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27

向中國記者展示反V手勢




利比亞反政府武裝人員向中國記者展示反V手勢,中新社記者還以為對方很尊敬呢,在圖片解說裏表示對方展示勝利手勢。

還有,利比亞人民在抗議現場拉中文橫額,據內地網民分析,是他們不滿中國媒體在報導中說他們反對聯軍的軍事行動,因此用中文清楚表達。

搞笑。

2011-03-19

土哥是誰?




昨天晚上,內地微博上流傳一則消息:土哥走了。

作家章詒和微博寫道:「土哥,今晨突發心梗走了。沒人信他是省委第一書記的公子,越看越像超市打雜的臨時工。 89年父子反目,遂下海至港深。經商商不成;娶妻妻嗜賭;卻練就了烹調工夫。見盤光盆淨,則是樂趣。土哥又言:此生心願是請王世襄品嚐。一日邵燕祥家宴,王為客,土為廚。先呷一勺清湯,王先生即連稱:神品」

與悼念、懷念貼一樣多的是詢問貼,許多人留言詢問:土哥是誰?

根據廣州媒體近幾年的關於土哥的零星報道,均無其名,多報道他近幾年自學廚藝成才,喜歡煮菜給文化人品嚐,總共身份信息只是:土哥姓李,六旬,河北籍貫,香港某上市公司董事,深圳上林苑總經理,妻兒在紐西蘭等。

好在,香港中策集團(00235)昨日宣布,執行董事李新民於當天去世。

由此線索倒追,原來李新民之父就是原河北書記、省長李爾重。那麼,土哥應該就是李新民了。再找出兩個人的照片對比,簡直餅印,不用驗脫氧核糖核酸也可確定了。

章詒和說土哥與父在八九年反目,應該是在六四問題上,所以土哥也與自由派、異見知識份子關係良好。

李爾重前年底去世,他生前是內地左派核心人物之一,甚至對江澤民的政策不認同,公開撰文責難。不過,這是共產主義戰士維護黨的純潔的美好願望,執政者當然不會對他怎麼樣。

2011-03-16

歐洲能源執委警告幾小時後日本大災難

道瓊斯報道,一名歐洲能源執委表示,幾小時後日本或出現大災難,威脅日本人民生命,因為核電站事故已經失控。

是否如此嚴重,天亮見分曉。不過,日本此次核災難肯定影響深遠。

最近在網上不時看到對日本人在此次災難中的表現的讚賞,這我也贊同。長年經歷地震和經濟發達已數十年的國家理應有如此。但是很多人喜歡習慣地,在讚賞日本人的同時,將中國大陸拉在一起對比,想當然地批評「如果在大陸,早已/肯定如何如何」。

如,日本人非常有秩序地撤離、領取物資,很冷靜,政府如何從容不迫救災等等。順便說,若在大陸,早已爭先恐後、搶購物資,坐地起價,救災做騷,等等。

我想說的是,四川大地震我是在事後到了現場的,那裡基本上,我看到的情況和此次日本地震海嘯後的人和社會出現的情況的報道,沒有多大的分別。

當時,四川災區秩序基本良好,雖然我曾目睹圍搶物資的情況,但不是搶劫那種搶,而是擔心分不到自己而不守秩序,就如那些在地鐵月台鬥逼上車的人一樣。也有看到圍著志願者的車要食品、淨水的情況,但這種行為已經接近乞討。這些情況,與救災進度、災前生活水平有關。

但是更多的是安分的。例如在重災區漢旺的一個小村,頭兩天,政府派發的第一批物資很少,如果全村均分,每戶只能得到半樽礦泉水和半袋餅乾。村長於是決定暫時不分,確實有困難的家庭可來領取。大家都沒意見。那批物資放在村道邊,用帆布蓋著,一天一夜也沒有人領取,更沒有人偷盜。當時那個村不困難嗎?不是。

