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28

關注內蒙古五卅大示威



內蒙古連日來爆發示威潮,錫林郭勒盟至少有四個旗出現示威抗議事件,包括西烏旗、正藍旗、鑲黃旗、東烏旗。其中蒙元文化發源地、忽必烈建都之地正藍旗,已經連續兩日爆發大型示威,多為中學生與牧民,數以千計。

最令外界關注的是,事先張揚、聲稱全蒙族均知的五月三十日內蒙古自治區首府呼和浩特將進行的要平等、討公義的大型活動,能否如期進行,而進行後如何收科,會否演變成大型流血衝突等等。

此次事件的導火線,是牧民莫日根於五月十一日攔車維權時被煤礦貨車撞死,以及另一名蒙族青年十五日因差不多原因被撞死,這兩宗案件,涉及了漢人大肆挖煤破壞生態、而蒙古牧民卻不斷被要求退牧還草,令蒙族人覺得被掠奪的背景因素,因而特別能引起內蒙八十、九十後激動青年的共鳴。

另一個問題,就是當局在危機處理上進退失據。由於內蒙古範圍漢化嚴重,蒙獨問題也相對緩和,所以當局對此估計不足,也沒有以西藏、新疆此前的騷亂為鑒,在事發後,用對付內地其他省份的手法,採取封鎖、高高在上、漠視對話安撫的強硬姿態,導致民族矛盾激化,事態惡化。

主掌內蒙的中共團派新星胡春華,在這一役盡顯稚嫩,也暴露當局對民族情況和情報了解不足,黨內肯定有意見,恐怕十八大人事安排上要另做考慮了。

與漢人激左重尋毛信仰、刮起紅風一樣,蒙古族年輕人,近年也興起成吉思汗風,尋找民族自豪感,並且越來越覺得受漢人壓榨和侵掠。這和蒙古國也有關聯。

蒙古國民間的排華情緒,比東南亞更為厲害,不斷有中國商人、中資機構在蒙古國被襲擊,在幾個激進民族主義組織的描述中,中國人(漢人)在蒙古國幹盡壞事,經商奸詐,還輪姦女學生。而由於與內蒙接壤、交流密切的關係,這種情緒多多少少也感染了內蒙的學生和牧民。

而另一方面,在內蒙古治政的官員們也問題多多。例如為了保護生態、消除北京的沙塵源,錫林郭勒盟被要求大幅減少放牧面積,恢復草原。但中央龐大的援助補償款,除了部分可能被截留外,還被大筆地用在基礎設施、政府建築上,在這些工程中,少不免為地方官員帶來可觀的回扣和受賄機會,也成為在任者的政績工程。導致實際流到牧民手中,或者用於安排牧民就業、生活的款項少得不成比例。

以正藍旗為例,縣城的道路堪比北京長安街,廣場好比大連,旗政府大樓更是雄偉得與廣東的發達縣市一樣。城區的豪華房地產項目一個接一個,但都不是當地民眾買得起,房屋主人不是官員商人,就是遠至北京等地的有錢人買來度假的。

而牧民失卻草場後,只能圈養少量的牲畜,多數人到區內城市打工,基於教育問題,他們只能出賣勞力。就在他們失去草場之際,當局又允許大型礦業公司,大肆在草原上挖煤取礦,包括豐富的稀土。這樣的做法,換了誰也會氣憤。

經濟發展的成果,基層民眾沒有得到分享,這一點全國一樣。但發生在民族地區,就觸動了民族情緒、演變成民族矛盾了。

整個情況並非今天才出現,只不過當局無力處理而已。或者說,是沉痾難治,全國如此。

2011-05-27

錢明奇的最後十天


江西撫州連環爆炸,2死7傷。其中一名死者,就是被指為發動爆炸襲擊的5旬拆遷戶錢明奇。錢明奇死了,留下了一堆問號。不過,由於錢明奇生前熱衷於網上維權,從他留下的新浪微博帳號,或者約略可以看到一點官方口徑外的真相。

