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31

貪靚!買富士X10



我有單反數碼大機用,細機主要用來平時出街,方便隨拍。原來是用理光的GRD第一代,用了好多年,好滿意成像。但由於部GRD用久了神神地,又越來越慢,所以決定狠心換掉它。

經過一輪比較後,最終在奧林巴斯的XZ1和富士X10( Fujifilm FinePix X10) 之間衡量。參考了各方使用體會、評測,覺得兩者在色彩、光圈方面都符合我的要求。

最後讓我選擇買x10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它的快門時滯優勢! 0.01秒的快門時滯,據稱比canon 5D ll還短。試機的時候,那種即拍即有的感覺徹底征服了我,這一點我還沒試過哪個細機有如此迷人的速度!加上極速連拍,這足夠我出去做野用。

x10另一個吸引人的地方,估計無需多講,就是它的復古外形好型,對於我這種懷念菲林時代的人具有極大誘惑力。

雖然x10貴了一千多,但既型仔又快,非它勿屬。我3月中在華仁買,四千五。

另外焦距段28-112mm很實用,手動變焦也更快速方便,雖然令人要兩隻手操作細機。此外相機光圈f2.0-2.8夠大,而微距也與GRD一樣強勁。

相片質素方面,x10和GRD差不多,但高iso時x10較佳,在白天時,x10的對比度有點兒不足,總體是很漂亮的。

另外,由於光學取景器內沒有任何電子信息,連是否合焦也沒有顯示,只能靠聽,因此很多人認為這個取景器等於多餘廢物。我則不這麼認為,因為一旦相機電池所剩不多時,它就發揮了作用。

當電池剩下兩格,而又需要用一段時間且沒有機會充電的話,我會關掉LCD顯示屏,改以光學取景。而且盡量用快門先決這種簡單模式,保證影像清晰又省電;對焦關掉人臉模式、不用多點對焦,不要AF-C的自動連續對焦,關掉攝影圖像顯示,所有可以不用的功能都停止,延續我的拍攝樂趣。

當然,這個相機也有缺點,除了相片的對比度較平外,iso400打後的素質一般;廣角28mm始終少了一點點;電池一般,現在才後悔應該在買機的時候要一塊備用電

2012-03-30

梁振英家鄉鬧雙胞,身份添謎團

(← 柴里村)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當選後,他在山東威海的家鄉也成為內地媒體和網民的關注焦點,正當各方報道「梁振英家鄉威海橋頭鎮柴里村」慶祝盛況的同時,當地卻傳出梁氏家鄉不在此的消息,當地媒體在報道柴里村情況的時候,也刻意避開類似「梁振英家鄉」的表述。

《威海日報》、《威海晚報》在梁振英當選翌日,即26日刊出的報道,主要是採訪梁振英母親江秀枝在威海的外家親人,據稱梁振英舅父江鳳滋一家長住威海市,梁振英表姐江培珍手上還保留著梁振英十一歲那年寄過來的姐弟三人合照,相片中的梁振英一臉羞澀。兩家在七十年代末斷了書信往來。

看來,江培珍和梁振英的姨表關係應該不假,但江培珍所說的梁振英父親梁忠恩的家鄉就出現了爭議。江培珍稱當年書信中,江秀枝曾表示丈夫梁忠恩來自榮成市豆山。當地記者據此判斷,梁振英可能來自榮成市埠柳鎮豆山下的學福村(原名東豆山村)。據稱該村的梁姓中,有很多振字輩的人,按照族譜記載推算,梁振英應該是梁家第十七世子孫,不過學福村的梁氏族譜中並沒有梁忠恩這個名字,這一點和柴里村的說法也差不多 。

不料,三天後,西豆山村的村長梁玉敬主動向南方的記者出示該村族譜,上面赫然有梁忠恩的名字,但又神秘地表示不容細看,要上級部門批准。

但是學福村的另一個說法,又將情況搞複雜了。

學福村婦女主任梁玉秀告訴當地記者,以前聽老人說起, 梁振英的爺爺梁景珊由於戰亂去了台灣,而梁振英的父親又輾轉到了香港。

梁振英去年(2011年)曾表示,父親是八十多年前從威海到香港當警察的。算起來應該是上世紀二十年代,這一點和港英政府二十年代赴當年的英租地威海衛招募警察的歷史吻合。