例如在一些廣場上露宿的市民,會免費提供一些麵食給別人,包括外地記者、志願者,當然大家很多都自備了食物,不用佔用他們少有的口糧。

在四川那麼多天,經常要包的士、電單車,我沒有遇到一個坐地起價的。很多成都的士,都抽時間到災區義務接送傷者。

在成都、德陽、綿陽,大批大學生和高中生當義工,或許學校有大力動員,但他們工作中的熱情和每天超長時間工作後的勞累,是看得出來的。

解放軍偵察兵,在複雜地形不熟、能見度低的情況下,強行跳傘歐洲能源執委警告幾小時後日本大災難空降,到與世隔絕的重災區了解第一手情況;陸軍、武警和各地消防,在災後不久,餘震、落石不斷的情況下徒步進入深山。我相信,他們不會拒絕。

很多正面情況,香港媒體是不會報道的。受眾口味、媒體新聞取向,決定了香港媒體上的中國大陸新聞,除非很感人或離奇,否則就全部是負面新聞。因為香港人認為,政府為人民服務是正常的、人民互助互愛是老土的、社會穩定守秩序等於無事發生,這些都不是新聞,不必報道了。

所以很多香港人看得到大陸新聞,乃至四川地震新聞,都是陰暗一片。但不知道為何,香港媒體對日本人會如此厚愛?不吝嗇讚美。

或許這也是一種新聞壟斷、剝奪受眾知情權。就如大陸政府一切宣傳好的情況,而香港媒體就全部報道大陸壞的問題。

那麼,日本就一切那麼好嗎?

十四日,宮城縣警方說,共發生四十宗趁災偷盜案件。這還是有人報案的數字,很多無人民宅、商店被偷盜了也無人知道,而相信警方也沒有人力和時間去巡查。

幾個災區的糧水都被搶購一空,東京的大批外地人撤退回老家避難。東京市民恐慌核輻射吹至,人心惶惶無人上街。民眾冷靜不下來。

這些情況說明甚麼?只能說明是很正常的災難情況。

但是日本自衛隊的拒絕派直升飛機參與控制核電站的做法,就讓全世界掉眼鏡了。如果連軍隊都拒絕保護、拯救人民,這個國家的人該有多絕望!他們等誰來拯救?

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站事故中,除了最初的那二十八位消防員,直升機來來往往直接衝進放射性煙塵中,吊運了五千多噸硼化物和沙,控制了核反應堆,大批直升機駕駛人員和工程師或死或殘。他們不僅為國家彌補失誤、拯救了國人,也救了歐洲。

日本呢?核電站事故是否一開始過於樂觀估計?還是擔心恐慌而有意隱瞞,或許是根本上既沒有經驗又缺乏技術!法國人早在前兩天就認為,這次核事故不是日本人說的那麼輕鬆。難道法國沒有向日本政府提醒過?

這一次,日本當局能否救贖自己,也救了亞洲?

2011-03-13

海嘯襲香港的預想

日本海嘯,因為有賴NHK等電視台的直播令人如臨其境,感同身受,不禁想,若2012末日真如此,香港也受海嘯襲擊,那我將如何?

其實,六七年前的南亞海嘯,這個問題已經有不少人提出過,專家也講解過,認為太平洋海嘯被台灣和菲律賓阻擋之後,香港無礙,加上南中國海大陸架水深較淺,不足以掀起滔天巨浪。但在新災難之下,無損大家討論的熱情,本港已有不少在網上說出顧慮。

東南亞諸國也常探討呂宋島及附近海溝大地震的可能性。若該地發生八九級地震,海嘯自然直奔香港而來,一小時內南台灣被淹,兩小時內香港逃不了。零八年,曾盛傳有個南美洲預言者稱,呂宋將在當年九月十三日發生超級地震,海嘯將淹沒南中國,導致海南出現大恐慌,當時海南全島幾乎人人無心工作,甚至逃離。

如果海嘯來襲,香港哪裡最危險?哪裡又是最好的避難所?逃生路線如何?乃至於我們在買樓自住的時候,是否需要未嘯綢繆?

