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18

東江上游的騷亂


(tvs朱天寶的微博圖片)
6月17日下午,河源紫金縣臨江鎮出現小規模騷亂,數百村民堵路示威,與警方爆發衝突。據稱防暴警員強力鎮壓,持警棍盾牌,狂毆村民,導致10多名村民受傷。事件擾攘到深夜,在政府拘捕多人後暫告平息。這是廣東近期又一宗衝突事件,惟因發起者是當地村民,人數不多且沒有外地民工之衝勁,估計事態不會如潮州、增城般擴大。

不過,這次事件同樣牽出了令人關注、而長時間被選擇性遺忘的深層背景因素,與香港人也有關係。

事件直接導線,是當地來自深圳的大型蓄電池廠三威電池廠長期排毒,包括亂排污水和毒氣,導致周邊大批村民鉛中毒,其中多數為小童。上個月,村民發起堵塞工廠大門、堵路示威等行動後,政府為村民體檢,證實電池廠方圓500米有136人血鉛超標,其中59人屬於鉛中毒程度。

但村民一直指控政府報細數,因為檢驗過程出現了很多漏洞,包括大批村民的年齡張冠李戴、食用水全部檢驗合格等。因此村民不斷上訪、堵路,要求賠償。由於政府上個月答應免費治療鉛中毒者,因此很多村民就賴在醫院,要求「徹底治癒」。

紫金縣是廣東窮困山區,政府財政僅能自給三分之一。在善後此事件問題上,明顯乏力。而廣東省政府也缺乏重視,事態拖延月餘,終於爆發。

6月18日,紫金縣新聞辦公室通報,稱事態已得到平息。該通報說,「紫金縣臨江鎮幹部在徵求此前因血鉛超標已收治觀察近一個月並可以出院的血鉛超標人員的意見過程中,部分人員產生誤解,致使部分村民產生過激行為,在河源市區東環路攔車堵路。」

紫金縣的經濟問題,與東江息息相關。

作為東江上游,為保證下游惠州、東莞、深圳和香港的飲用水安全,河源工業經濟發展嚴重受限,特別是東江流經的紫金等山區,經濟更為落後。

河源全市2010年度的地方財政一般預算收入為25億元。深圳約1107億、東莞約278億、惠州約131億。然而,下游城市對水資源予取予求,猶如天公地道。對窮困的上游兄弟城市,不見有何協助。

香港人每年付給廣東省廿幾億元,實際上到河源手上沒有多少。去年,河源就曾向廣東當局提出,要向下游的東莞、惠州、深圳收取「水費」,即經濟補償,雖然幾近等於乞討,但仍無人願給。

因為東江,區域發展不平衡,上級政府卻協調不足,可以說是這次群體事件的一個因素。因為事件本來要解決是很簡單的,政府先墊付多點錢(電池廠已經關閉了)醫治村民,拍賣廠房,保證小童後遺症得到處理,即可。紫金窮慣了,縣政府不懂用錢解決問題。也沒錢解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