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11

中共親密朋友不好當

新華網昨天報道,全國政協邀請已故黨外全國政協委員、知名人士夫人聯誼迎春,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出席,全國政協副主席王剛說,佳節迎新,倍加思念曾經與中國共產黨同心同德、同心同向、同心同行的親密戰友和朋友。又說,關心、愛護和照顧老大姐(中共親密朋友的遺孀們),是人民政協的光榮職責和應盡義務。

報道列出出席茶話會的已故黨外全國政協委員、知名人士夫人名單:王定國(謝覺哉夫人)、許克坤(李沛瑤夫人)、師劍英(馬文瑞夫人)、許慧君(朱光亞夫人)、廖靜文(徐悲鴻夫人)、馬存真(馬堅夫人)、廖望月(熊克武夫人)、趙恕之(陳劭先夫人)、文潔若(蕭乾夫人)、李玲虹(蔡子民夫人)、黃浣碧(愛潑斯坦夫人)、徐桂芬(彭清源夫人)。

括弧內這批民主黨派、知識分子,雖然按照中共的目前說法,都是中共的親密戰友和朋友,但其實他們之中很多是頗受折磨,甚至不得善終的。

例如,延安五老之一的謝覺哉(1884-1971),曾任最高法院院長、政協副主席;文革時,1969年2月妻子王定國卻突然被宣佈為叛徒,關進學習班。可憐年邁的謝覺哉,晚年突然孤清一人,1971年6月14日,謝病情突然惡化,次日辭世。不過,謝覺哉是黨員;而04年1月逝世的全國政協副主席馬文瑞(享年92歲)也是黨員。

彭清源(1920—2003),1956年加入大陸的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是民革第六、七、八屆中央副主席。彭是紐約大學碩士,著名的教育家及經濟學家,但在反右及文革運動中備受折磨,被指有特務嫌疑。80年代才恢復正常。

陳劭先(1886—1967),1948年參加民革成立大會,歷任民革第一、二、三、四屆中央常委。1967年12月陳遭到康生的誣陷,連遭批鬥處境困難,因心髒病突發在北京逝世。

辛亥革命元老熊克武(1885-1970),四川省井研縣人,曾參與黃花崗起義,先後擔任第一、二、三屆全國人大常委,1956年當選為民革中央副主席。1970年9月在北京病逝,終年85歲,有指也是文革中被批鬥而逝世。

馬堅(1906年-1978年),經名穆罕默德·麥肯,回族。中國穆斯林學者與翻譯家,阿拉伯語言學家,通曉漢、阿兩種語言文化,兼通波、英兩種語言。馬堅是中國伊斯蘭教協會的發起人之一。文革時被指走白專道路而遭批鬥。

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李沛瑤則死於非命,1996年2月2日凌晨,武警守衛張金龍利用值勤之機,潛入李沛瑤的寓所行竊,被李沛瑤發現,持菜刀狂斬李沛瑤頭部殺人滅口。此案引起世界關注,外界猜測案情並不單純。

......

2012-01-08

李嘉誠指著汕頭書記鼻子罵無信用

前汕頭市委書記李統書近日在博客發表文章,披露從政往事,當中提及在香港被李嘉誠大罵無信用的一幕,罕為人知。由於李文生動流暢,因此下文許多是直接照搬原文。

2001年從深圳市委副書記任上,潮汕人李統書被調往汕頭擔任市委書記,第一件重大外事活動,就是應邀赴港出席當年3月27日舉行的「香港潮州商會80周年會慶」。

第二天,李嘉誠特別設宴,單獨請汕頭、潮洲兩市黨政主要領導一聚。宴會地點設在中環的長江實業大廈頂層70樓。

李統書回憶,當一行人被引進豪華典雅的宴會廳,大圓桌上,碗筷已經擺好,連菜都上齊了。李統書被安排坐在李嘉誠的右邊,李嘉誠的左邊是莊世平,時任汕頭市市長李春洪和潮州市委書記、市長等人在左右依次而座。

眾人坐定之後,李嘉誠沒有示意開席。他把臉轉向李統書,溫和地問:「你到汕頭工作啦?」

李答:「是,到現在還不到一個星期。」

李嘉誠突然臉色一整,變得十分嚴肅,加重口氣說:「汕頭是不講信用的,汕頭市的領導講話是不算數的,和汕頭簽訂的合同他們是不執行的。」

像突然挨了一悶棍,李統書怔了怔,他沒有想到李嘉誠會在這種場合,以這種方式,向他說這樣的話。李嘉誠的話把他敲震得有點發懵,幸虧他在官場行走了多年,見慣場面,不輕易失了聲色。李統書說:「李先生,我剛到汕頭工作不久,對汕頭的情況還不是很了解。你有話慢慢說,我們一起來解決。」

李嘉誠的聲調明顯高了起來,「我不想去汕頭投資,你們就老是請領導來找我談,謝書記(前廣東省委書記謝非)、市領導都來找過。我不想叫大家失望,想來想去,汕頭過海交通不方便,那就建一條海灣大橋吧。協議書上列明,大橋建成通車後,車流量要達到80%才可以考慮建第二座。結果呢,我這一座還沒有建好,你們建第二座的方案就出來了。我是竭力反對呀,反對了好多次,你們照樣建!」

