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22

左手揸車,右手揸胸


神州大地,無奇不有。話說內地互聯網近日熱爆的一張圖片,就是「左手揸車,右手揸胸」的神奇照。

這是一張由道路監控攝像頭(內地稱電子眼)所拍的快照(交通違章照片),不知道為何洩出來,瞬間在各大論壇和微博流傳甚廣。

照片中,司機左手握著方向盤,右手伸入副駕駛座的女子的衣領內,直達胸部。

照片上方顯示的拍攝信息,可見該車當時以92公里的時速,即超速15%的速度疾馳,因此揸波司機為「專注開車」,雙眼直視前方,神情淡定自若。而被揸波者,該女子只是頭略低下,也很淡定。

這是7月29日發生在四川省的s205省道,三台縣慕禹鄉百花村路段,三台往射洪縣方向的快速車道上。車輛則是灰色的東風日產車型,警方資料顯示為09年上的牌照。圖片應該是交通管理部門負責管理,未知為何流出網絡。

內地網民很快就人肉搜索出信息:「川BY0008車主叫鄧嘉林,住四川綿陽市涪城區躍進路5號。鄧嘉林是長虹集團南充分公司經理,主要負責銷售。旁邊坐的是女大學生,姓林,為情人關係。」

不過,長虹集團企劃部部長兼新聞發言人劉海中在微博澄清:「經公司查實,長虹集團沒有名叫鄧某某的員工。曾有一名字類似的員工,但已於2004年1月被長虹解除了勞動合同。」但該解釋說明,揸波男可能是其前員工。

內地華聲在線的評論文章更好笑:「有理由相信,摸奶哥在實施襲胸過程中,由於腎上腺素分泌過於旺盛,太過激動而造成超速行駛導致違章。摸奶哥的隱私被侵犯值得同情,然而其襲胸導致的超速行駛能否算作是一種危險駕駛行為?在《道路交通安全法》中,開車穿拖鞋、打手機、吸煙、車內亂掛裝飾品等皆算違規行為,卻沒有對開車是否可以襲胸有規定。因此,我建議,不妨在《安全法》中增加一項:超速太危險,開車不得襲胸!」

2011-08-18

功夫茶,工夫茶

近日有媒體報道潮汕地區工夫茶定出標準的新聞時,用的是「功夫茶」字眼。

對於大多數潮汕人來說,肯定會直斥其非:明明是工夫茶,怎麼變成了功夫茶,又不是耍功夫。

喜歡咬文嚼字的一些人,也肯定會引用大量的古人誰誰誰曾經用過的證據,即引經據典來說明功夫茶沒錯。

我當然知道,功夫、工夫曾經通用,我也當然知道,在一些漢語詞典裏,有「功夫茶」這個條目,也有一些將「功夫茶」等同「工夫茶」。

甚至有人說,「工夫」即「佳茶」,「功夫茶」才是指閩南和潮汕地區的茶藝。證據又是來自罕見的幾則古人文章。

但這能說明甚麼問題呢?古人用過就是金科玉律?

今人在資訊發達的時代,仍會在編撰字典、辭典時出現錯漏,古人寫文章就正確了嗎。那最多只能作為佐證。

在潮州話裏,「工」讀「剛」音,而「功」讀「攻」音,潮汕人說的是「工(剛)夫茶」,這是一致的。包括多個官方網站也用「工夫茶」這個詞。

在詞意裏,潮汕人理解的「工夫」,是形容細緻、或落足心機的意思;而「功夫」反而很少用到,僅指少林功夫等。

北方人編撰的辭典,也說工夫是指耗費精力、時間,而功夫是指技藝技巧。但也因此有人認為,工夫茶是綜合多方面而成的技藝,所以應該稱功夫茶。但我也認為,既然是指茶藝,那麼藝術範疇更應該用貼近虛的工夫,而非有力的實的功夫。