我們來看看錢明奇的最後十天,他說了甚麼,可能做了甚麼。

5月17日
錢明奇在微博發出一則說明自己案件的帖子:「錢明奇特大冤案:江西省撫州市中級法院審判長張俐(現任審監庭長)在審理房屋拆遷補償糾紛案(2005)撫民一終字第77號判決書中,存在故意錯誤認定事實.故意錯誤適用法律.適用失效法規條款,並隱匿.滅失.偽造變造證據數份,用會議紀要代替法規判決本案,給我造成實際損失200餘萬元,至今未糾正?」

同日,他在回應一則微博帖子「2001年,瀋陽市民關家東雙手執刀,將20多名暴力執法者7人扎倒、四死三傷。而後駕摩托車到母親墳前跪拜,幾小時後被抓獲。關家東被槍決當天,妻子收到沿途瀋陽群眾捐款40多萬元,群眾稱之關東大俠。此後瀋陽城市執法人員態度大為改觀!」時說:「好樣的!直(值)得學習。」

此時,錢明奇應該已在心中積壓了很久的報復當局心理。

5月18日

錢明奇在回應「東莞某政府儲備用地準備開工時,200多名村民到場阻止。」帖文時說:「今天百姓受到的壓迫,明天就是侵權腐敗者的末日。」

5月19日

錢明奇在回應「5月17日下午,東莞。討薪的工人們沿街遊行」的帖文時說:「團結的力量,求生的希望!」

數分鐘後,他在看到「興化53歲男子張桂華因不滿法院對其租用10多年的浴室進行強制拆除,將汽油澆到身上後點火自焚」帖文後,怒喊:「維護正義、大家行動起來吧」,又說「不必期盼!不要等待!為了下代,大家行動起來吧。」顯然他心中充滿對官府的不滿。

5月20日

錢明奇在回應一則網友轉貼的新聞「城管阻撓交警查其執法車稱損害政府形象」時說,「行政執法,橫行霸道是政府的本相。」

5月21日

有人在微博貼出「擔心遭強拆砸傷人進京自首,武漢拆遷戶一審被判4年」的新聞,錢明奇看到後不禁說:「早知是這樣的結果,當初就應該殺死幾個。」

同日,錢明奇在轉發自己的冤情帖子時,第一次預告自己的行動:「錢明奇特大冤案至今十年未果,最後我會用實際行動討回公平、正義。」

5月22日

這一天,錢明奇沒有話說。

5月23日

凌晨,錢明奇在回應臨安市拆遷戶做好必死決心的貼子時說:「去天堂也要帶上幾個敵友同行!」顯示他已有必死的決心。

緊接著,錢明奇接連發出「關注江西的近日特大新聞!」、「救民付出一切」、「關注近日江西重大新聞」、「沒有期盼,只有雪恨」等多則宣言式預告,可惜未能引起關注。

5月24日

這一天,錢明奇沒有上網。對於一個平常每天花費幾個小時上網為己申冤、聲援他人、關注時事的錢明奇來說,不尋常。或許我們可以估計到,當天他可能去現場了,或者去接收黑火藥了。

5月25日,

錢明奇在回應上海拆遷戶控訴長寧法院枉法濫判時說:「呼籲只是精神安慰,行動才能解決根本!奮鬥才能得到解放!」

當天凌晨1點05分,錢明奇在微博上發出最後一則留言:「救民是救國!救國才能救民!」大有壯士一去不復返的蒼涼悲壯味道。

當天,錢明奇給廣州南方都市報記者王星發送了一條微博私信,錢稱:「請關注撫州近期發生的爆炸性新聞。」並在私信中細訴了個人的案情,希望得到幫助。

可以想像,錢明奇經過了一個漫長而無眠的夜晚。

5月26日

江西撫州市檢察院、區政府大樓和區藥監局大樓,在上午9時18分起的半個小時內連續發生爆炸。錢明奇死在其中一場爆炸中,求仁得仁。

事件未因錢明奇的死亡而告終,對中國社會來說,可能是一個開始......

