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21

潮陽海門暴動,電廠污染只是導火線

汕頭潮陽區海門鎮昨日全鎮暴動,佔領鎮政府,堵塞深汕高速公路半天,外國媒體說警方在高速公路清場時爆警民流血衝突,一死百多人受傷,網上則傳三人死亡,也有說六人死亡。

雖然高速公路清場暢通,但到昨深夜,高速公路海門出入口一度有防暴警與村民衝突,海門鎮政府也仍然被佔據,招牌被摘,門窗遭打爛,海門民眾說,今天還會繼續上街示威堵路。

由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原汕頭市委書記的現副省長林木聲的省政府烏坎工作組,昨天已經進駐陸豐,據說很快能平歇烏坎抗爭潮,不過在此時機,包括海門等地的汕頭地區,示威、騷亂此起彼伏。看來廣東省政府真是頭尾難顧啊。

無論烏坎還是海門,問題還是那些,官商勾結和貪腐、政府黑箱作業、徵地賣地太甚、民生關顧不足…基層施政根本就是一個爛攤子,中國基層官員的管理水平太差,又要插手村民自治,導致得到欽定的村官為所欲為。

海門這次是因華能發電站污染環境而起,但背後還是那些問題。

處於深汕高速公路北端的海門,有一個天然良港。從深圳或香港坐長途大巴去汕頭,公路必然經過一個很大的港灣,布滿了漁船,景色一流,這就是海門鎮,到了海門鎮,就要收拾好隨身物品了,因為很快就到汕頭。

海門風光優美,是潮汕地區其中一個旅遊點,更是汕頭人週末度假地。

海門以往漁民為主,近年搞起了近海養殖業,因此環境污染對這裡的影響確實很大。當地政府為了從招商中獲利,讓華能國際設廠於此。但村民從09年就到處舉報,電廠發電後的熱廢水排入海港後水溫提升,影響養殖業,收成大減。而且在晚上偷偷排放廢氣,令當地癌症病患不斷增加。

從海門,到潮陽、汕頭,乃至廣東省政府,都對事件採取失聰失明態度,引起海門人長期不滿。最近傳出華能又要加建電廠,嘗透苦果的民間終於發起抵制。

從電廠一事就可看到地方政府對民意的漠視程度,社會動蕩是有原因的。而且,海門本身的爛問題確實太多了。

首先是黑社會為所欲為,警察長期充當保護傘。其次,海門和潮陽其他鄉鎮一樣,超生問題非常嚴重,潮陽人對男丁的渴望程度或許未必是全國第一,但潮陽人為追仔而超生的堅持度,肯定沒有其他地方可比。

因此既衍生了大批逃往外地的超生游擊隊,做計畫生育工作的人也是兇悍無比。直接撞門拉人前往醫院結紮、墮胎的事情絕對真實,罰款也是緊追不捨,由於幾乎全民超生,因此也是幾乎全部曾直接、間接領受過計生辦的「迫害」。

生的管不好,死的也難管。當地民眾仍然非常希望土葬,但政策禁止,因此当地人经常在晚上無人的時候,偷偷下葬。惟政府也有大批監控人員,消息非常靈通,甚至不時發生當天下葬,當天被起出棺材的事情。政府人員有時候還特別在清明節前,毀掉違章墳墓,讓孝子賢孫找不到拜祭之所。

而在貧富非常懸殊的當地,有錢人卻可以通過錢財,明目張膽取得土葬或超生的特別準許。

而非法六合彩、地下賭波事業在海門非常發達,莊家門在政府、警察、黑社會包庇下袋袋平安,大批賭徒卻淪落到家破人亡,或者長年逃往在外。這些都是海門的深層次問題,每個海門人都感同身受,也因此才能輕易號召全鎮。

2011-12-19

金正日死因

獨裁王國金二世十七日猝死,說是過勞死,又說是視察半路心肌梗塞,死因簡單。

若按我們平民談資,金正日死因其實還有無限可能:)