說到底,一個很有地方及方言特色的辭彙,應該更多考慮地方慣例。

2011-08-14

胡錦濤為何來廣東

在前天之前,一直很奇怪為何深圳對大學生運動會這麼緊張,安保如鐵桶,連飛機也禁飛,不怕有違民心倒行逆施,原來是胡錦濤南下主持。

謎底揭開,卻又冒出了一個疑惑,這種小規模的運動會,也值得國家元首來主持?把美帝國的大使駱家輝晾在一邊,到了北京卻無人可呈國書,無法正式上任(今天有几份報紙說駱家輝已經向中國政府/外交部呈交了國書低調上任,恐怕是實習記者客串寫的吧)。當然了,有重要事情的話,暫時不理這個美國準大使也沒甚麼大不了。

於是有人分析,胡錦濤是為了挺團派嫡系、廣東省委書記汪洋而來。目前汪洋與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這兩個政治局委員在十八大常委卡位戰中據說已經白熱化,而胡錦濤近年未曾到過重慶,廣東則時時到。

香港的政論家們喜歡分派分析,倒也切合政治生態,只不過還沒看到有人介紹汪洋是如何成為胡錦濤嫡系的。

汪洋在共青團系統工作,只是81至84年這段時間,其中83至84年任共青團安徽省委副書記。

胡錦濤82年9至12月任共青團甘肅省委書記,之後調升共青團中央書記,84至85年升任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隨後就調往貴州擔任一把手了。88年調西藏書記,92年入政治局,02年十六大時任總書記,03年兩會時當選國家主席。

實在看不到當年在共青團系統內,汪洋和胡錦濤有多少互動、親近的痕跡,除非有一種同盟通過強大的組織力量,早已安排他們認識。或者機緣巧合之下兩人結下緣分。恰好這些資料又被政論家們掌握了。

03年汪洋獲任國務院副秘書長,負責國務院辦公廳常務工作。看來倒是和溫家寶親近點。

我看來,胡錦濤挺的不是人,而是路線。中共未來要如何走?在弊端盡現、政權隨時崩盤的今天,中共是走左派的回頭路呢,還是現在的持續改革路。在以薄熙來為首的毛派步步進逼之下,胡錦濤等人相信在中共90黨慶前那段時間感受到了令人窒息的巨大壓力。如今,態度是很明顯了。

重慶和廣東,是中國政壇兩種路線的具體表現,有人稱之為「重慶模式」和「廣東模式」,也有人簡單為兩個模式定義,則重慶模式追求民生,經濟上薄熙來主張均富(生產資料)再發展,毛之美好願望;廣東模式的主軸是民主,汪洋繼承鄧小平的有序改革,經濟上先發展後分配。

除了政壇上不同政見者刀來劍去,廣東的南方報系也與重慶宣傳人員、北京老左派陣營鬥得死去活來。

應該說汪洋是靠近主流,但薄熙來最近兩年的聲勢大旺,加上其路線在當今貪污腐化、貧富懸殊、生活維艱的現狀下極具煽動和誘惑性,內地輿論,特別是民間聲音已經到了胡溫不敢輕忽的時候。雖然目前看上去薄熙來和汪洋爭的不是一把手的位置,但若給薄熙來取得更大支持,習近平也未必就坐定了總書記的位置。

2011-08-03

連續恐襲:張春賢的柔性治疆前景

七月份,南疆和田、喀什相繼發生震驚中外的恐怖襲擊事件。這幾宗恐襲,令人似乎有時光倒流之感,都是零散作案,用刀子、駕車撞、放火這種最簡單的方式,根本無技術含量,但也因此最難防範!

2009年的大規模七五騷亂,被視為王樂泉高壓政策失敗的表現。於是2010年4月,湖南省委書記張春賢來了,並隨即實行了新的治疆理念,以發展經濟為首位,取代了過去的反恐維穩。

可能張春賢(或者其老闆)認為,發展才是硬道理,物質豐富、就業率提高後,大家都會珍惜眼前所得,不敢打破自己飯碗,社會自然在不斷經濟發展中得到穩定。這是沿海城市的經驗,但用在民族地區,通嗎?