另一方面,柴里村的說法也疑點重重,被認為是梁振英堂兄的梁景新說,失去聯繫的三叔名叫梁澤元,他們沒有證據能將梁澤元和梁忠恩劃上等號。還有,梁景新還向香港媒體表示,三叔梁澤元在浙江讀書,四十年代曾在成都寄信回家,此後音訊全無。這個說法,又與梁振英自己的說法不符。

至於他們為何覺得梁忠恩就是梁澤元?原來是政府人員在05年曾上門調查梁忠恩來歷,當時那些調查人員的一些說法,令梁景新一家確定梁澤元改名梁忠恩。而梁景新能令人相信他和梁振英有親的,還在樣貌上,梁景新年輕時候的樣子,和梁忠恩非常像,特別是那對兜風耳和鼻子,簡直一個模子造出來的。

從地域上來說,當年英國租借的威海衛其實很小,梁忠恩未必就是租界內的人,應該是從周邊地區到威海衛應募的,所以梁振英說父親從威海來香港,不等於父親就是威海衛裡的人。

另外,榮成市(縣級)現在屬於威海市(地級)代管,榮成人也算是威海人。而以前,包括柴里村在內的整個橋頭鎮,屬於榮成市範圍,後來1994年行政區劃改動,橋頭劃歸威海環翠區管轄,所以江家認為梁忠恩來自榮成市某地,柴里村並無衝突。

在族譜和傳說記載上,威海梁氏六百年前從蓬萊而來,居住在黑石山東麓,即黑石村和柴里村一帶。榮成市學福村的村誌也寫明該村祖先來自柴里村,因此梁忠恩也算是柴里村人,只是近親是誰無法說得清。

威海市宣傳部門為免出現張冠李戴的尷尬局面,已經要求當地媒體不再觸及此次家鄉爭議的話題,甚至要求暫時停止報道柴里村的情況。《威海晚報》本來近日有一個關於梁振英家鄉確實所在的重磅長篇報道,也因此被臨時抽版,該報記者張軍濤堅信梁澤元和梁忠恩並非一個人,但「真理掌握在少數人手裏」。

當然,還可能有個港人都尚未考慮到而內地有關部門早知道的情況,就是梁振英的真實來歷不容曝光。或許他們一家和台灣、國民黨有聯繫?

2012-03-16

值得懷念的Ricoh GRD

當理光的著名專業DC機, Ricoh GR Digital已經出到第三代,我現在才來講述自己用其第一代的體會,似乎慢了好多好多拍。

不過,我既非撰寫評測,也非靠廣告謀生,寫它的原因,純粹是一種懷念而已。

從菲林時代開始,GR就是很多報館配備給攝影記者和文字記者的細機,到2005年GRD出現,也延續了這種榮譽。2006年,我得到了一部,一直都是隨身不離,用到上個月,才因實在太殘舊、對焦時失常而放棄使用。

這部相機的成像是毋庸置疑的,不用後期調整就已經非常漂亮。相片不僅銳利,色彩也能夠非常真實反映,在色彩這一點上贏所有細機一條街,拍攝風景照肯定顛倒眾生。

微距也是很強悍的,偷偷拍攝昆蟲,它的體毛可以很清楚地數出來。

慢速閃燈加上它的大光圈,可以在街燈下拍出令人迷醉的照片。

不得不提的是,這部相機的電池非常耐用,有時候我出差,三天不用充電沒問題。更令人叫絕的是可以使用3A電池!這一點值得狂讚。

在拍攝上,GRD可以設定不對焦直接拍的模式,搶拍一流,基本上一米外的拍攝對象都清晰。其實這和最原始傻瓜機一個道理,如lomo機,但很多廠商就沒有想到這也可以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功能。

GRD的缺點也很多,包括對焦慢,iso到400已經很差。另外雖然可以設定快捷鍵,但居然經常因此死機。而開機到預備拍照的過程較長,不利搶拍。鏡頭也容易被卡住,造成壞機。這些缺點,不知道在後來的系列上有沒有得到改進,我並沒有試過新兩代的機。