從地理位置和地形來看,呂宋海嘯經過南中國海直撲香港的話,不用說,南丫島、長洲、坪洲這些離島和港島南區肯定首當其衝,而長坪二島將近沒頂。榆景灣、馬灣等住宅區也受襲,但情況會比長坪為好,因為是新式樓房建築。

接著,屯門、荃灣等地因地形因素,即在大嶼山與新界西形成的喇叭口內窄部,以及靠近珠江口關係,海浪被擠壓,可能海浪高度比港島南區高出一米。而將軍澳也將現巨浪,因為海浪在靠近香港東部時,鯉魚門突然變窄,激流沖向將軍澳。

然而損失最大的應該是九龍半島,因為九龍是市區地勢最平坦的地方,海嘯進入後,將退水緩慢。反而港島北部市區,應該是最後受災地,由於港島平地少,加上海浪並非正面而來,受淹應該不太嚴重。當然了,上環海味街的浸水頑疾,會浸泡得久一點。

看來,最安全之處莫如半山住宅,以及獅子山之北的新界。

而且買樓也不適宜買太靠近海邊,否則到時出入極度麻煩。

也不應該買大埔等新界東住宅。因為靠近深圳那個核電站

2011-03-12

海嘯沒日!末日論撼人


日本8.9級世紀大地震和驚天大海嘯,電視不斷直播的場面和今天見報的情況,令人不寒而慄。

死亡人數目前還不好估計,如果在第三世界國家,不用說,肯定過十萬。但在日本,或者上萬,或者僅過千,很難說。祝願日本的善良人民安好。

此次海嘯的破壞程度和範圍之大之廣,將讓日本重建之擔極重,會否令日本未來幾年的經濟大受打擊呢。

海嘯所過之處,不僅房屋盡毀,工業、農業和道路、煤水電等一系列基建措施化為烏有,必須重新來過。

特別是農業,肥沃的土地在海水浸泡之後,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重新種植。此次被淹沒的面積暫時未能統計出來,不過估計日本這個多山的島國,東部沿海的那些難得的平地,都遭殃。

中國用一萬億重建汶川地震災區。估計日本要超過此數,若日本動用大量外匯儲備,則會不會美元貶值?擁有大量美元的中國當然不能坐視,會否承接?那麼變相支援日本重建。

互聯網時代,消息傳遞極快,可能我們對日本災情的了解,比起許多日本日本人還詳細。許多中國留學生也透過內地的論壇或微博,不斷更新當地情況。

中國內地網民對日本地震持三種意見。一是天譴論,二是同情祝願,三是中立而關心末日論。目前一、二兩類人正爭論得不可開交,鳳凰名嘴楊錦麟也呼籲網民,多關注中國的玉樹等災區,那裡還需要過國人的協助。

還有部分內地網民和名嘴,稱從報道中看到日本守秩序不慌亂、國家電視台全場直播還配英文講解等。其實若說到人民的反應,汶川地震後,中國民眾的表現也不差!包括災區沒有搶劫財物等重大刑事案件,各地民眾自發支援等。而在電視直播等情事上,則無法相比,人家是民主國家。

另外有個詭異的報道。

新華社下屬國際先驅導報,本月四日才剛剛刊登內地網民研究汶川地震、海地地震、智利地震之間的關係,繼而推斷出下一個大地震之地就在日本!報紙刊出才一個星期過後就應驗。而接連幾次大地震,令看過「2012」的人,迅速套入劇情,越像越似。

香港有人秉承一向不信天文台的態度,擔心海嘯也衝擊香港。

2011-03-08

最短貼文

那天,

那些在中環睡馬路的人,可以當違反交通規則,罰款300元。

那些在政府總部外種茉莉花的人,應該是亂拋垃圾,位位1500元。

那位帶8歲子女到街頭學習公民教育的高太,屬於疏忽照顧兒童,即時起訴。

長江刀魚,魚肉金價

(刀魚)





