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2

烏坎選舉的意義不必過份拔高

廣東陸豐烏坎村在幾個月來的暴力抗爭、和平示威、境外介入、中央關注之下,昨天進行村民選舉委員會選舉,並且順利誕生了十一名成員,他們將負責組織、監督接下來的村民代表推選和下月進行的村民委員會選舉工作。

由於不少人對內地農村選舉活動不甚了解,連一些記者也搞錯,所以這裡嘗試簡單做一下通識介紹。

選舉委員會:負責主持每屆村民委員會、村民代表選舉工作;可以普選、間接推選產生。

村民委員會:即平時媒體常提及的「村委」,負責處理日常具體村務,行政角色。設主任、副主任各一及委員若干,根據村民人數、村規模,總數為三至七人,一般須含一名女性。三年換屆,實行離任審計。

村民代表:一般人多、地大的村才會選,按比例由村民推選出代表,一般五至十五戶推一人,或以村小組為單位每小組推數人(如烏坎村有七個村小組),參加村民代表會議,有監察行政角色,向村民負責,類似國家權力架構中的人大代表(議員)。

村民代表會議:每季度開一次會,必要時經達法定比例人數代表提出而臨時召開;村委會人員是該會議的當然成員,但人數不得超過五分之一。受村民會議(全體村民大會)授權,負責審議村重大事務、財務,制定村規,監察村委行政,投票通過具體事項。仿若全國人大代表會議(國會)的縮影。

村民大會:具全村最高決策權,逢須公投時召開,如選村委成員,或極具爭議大事。小村方便召開,所以無需另搞村民代表會議代行。

這套架構設計,全是國家法律規定,民主之至,行政、監察角色齊全。因此若按規定實施,農村自治絕對比香港自治還民主。

這次烏坎選舉,就按照法律進行。而過去十多二十年,內地許多農村也已施行,只不過在民主初階,運行未暢,加上上級政府並不重視,許多規定變成擺設,令村官獨裁濫權貪腐情況嚴重。

但我敢保證,全國肯定仍有不少村莊成功搞過選舉,所以部分媒體所說的「烏坎將選出中國第一個民選村委」、「烏坎村委成為內地第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村委」、「首次選出選委會」等,是否太誇張?媒體有這樣的報道,主要是以自己知識面,當成國內現狀了。

烏坎選舉的意義,不在創新,也未必村民主典範,更不是中國民主起點。頂多是一個通過集體抗爭,在外界關注下,而成功爭取到合法權利的個案而已,一切都在中共劃下的框框活動。

烏坎民選,動搖不了上層結構,影響不到城市民主追求,中共還可以當成村自治經驗、政府維穩處理推廣呢。至於事件背後的政治考慮,包括汪洋的仕途等等,則由政論家們去分析好了。

就烏坎本村來說,這當然可能是一個好的開端。可惜的是共產黨向來說一套做一套。在法律上,村支部書記是村委領導核心,也可兼任村主任。而目前烏坎書記是維權領袖林祖鑾,是抗爭平息後由上級黨委委任的。

林祖鑾是老黨員,也曾任村書記,擁黨之心根深蒂固,不可能做出推翻中共領導的動作,他盼的是中國明主、而非中國民主。

未來烏坎如何?我看難以成氣候。要從全國實現村民主,演進到城市、全國民主,這條路很長。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