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1

怪風吹聖城,拉薩普及樣板舞

西藏拉薩市近期力推“幸福拉薩”規範舞,並在藏歷新年到來之際,組織五千人後天在布達拉宮前的廣場集體跳。當局並已下令,要在文化局主導下,派人到全市各地督導,務必推廣全民學跳。

所謂規範舞,其實就是當局組織歌舞教學人員,用十首愛國歌曲編排的套式集體舞,當中有點藏族民族舞的動作,也像學生體操。說它是樣板舞不為過。

當局說,活動不僅是在展示拉薩文化建設成果,更是讚美新生活,讓拉薩人跳出幸福感,感受到在中共領導下的幸福!推廣規範舞得力與否,是基層官員的考核成績之一,這已經是政治任務了。

這項媚上措施不僅肉麻,更令人反感。很容易讓人聯想起文革期間強力推廣普及的八套革命樣板戲,更讓人彷若看到荒誕誇張的忠字舞的回歸。

歷史悠久的藏族舞蹈,雖然動作看上去具有規律性,但其實民間舞者藝人跳起舞來無拘無束,即興發揮為多。藏族人跳舞是自由歡快的,你將動作固化,肢體語言一致化,跳舞變成運動,不再是體現自我情緒的載體。

誰會想到這麼幹?原來不是漢人想出來的。

拉薩現任市委書記齊扎拉是雲南迪慶州的藏族人,在迪慶當了三十年官,前年才調到西藏。去年十一月在西藏統戰部長的任上,調任拉薩書記,才兩個月就搞出了這項政績來。

早在05年,齊扎拉擔任迪慶州長時,就推出了迪慶第一套規範舞,同樣是帶有藏族特色,同樣要求推廣,當地跳了好幾年,備受漢領導讚賞。

隨著3.14拉薩騷亂四週年將至,中共十八大也要到來,西藏官員挖空心思絞盡腦汁維穩,讓大家跳只有歌頌內涵的樣板舞,一來洗腦,二來擠占藏民多餘時間和空間,三來可以討好漢人政權,真虧他們想得出。

2012-02-19

老江外甥邰展任重慶副秘引圍觀

重慶17日新任免一批官員,其中獲任命為市政府副秘書長的邰展,雖然只是正廳級官員,但因其家世背景而引來內地網民關注。

江蘇揚州(江澤民家鄉)官方媒體去年四月曾報道,在當地的江上青(江澤民叔、養父)烈士史蹟陳列館開館,江上青長女江澤玲等親屬到場出席,當地網站進一步披露,時任國家工商總局公平交易局局長的邰展以江上青外孫的名義出席活動,並為陳列館揭牌。據說邰展是江澤玲的兒子,即江澤民的外甥。

江澤民是在十幾歲的時候過繼給中伏身亡的叔叔江上青的,江上青的女兒江澤玲、江澤慧成了他妹妹,江澤民還有個胞妹江澤芬。

揚州日報去年二月就報道了,王者蘭(江澤民嬸娘、養母)誕辰100周年紀念活動在當地舉行,親屬江澤慧、江澤玲、江澤芬、吳志明都出席了。這個吳志明據說是江澤民妻子的姨甥,也是江澤民胞弟江澤寬(過繼給吳姓舅舅,改名吳德新)的兒子,即江澤民親侄,都說江澤民兄弟娶了一對姐妹。吳志明是上海政法委書記和政協副主席。

網上都在說,這次任命是薄熙來的一步棋,提升江澤民外甥邰展而增加自己籌碼。事實如何無從確認,或者是其他人走的棋也說不定,平衡嘛。

2012-02-18

團派接盤重慶?