錢明奇的微博註冊多時,其微博的自我說明是:「我身體、精神一切正常,至今也無違法犯罪、非法上訪行為,因合法新建的樓房,被非法拆除,給我造成巨額損失,十年訴求未果,逼迫我走不願走的路。」

至昨日,錢的微博帳戶關注了248人,包括于建嶸等關注民權的學者;共發出了362則微博留言,多為自己冤情,及留言評論各地拆遷事件,每天少則十條八條,多則數十條。

至昨晚,錢的微博有粉絲24775,而且仍在增加中。

而從錢明奇的微博發表時間看,他一般都是在每天晚上至凌晨,以及中午時段上網。工作時間看不見他留言。因此可看,白天錢明奇基本上沒空,可能他根本就不是新華社所指的「無業居民」,而是需要工作。

根據錢明奇其他帖子,他曾指控江西撫州市臨川區原紀委書記習東森(現任區長)在2002年5月借修建京福高速公路之名,擅自降低補償標準,剋扣徵地拆遷款約計1000餘萬元以獎金私分,給他造成200餘萬元損失,至今十年向有關部門及領導反映未果。

對於禍及無辜的說法,有很多網民出面為錢辯護,指他才是真英雄,因為他沒有襲擊收無寸鐵的幼稚園,也沒有襲擊人流密集的商業旺地。而且錢明奇5月13日回應「甘肅一農信社爆炸,傷亡慘烈​​」的新聞時曾說:「不該用在​​不該用的地方。」顯然他不願有多無辜民眾死傷。

而且,錢此前曾發微博:「1959年出生,身體健康,無任何疾病,自願將死後全身器官捐獻給社會。」一個希望遺愛人間的人,很難將他當成暴徒、兇徒。

昨天,網上盛傳錢明奇的妻子,在錢死亡後也開了微博,走丈夫未走完的路。惟暫時未知道該微博真相。

2011-05-24

老毛女眷反右,林彪大女謝罪


(張梅與林曉霖)

中共建黨90年大慶將至,內地左派趁紅風大搞新反右運動,與自由派學者、法律界人士鬥法。前兩天,由老毛長媳劉思齊、堂姪女毛小青配合各左派大老,掀起全國各省左派公訴茅于軾行動,公訴信號召聯署,據稱首批公訴信已有10萬簽名,並已經交到人大,要求人大令司法機關做嘢。

這一波,算是小高潮。到7月黨慶,除非當局強硬壓制(估計不可能),相信雙方爭鋒更好看。

茅于軾觸動左派神經的是《把毛澤東還原成人——讀〈紅太陽的隕落〉》一文。

就在毛澤東的女眷領銜反右之際,曾經的二號人物,林彪的大女兒林晓霖的一篇訪問,也再被網民翻出來四處傳播。兩者態度,極度不同。

文章是來自2007年8月6日《南方都市報》對林曉霖的專訪,題目是《林彪長女林曉霖評父親功過,講述父女骨肉情:「我向受父親迫害者謝罪」》。

訪問中,林曉霖說:「我父親當時是中央的二號人物,對文革造成的災難,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對不起老戰友、對不起老部下、對不起他戰鬥過的地方的父老鄉親。這是我的看法。作為林彪的女兒,我義不容辭地,對遭父親迫害的人、受他牽連的人謝罪。

我讀過余秋雨寫的《借我一生》,看到他家在文革中受到很大打擊。我見到他時,替我父親向他家謝罪;在王光美追悼會上,我見到劉少奇的孩子,也向他們謝罪;老舍在文革中自殺,我也向老舍的孩子舒乙謝罪;井岡山聯誼會時,到場的都是老紅軍的一些子女,我站起來向他們替我父親謝罪。我到過廣東惠州一個部隊,這是我父親曾經帶過的一個部隊,我也謝罪。這麼多年來,在很多場合,我是真誠的、發自內心的,替我父親謝罪。」

「中國頭號大右派」章伯鈞之女、作家章詒和也曾在04年出版反右作品《往事並不如煙》後,接到中學同學林曉霖的謝罪電話。

然而最近在網上熱傳的林曉霖謝罪報道,其實也是脫胎於南都的這篇報道,但重點處有所不同。

該文中,林曉霖說:「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策劃、發動和領導的,他要負主要的責任,這是黨中央歷史決議明確了的。我父親對文革造成災難,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對不起老戰友、對不起老部下、對不起他戰鬥過的地方的父老鄉親。我不是毛澤東的女兒,我是林彪的女兒,所以我義不容辭地對遭父親迫害的人、受他牽連的人謝罪……見到文革中受迫害的人和因『913』事件受到牽連的人,我感到羞愧、感到痛心……」