包括:當天,鬧饑荒的北韓得到有西朝鮮之稱的睦鄰大哥中國的食物援助,其中一批是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以江澤民叔叔的名義送出的糕點,誰知道操辦此事的中共中央辦公廳下面一個官員貪圖方便,認為北韓人粗生粗養,沒有叫御廚做一批中南海特供食物,隨便在社會上採購,於是送出了一批包括回籠三聚氰胺奶粉、陳化糧作原料,檸檬黃、蘇丹紅當色素,亞硝酸鹽、頭髮醬油和甜蜜素添加過量,還用坑渠油酥炸,連雞蛋也是人工合成的糕點。由於中國造假師傅太厲害,加上對老大哥政府的信任,金正日大快朵頤之後,多料中毒做了個飽死鬼。其實北韓也針對此事向北京提出控訴,金三世聲稱要向美國靠攏,讓美帝國主義在鴨綠江邊駐軍。中共一查發現確實如此,只好追加三千億美金的經濟援助,穩住北韓別亂來。所以今天中國外交部說,金正日同志為地區穩定作出了積極的貢獻,金正日永垂不朽。

宮廷秘聞當然少不了情情色色。有說金正日是馬上風死,話說他自從看了≪我的機器人女友≫後,念念不忘,下令朝鮮國家科學院製造一個標準美女機器人給他,重溫初戀感覺。朝科院人員於是向西出發,尋找中國工程院協助,中方卻稱愛莫能助,令他們空手而回。

中方拒絕的原因,是確實工程院只養飯桶和煙草院士之流,找不到專家能勝任,如果金正日要抽中藥香煙,或者要一個自動自慰器,那就容易得多。工程院院長周濟說:「如果我們搞得出來,早就搞十個出來啦,除了政治局九位常委,江澤民同志也不時關心我們的科研進程,鼓勵我們大膽創新,儘快研究出人工智能女性機械產品,還說了,要當我們的首位顧客,以示支持。我們現在鴨梨也很大!」

正當朝科院一籌莫展之際,消息給小日本打聽到了,於是派出兩個科學家詐降,幫助朝科院設計出了一個性功能完善的女機器人,而且樣貌參照了金正日最愛看的A片主角蒼井空,身材方面在上圍稍微調整,增加了兩個級。

女機器人得到金正日極度寵愛,不料小日本專家在臨交貨前,在機器人的下面重要位置安裝了機關,最終金正日因為舌頭被割斷而失血過多死亡。今天日本也保持高度警戒,心有鬼的日本官房長官還特意致電平壤表示哀悼。

再有一說,是金正日五月南下中國揚州訪問時,江澤民送了他幾個小姑娘,都是薄熙來從蘇州採購的。據說,中國名妓有兩大技術培訓基地,南有性都東莞,北有性城蘇州。在上海、杭州、南京,無不視蘇式服務為標準。而西部呢,小姐上床前還要唱兩句紅歌「心裡話兒向黨說…」搞得薄熙來也好煩,只好長期訂製蘇式服務套餐。

話說金正日收小薄的妹妹回家,日夜操勞,終於過勞。前日他搭專列期間,突然性致勃勃,又要搞,可是力不從心。由於醫生沒有上車,找不到藥物,剛好蘇州小妹帶有大力丸,老金吃了鞭鞭有力,連闖三關,最後馬上風死。究其原因,實是咎由自取,但朝鮮醫學專家昨日檢查屍體發現,小妹從中國帶來的大力丸,居然是偉哥粉和水牛春藥溝雞飼料做成的!消息向中方通報後,意外引起中共十八大另一輪卡位戰,本已經因汕尾烏坎村連日示威而被薄熙來抽趁的汪洋,即刻攻擊薄破壞睦鄰關係、危害國家利益,並發動境外五毛黨集體發聲。

最具戲劇性的是,官方朝中社發佈澄清報道,稱金正日是「被死亡」,怒斥有「北韓亞視」之稱的朝鮮中央電視台錯報死訊,要求台長下台。台長則辯解他曾嘗試阻止,但失敗,因為消息來自高層權威人士,隨後該台將有關報道下架及召回。而今日負責聲淚俱下報死訊的女主播李春姬,則被評為朝鮮半島奧斯卡最佳女主角。

2011-12-18

趕絕全省方言,廣東開始務虛?

昨天廣東媒體低調爆出震驚網民的消息,省政府決定,明年三月一日起全省革命性地推廣普通話、規範漢字(簡體字)。

這是廣東省政府常務會議通過的地方行政法規≪廣東省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規定≫,該份法規全文,十六日放在廣東省政府官方網站首頁顯眼位置,是由廣東代省長朱小丹在十二日簽發的廣東省人民政府令頒布。

這與去年七月的廢粵風波不可同日而語,去年只不過是市政協委員建議廣州主要的廣播電視節目使用普通話,就已鬧出偌大風波,連續多場示威後,最後要汪洋出來「闢謠」。

而這次,並非建議,而是已經「刊憲」的法規,而且「廢除」的不僅是廣東話,還波及省內所有方言,包括潮州話、客家話。

法規規定使用普通話的範圍包括:廣播電視和網絡視頻節目,音像製品和電影配音,政府活動、學校教學、公共服務。若有必要使用方言的,必須經過審批,否則處罰。

在漢字方面,招牌、公司名等禁用繁體字,老字號招牌也要在旁邊加簡體字!

