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13

槍桿子可以平定暴動,不能平定民心


估計錯誤了,想不到廣州增城連續第三晚有民工搞事,而且可用暴動來形容,昨晚他們見車就砸,再燒,破壞政府建築之餘還打砸商鋪,甚至襲擊無辜民眾,還要衝入碧桂園搞他們心目中的有錢人。情況已然失控,據稱軍隊也入鎮平亂,現場甚至說有槍聲、大批人受傷。可惜廣州市政府仍然沒有公開情況,並壓制媒體報道。

這次暴動,背後有幾個問題值得深思。

第一,當局是否從中看到暴動的土壤?民怨一點即著,說明這個社會極不和諧,貧富分化令兩億農民工情緒不穩,特別是當中的八十、九十後新一代民工,他們對生活充滿追求,然而這個社會卻讓人絕望。憑甚麼權貴階級代代富貴,憑甚麼地域不同就機會不同,他們做最低級的勞力工,工時長而薪水少,在物價水平如此之高的情況下,根本沒有閒錢,連成為房奴也算不上,城市福利無法享受,想申請廉租房也不可能。

第二,政府部門瀆職濫權。六月份以來,包括潮州潮安、浙江紹興、湖北利川和此次的廣州增城,已發生的四次大規模騷亂,均有很具體的導火線。潮州是民工追薪被斬,紹興是工廠污染導致民工和村民中鉛毒,利川是反貪局長被惡檢打死,增城是外地小販被收保護費和暴打。這幾件事,均涉及政府部門瀆職濫權。包括勞動部門協助追討欠薪不力,環保部門放縱污染,檢察機關查案亂來,以及警方對其轄下的治保會管理不力。

中共奪得政權的三件法寶,是武裝鬥爭、黨建、統戰,其中黨建是核心,但是現在看來,黨的建設已經失效,黨員潰爛,官員腐爛,如此以往,中共政權如何能持續?

第三,中共建黨九十周年紀念日七一快到,當局要內地一片和諧,這是「正確方向」,地方政府為此,蓋著很多問題,包括突發群體事件也成為影響和諧局面的不能說的秘密。他們的心思,就是要拖到七一之後再處理。可惜如何能拖,再不正面對待,七一或成別人的建黨日,甚至起義日。

第四,中共說得沒錯,這連續多次的示威抗議騷亂,包括之前的茉莉花革命和內蒙古示威潮,很難不讓人聯想到境外勢力在介入。最近幾次示威,特別是增城連續三天,人群白天散去,晚上聚集,似有默契,又無畏懼。再說,四川民工真有那麼多人集體極度不滿?很容易讓人懷疑有人在挑動。

民工衝擊政府,破壞警車還可以理解是對執政者的不滿的一些發洩,但將矛頭對準普通民眾,失去理智般襲擊無辜平民,看上去就不應該是廣大民工們的做法。

維權者變成暴徒,混亂變成暴動,我相信這不會是一般開始參與示威民工的所想。所以除了要譴責政府處置不力無能之外,失去理智的那些人一樣需要譴責。引來軍隊鎮壓,傷亡慘重,社會動盪,執政者也失威信和受責,官民雙輸。為政者除了要平定秩序,更應該考慮,民心如何收復。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