代,又身居高位,背後關係錯綜複雜,黨政軍均有支持者。

所以今天全國各省市黨報,全部引用人民日報的評論文章《堅決擁護黨中央的正確決定》,和新華社兩篇關於薄熙來、谷開來的報導,位置也幾乎一致,既是頭版顯眼位置,又非頭條(除了廣東的南方日報)。這是中央要求各省市表忠心,文革遺風。

今天,薄熙來一詞正式納入百度搜索的過濾詞,在微博,薄一波、薄熙來、薄瓜瓜的消息均被屏蔽,革命家庭一家三代的名字成為禁語,實在罕見啊。 胡溫處理薄熙來,明顯是為了十八大的接班人掃清障礙。按照之前薄熙來的聲勢,以及其極左作風,一旦薄熙來在十八大進入最高權力核心,勢必成為另一山頭,習近平、李克強恐怕難組成強勢核心,中共文革後的施政路線也很可能變道。從這個意義上講,雖然胡溫處理薄熙來離不開政治鬥爭,但此舉也算是保證了中國未來十年的政治穩定,避免了政權從內出現動盪,也令社會和經濟相對得到穩定發展。

薄熙來事件也顯示中共政治制度依然未得完善,才有野心家崛起的土壤存在。而如此處理薄熙來,和過往處理陳希同、陳良宇差不多,更反映出中共仍依靠政治手段治黨治國,法治不彰的情況某程度上三十年不變。在這個鐵幕獨裁政黨定下的秩序下,加上胡溫最近兩次清繳政敵的演示,未來的領導人有「法」可依了,中國政治狀態,越來越走入暗夜。

2012-04-10

拿下薄熙來了,然後呢?

果如所料,薄熙來徹底失敗了。

官方媒體新華社今晚發出的簡短消息,全文如下:「鑑於薄熙來同志涉嫌嚴重違紀,中央決定,依據《中國共產黨章程》和《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案件檢查工作條例》的有關規定,停止其擔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由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其立案調查。」

消息行文與06年9月陳良宇一案時幾乎一致,只不過少了交代薄熙來所涉具體問題,也無說明這個決定是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的。

中央在處理薄熙來問題上小心翼翼,因為薄熙來的支持者眾多,而且鐵桿子多,稍一不慎,容易引起黨內不和諧,甚至動亂。昨日當局不斷向外媒放風,事先張揚將公開薄熙來被處理的消息。經西方媒體報道後,消息當然旋即傳遍內地互聯網,網民的反應很快被收集回報。直到中央電視台晚上十一點新聞報道中央的決定,已變成「果如所料」的消息了。

新華社的報道中,仍稱呼薄熙來為同志,又沒提到雙規,而且是被停止職務,有人會認為這是薄熙來將獲寬大處理的象徵。

但其實稱謂與未來如何處理關係不大,始終薄熙來之前的地位頗高,而且未最終定案,稱呼同志不為過。另外,中共黨員身分的貪腐官員被司法機關處理前,都要中紀委立案調查。而雙規只不過是調查中的一種手段,方便逼令貪官和盤托出;雙規之前還有更溫柔的調查舉措,集中談話。

至於薄熙來最後調查落實的嚴重違紀問題,詳細會包括包庇親屬犯罪、濫用職權、以權謀私,甚至搞權色交易、玩弄女性。

胡溫政治鬥爭手段夠硬,拿下陳良宇打沉上海幫,拿下薄熙來擊散新左派,然後呢?胡溫能在任期內平反趙紫陽、為六四翻案嗎?以他們的能耐,我認為是完全可以辦到的,起碼階段性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