該法規文字不多,但覆蓋甚廣,有興趣的不妨到廣東省政府網看看。

這一條法規,昨天引起了廣東網民一面倒的叫罵。令人奇怪的是,上次風波之後,並未見當局有廣泛的咨詢活動;法規頒布之前,也未見媒體的試探性報道,動作之突然,似乎這是故意不顧民意而為的政治動作。

向來廣東模式,是經濟為先、務實為主,想不到十八大臨近,汪洋出了這招,仿佛揮起了務虛大旗。

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認為是汪洋在十八大入常的對手,因此重慶在薄治下的重慶模式經常被拿來與廣東比較。重慶起點低,經濟成果自然明顯;重慶通過鐵腕政策,打黑、鍘官、治理市容,這些都是立竿見影的政績。重慶意識形態工作更是全球第一,唱紅歌佔據了黨內道德制高點。

眾所周知,以廣東經濟規模,要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難;以目前的經濟大環境和汪洋騰籠換鳥戰略來看,要想制止中小企倒閉潮,更難;再加上群體事件不斷發生,汪洋根本無法給人看到政績,勢頭太弱。

這次全面硬性推廣普通話,是否汪洋有了務虛的考慮?他要從這方面找政績,反正該法規只是重申了國家要求。

2011-12-11

反腐村民離奇死,陸豐勢暴動

從九月起,汕尾陸豐烏坎村騷亂至今未平息,昨有八千人集會,今有警察驅趕爆衝突,最令當局寢食難安的是,有反腐英雄之稱的村民在被警方羈押期間,今天突然死亡!

陸豐市新聞辦公室今晚在官方網站通報,曾參與陸豐9.21騷亂的村民薛錦波,在羈押第三天期間猝死。官方的通報稱,薛錦波今日突感身體異常,被緊急送往汕尾市逸揮基金醫院搶救,經持續搶救30分鐘後,宣告搶救無效死亡。

官方又指,汕尾市逸揮基金醫院稱,死者死亡原因為心源性猝死,已初步排除其它死因。陸豐方面已通知汕尾市檢察部門以及邀請廣東省法醫部門進行第三方核查。

當然,死者家屬也已知道了消息,政府官員已經開出優厚的賠償條件。有說是賠償一百萬,條件是馬上火花、家屬簽字不追究並暫時離開當地。暫時未知家屬意見。

薛錦波是汕尾昨天公布的五名涉及烏坎九月騷亂事件而被刑事拘留的其中一人,他被認為是帶頭者之一。在政府捉人之後,村民已多番聲援要求放人,非常不滿當局秋後算賬;前天,汕尾更指事件是境外勢力推動,並取締兩個村民組織,引爆村民怒火,聲言今天要大示威,所以警方才會在今早突然驅趕聚集人群。

如今傳出薛錦波死訊,恐怕沒有一個村民相信他猝死,從當地網絡論壇看,大批留言認為薛錦波是被虐待、刑訊逼供致死,因為在海陸豐,不僅村民彪悍,警察也如雷公,打犯是家常便飯小菜一碟。

陸豐政府現在很頭痕,廣東省政府也頭痛。陸豐政府網有關薛錦波死訊的通告已經刪除,內地媒體網站也刪除了轉載,連廣東官方新聞網站南方網,也刪除前天、昨天有關汕尾陸豐處理騷亂的新聞!

為防不測,陸豐警察取消休假、汕尾機動警員也已奉命調往陸豐,連武警和周邊市縣的防暴警也要做好隨時支援的準備。

今晚陸豐烏坎已有消息傳出,明天要組織全村萬人遊行,去陸豐公安局討公道,誓言血債血償。陸豐人不是玩的,暴風雨隨時刮掉汪洋仕途。

時間表:
9月21日,烏坎村上千村民因土地問題、財務問題、選舉問題到陸豐市政府上訪,部分村民聚集、打砸、毀壞公共財物,至23日才恢復平靜。
11月21日,再連日有村民集會、靜坐,11月26日再次恢復秩序。
12月初,當局陸續拘捕組織者,激發村民不滿,8號起日日有示威。今凌晨,警員清除村口路障時又爆發警民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