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3

連續恐襲:張春賢的柔性治疆前景

七月份,南疆和田、喀什相繼發生震驚中外的恐怖襲擊事件。這幾宗恐襲,令人似乎有時光倒流之感,都是零散作案,用刀子、駕車撞、放火這種最簡單的方式,根本無技術含量,但也因此最難防範!

2009年的大規模七五騷亂,被視為王樂泉高壓政策失敗的表現。於是2010年4月,湖南省委書記張春賢來了,並隨即實行了新的治疆理念,以發展經濟為首位,取代了過去的反恐維穩。

可能張春賢(或者其老闆)認為,發展才是硬道理,物質豐富、就業率提高後,大家都會珍惜眼前所得,不敢打破自己飯碗,社會自然在不斷經濟發展中得到穩定。這是沿海城市的經驗,但用在民族地區,通嗎?

在新疆,以前對官員工作考量的標準是你反恐是不是得力。內地媒體報道,以往每當新疆街頭出現了兇殺案,官方媒體的報導即以「打擊恐怖主義」、「反分裂」下定論。如今已沒有了。

南疆鄉村的政治宣傳活動,變化更大。 ≪鳳凰周刊≫引述基層官員說,張春賢到之前,很多學校暑假都不放假,老師學生天天反分裂,寫學習體會,甚至互相揭發相關情況。每到週五,南疆的所有學校,無論寒暑假,全部學生必須到學校住一天,怕他們會去清真寺做禮拜。

在自查自糾中,非法、合法並沒有清晰界限——有的學生只因為買了一個做禮拜前淨手用的塑料洗手壺,而被開除。一個成績很好的學生,因為做禮拜被其他學生告發,被取消了研究生推薦資格,第二年考研也沒人敢要。

「許多老師說著這些情況,就會哭出來。」 這其實與反右、文革沒甚麼不同,中共將政治鬥爭手段轉移戰場而已。現在,類似的強制性學習和審查在學校消失了。

而過往的南疆鐵腕基層一把手,也紛因違法違紀被不留情面嚴懲,令人更有維穩被輕視之感。去年春被查的喀什人大工委副主任、巴楚縣委書記劉喀生,今年三月被以受賄罪判終身監禁,其妻作為共犯,也被判囚15年。劉喀生在葉城、巴楚縣的反恐成績是區內有名的,他還曾成功地讓上千名維吾爾信眾入黨。

今年6月,另一名南疆地方一把手、伊寧市委書記焦寶華被調查,官方將其問題定性為嚴重違紀,尚未有調查結論。 焦寶華執政伊寧十年,伊寧市的維穩無異於一場全民戰爭:警員24小時街巷無縫隙巡邏,民兵無假日巡防,街頭隨時開包檢查,商戶十戶聯防,城市主要路口外地戶籍人員入城必查。

如此草木皆兵自然換來「安寧」,當安全係數遠高於伊寧的喀什、阿克蘇、烏魯木齊等地一次次出事時,伊寧市卻出奇平靜。只不過,當地有官員無奈嘆道:「這場看不到終點的防禦戰讓很多人都產生了複雜的心態,又困又累又不能停。」

之前,有人擔憂離開鐵腕政策的庇護,新疆能不能持續穩定發展?對此,有新疆高層表示:外界不要期待瞬間轉變,應給新的主政人相當的耐心和時間。但問題是中共黨內左派,在新疆再爆恐襲之際,是否肯給出耐心?特別是十八大將至,會否有人為了避免佈局遭打亂而捨棄原則?

新疆並不是張春賢一個人在治理,他是中央某個集體的執行者而已。否則,張如何能在剛剛接任,就立刻推出如此多措施,瞬間扭轉工作方向。 至於有媒體說,在中央去年宣布對張春賢的任命之前,他曾帶隊到土耳其、埃及等伊斯蘭國家專門考察過。我想說,考察一次伊斯蘭世界,能學到如何治理異族經驗嗎?

現在情況是,南疆的恐襲和烏魯木齊七五騷亂性質不盡相同,恐襲可能要靠反恐力量防範,騷亂則需民眾基礎,還是需要靠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消除漢人霸權形象,來化解。

所以,張春賢還是有前途的。只不過要兩手抓得更嚴。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