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24

老毛女眷反右,林彪大女謝罪


(張梅與林曉霖)

中共建黨90年大慶將至,內地左派趁紅風大搞新反右運動,與自由派學者、法律界人士鬥法。前兩天,由老毛長媳劉思齊、堂姪女毛小青配合各左派大老,掀起全國各省左派公訴茅于軾行動,公訴信號召聯署,據稱首批公訴信已有10萬簽名,並已經交到人大,要求人大令司法機關做嘢。

這一波,算是小高潮。到7月黨慶,除非當局強硬壓制(估計不可能),相信雙方爭鋒更好看。

茅于軾觸動左派神經的是《把毛澤東還原成人——讀〈紅太陽的隕落〉》一文。

就在毛澤東的女眷領銜反右之際,曾經的二號人物,林彪的大女兒林晓霖的一篇訪問,也再被網民翻出來四處傳播。兩者態度,極度不同。

文章是來自2007年8月6日《南方都市報》對林曉霖的專訪,題目是《林彪長女林曉霖評父親功過,講述父女骨肉情:「我向受父親迫害者謝罪」》。

訪問中,林曉霖說:「我父親當時是中央的二號人物,對文革造成的災難,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對不起老戰友、對不起老部下、對不起他戰鬥過的地方的父老鄉親。這是我的看法。作為林彪的女兒,我義不容辭地,對遭父親迫害的人、受他牽連的人謝罪。

我讀過余秋雨寫的《借我一生》,看到他家在文革中受到很大打擊。我見到他時,替我父親向他家謝罪;在王光美追悼會上,我見到劉少奇的孩子,也向他們謝罪;老舍在文革中自殺,我也向老舍的孩子舒乙謝罪;井岡山聯誼會時,到場的都是老紅軍的一些子女,我站起來向他們替我父親謝罪。我到過廣東惠州一個部隊,這是我父親曾經帶過的一個部隊,我也謝罪。這麼多年來,在很多場合,我是真誠的、發自內心的,替我父親謝罪。」

「中國頭號大右派」章伯鈞之女、作家章詒和也曾在04年出版反右作品《往事並不如煙》後,接到中學同學林曉霖的謝罪電話。

然而最近在網上熱傳的林曉霖謝罪報道,其實也是脫胎於南都的這篇報道,但重點處有所不同。

該文中,林曉霖說:「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策劃、發動和領導的,他要負主要的責任,這是黨中央歷史決議明確了的。我父親對文革造成災難,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對不起老戰友、對不起老部下、對不起他戰鬥過的地方的父老鄉親。我不是毛澤東的女兒,我是林彪的女兒,所以我義不容辭地對遭父親迫害的人、受他牽連的人謝罪……見到文革中受迫害的人和因『913』事件受到牽連的人,我感到羞愧、感到痛心……」

這篇文,比南都多了毛澤東該負的責任、「我不是毛澤東的女兒」這句可圈可點的話。據估計,應該是南都報紙出街時,部分可能引起較大爭議的文字被刪除了。而這篇文章,是記者手中的完整紀錄或者原稿。

這是一個很令左派,特別是毛澤東後代不滿的事情。

林曉霖生於1941年,是林彪的大女兒。其母是林彪前妻張梅,當年的陜北一枝花,平型關戰役後,隨林彪到蘇聯養病,林曉霖在蘇聯出生,林彪回國後,林曉霖隨同母親在蘇聯生活,直到1950年才回到中國。由於葉群不喜歡,1961年林曉霖被強遷出北京,送往東北,進入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讀書。文革後,因為是保守派頭頭,公開發表《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反對打倒一切的做法,被送到新疆拘禁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