長江下游流域,向來有著名的「長江三鮮」:鰣魚、回魚和刀魚。它們都是迴流產卵的鹹淡水魚。鰣魚早已接近絕種,現在刀魚也差不多了。

「春有刀魚夏有鰣」,當地人說,清明前的刀魚,骨軟肉嫩,味道最鮮美。但因為污染、濫捕、開發無續、三峽截流等原因,長江刀魚一年少過一年,漁民經常一整天都捕不到一條刀魚!然而越稀有越奢侈,越有人消費,十年來刀魚漲價十倍。

上海的《東方早報》報道,因為天冷,今年清明前的刀魚遲遲未返長江產卵,刀魚更加罕有,價格更高。在上海崇明島,刀魚的收購價是一斤三千三百元。

在江蘇南通江段,刀魚收購價也差不多三千元一斤。然而還是難以收到,主要被大餐廳收購,或者私企老闆事先向魚販老闆訂購了。刀魚如此價格,若經轉手另由大廚烹飪,上桌的價格,魚肉真的堪比金價了。

刀魚,又稱刀鱭,是鱭屬的一個魚種。並非香港人熟悉的鱭魚。刀魚肉質鮮嫩,有淡香味道,但多小軟骨,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吃,主要是江浙一帶的人愛吃。刀魚還分海刀、江刀、湖刀、河刀。據說長江江刀最好,也最貴,而且不能超過南京以西水域。

由於產量銳減,趨向絕跡,國家漁業局已經要求長江下游流域沿岸地方政府,實行發牌捕撈刀魚制度。

如此高價的奢侈魚,到底哪些人在消費?《東方早報》說是那些老闆們吃掉了。中共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制日報》也曾報道,昂貴的刀魚,被當成禮品了。至於送給誰,報道沒說,可是大家都知道。

其實長江還有一種本人認為更加美味的魚類,河豚。

若怕有毒,則可選擇巴魚,這是養殖的河豚一種,無毒。肉質嫩滑,極度鮮美,有一股很獨特的香味。特別是魚肝,既肥又香,入口即溶,比鵝肝好吃一萬倍。

2011-03-05

香港樓價很合理?

英國經濟學人的一項調查指出,香港的樓價被高估超過五成。雜誌根據世界二十個大城市樓價指數進行調查,顯示香港的樓價偏離長期平均指數五成四,僅次於澳洲的五成六,如以樓價升幅計算,本港樓價過去一年上升兩成,是全球之冠。

針對報道,本港運輸及房屋局僅回應稱,香港的房屋政策是致力保持健康平穩發展,政府會繼續密切監察市場發展的情況。 而嶺南大學經濟系主任何濼生接受本港媒體訪問時認為,本港息口非常低,預期未來兩年都處於低水平,加上供應不足,樓價上升合理。中原地產研究部聯席董事黃良昇更斷言,樓價並沒有被高估,因為本港經濟復甦較歐美各國快,樓價自然上升。

香港樓價有無被高估,會否爆破,看來要等出事了才能掌摑某些專家。

只不過,目前的樓市,我就認為絕對不健康,因為已經遠遠脫離用家市場。樓盤租值已經追不上供樓支出,且距離愈來愈大,這難道不是樓市泡沫的前奏?現在工薪階層供得起樓的有多少?樓價拋離薪金水平,炒家在支撐樓市,難道離爆煲時機還遠嗎?

那些專家、業界人士不斷唱好香港樓市,努力從不同方面挖掘健康合理的理由,居心何在!

李嘉誠雖然榨乾不少人血汗,但他起碼會勸告買家量力而為。就不知道還有多少矇盛盛的人,成為擊鼓傳花的最後那一位。

「政權家」曾蔭權

自稱政治家的曾蔭權,缺經常做政治家不會做的事、說政治家不可能說的話。昨天,他就在北京與商務部長陳德銘會見時,面對陳德銘不斷撩起的衝撞話題,忍不住發表了港人驚訝、世人笑話的偉論。

曾蔭權說,香港極少數人對他的衝撞事件,是對政治的侮辱,是挑戰香港政權!