這篇文,比南都多了毛澤東該負的責任、「我不是毛澤東的女兒」這句可圈可點的話。據估計,應該是南都報紙出街時,部分可能引起較大爭議的文字被刪除了。而這篇文章,是記者手中的完整紀錄或者原稿。

這是一個很令左派,特別是毛澤東後代不滿的事情。

林曉霖生於1941年,是林彪的大女兒。其母是林彪前妻張梅,當年的陜北一枝花,平型關戰役後,隨林彪到蘇聯養病,林曉霖在蘇聯出生,林彪回國後,林曉霖隨同母親在蘇聯生活,直到1950年才回到中國。由於葉群不喜歡,1961年林曉霖被強遷出北京,送往東北,進入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讀書。文革後,因為是保守派頭頭,公開發表《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反對打倒一切的做法,被送到新疆拘禁

病懵咗孫明揚無恥官僚

香港的官僚,這一次徹底讓世界看透了,也讓大陸同胞猛然醒悟:香港原已非中國最後一片淨土,香港淪陷了。

這一波貴人們的僭建風潮,越揭越臭。

五月中開始,立法會議員們,相繼被揭發住所僭建,陳鑑林、黃容根、張學明、張國柱、陳偉業、梁耀忠、湯家驊、黃成智、謝偉俊.....他們的藉口多多,但多數表示了願意處理,就黃容根這個土皇帝,懶理外界反應。當然了,他根本不需要選票,也能當立法會議員。

緊接著,官員們來了。環境局副局長潘潔5月21日被揭發寓所僭建,翌日她急急找工人搭棚架,展開清拆僭建物行動。

到了今天,教育局局長孫明揚被揭發其位於跑馬地的住所有僭建物,並且自2006年起,即他擔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時,已被屬下的屋宇署發信警告及釘契,但他一直不作理會,沒有處理。

對於事件解釋,孫明揚稱,僭建物的面積小,所以沒有為意。

對於是否需要引咎辭職,孫明揚更好笑,他說被釘契5年,已經是對他的「一個懲罰」!

有沒有這樣厚臉皮而且無恥的官員?知法犯法的官員,為社會帶來絕大的負面示範效果。孫明揚其身不正,他如何還有臉面制定教育政策?讓他參與樹人,香港只會造出一批批偷呃拐騙的x0後。害人不淺啊。

立法會那批庸人也一樣,立法的人,卻不遵法,有何臉面留在那個廟堂!我們市民憑甚麼供養這批虛偽的無恥小人。六四遊行,請讓這個議題也納入吧:「無恥官員議員辭職謝罪」。

本來一向對孫明揚沒有甚麼好惡之感,但現在看來,他最好還是辭職養病去吧。上個月,剛知道他患了腎衰竭,需要每晚洗腎,還替他擔憂。

但是不免奇怪,如此重病,孫明揚為何還要繼續撐下去呢。是為了面子嗎?

前陣子的減班風波中,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帶英皇隊,明挑孫明揚,要他下台,包括3月份兩度去信特首曾蔭權,要求撤銷孫明揚的教育局長職務。

但其實,作為本港重要高官,其健康事涉公眾利益。決策局長的工作關乎社會和經濟穩定,若健康出現問題,則缺乏制訂政策、推動政務的體力。而曾蔭權任由其帶病工作,也缺乏人道精神。

67歲的孫明揚,2歲時隨同父母從重慶移居香港。22歲已經加入政府工作,任職政務主任。之後一路都是當官,怪不得官僚作風如此嚴重。

重慶最近正在猛颳紅風,薄熙來下大棋,反官僚、反腐敗,又要官員親近群眾,下村下田改善官民關係,紅風颳遍全國。建議孫明揚如果不想辭職,可以休假一段時間,回鄉探親,接受一下紅都重慶的再教育,聽薄熙來指教兩招,回香港時就算不懂謙卑為人民服務,也懂如何剷除異己、獻計曾老闆消滅不和諧聲音了。

新聞互動



有時候,看到本港某媒體的即時新聞,會突然有個感覺:「為甚麼現在的人那麼變態。」如上面的其中一個時段的即時新聞,入眼處,不乏色情性愛,或者屎尿屁和下體,血腥暴力算是小兒科。

那麼當天只有這些才是重要新聞嗎?顯然不是的。

作為時效性強的「即時新聞」,定位不應該是給讀者提供重要而時新的資訊的嗎?按道理是這樣。

但為甚麼在這裏,「即時新聞」會變了味?看看下面這個該媒體同時顯示的讀者點擊排行榜,或許可以解答一些問題。



榜中可看到,頭十名的受歡迎新聞中,涉性新聞佔了一半!