在新疆,以前對官員工作考量的標準是你反恐是不是得力。內地媒體報道,以往每當新疆街頭出現了兇殺案,官方媒體的報導即以「打擊恐怖主義」、「反分裂」下定論。如今已沒有了。

南疆鄉村的政治宣傳活動,變化更大。 ≪鳳凰周刊≫引述基層官員說,張春賢到之前,很多學校暑假都不放假,老師學生天天反分裂,寫學習體會,甚至互相揭發相關情況。每到週五,南疆的所有學校,無論寒暑假,全部學生必須到學校住一天,怕他們會去清真寺做禮拜。

在自查自糾中,非法、合法並沒有清晰界限——有的學生只因為買了一個做禮拜前淨手用的塑料洗手壺,而被開除。一個成績很好的學生,因為做禮拜被其他學生告發,被取消了研究生推薦資格,第二年考研也沒人敢要。

「許多老師說著這些情況,就會哭出來。」 這其實與反右、文革沒甚麼不同,中共將政治鬥爭手段轉移戰場而已。現在,類似的強制性學習和審查在學校消失了。

而過往的南疆鐵腕基層一把手,也紛因違法違紀被不留情面嚴懲,令人更有維穩被輕視之感。去年春被查的喀什人大工委副主任、巴楚縣委書記劉喀生,今年三月被以受賄罪判終身監禁,其妻作為共犯,也被判囚15年。劉喀生在葉城、巴楚縣的反恐成績是區內有名的,他還曾成功地讓上千名維吾爾信眾入黨。

今年6月,另一名南疆地方一把手、伊寧市委書記焦寶華被調查,官方將其問題定性為嚴重違紀,尚未有調查結論。 焦寶華執政伊寧十年,伊寧市的維穩無異於一場全民戰爭:警員24小時街巷無縫隙巡邏,民兵無假日巡防,街頭隨時開包檢查,商戶十戶聯防,城市主要路口外地戶籍人員入城必查。

如此草木皆兵自然換來「安寧」,當安全係數遠高於伊寧的喀什、阿克蘇、烏魯木齊等地一次次出事時,伊寧市卻出奇平靜。只不過,當地有官員無奈嘆道:「這場看不到終點的防禦戰讓很多人都產生了複雜的心態,又困又累又不能停。」

之前,有人擔憂離開鐵腕政策的庇護,新疆能不能持續穩定發展?對此,有新疆高層表示:外界不要期待瞬間轉變,應給新的主政人相當的耐心和時間。但問題是中共黨內左派,在新疆再爆恐襲之際,是否肯給出耐心?特別是十八大將至,會否有人為了避免佈局遭打亂而捨棄原則?

新疆並不是張春賢一個人在治理,他是中央某個集體的執行者而已。否則,張如何能在剛剛接任,就立刻推出如此多措施,瞬間扭轉工作方向。 至於有媒體說,在中央去年宣布對張春賢的任命之前,他曾帶隊到土耳其、埃及等伊斯蘭國家專門考察過。我想說,考察一次伊斯蘭世界,能學到如何治理異族經驗嗎?

現在情況是,南疆的恐襲和烏魯木齊七五騷亂性質不盡相同,恐襲可能要靠反恐力量防範,騷亂則需民眾基礎,還是需要靠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消除漢人霸權形象,來化解。

所以,張春賢還是有前途的。只不過要兩手抓得更嚴。

2011-08-02

上海單挑鐵道部是為何

這些天,上海媒體對於甬台溫線快速專線鐵路的事故(即溫州鐵路事故),鞭撻鐵道部之力,可謂不留餘地。即便是中宣部通令全國,要求降溫處理,低調報道,上海依然不乏曲筆攻擊的報道(廣東亦然)。

8月1日,上海市委主管的《新聞晨報》,頭版頭條是「和諧不是沒矛盾,在於正確地處理」,文章是來自新華社對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教授蔡霞的專訪,解讀胡錦濤在七一大會上的講話涵意,政治正確,最佳利用。

