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28

關注內蒙古五卅大示威



內蒙古連日來爆發示威潮,錫林郭勒盟至少有四個旗出現示威抗議事件,包括西烏旗、正藍旗、鑲黃旗、東烏旗。其中蒙元文化發源地、忽必烈建都之地正藍旗,已經連續兩日爆發大型示威,多為中學生與牧民,數以千計。

最令外界關注的是,事先張揚、聲稱全蒙族均知的五月三十日內蒙古自治區首府呼和浩特將進行的要平等、討公義的大型活動,能否如期進行,而進行後如何收科,會否演變成大型流血衝突等等。

此次事件的導火線,是牧民莫日根於五月十一日攔車維權時被煤礦貨車撞死,以及另一名蒙族青年十五日因差不多原因被撞死,這兩宗案件,涉及了漢人大肆挖煤破壞生態、而蒙古牧民卻不斷被要求退牧還草,令蒙族人覺得被掠奪的背景因素,因而特別能引起內蒙八十、九十後激動青年的共鳴。

另一個問題,就是當局在危機處理上進退失據。由於內蒙古範圍漢化嚴重,蒙獨問題也相對緩和,所以當局對此估計不足,也沒有以西藏、新疆此前的騷亂為鑒,在事發後,用對付內地其他省份的手法,採取封鎖、高高在上、漠視對話安撫的強硬姿態,導致民族矛盾激化,事態惡化。

主掌內蒙的中共團派新星胡春華,在這一役盡顯稚嫩,也暴露當局對民族情況和情報了解不足,黨內肯定有意見,恐怕十八大人事安排上要另做考慮了。

與漢人激左重尋毛信仰、刮起紅風一樣,蒙古族年輕人,近年也興起成吉思汗風,尋找民族自豪感,並且越來越覺得受漢人壓榨和侵掠。這和蒙古國也有關聯。

蒙古國民間的排華情緒,比東南亞更為厲害,不斷有中國商人、中資機構在蒙古國被襲擊,在幾個激進民族主義組織的描述中,中國人(漢人)在蒙古國幹盡壞事,經商奸詐,還輪姦女學生。而由於與內蒙接壤、交流密切的關係,這種情緒多多少少也感染了內蒙的學生和牧民。

而另一方面,在內蒙古治政的官員們也問題多多。例如為了保護生態、消除北京的沙塵源,錫林郭勒盟被要求大幅減少放牧面積,恢復草原。但中央龐大的援助補償款,除了部分可能被截留外,還被大筆地用在基礎設施、政府建築上,在這些工程中,少不免為地方官員帶來可觀的回扣和受賄機會,也成為在任者的政績工程。導致實際流到牧民手中,或者用於安排牧民就業、生活的款項少得不成比例。

以正藍旗為例,縣城的道路堪比北京長安街,廣場好比大連,旗政府大樓更是雄偉得與廣東的發達縣市一樣。城區的豪華房地產項目一個接一個,但都不是當地民眾買得起,房屋主人不是官員商人,就是遠至北京等地的有錢人買來度假的。

而牧民失卻草場後,只能圈養少量的牲畜,多數人到區內城市打工,基於教育問題,他們只能出賣勞力。就在他們失去草場之際,當局又允許大型礦業公司,大肆在草原上挖煤取礦,包括豐富的稀土。這樣的做法,換了誰也會氣憤。

經濟發展的成果,基層民眾沒有得到分享,這一點全國一樣。但發生在民族地區,就觸動了民族情緒、演變成民族矛盾了。

整個情況並非今天才出現,只不過當局無力處理而已。或者說,是沉痾難治,全國如此。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