在香港這個商業社會,讀者為先,有了讀者,才有廣告,才有錢,才能老闆開心,員工有糧出。

為上帝服務,沒有說不過去的。如此看來,是各取所需,似乎無有不可。

新聞是互動的,而媒體不是一般企業。社會責任永遠是值得探討的問題。而雞和蛋的關係,也爭辯不清。

剛剛獲得最具公信力的某媒體,其即時新聞有所不同。

2011-05-16

癱瘓維多利亞港的遊行





香港大批漁民因為不滿當局明年實施的新政,即禁止拖網捕魚的賠償安排,昨日下午發動近500艘漁船由青洲出發,到維多利亞海面作海上遊行。漁船抵達預定位置後,全部停泊在海面,一度導致天星小輪的船隻航行受阻。

有參與遊行的漁民批評當局的賠償方案不公平。據了解,近岸拖網漁船可獲相等於11年魚獲價值的特惠津貼,最高賠償額達550萬元。但遠洋漁船僅一筆過得到15萬元津貼,兩者差距極大,有700艘遠洋漁船受影響。示威漁民要求與政府有關官員會面,爭取合理賠償安排。(圖片是好康剛好路過拍攝)

2011-05-15

新疆佬踢爆張春賢假愛心


(庫熱西•買合蘇提)

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上月在掌政新疆周年之際,推出感動不少中國人的救童新政,他宣布,新疆高層官員帶頭組隊,分赴全國各地,接回在內地流浪的新疆籍兒童,以後不論什麼時間、什麼地點發現新疆籍流浪兒童,都將全部接回,讓他們回到家鄉,得到良好教育,健康成長......

在全國掀起打擊拐賣兒童風暴尚未停歇之際,懂得賺取網民民意的張春賢(他是首名開通實名認證微博的省部級官員),推出此等政策,不僅顯得大手筆、有氣魄,也民望大升,為自己政治賬本加分不少。

與此同時,部分地方媒體、網上也紛紛出現挺張春賢的文章呼應,說什麼此事可見張春賢有情有愛、有責任心,是「最給力的以人為本」,是「功德無量的善舉」......不勝枚舉。

不料,新疆黨委常委、自治區副主席庫熱西·買合蘇提今天與網友展開公開答問活動時,直言新疆接回流浪兒童,是一個關係到新疆形象的問題!原話是這樣--

庫熱西•買合蘇提:「關於新疆流浪兒童的問題,確確實實,不僅是全國各族人民非常關注,也是新疆的一件大事。它既是一個社會問題,同時更是一個民生問題。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一個關係到新疆形象的問題。我簡單打個比方,我到外地
出差時,曾經有些人直言不諱地問我,說你們新疆在內地小偷很多,當然它反映的是一個實際問題,但是對我們來講,聽到以後感到內心非常沉痛。

一方面儘管它是一個極少數的現象,但它確實反映了我們當前社會上把我們流浪兒童作為不法分子犯罪、斂財的工具,同時也直接影響了新疆的形象。很多人是通過這樣一些方面,產生出對新疆一些不好的感覺和印象,所以這對新疆來講也是一項重大的任務。這次自治區專題研究這個問題,並且作出了系統的安排,就是下決心一定要解決好這個問題。」

本來在張春賢的苦心經營下,接回新疆流浪兒童的這項舉國矚目的打拐解救行動,成功包裝成一項與中央同步同調、民眾支持的大規模民心工程,不料在這位新疆佬副主席的口中,變成了形象工程!意義隨即跌幾個呢否。

