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15

版權也是人權

《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將提交立法會,對於這個法案,本來我沒有多少關注,但無意中看到了一些反對文章,將之上綱上線到打壓言論創作自由的惡法,反而有興趣了解一下。

不過,我發現這個草案大多數是好的,至於少部份受爭議的地方,如網上「惡搞」別人的歌曲、圖片屬民事罪行,雖有待商討,無奈很多反對者的評論都難以服人。

「新銳人士」林輝說,這將大大限制網絡自由、創意文化,更易使無辜巿民誤墮法網。他又說,惡搞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它能將現存的文本加入創意,添加新的意義,甚至嘲笑文本本身。二次創作也是創作,它注入了創意,也使文本的意思轉變。

梁旭明則說,難免令人懷疑此條例有負上「政治任務」之嫌,藉此助政府打壓異見,更變相扼殺言論自由。值得一提的,就是好些惡搞後的作品,已脫離原作產生的效應,那原作者的版權控制是否仍然合理,還是變成另一種霸權?

突然感到很奇怪,這些政治評論人員,不是以保護人權為己任的嗎?版權就是知識產權,是靠智慧得來的私人財產,財產權難道不是人權的一部分嗎?為何這些人要保護網民們侵犯人權的行為?保護「惡搞權」。

真的搞笑了,說二次創作也是創作,成為新的作品,意思是也有了新的版權?那麼,雙卡雙待的山寨iPhone應該也是有知識產權的,他可以告三星侵權!

或者我也可以將林輝和梁旭明的這兩篇評論,每一段前面都加上「狗屁」二字然後拿去發表了。因為,已經成為與原文意義完全不同的新文章了。

若原本作品沒有人認識,沒有知名度,網民會拿來惡搞嗎?肯定不會。既然如此,惡搞者就是看中了原作品的名氣,也就是盜用了其商業價值,雖然未形成即時營利,但為其網絡id或者個人網站帶來名氣和點擊量,這都是可轉化為財富的。

若說不是看中原作品的知名度,那請惡搞者自己直接弄一個圖片或者短片上載即可。

另外,這些反對者還質疑惡搞行為,是否會對原作者或者被惡搞者帶來傷害。如前年惡搞民建聯標誌的「禮義廉」等,林輝認為是無權力者對抗強權的重要工具。

那麼,下次周澄如果參選,她的競爭對手是否可以將周澄的頭像剪貼在金魚的身上?反正周澄早已呼籲大家不要誤會這個行業。

保護版權就是保護人權。當然,這個世界充滿協商和妥協,何況是民事,總有商談的餘地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