這是什麼政治邏輯?還自稱政治家呢,將自己等同皇帝的心態,放在內心也就罷了。況且,政權就不能衝擊的嗎?一切權力歸於人民,人民當然能夠衝擊政權。而政治,從來就不是什麼高雅的東西,沒有所謂侮辱不侮辱。

看來,曾蔭權還沒卸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心已飛到政協副主席的位置上,以為自己正在大陸做官呢。

曾蔭權這句話「衝撞我等於挑戰政權」,等於「反對我就是反對香港」,也和成龍的「代表香港人表示不憤怒」有一比,更和福建歸真堂的「反對我們就等于反對國家!」有異曲同工之妙。

福建歸真堂藥業日前正謀求上市之際,被亞洲動物基金會等動物保護人士以該企業的活熊取膽方式不人道為由,要求證監部門阻止歸真堂上市。對此,歸真堂創辦人邱淑花公開回應稱稱,歸真堂養熊和活熊取膽生產熊膽粉均經有關部委批準,所以,「反對我們就等于反對國家!」

從這個事件中,還可以看出一些不尋常的地方。如果有看電視,就會發覺陳德銘在這個衝擊話題上特意糾纏,握手的時候本來說笑完就算了,入座後他還要不斷地撩來講。終於曾蔭權這個草包忍不住爆了一輪雷語。

陳德銘為何如此?要麼是上頭指示,或者是自己故意如此。

陳德銘61歲,上海人,在江蘇當官超過二十年,和香港的江蘇幫富商向來關係好、相互熟悉。而唐英年即為江蘇人,難道有人為了提早為了唐英年參選,特意醜化曾蔭權?

2011-03-03

iPad2,6千元到手後的選擇


昨天最熱的話題,自然是政府改派每人六千元,避免街上到時候太多散步的人,隨時撞凹曾俊華的左胸。

而今天年輕人的話題,應是凌晨兩點美國蘋果電腦在三藩市那邊發佈的iPad2了吧。這次iPad2有幾個特點,第一,超薄,僅8.8厘米,比iPhone4還薄;第二,就是有白色、黑色兩款,相信白色iPad2會大熱,甚至被炒起。

第三,iPad2價格並未如預想中的減一千元或者降價一成,最低配置(16G的WiFi版)也要499美元,與一代差不多。另外,iPad2跟機的還有一款可摺疊屏幕保護蓋,可以折成三角型,撐起iPad2,不用手拿著累死人。順便說一下,該機比上一代輕了好多。

至於派糖效應,無可否認一定加劇物價上升。一路上下班路上,聽到許多人談論六千元的事。年輕人多數要購物、旅行,看來iPad2將成為六千元的資金流向。

2011-03-02

毛新宇到底有無見過祖父


0八年的時候,曾傳出毛澤東至死未見過嫡孫毛新宇的面。《開放》雜誌登過署名鍾波的文章,稱從種種跡象分析,毛澤東祖孫的確沒有見過面,而不見的原因,是毛新宇為野種。

這種推測,當然引人興趣,也令人側目。但是也有可信度,因為沒有理由一個爺爺,在六年裏都不願看唯一的男孫,而且有好幾年是健康不是太惡劣的情況。

這種情況確實很弔詭,一方面是全中國的毛澤東代言人、極端崇拜爺爺的中共紅三代毛新宇,以宣揚毛澤東思想為畢生己任。另一方面則是,他爺爺在生時不願意看到他。

不過,0九年十一月鳳凰衛視專訪過毛新宇,他當時毛澤東與他有見面,還講故事給他聽

「毛新宇:我印象就是我很小的時候,最高興的事肯定是去見爺爺,我記得爺爺確實很疼愛我,疼愛我,可能還給我講過一些故事。」......「我大概記得,給我講過《西遊記》呀,講過這個《三國》裏面一些故事。」