在這個事件中,有一個情況值得注意,按照官方新華網四月二十二的報道「張春賢:接流浪兒童回家」,二十一日上午舉行的自治區黨委專題會議,討論此事。出席人員中,「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主持會議並講話。努爾‧白克力、艾力更‧依明巴海、艾斯海提‧克裏木拜、韓勇、符強、肖開提‧依明、努爾蘭‧阿不都滿金、宋愛榮、白志傑、爾肯江‧吐拉洪、胡偉、阿勒布斯拜‧拉合木、杜秦瑞、錢智、鐵力瓦爾迪‧阿不都熱西提、黃昌元、王偉、買買提江‧艾買提、王永明、熱孜萬‧艾拜、買買提艾山‧托乎達力、阿尤甫‧鐵衣甫等出席會議。」

作為新疆黨委常委、副主席的庫熱西·買合蘇提,居然沒有在出席名單內。他並非級別不夠,按照正常情況,他排名在另一名黨委常委爾肯江‧吐拉洪之前,黨委常委白志傑之後。

那麼當天庫熱西·買合蘇提不在烏魯木齊嗎?應該不太可能,因為二十一日下午張春賢會見香港招商局集團董事長傅育寧一行時,庫熱西·買合蘇提也有陪同。

情況顯示,庫熱西·買合蘇提雖然是新疆黨政領導層,但已經被摒除在赴全國接童這樣的大事的決策和執行上。他今天也約略提了:「自治區成立了專門的班子來做這項工作,我因為不直接分管,有些太細節的情況我不太清楚。」其實不是專門的班子沒有他,而是專門沒有他的班子。

若庫熱西·買合蘇提是被關出門外的話,那麼他今天所講的話,就不免令人相信是有意拆張春賢的台了。要說原因,最簡單可以說成是十八大之戰的一個小駁火。

張春賢53年出生,妻子是央視主持人李修平,小他十歲。張春賢02年已經是交通部部長,05年到革命源地湖南省任省委書記,去年4月調任新疆黨委書記,兼任​​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政委。

張春賢經常春風般的笑容滿面,作風親民,施政軟硬兼備,在內地聲望頗佳。按照情況,執掌新疆後,他將有很大機會進入政治局,是否能更上一層樓,進入最高權力核心也說不定。所以說,庫熱西·買合蘇提或許已被張春賢的對手收編了。哪個對手則說不定。

至於張春賢是那一派,境外分析是各說各話,有的說他與江澤民關係密切,有的說他主動靠攏胡溫,我看他的派別不算明顯。

2011-05-13

《南方都市報》已刪社論《躺在時間的河流上懷念他們》

《南方都市報》5月12日A02版社論《躺在時間的河流上懷念他們》,以春秋筆法,聲援失蹤眾人,包括艾未未,以及表達對部分涉川震問題上的不滿。生活在香港這個言論自由社會,很難寫出、理解這樣的文章。

正文:今天是汶川地震三週年紀念日,讀者諸君一定知道我們的哀悼所在。那場大地震令山河破碎,八萬多人罹難失蹤,連綿不絕的哀傷延續至今。哀傷是為同胞一去不還,五月就此成為悲哀的月份;哀傷也因為念及自身無力,不能抵擋決絕的離逝。又一年祭祀重來,躺在時間的河流上懷念他們,實有必要確認諸多問題:他們是誰?他們遇到了什麼?他們在哪裏?他們想要我們做什麼?

馨香幾枝,煙氣裊裊,升騰至虛空。他們不是冰冷的數字,他們也曾頂著百家姓活潑潑地存在過。他們用整整一生,走進五月的廢墟。他們開心地在世上生活過七年,抑或更長更短的歲月。他們是父母,是子女,是姐妹,是兄弟,是黃皮膚的人。他們是寨子裏的居民和過客,是跋涉山川河流的人,看雲起雲落,他們是一切真情。他們是你遇見或未見的人類,是住在大地上的靈魂。

生是偶然的,死亡是必然。三年前的今天,同個時刻,下午黃昏黑夜如朽木,紛紛落下,壅塞時間的河流。紅色是血,灰色是揚塵,白色是眩暈,黑色是死神的衣袂,他們在顏色橫流中倒下,像是不幸的莊稼,被銳利的刀鋒殺害。他們失去了所有,他們的老年中年青年或童年時代結束得太早太快。他們成了各種各樣碎片,使用尖銳的邊緣,把日子割出眼淚,將故鄉拋棄。