內容則放在A2版,題目是「千萬不要把維穩當成可用生硬手段壓制矛盾」,文章列出幾大要點:
● 不能把問題簡單、概念化,以為和諧社會就是沒有矛盾。
● 社會矛盾客觀存在,而很多社會矛盾的背後都涉及黨員幹部和人民群眾的關係。
● 動輒用強製手段壓制,結果造成一些群體性事件或者黨群幹群之間的關係緊張。
● 要明確區分既得利益和黨的根本利益所在,把既得利益從黨的根本利益中剝離出來。

還配上了一張三個市民玩托乒乓球的遊戲,圖片說明是「小心,不要掉下來!」抵死到肉,既說明民意、矛盾需要小心對待,又諷刺溫州火車掉橋下事故。

在《新聞晨報》A3版,則是本城地鐵故障的新聞,不過,編輯也不忘潤一下鐵道部。標題是「三號線昨天觸網失電,不是雷劈的」。在我看來,標題後面那一句的意思,絕對是針對鐵道部對溫州事故的解釋而來。顯然,上海是對中央維穩手段有所不滿,包括強硬封殺新聞媒體對鐵道部的報道、鐵腕箝制民間的反鐵活動等。

再來看上海另一家報紙《東方早報》。頭版有兩條籤是和鐵道部有關的。其中標題「京滬高鐵滿月,最多七成空座」是一篇負面性質十足的針對鐵道部而來的報道。另一個標題「故宮又出『人禍』,擠碎宋代哥窯瓷器」,因為我實在想不出近來故宮有甚麼特別的人禍,所以只能相信,編輯的矛頭是對準鐵道部的溫州事故而來了。

在京滬高鐵七成空座的新聞報道裏,記者寫道:相較開通初期「座票售罄現象」,現在則「每趟都有大量餘票」,二等座、一等座都出現超過70%的剩票,商務座則基本都是空凳子。

這是一個很嚴重的揭露,若真如此的話。這種情況,會嚴重影響中央、鐵道部債主對高鐵未來發展的看法,也是對鐵路相關產業一個很大打擊。航空業則是偷笑者,目前暑假檔期,飛機票價居高不下。

鐵道部不敢怠慢,8月1日晚間,通過官方媒體發布消息,稱7月份的京滬高鐵上座率是107%。但《東方早報》查的是鐵路客戶服務中心網的8月2日的訂票情況,訪問火車票代售點售票窗口工作人員目前的情況。鐵道部以上月的數字(且當可信)回應下個月的情況,等如我問你剛剛飯菜好吃嗎,你說昨天的很好吃一樣。

除了報紙,上海的電子媒體也加入一腳。8月1日的上海東方衛視傍晚六點半新聞,就直播溫州火車大面積延誤事件。

3分鐘的電視報道中,指甬溫線(溫州事故路段)當天下午發生大面積延誤,溫州南站不少動車最長延誤了一個半小時​​。電子屏上顯示晚點未定的狀態,起碼有10幾趟列車受到影響,站台一直未告知原因,只說不知道。也沒告知什麼時候能開。鐵道部當局又是一直沒有解釋,引起各方質疑。

廣東媒體這樣子窮追猛打鐵道部,我倒可以理解,上海則是令人意外了。難道是上海媒體換了血?還是主管媒體的官變了?按道理,不會是俞正聲和鐵道部背後的人有仇吧。



2011-08-01

即將被踏沉的廈門鼓浪嶼



剛剛去了鼓浪嶼一個星期,感受至深的是,已經和麗江靠攏了。商業化、外地化嚴重,消費高而服務質量差,主要地點人滿為患,渡輪服務跟不上需要,老建築保護不佳;奸商不少,特別是海鮮店。

當局正在積極申請列入聯合國的世界遺產,我看很難了。除了破壞太大、商業太濃,主要是「遺產」不足。萬國建築又如何?鼓浪嶼上幾乎看不到一個外國遊客,可見西方國家對自己留在別國的建築、侵略痕跡,並不是太感興趣。

反而中國獨特的文化、風俗、建築、山水,才是世界遺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