這些不太堅定的語氣,似乎要確定他不是爺爺的遺棄者。

然而,《鳳凰週刊》二0一一第一期,大做毛新宇專題,其中卻有兩篇文章,說毛新宇沒有見過祖父。照計鳳凰週刊不會作假,而且是專訪毛新宇,應該不敢作假。估計是炒小道消息當成真的啦。

自從中共紅三代逐漸走出簾幕,出現在公眾面前,大家對紅三代的關注逐漸提高。

所謂紅三代,是中共開國領袖將領們的第三代,或者廣泛一點,那些部級官員的第三代,也可列入。

三代成就一個貴族,那批有錢有權的紅三代的浮現,顯示紅色貴族已經成型。似乎沒有哪個紅色領袖的後代,是過著平民一樣的生活的,起碼不用為了供樓而減少零花錢。

至於李禾禾等人,雖然有點兒名氣,父親是高官,但祖父輩是普通人,也不是開國之後,還夠不上貴族的份。

2011-03-01

80後糞青撞擊曾蔭權

曾蔭權今天下午出席歷史博物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展覽的開幕式時,數度遇到社民連人員的示威衝擊。其中一次,據稱遭社民連一名年輕人用身體撞向曾蔭權,導致曾胸口隱隱作痛,晚飯後還覺得痛,因此夜間到瑪麗醫院檢查。還好只是軟骨有點撞傷,左胸有10厘米紅腫。

政府發言人表示,任何示威活動,都應以和平守法的方式進行,當局對今日的暴力行為予以強烈譴責,並將事件交予警方跟進。警方晚間則拘捕了一名25歲男子調查,他涉嫌普通襲擊罪。

到了深夜,社民連領軍人物、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證實被捕示威者為社民連成員,但長毛質疑曾蔭權等到晚上才驗傷是小題大做。

對於這件事,我的看法依然與香港的憤怒青年們很不同。

政府發言人這次講得很對,示威也要和平進行,暴力不是這個社會的追求,絕大多數市民不會支持暴力。

有的憤青認為,出格的行為,才能引起注意,這叫非常手段,得比失多。但是他們沒有想過,放個炸彈也是引起關注的手法,只是程度不同,性質一樣。或者,那位25歲的80後,你用尖刀當眾刺入自己的左胸,得到的關注和效應,肯定比撞擊曾蔭權大。

只是,他尚未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就像當初那批到羅湖橋「自首」聲援劉曉波的年輕人一樣,心理準備只做帶到了某個階段,甚至裏面有的人,以為劉曉波在89年時是學生領袖。

社會有不同聲音,絕對需要支持。曾蔭權的奴才相,確實很噁心。但是這不是實施暴力的正當理由。

正如早些時候,為了反高鐵,好多人佔據馬路癱瘓中環,衝擊立法會。他們和他們的支持者,還堅持這是正義之舉。有些人每次到中聯辦,總要導致附近馬路擁擠,上一次就因為中聯辦正門馬路封路,我乘搭的小巴不知道,到了那裏前無去路,被迫過西隧。你可以說是警察的錯,通知不及時。我卻認為是有人不遵守交通規則,導致我們乘客浪費時間、司機生計被剝奪。

憑什麼?要我們無償犧牲時間金錢,來變相支持你的政治理念(如果確實有),來欣賞(其實看不到)你的政治騷?奇怪了。

當民主黨採取妥協姿態,取得少許民主進展和為未來鋪路,就有一些人唾棄。但是有的人卻沒有想到,極左那批人,抗議過後,取得了多少成果。當然了,沒有了他們的襯托,也就少了一些能夠彰顯溫和派作用的機會。在道的循環裏,總是缺一不可,就像毒藥也有其作用,少量就夠了。