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01

80後糞青撞擊曾蔭權

曾蔭權今天下午出席歷史博物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展覽的開幕式時,數度遇到社民連人員的示威衝擊。其中一次,據稱遭社民連一名年輕人用身體撞向曾蔭權,導致曾胸口隱隱作痛,晚飯後還覺得痛,因此夜間到瑪麗醫院檢查。還好只是軟骨有點撞傷,左胸有10厘米紅腫。

政府發言人表示,任何示威活動,都應以和平守法的方式進行,當局對今日的暴力行為予以強烈譴責,並將事件交予警方跟進。警方晚間則拘捕了一名25歲男子調查,他涉嫌普通襲擊罪。

到了深夜,社民連領軍人物、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證實被捕示威者為社民連成員,但長毛質疑曾蔭權等到晚上才驗傷是小題大做。

對於這件事,我的看法依然與香港的憤怒青年們很不同。

政府發言人這次講得很對,示威也要和平進行,暴力不是這個社會的追求,絕大多數市民不會支持暴力。

有的憤青認為,出格的行為,才能引起注意,這叫非常手段,得比失多。但是他們沒有想過,放個炸彈也是引起關注的手法,只是程度不同,性質一樣。或者,那位25歲的80後,你用尖刀當眾刺入自己的左胸,得到的關注和效應,肯定比撞擊曾蔭權大。

只是,他尚未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就像當初那批到羅湖橋「自首」聲援劉曉波的年輕人一樣,心理準備只做帶到了某個階段,甚至裏面有的人,以為劉曉波在89年時是學生領袖。

社會有不同聲音,絕對需要支持。曾蔭權的奴才相,確實很噁心。但是這不是實施暴力的正當理由。

正如早些時候,為了反高鐵,好多人佔據馬路癱瘓中環,衝擊立法會。他們和他們的支持者,還堅持這是正義之舉。有些人每次到中聯辦,總要導致附近馬路擁擠,上一次就因為中聯辦正門馬路封路,我乘搭的小巴不知道,到了那裏前無去路,被迫過西隧。你可以說是警察的錯,通知不及時。我卻認為是有人不遵守交通規則,導致我們乘客浪費時間、司機生計被剝奪。

憑什麼?要我們無償犧牲時間金錢,來變相支持你的政治理念(如果確實有),來欣賞(其實看不到)你的政治騷?奇怪了。

當民主黨採取妥協姿態,取得少許民主進展和為未來鋪路,就有一些人唾棄。但是有的人卻沒有想到,極左那批人,抗議過後,取得了多少成果。當然了,沒有了他們的襯托,也就少了一些能夠彰顯溫和派作用的機會。在道的循環裏,總是缺一不可,就像毒藥也有其作用,少量就夠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