李嘉誠停了一下。宴會廳一片寂靜,誰都沒有答腔。李嘉誠又擺出另一件事:「我不願意在汕頭建集裝箱(貨櫃)碼頭,你們就老來做我的工作。我解釋說我的集裝箱碼頭在深圳有鹽田港,還有二期,高速公路起來後,不但珠三角、粵東,甚至更遠一點,江西、福建都可以用鹽田港集裝箱碼頭。但你們非要我建不可,那就建吧。我沒有什麼條件,只提了一個要求:建好這個汕頭國際集裝箱碼頭後,周圍的小碼頭要減少,要去掉一些。你們也作出了承諾。結果呢,國際集裝箱碼頭建好了,你們的小碼頭不僅沒減少,反而還增加。」他向李統書揮舞著手勢,「書記,我告訴你,那些小碼頭有的是在走私呀!」

李嘉誠意猶未盡,繼續數落道:「90年代,你們看到辦電廠有錢賺,你們沒錢,向我借錢,借多少,利息多少,都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你們又不執行,承諾的東西不兌現。從90年代到現在,既不還本,也不還利息,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李嘉誠聲聲激越,似乎忘了自己正在請客吃飯,像在聲討了,臉上流露出不加掩飾的惱怒。李統書文中表示,以前與李嘉誠見面,都是客客氣氣的,被當作貴賓。這天卻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狠狠地被糗一頓,被修理了一番。

離港返汕後第二天,李統書即召集汕頭黨政班子開會把李嘉誠對汕頭的看法告訴大家。大家紛紛議論起來,批評李嘉誠那麼富有,這麼點錢都這麼認真,「他賺那麼多錢,怎麼還這麼計較?」這種觀點,更令李統書感到可怕又可悲。

李統書對這種看法十分不滿,說李嘉誠有錢不假,但他有再多的錢,都不是欠債不還的理由。其實,李統書當年還是沒有說出重點,是法律精神的重要性。

這一段往事,雖然在不同的新聞、傳聞,包括有關汕頭誠信破產等報道中不時被人引用,但多數寥寥數語。由當事人詳述過程,不僅少見,更顯原汁原味。

已經退休的李統書,1946年5月生,廣東普寧人,廣東電大學歷。1963年起在陸軍124師當兵,曾任師政治部組織幹事、副科長、科長,371團副政委(其間:1965.10-1966.08參加地方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工作組,即整走資派);1984年後,在深圳市委組織部任職,歷任處長、副部長、部機關黨委書記等職。1994年後,任深圳市委副秘書長、市委政策研究室主任;1997年任深圳市委常委、紀委書記;2000年任深圳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2001年調任汕頭市委書記;2004年任廣東省委統戰部長。

2012-01-07

假申遺之名斂財,廈門鼓浪嶼收150元門票

福建省廈門著名的琴島鼓浪嶼,風光優美,島上殖民者和富商留下的數百棟有價值的別墅建築,更添風貌。惟當局以申請鼓浪嶼進入聯合國世界遺產目錄為名,昨天宣布在七月起,收100至150元門票。並且每天限售7500張。

目前鼓浪嶼最為人詬病的是:遊客太多,小販太多,垃圾太多,無牌的野雞導遊太多,偽劣產品太多,飲食店宰客太厲害,有價值建築保護不周等等。政府說,設置高額門票,小販就因成本高而不上島;限制人數後,遊客少了,野雞導遊也會被淘汰等等。

然而這兩項措施明顯引起反對。

首先,上島門票在當局口中解釋為通票,即買票上島後,進入島上的景點都無需再買票。目前鼓浪嶼島上有五個景點,包括日光岩等,門票總額接近150元,因此政府很可能將島票設為150元,並將來回8元的渡輪費計算在內。

但問題是很多人到鼓浪嶼並非去足五個景點,許多背包黨更是一個不入,他們只為了感受琴島優雅的氣氛;情侶則主要到來住宿度假,因島上有大批無一相同風格的百年別墅活化的民宿;鼓浪嶼在內地小資界更有最佳私奔勝地之稱,純粹亂逛已令人滿足。我去年到過一次,為了拍張全景圖片,才不得已買了張日光岩門票登高鳥瞰。

當局這麼強迫遊人買票,無異搶劫。

另外,去年鼓浪嶼迎客逾七百萬,每天平均登島旅客2萬人,高峰期日接客超過11萬人。但如今限制人數為每日7500人,差不多只剩三分一,遊客必須事先通過互聯網訂票,估計除去旅行社霸佔的票,個人遊登島難過登天了。

而人氣銳減之下,目前高昂的鼓浪嶼房屋商鋪租售市場肯定一落千丈,商戶虧損也自不必說,這些政府會負責嗎?若否,說不定廈門又出現一次業主集體大散步了。

其實目前鼓浪嶼的問題,完全是施政者的社會管理出問題,通過合理疏導和執法,就能夠改善情況。只不過政府當然喜歡限客、高收費這兩項粗暴政策,因為見效快、政績立顯,他們才不管民意和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