2012-03-15

薄熙來免職,重慶變色

看來溫家寶昨天在記者會重話批評重慶黨政領導班子,這種極為罕見的中央領導人公開批評地方黨政領導層的舉動,是因為對薄熙來的處理早有決定。

果然,今天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發出簡短消息,全文是:“日前,中共中央決定:張德江同志兼任重慶市委委員、常委、書記;薄熙 來同志不再兼任重慶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

這裡說明,有關黨內決定應該是在溫家寶記者會之前,即兩會舉行期間政治局通過的。而且在重慶王立軍事件發生後、還有七個月就舉行十八大的時機作出這種調動,薄熙來看來是仕途無望了。

第二,由副總理張德江兼任重慶書記,雖然黨內級別適合,但明顯不太合理,派張德江這個老資格政治局委員、擁有實權的京官到重慶去,更大作用是清理善後,穩定重慶。就像沙士時由吳儀處理一樣,任命應該屬於過渡性質,未來誰成為西北王,是否真的是周強?

薄熙來的政治局委員職務,看來未必在短期內撤掉。而張德江的派系色彩不強,加上為保穩定,重慶應該不至於有大清洗,但紅色重慶肯定要掉顏色了。

2012-03-14

溫家寶兩會記者會拋書包

溫家寶今天在北京的全國兩會總理記者會上,再次多次引用名言、詩句拋書包。

溫家寶說,將在最後一年「守職而不廢,處義而不回」,永遠和人民在一起。

「守職而不廢,處義而不回」出自《黃石公素書》,黃石公據傳是秦末漢初的五大隱士之一, 得道昇仙,這兩句的意思是:身負職責,應當逢艱險而不逃離,臨大難能堅守;堅守理義,於生死關頭不改初衷。

溫家寶說,將堅守「入則懇懇以盡忠,出則謙謙以自悔」這個做人的原則,並把希望留給後 人。

這是來自元代名臣張養浩(1269—1329年)的三部文章集《牧民忠告》、《風憲忠告》、《廟堂忠告》(合集為《三事忠告》)之中的《廟堂忠告》第九告,教人如何當官。

溫家寶又引用被用濫了的清代民族英雄林則徐名句「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稱他秉承該信念為國家服務整整45年。

溫家寶評價自己說,他敢於面對人民、面對歷史。「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這是來自《孟子·滕文公下》的:「《春秋》,天子之事也。是故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 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顯示孔子對於著《春秋》的事業,不在乎別人的毀 譽。

針對《富春山居圖》得以在台北合璧展出,溫家寶說,「我雖不能至,但心嚮往之。」

這是來自《史記‧孔子世家》中的「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心嚮往之。」司馬遷形容很難達到孔子的境界,但內心卻非常嚮往。

溫家寶被問到是否去台灣訪問時,引用台灣近代詩人林朝崧的一句詩「情天再補雖無術,缺月重圓會有時」,稱他很願意去台灣自由行。

溫家寶針對香港記者的問題,稱2003年曾經去過一次香港,當時用了黃遵憲的一句詩來形容: 「寸寸河山寸寸金」。

溫家寶說,在擔任總理期間謠諑(造謠毀謗)不斷,心裏也不免感到有些痛苦,這種痛苦不是 「信而見疑、忠而被謗」的痛苦,而是他獨立的人格不為人們所理解,但他將堅持「人言不足 恤」的勇氣,義無反顧地繼續奮鬥。

「信而見疑、忠而被謗」來自西漢司馬遷的《史記‧屈原列傳》中的「信而見疑,忠而被謗,能 無怨乎?」指屈原誠信而被懷疑,忠誠而被毀謗,他不被信任,反而受到迫害和排擠,能沒有 怨恨嗎?

「人言不足恤」則出自《宋史‧王安石列傳》,王安石力主變法,提出著名的「三不足」論: 「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是他變法的精神支柱。 2008年兩會總理記者會 時,溫家寶回應政改的問題時也曾引用過該「三不足」論。 「人言不足恤」指對流言蜚語無需 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