他們從四方而來,往八方而去。我們悔恨,他們本該有更好的死亡方式,譬如從容悼念,並且允許淚飛成雨。匆匆復匆匆,他們永遠離開傷感的村莊和城市,他們現在石頭長有新綠的山坡上,他們仍在學校,在路上,在地下,在無名之處。他們和他們在一起,就像麥子與麥子長在一起。在夏天,在他們最後的黃昏去了我們看不見的地方,他們是生者唯一的痛楚,唯一的安慰。

我們在心裏為他們降過半旗,我們在哀悼日為他們招魂請安,我們搜集過他們一世為人的證據,我們一起唸出過他們的名字。我們答應過要念念不忘,要生生不息。我們做了很多,又做得太少。迷途不返的人,你們在哪裏?我們點燃的光能否照亮你們的路?我們無法做得更多,只好擺上鐵做的十二生肖,敬上瓷做的瓜子,象徵且祭奠你們凝固了的生命。你們還想要我們做什麼?

我們知道,死亡已經發生,而遺忘等候一旁,覬覦他們的再一次死亡。如果不懷念,遺忘就會越來越強大。今天的祭祀就是為了拒絕遺忘,拒絕再次失去他們。以後的紀念,目的無他,也是一遍遍證明給他們看:我們從未遠離,我們一直在一起,哪怕是遇到死亡和恐懼。這是一種要被記取的承諾,人千古,人又永遠在。這是我們對整座村落、整座城市、良知國民的交代。

起於塵土而又歸於塵土,可有一種責任無法推卸。這就是我們對他們的紀念,是校園對學生的紀念,山野對農夫的紀念,黃泥雕群對凝視者的紀念,是家庭對逝者的紀念,是鮮花對墳墓的紀念,是生命對生命的紀念。我們始終不忘,始終向著他們的方向眺望。我們的生活裏有他們,我們不只是為自己過活。時間的河流聯繫彼此,讓我們重聚在一起,就像是真的沒有失去過。

止歇歡娛,今天此時,讓我們躺在時間的河流上,採用他們慣常的姿勢,感知他們的所在和請求,察覺我們的對話與諾言。在他們走後,沒有一個夜晚能讓我們安睡。可三年來,我們謹記並警醒我們的原則。五月是悲哀的,又是清醒的。通過對他們的取態,丈量我們與人類的距離。祝願大地上的神只同樣能保佑他們,就像他們保佑我們一樣。祈禱彼岸樂土。伏食尚饗。

2011-05-07

因有鍾南山,廣東不一樣

廣州傳染病專家鍾南山昨日不怕得罪人,如期發佈陰滋病的研究結果。

鍾南山及其團隊的檢測與分析,明顯摑了衛生部一巴。

衛生部發言人上個月說,相關自述有病者,沒有查出任何傳染性疾病,不排除有精神和心理疾病。

鍾南山昨卻強調,他們的身體狀況不是心理因素造成,六十個接受檢驗的人中,八成有同一種病毒,具傳染性。病毒是已知病毒,但衛生部沒檢測出來。

衛生部是醫療機構老頂,鍾南山是醫生,相信鍾南山日前提前放風說會公布結果時,上級部門肯定接到衛生部的關照,但相信包括廣州醫學院、廣東衛生廳、廣州市政府都知道,要鍾南山封口是不可能的。

鍾南山一直以敢言著稱,而且他還是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中華醫學會會長,特別是知名人物,以他的性格,政府叫他閉嘴,隨時被他宣揚出來。

換個角度,鍾南山此番動作,在平穩患者心態、穩定社會,甚至闢謠作用上,比衛生部的一味否認的官僚做法有效得多。

而內地報道此則新聞,也可看到分野,部分仍指那批人是恐愛症,稱恐愛症是由已知病毒引起,著重平恐慌。部分則強調,鍾南山指沒有陰滋病。閹割得厲害。

反而黨報≪人民日報≫不一樣,標題是「陰滋病並非全是心病」,文章第一句就是「所謂陰性愛滋病,不全是恐愛恐出來的!」

可以說,人民日報這篇報道,是很客觀真實的,比本港媒體還真實。

題外話,人民日報及其報系近來的報道和言論算是中肯的。包括前陣子,其子報環球時報關於艾未未的社論,並非某些港報所認為的那樣不堪。站在他的立場和環境,他所說的話,算對得起艾未未了。這需要細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