自從王立軍事件後,有關重慶市人事變動的消息就不斷傳出,比較令人關注的是團派重將湖南省委書記周強接掌重慶市委書記的消息。

周強若入渝,則意味著他仕途將更上一層樓,入局已定,甚至跟習近平當年一樣,在上海過一下冷河,然後入常,當然了,可能性比較小一點。周強的調動,不代表薄熙來下台,薄可以入常。

周強是政論家們口中典型的團派,他95年起任共青團中央書記,之後在98年擔任第一書記,直到06年調往湖南做省長。

光棍司令難以成事,剛剛由重慶市江津區委書記任上,調任重慶市公安局黨委書記 (接替王立軍遺缺) 的關海祥,也是團派出身,更是周強當年在共青團中央時的舊屬。

根據關海祥的履歷,42歲的他和王立軍同樣是蒙古族人,94年吉林大學畢業後就進入共青團中央工作,一直到09年調往重慶江津區任副書記,整整在共青團中央內工作了15年,前13年是在團中央組織部內,後2年是青工部部長。足足和周強共事11年。

坊間盛傳關海祥是李克強的前秘書、甚至是國務委員劉延東的女婿。李克強從83年至98年在共青團中央,也是15年。兩人交疊的4年中,李克強已經是第一書記,而在李克強調往河南任職時,關還只是共青團中央組織部一個副處長。

網上又熱傳,浙江省副省長葛慧君即將西調重慶,任市委組織部部長。而這位目前主管浙江社會穩定的女副省長,也具有團派色彩。她早年在共青團地方系統工作一段頗長時間,曾任共青團浙江省委書記,且是共青團中央常委,當時周強是第一書記。

如此巧合,又是一位周強舊屬。

關海祥、葛慧君,一男一女,一武一文,掌控了重慶的地方武裝力量和文官升遷降調,周強不怕站不穩。更重要的當然是,他們背後的團派掌門胡錦濤,還有師兄李克強、李源潮在做堅強後盾,重慶在薄熙來的極權洗禮下,還有哪個小鬼敢說不?

2012-02-11

內地勁傳「金正恩遇刺」

北京某投資網站主編「戶才和」10日中午在新浪微博發佈的一則簡短消息:「辦公室樓下,朝鮮大使館院內車輛迅速增加,已經超過30台了,2年來頭一次見到這種陣勢,難道朝鮮出事了?」引來廣泛猜測。一日超過萬二轉發。

到晚上,戶又發微博稱,朝鮮大使館燈火通明,這樣的景象同樣少見,到底發生什麼了?

北京獵頭公司顧問「于永生」晚上十點多更引用騰訊微博「稻草詩人」未經證實的消息稱,金正恩已經在10日凌晨二時四十九分被人闖入居所槍殺。引來新一輪瘋傳,于隨後刪除該微博貼文。

昨晚今晨,網民紛紛猜測是否朝鮮領導人金正恩遇刺?也有說是金正日誕辰的相關活動,或者又有人進入大使館尋求庇護,但都被其他網友否定,因為金正日逝世消息公開時的安保規模也沒有這麼大。

網民「東北螞蟻」進一步披露中國針對朝鮮局勢的應對措施:「我國已在中朝邊境建立20多個難民接收點,現在正加緊建立臨時移動通信站,工人春節都沒休息。」

消息已引起境內外關注,至今中國外交部仍未出面闢謠,港台媒體已開始報道「金正恩傳遇刺」的消息,但也有美國媒體分析稱「謠言」。

一切如何,這出戲估計日內會有分曉。

2012-02-10

王立軍跟美國人說了甚麼

我相信,中南海和薄熙來現在最關心的就是「王立軍跟美國人都說了些甚麼?」

薄熙來的頭號武將王立軍前幾天被免去公安局長等職務,僅任重慶副市長的時候,有人以為這是薄熙来的特意安排,讓王轉文職是高升的前奏。不料,2月6日就發生了王立軍「鑽狗洞」逃美領館的驚天消息。

官方新華社昨天報道:「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9日應詢答問時表示,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於2月6日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滯留1天後離開。有關部門正在對此進行調查。」

這裡用了「滯留」,說明並不正常。而今天更有知情者在網上貼出王立軍機票,顯示他在8日已經抵達北京,同行的有國安部高級官員。

雖然重慶方面出示王立軍抑鬱症的相關病歷,但相信已經無法挽救薄熙來的十八大之夢破滅。

王立軍無論是真的病發,還是聞到鐐銬味而逃到四川找美國人庇護,作為薄熙來多年心腹的他在美領館內的24小時說了些甚麼,這些證言足令薄熙來和他背後支持的死硬派元老心慌。這是他進入最高領導層的重要絆腳石。

