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09

再說潮州騷亂

潮汕地區類似大型騷亂,近年真的很少聽說。(紅海灣事件、海豐漁村械鬥發生在汕尾,那裏不屬潮汕地區。)幾年前不時有一些村因為徵地、拆遷、拆違章建築等問題,發生過示威抗議,甚至禁錮官員警員,但不至於大規模械鬥。

潮汕地區向來不是蠻夷之地,歷史上在廣東來說,是開化得早的地區。潮汕人團結,但非好勇鬥狠之輩,個別村或許民風彪悍,始終是少數。特別是近二十年,潮汕輕工業發展,家庭作坊累積了不少財富,許多人成了小老闆,普通本地人收入也不差。錢多了,更希望安定,也更惜身。

就以此次發生事件的古巷鎮所在的潮安縣為例,瓷器工業發達,基於潮汕人經商以及外貿之能力,連景德鎮的很多競爭對手也被打敗。

而外省民工的經濟狀況呢,其實也不錯的。因為潮汕地處一隅,流動民工相對比珠三角幾個城市少得多,近幾年更是經常鬧民工荒,因此韓三角(潮汕地處韓江三角洲)的普通民工平均工資比珠三角為高,有數據顯示高出多達二成。

在潮汕地區,民工多數是靠老鄉之間互相介紹帶過來的,並非大型勞務中心所招聘,所以團結性高,管理上也有一定難度,當然了,這在維護勞工權益的角度來看,是一種好事。這種情況,值得當政者,特別是勞動部門認真研究,如果能處理好地下工會的角色、協調好廠方和同鄉組織的關係,相信對地方經濟和社會發展是很有幫助。

可惜,中國還少見此類官員,更何況潮汕這個充滿小農意識的官場。

不過,說到騷亂最大的因素,我認為是當地長期存在的歧視和排外情況。

在潮汕各地,外省民工永遠是「外省仔」,被本地人看不起,也沒有互動。外省人無論從事甚麼職業,在潮汕人心目中都是外地人,身份矮人一等,罕見有本地人和外省人交朋友的,兩者之間除了僱主和僱員關係,就是服務者和被服務者的關係,甚至在現在,和外省人結婚,也會被人在背後議論,家長一般也不樂意,甚至大加阻撓。

而潮汕話難懂,比粵語有過之而無不及。外省人基於過客心態,少有人願意學,而且恐怕大家都會覺得,學潮汕話沒甚麼前途,在其他地方用不上。所以再加上潮汕人的自我中心和排外,外省人也和本地人在心理上築起了牆。

水與油一樣的兩個人群,一旦起了糾紛,就會激發起部分人平時一些受壓迫和欺負的怨氣,於是,老鄉幫老鄉,就釀成了萬人上街示威的事。而在狗屁政府不懂疏導的情況下,事態升級,出現打砸搶燒的情況,也激發了潮汕本地人的不滿,感到自己地盤居然受你「外省仔」侵犯,遂群起反擊。

難為潮安縣政府臉皮夠厚,昨天還在政府網頁上發文,說政府及時制止了一宗群體事件。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