或者維基解密會告訴我們。

或者未來一兩個月內,新華社會告訴我們:「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了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關於薄熙來有關問題初核情況的報告》。 根據目前調查的情況,薄熙來同志為一些不法企業主謀取利益、袒護有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的身邊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親屬謀取不正當利益等嚴重違紀問題,造成了惡劣的政治影響。 中央決定,依據《中國共產黨章程》和《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案件檢查工作條例》的有關規定,由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薄熙來同志的問題立案檢查,免去薄熙來重慶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停止其擔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純粹套用)

就像十七大前的陳良宇案一樣。胡錦濤不能小看。當然,由於中共對革命後代一向網開一面,薄熙來估計不至於太難堪。

2012-02-02

烏坎選舉的意義不必過份拔高

廣東陸豐烏坎村在幾個月來的暴力抗爭、和平示威、境外介入、中央關注之下,昨天進行村民選舉委員會選舉,並且順利誕生了十一名成員,他們將負責組織、監督接下來的村民代表推選和下月進行的村民委員會選舉工作。

由於不少人對內地農村選舉活動不甚了解,連一些記者也搞錯,所以這裡嘗試簡單做一下通識介紹。

選舉委員會:負責主持每屆村民委員會、村民代表選舉工作;可以普選、間接推選產生。

村民委員會:即平時媒體常提及的「村委」,負責處理日常具體村務,行政角色。設主任、副主任各一及委員若干,根據村民人數、村規模,總數為三至七人,一般須含一名女性。三年換屆,實行離任審計。

村民代表:一般人多、地大的村才會選,按比例由村民推選出代表,一般五至十五戶推一人,或以村小組為單位每小組推數人(如烏坎村有七個村小組),參加村民代表會議,有監察行政角色,向村民負責,類似國家權力架構中的人大代表(議員)。

村民代表會議:每季度開一次會,必要時經達法定比例人數代表提出而臨時召開;村委會人員是該會議的當然成員,但人數不得超過五分之一。受村民會議(全體村民大會)授權,負責審議村重大事務、財務,制定村規,監察村委行政,投票通過具體事項。仿若全國人大代表會議(國會)的縮影。

村民大會:具全村最高決策權,逢須公投時召開,如選村委成員,或極具爭議大事。小村方便召開,所以無需另搞村民代表會議代行。

這套架構設計,全是國家法律規定,民主之至,行政、監察角色齊全。因此若按規定實施,農村自治絕對比香港自治還民主。

這次烏坎選舉,就按照法律進行。而過去十多二十年,內地許多農村也已施行,只不過在民主初階,運行未暢,加上上級政府並不重視,許多規定變成擺設,令村官獨裁濫權貪腐情況嚴重。

但我敢保證,全國肯定仍有不少村莊成功搞過選舉,所以部分媒體所說的「烏坎將選出中國第一個民選村委」、「烏坎村委成為內地第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村委」、「首次選出選委會」等,是否太誇張?媒體有這樣的報道,主要是以自己知識面,當成國內現狀了。

烏坎選舉的意義,不在創新,也未必村民主典範,更不是中國民主起點。頂多是一個通過集體抗爭,在外界關注下,而成功爭取到合法權利的個案而已,一切都在中共劃下的框框活動。

烏坎民選,動搖不了上層結構,影響不到城市民主追求,中共還可以當成村自治經驗、政府維穩處理推廣呢。至於事件背後的政治考慮,包括汪洋的仕途等等,則由政論家們去分析好了。

就烏坎本村來說,這當然可能是一個好的開端。可惜的是共產黨向來說一套做一套。在法律上,村支部書記是村委領導核心,也可兼任村主任。而目前烏坎書記是維權領袖林祖鑾,是抗爭平息後由上級黨委委任的。

林祖鑾是老黨員,也曾任村書記,擁黨之心根深蒂固,不可能做出推翻中共領導的動作,他盼的是中國明主、而非中國民主。

未來烏坎如何?我看難以成氣候。要從全國實現村民主,演進到城市、全國民主,這條路很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